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章 两味药

  钟子浩舔了舔粉嘟嘟的嘴角,疑惑的看了看姐姐,又望向母亲,不懂她们说的是谁?

  苏氏对伺候他的身边人要求极严,绝不允许他和傻子有任何接触,唯恐她这个次子会染上傻病。

  上次傻子不知道怎么闯进清晖园里,拉了一下次子的手,当时的奶妈吓坏了,当即打了傻子一巴掌,并把他推到在地。

  满屋子的人都动起来了,将傻子拖出去,并给次子用净水擦洗一番。

  事后她知道后,又惊又怒又怕,打了守门的婆子三十板子,发配到庄子上,傻子也被关了一个月才放出来。

  庆幸的事,次子没事,依旧是聪明伶俐,读书极快,深得夫子的夸奖。

  苏氏留意到次子的目光,抬眸宠溺的朝他笑了笑,举筷夹了一片羊肉放到他碗里。

  “浩儿,多吃点羊肉,暖和身体。”

  看着次子瓷娃娃般俊俏的模样,苏氏心里暖意融融,整个眉眼都透着骄傲满足之色。

  有时,她不止一次梦想,梦想傻子能像次子那样,变得模样俊俏,性格讨喜,还聪慧异常,也是天生的读书种子。

  她扬眉吐气的领着他站在人前,站在那些嘲笑她,讥讽她,羞辱过她的人们面前,得意大笑道:

  “瞧!这就是我苏芸倩的儿子,你们谁都比不上。”

  可那终究是个梦,醒来后,要面对的依旧是挥之不去,如附骨之蛆的耻辱。

  傻子是清醒了,可他依然是个哑巴,模样也依旧是让人厌恶的呆板木楞,歪嘴涎水,通身上下毫无一丝灵动之气。

  他已经十四岁了,整个人生已经定型了。

  苏氏对他的期盼和梦想,早就埋葬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耻辱中。

  所以,即便他清醒了。

  但他在苏氏心里的地位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十几年的怨恨和厌恶,哪里是那么容易就消除的。

  而给他安排的院子,是早就商议过的,得到了丈夫的同意。

  只等他明年15岁了,就可以和蒋家四娘成亲拜堂。

  丈夫的来信,让她明白蒋家的打算。

  蒋家牺牲一个蒋四娘,她不在乎,一个庶女而已。

  如同她讨厌庶子钟远清一样,她同样不喜蒋四娘。

  虽然蒋四娘长得温婉柔美,又会讨好人,当她依然不喜。

  虽然明眼人都知道,傻子配不上蒋四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所以她不会同情她。

  只等着他们成亲之后,就把他们分出府去,赐一栋小院子,让他们自己生活去。

  这便是她对傻子,所能做出的最好的安排了。

  ……

  钟红玉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得到消息,说傻子不傻了。

  她的反应一如苏氏,不喜反怒。

  只当是有人暗中挑事,意图重演六年前的旧事,让她们再度沦为钟府的笑柄。

  她当即披上斗篷,来到上房,却被母亲身边的大丫鬟秋菊拦住。

  她听到里面母亲的咆哮声和哭泣声,她攥紧了拳头,气得胸脯一起一伏。

  “都是那个傻子,都是他,我们所有痛苦的都来自他…”

  她和母亲一样,傻子纵使不傻了又如何!

  她依然不喜欢他,这种厌恶感从她记事起就日日重复,年年加重,已经刻到骨子里。

  看着苏氏眉宇愁闷,她心里隐隐后悔,不该提起那个傻子。

  一想起那个歪嘴涎水的傻子,她心里就堵的慌,食不下咽,彻底没了胃口。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

  念夏行色匆匆的从角门出去,来到大街上。

  一路上寻来寻去,来到一家济仁堂的药铺。

  念夏刚进去,就有伙计迎上来。

  “姑娘,可是要抓药?”

  “是咧!”

  念夏从怀中摸出少爷写的方子,递给伙计。

  伙计接过来一看愣住了,眨了眨眼睛,又疑惑的抬眸看了一眼念夏。

  “这…您稍等一下…”

  念夏心里咯噔一下,捏紧了衣角。

  她就说嘛!不靠谱呀!不靠谱。

  少爷胡写乱画的一张纸,非逼着她来抓药,这等一下人家肯定要笑话她了。

  可一想到事关小爷的安危,她心里陡然坚定起来。

  那伙计皱着眉,拿着方子走到柜台前的刘管事跟前,凑近低声说道:

  “刘哥,您看看这方子..”

  “方子怎么了?”

  这名管事笑呵呵的接过来,扫了一眼也愣住了。

  俩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答案。

  特么的不认识呀!

  管事拿着方子走到念夏跟前,微笑道:

  “那个..姑娘,敢问你要抓什么药呀?”

  念夏瞪圆了眼,撇着嘴反问道:

  “原来你也不认识字呀!我要抓的药就在上面写着呀!赶紧的,我还等着回去煎药呢!”

  “不是,那个姑娘,这方子上面的字,我等没见过呀!本草经里面数百种药材,在下不敢说全都熟识它的药性,但这药名还是知道的,你这方子…”

  管事哭笑不得,抖着手里的方子解释道。

  念夏嘴唇一白,心道果然如此,可少爷的嘱托她一定要完成。

  “那我不管,你们是开药铺的,就是见方子配药,怎么?欺负我是一个姑娘,故意来刁难我?”

  “拿来我看看!”

  正在这时,大堂后面的门帘一掀,走出来一个老头,拿手指着管事说道:

  “哎!您佬来瞧瞧,您看这方子上的字…”

  管事一喜,急忙跑过去,递上方子。

  老头接过方子一瞧愣了一下,随后看了看旁边的配图,仔细辨认了一会,神情微动,又再度看了看上面的字,顿时一摞胡须笑了:

  “小姑娘,你可是要抓黄良和厚朴?”

  “……”

  念夏眨了眨眼,苦着包子脸,她也不知道是什么药,少爷口不能言,她哪知道是不是黄良和厚朴?

  不过见这老头一脸笃定的样子,念夏沉吟一番后,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黄良二两,厚朴一两五钱,抓三份..”

  “好勒!”

  伙计答应一声,开始拿起戥秤配药。

  老头将方子递给念夏,撸着胡须笑道:

  “这是那个大夫恶作剧,幸亏这两味药不是毒药,要不然老夫真不敢卖给你…”

  “多谢先生!”

  念夏也不多说,接过方子小心叠好,藏入怀中,付了药钱后,匆匆离去。

傻爷在此说
傻爷在此求收藏,求推进票。

第17章 两味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