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关于李一年(2)

  【吵吵闹闹的相爱,亲亲热热的怨恨,无中生有的一切,沉重的轻浮,严肃的狂妄,整齐的混乱,铅铸的羽毛,光明的烟雾,寒冷的火焰,憔悴的健康,永远觉醒的睡眠,否定的存在,我感觉爱情就是这么一种东西。——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

  事实证明,梁思宇的诡计算是得逞了,谢梓榆果然是一个人一个人轮流着来收作业的,先是到了我的位置旁边。

  那个时候,我正趴在桌子上面睡觉,虽然我这个人在上学的时候,是真的很喜欢睡觉,对于睡觉情有独钟,但是我真的,在那天的时候,是没有真正睡着的,心里面的波澜完全和我表面上的慵懒的态度是大相径庭的,自从昨天晚上听了梁思宇的那个计划之后,再是之后我也决定加入之后,心里面就是再也不能平静下来了,开始想着今天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醒醒,睡觉的那个同学醒醒。”我知道她说的那个人就是我,我根本就没有睡着,所以自然可以听清楚她说话,甚至于连她向我走过来的那个脚步声也可以听的一清二楚,一步一步,我在细数着她来时的脚步,计算好了她和我之间的距离,甚至想象着她走路时的频率,一切,都像是早上起床时闹钟声一般的清晰可见,似乎耳膜都要轻微的振动。

  我本来是没有打算要摆脸色或者说丑着一张脸的,可是他们却总是这样认为,没办法,从小到大,即使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所有人都会认为那是我在生气,在摆脸色,实话实说,关于这件事情,那可真的是冤枉我了。

  虽然我那一系列的动作在别人眼里都是找茬和傲娇的表现,但是天地良心,当时我自认为是淡定的回答她的问题,她看我抬起头来,只是说了句,“教一下昨天老师布置的那片语文作文。”“没写。”说完,想着我既没有写作业,拿不出成果,也和她不太熟悉,这样两个人相互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着实不是个事,却是尴尬,于是又立马趴在桌子上。

  明明是这样一个纯良无害的动作,但是不知道在所有人看来,就会出现一个完全截然相反的效果,好吧,我还是得承认,当时她似乎是有点生气的,“你说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记名字,坚决记名字,他叫什么来着。”

  “他叫李一年,课代表,他叫李一年,你一定要把他的名字记下来,让我们那位帅气又温柔的王老师好好的把他照顾一下。”这边谢梓榆的话音刚落,那边梁思宇就已经接好了话,其实我当然知道,自从谢梓榆起身开始收作业的时候,梁思宇就和我一样,开始一心一意,所有的心思和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她的身上,所以他自然是暗自窃喜,计算好了自己在什么时候发言,才能有一个最好的效果。

  “梁思宇,你还在那说我,昨天晚上咱两都在一起,我就没看你写作业,难不成你还能在睡觉的时候梦游了一番,顺便把作业给写完了?”我也不知道梁思宇接下来要说什么,可能就只是想让谢梓榆对他有个很深的印象,也可能还有什么更大的计划,反正不管是什么,我让着这也算是一个缓冲吧。

  谢梓榆一听我这么说,立马一个疑惑的眼神看着梁思宇,“原来你也没写,那正好,我就喜欢记名字,语文老师你们也敢得罪,我还有五分钟就要把作业交给老师了,你们好自为之吧。”谢梓榆这才算是立马把那个杀手锏给使了出来,我们两个这下才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那可是魔鬼啊,那可是我们最可爱(pa)的语文老师啊。

  也许是梁思宇还想和谢梓榆搭上几句话,但更多的也许就是我们是真的怕老师,要是她今天真就这么抱着作业走了,我们估计今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这个时候,我是想要开口想让她等等的,因为我虽然想着今天要和梁思宇一起拖着谢梓榆说话,可是作业我是真的写了的,想着到了最后的关头还是要保命要紧。

  但是我前边坐了一个比我还要怕死的,一看见谢梓榆手里边抱着厚厚的一沓作业本,全班没交的人,估计也就只剩下我俩了,“课代表,你可别,再给我几分钟,你下节课下了再抱去,救救孩子吧,我们还年轻呢!”好吧,我承认我服了,要是抡起这死不要脸的功力,我还是得心甘情愿的做梁思宇的手下败将。

  也是多亏了他这油嘴滑舌的功夫,我们这位清高的语文课代表终于还是笑了,我们只听见一声清脆的笑声,声音不大,但是很有辨识力度,虽然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听过她的笑声,但是这算不上大的笑声里面,参杂着很多莫名的熟悉感,仿佛我们彼此之间,已经熟识多年。

  “你这么说我偶像,你觉得我不会把你这话告诉他吗?到时候你就是双重罪名了,我现在能保证你的明天堪忧了。”这句话,她是笑着说出来的,虽然话语里面的威胁和恐吓意味是满满当当的,可是在我听来,这算是一种对我们最初的打开心扉。

