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煮鸡蛋

  念夏从上房出来,就低着头往前走。

  廊檐下的丫鬟们看着她,偷偷捂着嘴,窃笑不已。

  “瞧!又被罚了,真是谁跟着傻子谁倒霉!”

  “可不是,傻子身边的丫鬟前后换了有十多个了吧?”

  “这念夏也是个死脑筋,都这样了,还不赶紧另投门路。”

  “被那傻子传染了呗!变成了一个二傻子了,嘻嘻….”

  念夏脸上火辣辣的,一半是打的,一半是臊的,她低着头,捂着脸,径直从她们身边绕过去。

  刚走到回廊假山处时,就被人一把拉到假山后面。

  “香荷姐姐,你?”

  念夏看清楚拉住自己的人是大小姐身边的香荷,她们是同一批进府的,年龄相当,关系要好。

  “傻包子,你是不是真被那个傻子传染了,上次我给说去伺候表少爷,你为什么不去?”

  香荷皱着浅浅的细眉,瞪着她生气的问道。

  “我…我要是去了,少爷怎么办?”

  念夏捂住胸口的手攥紧了,一脸担忧的问道。

  “你还关心他,你多关心关心自己吧!瞧你的脸,又被打了吧?那傻子也是,每次闯祸,都让你背黑锅,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香荷怒其不争的瞪着念夏,撇着小嘴埋怨道。

  “可是少爷对我很好的,从来不打我也不骂我,还给我好吃的,不像梅姨娘那里又打又骂,每天做粗活,你瞧今年我的手就没有生冻疮。”

  念夏骄傲的伸出又黑又红的胖手给香荷看。香荷咬着薄唇,摇摇头。

  她们这一批的进府之后,自己直接被大小姐挑走了。

  只有念夏因为长的难看,又笨手笨脚的,没人愿意要,最后被夫人指给了梅姨娘。

  那梅姨娘面慈心狠,手下的丫鬟们常常欺负老实巴交的念夏。院子里的粗活全都包给了她,谁都可以使唤她,一到冬天,念夏的手就生冻疮,疼痒难忍。

  香荷摇摇头,俩人又说了两句话就分开了。

  念夏回到院子,和一帮小孩打过招呼,走到了房门外犹豫的停了下来。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走到墙角处,抓了一把雪敷在在自己脸上。

  雪冰冰凉凉的,脸上火辣辣的痛感顿时减轻了几分。

  停了一会后,念夏又将解开丫髻,将头发散下来,遮住红肿了的侧脸,这样少爷不仔细看是发觉不了的。

  随后又整理了一下,轻吁一口气,这才眉眼带笑,脚步轻快的推门进来。

  “少爷,我回来了。”

  念夏进门就看见少爷坐在床边冲着她傻笑,只是这次没流口水。

  念夏扯了扯嘴角,忍着疼笑道:

  “少爷,夫人一见我就问你有没有受伤,可见,夫人还是很关心你的,后来她还夸了奴婢呢!只是,表少爷的锦袍弄脏了,夫人要罚我们三个月的月钱,少爷,我们要过一段苦日子了….”

  钟子铭木呆的眼球动了动,嘴巴张开,随后又赶紧合上嘴巴吸了一口,喉结滑动着将口水咽下去。

  “嘻嘻…少爷学聪明了.”

  念夏看着钟子铭的动作,嘻嘻一笑,眉宇间却有着难以掩饰的忧愁。

  “呜…”

  钟子铭冲着念夏伸出一个手指,在她面前画圆圈,念夏不解的看着他。

  “嗬嗬…”

  他急了,喉咙了又发出一阵破风箱的声响,用手快速的画了一个圈后,往嘴里指了指,做出咀嚼食物的动作。

  “圆圈?能吃的,是鸡蛋?少爷想吃鸡蛋…”

  这下念夏看懂了,瞪着小圆眼问道。

  钟子铭点头如捣蒜。

  “好吧少爷,奴婢这就给你煮。”

  念夏起身,先是朝外面看了看,随后关了房门,这才屈身爬到床底下,拽出一个陶罐,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掏出一颗鸡蛋。

  抬起头,一脸兴奋的冲钟子铭炫耀道:

  “少爷,这个可是我赢小黑子的战利品,今天就给少爷煮了它,呵呵!”

