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亲验证

  他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得益于梦里那个医学院学生的经历,他尝试着用那些知识来诊断自己的病症。

  首先,他确定自己不是傻子,或许梦醒之前的确是个傻子,但现在他不是。

  他有自己的思考能力,有自己的想法,虽然身体个别部位控制的并不好。

  但这并不影响自己的大脑。

  他摸着自己的脖子,轻轻摩挲凸起的喉结。

  他无法开口说话,他没有语言能力。

  他尝试着发出几个简单的音节,可每次发出来都是破风箱的“嗬嗬”声。

  他闭上眼,沉下心来细细思索。

  在那个梦境世界里,医学专家将哑巴的成因分为两个方面。

  一种是先天性造成的,如遗传或是母体怀孕时造成婴儿的先天性缺陷。

  另一种则是后天形成的,某种疾病引发的并发症、大脑刺激或是遭受意外等。

  他睁开眼,木呆的眸子怔怔的看着窗外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

  他需要确先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先天有缺陷,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知道自己出生时有没有啼哭。

  可惜,在他所有能回忆起来的十四年的记忆片段里面,从来就没有他的哭声和笑声。

  他即便是伤心的哭,也是干嚎,像受伤的野兽一样。

  即便是开心的笑,也只是“嗬嗬”,像破了风的风箱。

  老实说,他实际都怀疑那十四年里,他的哭和笑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即便是真的发生过,也毫无疑义。

  因为对一个傻子来讲,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哭,又为何而笑。

  哭和笑,只是他身体受外界刺激后原始的本能,而不是正常人的情感意识操控。

  他虽然无法发出声音,但可以写字。

  虽然他作为钟府痴傻儿,从没有进学过一天。

  但托梦境世界的福,他会写字,只是写的是简体字,他不确定这里人们能不能看懂。

  但不论怎样,他都要试一下。

  只不过在这之前,他对脑子里十四年来形成的记忆片断心存疑虑,她的父母,姐弟,真的像记忆里那么厌恶他吗?

  虽然这到处散发着霉味的破败住所和待遇都清楚无疑的告诉了他答案,可他还是忍不住想亲身验证一下。

  于是在他能下床之后,他挣扎着身子,不顾念夏的劝阻,倔强的往上房走来。

  一路上丫鬟仆妇们轻视的目光和唇角的讥笑让他心里越来越沉,以前他为何从来没有留意到这些人的目光?

  他闭上眼,心里发出长长一声叹息。

  那浑浑噩噩,疯疯癫癫的十四年呀!

  毫不意外的他被粗壮的守门婆子拦在院子门口,那婆子布满横肉的脸上虽然带着谦恭的笑容,眼睛里却有着毫不掩饰的蔑视。

  那些衣着光鲜,进进出出禀事的丫鬟仆妇们都像看猴子一样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他这才留意到自己的衣服,青色直裰因为浆洗过多次已经变成青灰色,袖口和下摆已经磨破,露出一片片线须子。

  他怔了怔,幸亏他有一张木然呆板的脸和毫无光彩的眼球,能够很好的将他内心的窘迫和不适遮掩住。

  念夏此刻正一脸献媚,好话说尽的让守门婆子帮忙通传一声,甚至把她刚发的两百文月钱都拿出来,可仍然砸不碎那婆子脸上的寒冰。

  在他忍不住想要强行闯进去之际,那守门婆子脸上的寒冰碎了,几乎是瞬间就堆满了花儿一样的笑容,亦如刚才的念夏。

  “大小姐和小少爷来了。”

  守门婆子一把将堵住路的念夏推开,一边冲着来人方向谦卑的叫道。

  钟子铭转身看去,前面的甬道上走过来主仆数人。

  走在最前面的豆蔻少女一身红色斗篷,美丽而又英气逼人,手里拉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男孩的大眼睛如黑葡萄似得灵动异常,嫩白的小脸扬起,正和拉着他小手的少女说笑着什么。

  小嘴张着笑呵呵的,哈着热气。

  后面跟着四五个丫鬟婆子,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来。

  钟子铭立在路边,目光怔怔的看着他们,心底闪过一丝波澜,这就是自己的亲姐姐和亲弟弟吧?

  钟红玉第一时间看到了钟子铭,脸上笑容霎时隐去,拧着眉头,清冷的眸子厌恶的扫了他一眼,偏头瞪着朝她屈膝行礼的念夏,厉声呵斥道:

  “谁让你带他来了?还不赶紧把他拉回去!”

  “是…是,大小姐,奴婢这就带少爷回去…”

  念夏小脸发白,拉着钟子铭的袖子低声劝道:

  “少爷,我们回去吧?改天再来看夫人,好吗?”

  钟子铭立在原地,脚底宛如生了根似得一动不动,脑子里乱哄哄的宛如雷击过一般。

  他木呆呆的看着眼前冷若冰霜的少女,目光艰难的从她的脸上移开,落到她身边的小男孩身上,他的亲弟弟。

  记忆中弟弟的模样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满屋子的尖叫声和凌乱晃动的人影。

  他仔细的打量他,发觉他的模样和自己一点都不像,他长的太好看了,也太精致了,就像一个瓷娃娃。

  小男孩瞪着黑葡萄似得眼睛好奇的看着他,眼中带着迷惑,他摇了摇少女的手,扬着脸问道:

  “姐姐,他是谁呀?他也是少爷吗?不是说,我是府里唯一的少爷吗?”

  小男孩的声音很干净很清脆,好似珠落玉盘一般好听。

  可钟子铭直觉得通身冰凉,心里猛地一抽。

  他觉得他不需要再验证了,他已经得到答案了。

  他咬了一下薄唇,抬起头时却收到了一双冰冷的眸子。

  钟红玉厌恶的眸子冷冷的看着他,白玉般的脸颊涌上一抹羞愤般的潮红。

  若不是这个傻子自己怎么会被退亲?过了年,自己已经十七岁了。府里那些急着议亲的族妹们都在背后笑话她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钟红玉语气冰冷中带着愤然:

  “他是一个傻子,你不用理他,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和母亲请安吧!”

  “嗯,好吧!”

  小男孩笑着点点头,拉着姐姐的手跨过门槛往里面走。

  钟子铭心里却奇异的一片宁静,毫无波澜。

  他抿了一下冻着发白的嘴唇,抬脚就要离开时,却听到身后的院子里却传来一阵尖利刺耳的呵斥声:

  “还不赶紧把那个孽障给我拉走,他怎么来的?你们怎么不拦着?念夏呢?那个死丫头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拦着?”

  ……

  “少爷,我们赶紧回去,夫人发火了…”

  念夏拉着钟子铭几乎是小跑着往回走,钟子铭被她拽着身子前后直晃,地面上的冰凌踩上去,发出“咔嚓”的碎裂声,亦如他的心声。

  这一路细碎的声响,让这片天地显得愈加冷酷。

  可脚下的冰雪再冷,也抵不过人心里的寒。

第6章 亲验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