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关于谢梓榆(4)

  【”有些东西,并不是越浓越好,要恰到好处,深深的话我们浅浅的说,长长的路我们慢慢的走。“——毕淑敏《恰到好处的幸福》】

  对于李一年,似乎有很多想要讲的东西,但又觉得我们之间的故事似乎太长了,长的好像怎么讲也讲不完,正当我困顿的时候,我看见了在我身边已经熟睡的小易,看来,就一个小易,就足够把我们之间所有漫长的故事讲述一遍。

  还记得我从那场婚礼上面逃出来的时候,暂且就这样说吧,不是因为想要针对王之航,即使那场婚礼我不想去成为它的女主角,但是对于王之航,我却是完全没有一点点讨厌的意味的,甚至于我觉得最后的逃离,我和王之航再一次成为了战友,这场逃离,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是不能够逃之夭夭的。

  逃出来后,我看着李一年,我一直觉得他会是害怕的,但是那个时候他的脸上是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的,这让我甚至不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是会开心我不用去做别人的新娘,还是无动于衷,就好像在我那段记忆里,他冷漠的样子,是比我还要冷漠的样子。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口问他,“现在已经这样了,那以后你还会娶我吗?”我说完后,不知道迎接着我的,会是一种怎样的回答,他会不会害怕世人的评说,会不会接受不了舆论的压力,最终也不愿意给我一个我想要的答案呢?

  “在我心里,两年前你就是我的妻子了。”他说完之后,抬起手,摇动了一下。

  我看见了,那是戒指,那是我们两年之前的戒指,原来他一直都是戴着的,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在这场感情里面,那个不断地逃跑地人,始终是我。

  我就那样地看着他,看着他地眼睛,黑色地漂亮瞳仁里面,全部都是我的影子,他修长白皙地手指上面,环绕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戒指。

  随后,他把那个戒指摘了下来,我又看见了,那个手指上面深深的痕迹,正是被戒指勒过的痕迹,而这样的勒痕,没有经历过很长的时间,是不会出来的,他是一天都没有忘记,一天都没有错过的戴着那个戒指。

  “这是我们的戒指,自从我们约定之后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一直戴着它,现在,我把它交给你,我知道你的那个不见了。”李一年说着,把戒指套在我的手指上,他的手指算是比较纤细的一种了,但是那个戒指放在我的手上还是太大了,根本不合适。

  “还是你自己戴着,我戴上都不合适。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我的戒指不见了呢?”我说完,俏皮的向他眨眼一笑,算是缓和一下气氛吧,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两个分别已久的爱人重逢,但是喜悦的意味不多,悲伤的气氛却是深深的环绕着。

  我没有骗他,戒指真的在,记得那个时候,王之航让我把那个戒指摘下来,不知道那个时候他是怎么想的,兴许是唯一的一次勉强我吧,那个时候我已经完全失去了记忆,连我自己是谁都已经忘记了,可是我去还是不把那个戒指摘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信物竟然会有那么大的力量,即使记忆都失去了,也不能丢失,暂且理解为爱情的力量吧!

  再后来,我们结婚了,这一次,没有任何的形式,也没有昭告天下的壮举,只是这样神圣也神秘的完成了这样一次仪式。

  结婚以后,我开始重操旧业,幸好大学的时候稳扎稳打,基础知识学的还算不错,也趁着大四的时候,考完了司法考试,我在当地的一家律所开始实习,学习,到了之后,不过两年多的时间,也算是能够独当一面了,不管怎么样,也算是没有浪费这么让我爱不释手的一个专业。

  而所有的事情当中,最让我感到欣慰的,莫过于小易的到来。之前我认为,我的生命之中有一个李一年就已经是足够,这样的幸福,已经算是我劫后余生的莫大恩赐,可是,我没有想到,原来我还是可以更加幸福的。

  婚后半年,我怀孕了,原本是抗拒的,但是似乎对于这个孩子抗拒的人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平常看着除了对他的工作之外,对什么都不上心的李一年,以为他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之后,只怕是比我还要纠结,甚至是恐慌,毕竟生活之中多了一个孩子以后,也真的会麻烦许多。

  况且,他本身工作就已经很忙了,虽然忙,但是看着却是忙的不亦乐乎,也不知道成为爸爸之后,会不会更加增加一些他的负担?再加上,我的工作也算是刚刚起步,刚刚有了一点成色,虽然年纪不算是年轻了,可是在领域上面,术业有专攻,我还是得被划在新人的那个范围之内。

  这样的仔细地的衡量一番之后,综合利弊,还是觉得这个孩子来到不是时候,在只有我一个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纠结于要不要把这个生命带到世界上来。

  但是这毕竟是一个生命,是我和李一年两个人血脉的结合,他的去留,如果只由我一个人来做决定的话,是不是又太过草率,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就会成为一个自私的人?一个不称职的妈妈?