  小黑子比念夏小一岁,是大厨房周管事的儿子,在院子里常常和大家一起玩游戏。

  也只有他能轻轻松松弄来鸡蛋了。

  念夏拿着鸡蛋出门走到屋檐下,这里修了一个灶台,是给钟子铭烧茶热饭菜的地方。

  他的每日三餐,都得念夏去大厨房领。

  只是每次领回来的都是残羹冷菜,天暖和还好说,天冷就必须加热一下,要不然吃了闹肚子。

  这小灶台还是院子里的老木头帮忙垒起来了的,老木头是跟着已故老太爷的忠仆,无字无女,又年纪大了,府里就给他养老,在外院里住下。

  小灶台用的锅是大厨房折损报废的破锅,被老木头修补了一下,给了他们用。

  而木柴是念夏拿自己的月钱从厨房换来的。

  不多时,念夏就煮好了鸡蛋。

  熄火之后,念夏小心翼翼的捂着滚烫的鸡蛋进来。

  “少爷,煮好了,我剥给你吃!”

  念夏进来后就看见少爷坐在床头看着眼前的桌子发呆,自从少爷落水醒来之后,她就经常见他这样坐着发呆。

  她记得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少爷很好动,很喜欢往外面跑,一玩就是一整天。

  刚开始她还很担心,后来见少爷没事,该吃吃,该喝喝,该笑的时候依然咧着嘴傻笑,口水直流,她也就是见怪不怪了。

  念夏说着坐在床前的小木墩上,把鸡蛋在木桌上磕了一下,剥了壳,露出白嫩光滑的鸡蛋。

  “真香,少爷给,快吃!”

  念夏将鸡蛋捧在手心里,用鼻子嗅了嗅,笑嘻嘻的递给钟子铭。

  钟子铭木呆的眼球却霎时有了一丝温度,平凡无奇的脸也变得温柔了起来,接过鸡蛋后,他看了一下念夏的脸,抬手手撩起遮住她半边脸的头发。

  “少爷…”

  念夏眼神慌张的往后面躲,钟子铭却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目光静静的瞪着她。

  念夏不再躲闪,抬眸怔怔的望着少爷。

  钟子铭平静的用手将她披散的头发捋到耳后,然后将剥了壳的鸡蛋贴在她肿胀的脸颊上滚来滚去。

  “…”

  滚烫的鸡蛋碰到红肿的皮肤后产生一阵阵的刺痛,念夏却死死咬着嘴唇,没发出一点声音,眼泪却忍不住“哗”的一下流出来,像决了堤的洪水。

  霎时一张包子脸哭成了花脸,就连鸡蛋上也沾上了泪水。

  念夏吸着鼻子,不满的嘟囔道:

  “少爷,你早就知道我挨打了?”

  钟子铭点点头,嫌弃的看着手里沾满了泪水的鸡蛋,又抬眸瞪着念夏,似乎是责怪她弄脏了鸡蛋。

  “奴婢自己来。”

  念夏一把夺过鸡蛋侧过身,在自己脸上滚来滚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抱怨道:

  “奴婢也不知道夫人怎么想的,但少爷你也不要担心,只要等你成亲了,老爷和夫人一定会把你从这里接出去的,要不然,嘿嘿!总不能让你和新娘子住在下人的院子里吧?嘻嘻,那样可真是大笑话了…”

  念夏自说自笑,钟子铭也笑了。

  这就是念夏,一个永远心怀善念,乐观开朗的傻丫头。她总能从苦厄中发现快乐,哪怕是流泪也是笑着。

傻爷在此说
(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4章 煮鸡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