  她仅仅是一笑,但是这一笑,却是坚定了我这一生的心意,我始终相信,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的出现,那个人,不管他是好是坏,也不管她来时是微笑着,还是哭泣着的,甚至于不管她是男生或是女生,一切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遇见了她,你也就坚定了这一生所有关于爱情的信仰,储藏了所有这一生关于未来最美好的期盼,遇见之后,即使别人再好,都只不过是浮云。

  我相信的,会有这么一个人,只要愿意等待,总会出现的,只不过有的人比较幸运,在最年轻最美好的年纪里面相遇,然后这长长的一生,就可以一起慢慢的细数一起走过的脚印,而有的人,就比较不幸了,在一个对的时间里面,却没有等到那个最合适的人,只是一些在生命里面原本应该萍水相逢,无关痛痒的人,而最终在一个很迟的,算是错的时间里面,才遇上那个命中注定的人,可是等到了那个时候,容颜苍老,许许多多值得应该一起度过的日子已经永远的留在了过去,我的记忆里面你不曾出现,你的记忆里面我也终究是个过客,匆匆的擦肩而过,连一个正脸,也不曾显露出来,但是毕竟能够遇上,就算是值得比较庆幸的了,最痛苦的,莫过于穷极一生,也没有遇见那个人,你在苦苦的等待着她的出现,她也在焦急的等着你的到来,可是命运无常,缘分不饶人,最终还是在一个相同的世界里面,当了对方的陌路人。

  我只能说,自己是幸运的,在我们最美好最年轻的年纪里面,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面,就成了我这一片灰色时间里面的,唯一的一点光亮,明媚的耀眼,照亮了我所有对于未来的幻想和对于爱情的期待,以及对于和她在一起的余生的所有美好的计划。

  我们看着她笑,她也没有像其他的很多女生一样,收起笑容,回以我们一抹羞涩的表情,而是继续对着我们笑,可能我这样的描述显得她似乎有点傻,但是真的不是,她很美,也很优雅,举手投足都透露着得体,知书达理,那个时候,不仅很多男生都喜欢她,就连所有的老师,不管是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只要是我们的任课老师,就很喜欢她,甚至于毫不夸张的说,由于我们那个初中规模比较小,就拿我们这个初一年级来讲吧,也只有三个班,每个班四十多人,一个年级也就统共一百多人吧,老师也不是那么多,谢梓榆考进来的时候是年级第一,这个名头,已经让她在整个学校里面名声大噪,像是校长,班主任这些人,在我们没来学校之前,就已经是关注了这个学习一流的学生。

  也就仅仅是开学一个星期的时间吧,所有的老师就记住了谢梓榆这个名字,甚至于,语文老师更加是御赐给她一个语文课代表的名号,想这个魔鬼一般冷酷的老师,也能对谢梓榆另眼相看,也是不容易了。

  “我今天中午快放学的时候再把作业交给老师,你们抓紧点儿,那个时候我真就不等了。”说完,就转身离开,去自己的位置了。谢梓榆走后,显然的,我和梁思宇还是沉醉在她刚刚的笑容里面,过了几秒钟,眼看着她已经走远了,梁思宇才隔着很远的距离放声大叫,“好的,课代表,保证完成任务。”

  事实是,我们当然没有等到那个时候,原来梁思宇和我一样,早就写完了作业,只不过是故意不拿出来,我们两个在早自习下了之后,就已经把作业交给了谢梓榆,梁思宇还在那添油加醋,掰扯着我们早自习的时候是怎么奋笔疾书,思如泉涌的,“拿去吧,拿去给皇上看吧,这都是本宫自己写的,没有假手于人,还有,你告诉皇上,本宫写的手都要断了。”梁思宇在把作业交给谢梓榆之后,还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宫廷苦情剧,又是成功的算是逗笑了我们班的这位冷面女神。

  回去的时候,梁思对着我说了一句话,“李一年,还说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也暗恋我家女神,还否认,这下你没话说了吧,看你还怎么狡辩。”说完,他就两个眼睛动也不动的看着我,仿佛是一定要探究出一个所以然。

  “我那是不想看见你独自一个人葬身火海,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仗义的一个人。”我这下却是是词穷了,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只能算是这样搪塞一样。

  我看着梁思宇还想看着我说什么,看见这时数学老师已经走进来了,“行了,灭绝来了,你快转过去。”

  梁思宇回头一看,赶紧转过去,正襟危坐,一脸准备认真听讲的样子,可是没过几秒,他立马又突然转过来,对着我说了一句,“李一年,我还告诉你了,这事儿没完。”说完,在数学老师转身面向同学们的上一秒转了过去,算是没有露出马脚,不然要是被这老师揪住小辫子,可真是能听他唠唠叨叨个三天三夜了,就算最后不被他骂死,也能叫他给烦死。

  我看看他,甚是无奈,只能转过去看窗户,外面的风景似乎是真的很不错,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不偏不倚,窗户上居中的那个女生,正好是谢梓榆,她低下头,认真的记笔记,神情很专注,她抬起头,继续看老师在黑板上的板书,她又好像有点疑惑了,一只手撑着下巴,似乎在思考·····一举一动,我年少的余光里,点点滴滴,都是你,但愿在我往后的余生里,琐琐碎碎,漫漫长长,也全都是你。

关于李一年(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