下拉阅读上一章

105.众心所向,何谓深渊

  【“匆匆那年我们见过太少世面,只爱看同一张脸,那么莫名其妙,那么讨人喜欢,闹起来又太讨厌。”“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匆匆那年》】

  这样神圣的一刻最终还是会到来,在王志航从谢梓榆的父亲手里接过她的时候,这场婚礼的高潮才算是真正的到来。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是屏息敛气,似乎都是害怕自己过大音量的一个举动,都会错过这场婚礼最重要环节的每一个小细节。

  李一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还是会不自觉地想到,那场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虽说简陋但是对于他们而言无比隆重的一场约定,以山峦为媒,以天空为证,以自己内心的意愿为誓言,没有世俗的繁文缛节,却最珍贵和难以忘怀。

  一番思绪纷飞之后,当李一年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今天的两位主角的时候,仪式已经进行到了神父询问两位新人意愿的环节,只见神父眼神诚挚,满怀祝福的向着王之航询问道,“亲爱的王之航先生,你是否愿意你面前的这位女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保护她尊重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王之航自然是无可置疑的回答出了一句“是的,我愿意。”很早之前他就说过了,他愿意成为唯一的那一个可以陪伴在她身边的那一个人,也在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忘记了年岁的轮廓的时候,谢梓榆就闯进了他的心里,成为他一生都无法忘却的白月光,心头的朱砂痣,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是他盼望和想象许久的一刻,他又怎么可能会有另外的一个答案呢?

  李一年看着这样笃定的,这样坚定的王之航,心里更加明确了,自己的放弃是正确的,自己的退出是最合适不过的一种结局,看着谢梓榆嫁给这样一个人,他比任何人都要放心,既然自己没有办法做到,那么有这样一个最合适的人出现,自己当然会成全,往后余生,他能够做的,只有在默默无闻的背后,静静的守护着她,看着她幸福。

  得到了王之航肯定的回答,神父又转向谢梓榆,同样的询问到,“亲爱的谢梓榆小姐,你是否愿意你身边的这位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健康,或是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保护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当神父把目光投向谢梓榆的那刻初始,到他询问出誓言这整个的过程中间,坐在第三排的李一年都可以清晰的看见,她闪闪烁烁,举棋不定的目光,就连刚刚走近教堂,一路踏着红毯的那段过程,李一年也是看见了,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开心。

  可是为什么呢?明明她自己说过的,不愿意离开他,喜欢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现在又为什么在冷淡的神情之间带着那样时而若有若无,时而展露无遗的愁眉不展?明明她今天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也最美丽的新娘,可是又是为什么,虽然足够美丽,可是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幸福和开心呢?

  谢梓榆没有立马开口回答,也没有不假思索的就回答,只是那样静立着,没有这段时间以来的傻里傻气,风风火火,也没有这段时间以来的小孩子一般的神情,没有了那样不加掩饰的笑容,现在的她,反倒是安静的应对中透露出深深的清冷的气质,眉头上加深的几道痕迹,像是堆积了厚重的很长的故事,也像是过去经年的岁月落了霜,虽然久远,可是清清淅淅,一点不落的烙在心头,可在心尖······这样的谢梓榆,不知道为什么,李一年却仿佛看见了另外一个人,不,这不是另外一个人,或者也可以说是另外一个人,而这个人,任凭是谁,也不可能再比谢梓榆更加熟悉,对,这个人就是之前的谢梓榆,一切记忆都存在时的谢梓榆。

  事实证明,李一年的推测是完全正确的,在神父问完她之后,在她静默几秒之后,她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妆容精致的脸上有一行又一行的泪滑落,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神父在内,都是不明所以的心情,可是王之航,李一年,以及不远处的张凝璐,还有谢梓榆的父母,他们都是猜测到了的,这样大家期盼了很久的一幕,在这个时刻上演,大概也是没有人能够说得上是喜是悲了。

  越过神父的回答,谢梓榆却把目光毫不犹豫地投下了下面,李一年所在的地方,流着泪的谢梓榆一眼就可以望得见,虽然模糊,但是足够一眼万年。

  李一年是不明白谢梓榆此时此刻的这个眼神代表了什么,不明白她是想要逃离这个原本幸福到甜蜜洋溢在四方的地方,还是想要再最后看他祝福的样子,还是不愿意接受他们再也无法相携着共同度过这一生,不能再以另一半的名义去许诺完人生路程。

  可是这一次李一年真的就是当局者迷了,旁观者清的张凝璐却能够完全明白谢梓榆内心的无助和彷徨,如果把之前的记忆丢失比作在一片黑暗中行走,离别的时候原本是一个人的新娘,凤冠霞披已经备妥,只等我归来时红妆为你,一生朝朝暮暮相陪相伴,可是我猜到了这开头,却没想到这结局,是我依旧一身凤冠霞披,可是十里红妆,彼岸那头等待的人,却再也不是你,这样的结局,该叫我情何以堪?

  这一眼,不过是谢梓榆最后的哀求,是她最后寄予李一年的一份期盼,带她去到另一个地方的哀求和期盼,可是他现在这样的无动于衷,对于谢梓榆来讲,是比任何时候都要绝望的一个举动,原来,除了她自己,所有的人都是希望这样的,希望她嫁给王之航,这所有的人,最让她绝望的,便是李一年的冷漠,是的,不管这个时候李一年真正想的是什么,落在谢梓榆的眼里,全部都成了冷漠,是把她推向深渊的最大帮凶,即使他面无表情,甚至于面露哀色,可是在她眼里,不过是狂笑着自己计划的成功,自己心之所向的达成。

  兴许是所有希望的破灭,兴许是她为了感恩所有的人,在几行眼泪落下之际,她却是笑了,笑颜如花,却阻挡不住她哀莫大于心死的走向深渊,她终于还是把目光转向了神父,说了一句,“是的,我愿意。”

105.众心所向,何谓深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