  思考再三,还是觉得要和一个人商量一下,思来想去,我还是坚持认为只有张凝璐一个人可以告诉。我几乎都想象不到原来张凝璐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会是这样的激动,几乎就差尖叫的把屋顶给掀翻了,仿佛怀孕的不是我,而是她,仿佛这个孩子的母亲不是我,她才是那个准妈妈,我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在听我说了我想把孩子打掉之后的想法之后,居然立马就要和我绝交,那认真的眼神,焦急的神情,看上去真的是没有一丝一毫和我开玩笑的意思。

  “谢梓榆,我今天还就把话撂这儿了,你要是敢把我干儿子打掉,我立马就和你绝交,这辈子就老死不相往来,我还真是说到做到。你说说你,有你这样当妈的吗?我也就把你给服了,李一年呢?他不会也是这么打算的吧,真是,当初怎么就看错他了,我跟你说,我真的是,······”张凝璐没有听我说话,就以为真的是李一年的意思,说着说着,就带上情绪了,我眼看着她接下来几乎是要对李一年人身攻击了,立马就赶紧着急忙慌的向她好好解释了一下。

  “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李一年,我还没有跟他讲呢?我这不是在这纠结呢吗?所以我这不是才来问问你的意思,和你商量商量,这么大的事儿,我自己一个人做不了主,我害怕。”

  一听我这么一说,张凝璐几乎是要一下蹦的三尺高,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都没有告诉他。”

  “我只是觉得他会慌张,他现在工作太忙了,而且我的工作也正是有了起色的时候,总觉得这个时候给我们俩来个孩子,有点不合适。”我仔细地向张凝璐解释了一下我不告诉李一年地原因,不然就凭着她地那个火爆脾气,估计下一秒就能冲到李一年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给他一通恶批。

  “得了得了,我算是听明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这不就是说生下来没人管吗?那这好办呀,这孩子他亲爹亲妈不要,这不是还有我这个干妈吗?你们都忙,你们都有理想,都想在事业上干出一番成绩,那正好,我没理想,没追求,我现在最大地愿望就是好好地照顾我干儿子,快生下来,你们先麻烦,我来养,我还是求之不得的呢。”张凝璐的语气里面,显然是有着一点点怪罪的意味的。

  但是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她就是从小在这样的家庭里面长大的,在她的家庭里,爸爸妈妈的工作,总是要比她这个女儿重要的多,在她的童年里面,没有一家三口的周末游乐园,也没有睡前妈妈的故事,更加是没有一个家长会是家长出现过的,现在听着我的意思,也是把工作放在家庭和孩子之前了,甚至于,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要比张凝璐的爸爸妈妈还要过分,起码他们还是把张凝璐带到了这个世界上,不管以后的生活是幸福欢乐,还是孤单悲伤,起码这第一步,他们是完完整整的做到了,但是,我现在的这个想法,就等于是把这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都剥夺了,这样看来,似乎的确是我更加残忍。

  我也是真正的心虚了,赶紧安慰她,“好了好了,你就别这么说了,我这不是正在找你商量吗,你都这么说了,难道我还能继续昧着良心的把这孩子打掉啊?”说完,还不忘轻轻拍拍她的肩膀。

  “真的,你不把这孩子打掉了?”张凝璐听见我这么讲,才算是看见了起死回生的希望,眼睛里面立马就充满了满意和开心的光芒,一丝不苟的看着我问道。

  “真的,我想明白了,也想通了,不管李一年怎么打算的,这个孩子我都会尽力的把他生下来的,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不是还有你这个干妈在这儿兜着吗?有你在,我还能有什么怕的?”

  “还算你有良心,可是等我干儿子长大了,我还是得告诉他,他亲妈有多心狠,竟然还想着把我干儿子打掉。”张凝璐立马笑着说道,我知道,现在她是真的开心了。

  张凝璐是开心的,可是我却是极度焦虑的,这边已经答应了张凝璐,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孩子生下来,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想呢?只不过,还是得看李一年的意思,如果他不点头,如果他不希望,那么我还会坚持吗?这个结果,现在坚持的态度,我是完全不敢保证的。

  晚上,怀着忐忑的心情询问他,还做了很多他喜欢吃的菜,只为了等下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时候,他可以开心一点。

  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们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视,看见电视不停的闪烁着,我心里顿时有了一个想法,或许这样的话,会更好一点。我把电视调到少儿频道,正好电视里面演绎的是一个亲子节目。

  ”你看,这些孩子都好可爱。“我看着电视,表面上装作漫不经心的说着,心里面其实还是掀起了很大的波澜的,希望他也能提起兴趣,然后和我一起讨论一下关于孩子的问题。

  ”嗯,挺好的。“然而,我错了,我这样的举动对于他来讲,似乎是对牛弹琴,他头也不抬地看着手机,一边还吃着饭,甚至于我感觉他刚刚都没有去瞟电视一眼,现在这样地回答,纯属就是敷衍而已。

  完了,这下连我,也成了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看来要把这件事情放在台面上来讲,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

  但是,我知道,关于这件事情,我今天必须开口,深呼吸一口气,重新给脸上挂上了笑容,仿佛聊天一般的问他,”你说,你是喜欢小男孩,还是小女孩啊?“

  我看见他脸上有了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相泽和这下应该是在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了,心里顿时一乐,他也果然没让我失望,抬起一直看着手机的眼睛,看了一眼空中,说了两个字,”女孩。“可是,这个高兴仅仅是一瞬间,下一秒,他就又把头低下去,继续去看手机。

  我瞬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但是幸好我由着极强的控制了,心里暗暗的对着自己嘱咐到,”别冲动,别冲动,冲动是魔鬼。“然而,虽然心里已经燃烧起了三昧真火,可是脸上却是依旧无比慈祥的笑容,”为什么呀?我觉得小男孩也很好,一个帅帅的小男孩,看着就很可爱,你看看电视里面的这个小朋友,就很可爱。“说完,我还顺势指指电视,里面正是那个小孩的特写,无比细腻,看着就很可爱。

  ”可是我觉得女儿会更加像你一些,也更加疼人,以后可以替我照顾你一点。“李一年突然之间就认真起来了,也不看手机了,抬起头,两个眼睛看着我,倒是看的我有点害羞,老脸一红。

  但是,停!等会儿!他刚刚说了什么?不是女孩,而是,女,儿?是女儿吗?我赶紧把刚刚因为害羞别过去的脸重新转过来,眼睛认真的看着他。”女儿?“

  他轻轻一笑,”我知道了,你怀孕了,今天张凝璐几乎是在我办公室里面威胁了我一个下午,说是只要是我敢动她的干儿子一分半毫,就和我老死不相往来,带上你私奔,并且是再也不回来了。“

  我去,还真的是张凝璐,看来真是不该对着她讲这件事的,这样一看,是不是有点我联合闺蜜,逼着他接受这个孩子的意味呢?我有点不好意思,眼睛里面多了一些心虚和自卑,”那你,是怎么回答她的?“

  ”还能怎么回答,我说了一句话,她就离开了。“李一年话算是说到一半吧,只是说了他回答了一句话,那么,这句话会是什么呢?是开心的接受这个消息,还是不愿意呢?

  看着我这样慌张的眼神,他伸手轻轻刮一下我的鼻梁,”我说的是,也有可能是你的干女儿。“原来,一开始他就是接受的,真好。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喜欢,要是男孩,等他长大了,就和我一起保护你,要是女孩,长大了就和我一起照顾你,都好。“李一年还在不停的说着,可是我只觉得自己快要被感动死了,忍不住的,眼泪就流下来,可是我明明是笑着的呀,奇怪,这该死的眼泪。

  李一年轻轻的拭去我眼角的泪水,拥我入怀中,在我的耳畔温柔的说道,”梓榆,把孩子生下来,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这样温柔,就好像结婚时候的誓言一样甜蜜,即使现在的我已经算不上一枚少女了,但还是觉得自己正在一个甜甜的恋爱当中,还在青春那个最美好的那个时段,一切都是那么温柔美好······

  写到这里,我转身过去看看已经熟睡的小易,替他掖好被角,落下轻轻一吻,对此,我只想说,”小易,谢谢你,来到了这个世界,来到了我和你爸爸身边。“

  我还是记着的,小易,等你长大了,可是要和爸爸一起保护妈妈的哟,有你和爸爸在,妈妈什么也不怕······

关于谢梓榆(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