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 你没死

  老头看着念夏拎着药包急匆匆离去,摇头笑了一下,和店内管事吩咐一声,便领着药童背着药箱,出了门坐上马车。

  一一路穿街过巷,来到一处大院子。

  门廊下早有人看到马车,急忙冲里面高呼一声:

  “老太爷回来了…”

  另有小厮取过马凳,一路小跑着放在马车下,恭敬的将已从太医院退休的张老太爷扶下来。

  庭院里一阵跑动声,丫鬟仆妇们站在路边,张太医的儿子张景山拎着袍子跑得飞快。

  “父亲大人,您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捎个信,好让儿子接您一程?”

  “不用麻烦,我去看好友,本来也没多远!”

  张太医一摆手,在儿子的陪同下走入内宅。

  等到了堂屋,丫鬟伺候老头洗漱一番后,张景山恭敬的问道:

  “父亲一路可顺利?杨世伯的身体怎么样了?”

  张太医呷了一口热茶,神情忧虑的叹了一口气道:

  “也就半年光景,不知道能不能吃上今年的新麦?”

  “父亲不必过于忧虑,这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再说您已经尽力了。”

  张景山垂着手,立在老头面前恭敬的劝道。

  老头低声“嗯”了一下,开口问道:

  “店里怎么样?可有疑难杂症?”

  “哈…父亲,您不问,儿子也要给你说一件奇事。”

  张景山兴奋的搓了一下手,坐到老头身边,一脸激动的说道:

  “钟家的那个痴傻儿,如今好了…您说奇不奇?”

  “什么?你说什么?”

  老头手里的茶杯差点被抖出去,身子坐直了,吃惊的叫道。

  “父亲您没听错,就是那个痴傻儿,您亲自诊断的傻子,人家如今好了,脑子清醒了,就是还是不会说话,但他能听懂别人说的话…”

  张景山昂着头,滔滔不绝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他可是天生痴傻呀!非后天所致,基本上是药石无医的,他是怎么好了?”

  老头一拨浪脑袋,明显不信儿子的话。

  当年那个苏氏名门贵女跪倒他脚下,求他一定要治好那个傻子。

  他想了很多办法,也试了一些非常规手段,可惜都毫无效果。

  因此,他对傻子的身体状况最清楚不过,他是绝不可能清醒过来的。

  张景山哈哈一笑,拿起杯子吸了一口茶,拍手笑道:

  “哈!父亲,当时我也是不信的,后来却不能不信,他除了歪嘴,流口水,不会说话之外,举止坐卧都与常人无异,你和他说话,他能听懂,能用点头和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后来我问了伺候他的丫头,您猜他是因为什么醒过来的?”

  “什么?”

  老头听的将信将疑,听到这里立刻张着嘴问道。

  “冲喜~”

  张景山一伸手,表情夸张的叫道。

  “他见了蒋家四小姐之后,脑子就清醒了…”

  “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

  老头一拍桌子,瞪着眼珠子,呵斥道。

  “咳咳~父亲,您别冲我发火呀!我也不信呀!可不信不行呀!人家现在就是好了呀!….”

  “哼!他的脉案呢?拿来我瞧瞧!”

  老头吹胡子瞪眼睛,一脸不服气的喝道。

  “哎!您等着,儿子去给您拿!”

  张景山小跑着到了书房,找出昨天的脉案,取出钟子铭的那份记录,拿来给老头子查阅。

  老头子接过低头一看,半晌不语,最后看儿子开的四逆汤的方子,突然心神一动,抬头问道:

  “他脉沉细微,四肢厥冷,你把脉时是否有滑动之感?”

  “这个…儿子没有感应到…”

  张景山眉头微蹙,沉吟一下后说道。

  老头一听脸色微沉,眼神凌厉起来,身子前倾的问道:

  “那把脉时,傻子的手是否一冷一热?”

  “这….”

  张景山脸色陡然难看起来,嘴唇蠕动了两下,方才回道:

  “是..是有…”

  “啪!逆子,你这是庸医杀人呢!”

  老头子拍案而起,指着张景山的鼻子破口大骂,骂完之后,冲着外面吼道:

  “赶紧备车,去钟府!”

  “父亲,到底怎么回事?”

  张景山被骂得摸不着头脑,一脸慌张的问道。

  “我年前托人送给你的手札难道你没看吗?上面清楚的记载了若是脉象沉而滑,四肢时冷时热,绝不可用四逆汤,否则患者服用后则口鼻出血,立时毙命。”

  “呃…”

  张景山抹了一把额头上冷汗,满嘴苦涩的辩解道:

  “儿子过年忙坏了,只看了一部分,尚未看到此处….”

  “逆子~我济仁堂百年积攒的声望非毁在你手里不可….”

  老头子气得跺着脚痛骂,随后拎起药箱就往外跑。

  “父亲,等等我…”

  张景山立刻撩起袍子,追了上去。

  父子俩一路急慌慌的赶着马车来到钟府,钟府的门下小厮管事还没反应过来时,

  张景山已经跳下马车后,随后弯腰将老头子扶下车,管事笑着拱手迎道:

  “张大夫,您…哟!这不是张老太医吗?您佬怎么也来了?”

  “快!快去禀告你们夫人,老头子来拜访…”

  管事楞了一下,见俩人脸色难看的厉害,下意识问了一句:

  “出了什么事?”

  “人命关天的大事,快去禀告,希望能赶得及…”

  父子俩一脸仓皇的往里面走,一面冲着管事喊道。

  管事听了脸一白,急忙拔腿往里面跑。

  正在这时,垂花门里跑出来一个丫鬟,一见管事的脸大喜的叫道:

  “牛管事,快,少爷病了,快去备车请张大夫过诊…”

  张太医和张景山在后面一听,俩人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嘴唇发白的哆嗦道:

  “完了,完了,还是来迟了…”

  “张太医,张大夫,你们二位这是怎么了,哟,快起来…”

  “咦!张大夫,你们来的可真巧,夫人正要请你们呢!”

  管事和丫鬟一前一后跑过来,搀扶起两腿瘫软的父子俩,往上院里赶去。

  来到清晖园后,苏氏守在浩儿的床边,见张太医他们父子俩后,一脸诧异,双方见礼之后,张太医和儿子战战兢兢的走到床前一看,俱都是一愣。

  不是那个傻子呀?!

  俩人对视一眼,定了定心神。

  张景山坐下把脉,老头子则冲着苏氏拱手一行礼,神色甚为焦急道:

  “夫人,贵公子病情不重,应该是吃多了大热之物,造成发热,咳嗽等,只需熬一些清热解毒的薄荷连翘汤,连喝三日即可痊愈。”

  床边把完脉的张景山张起身来,点点头。

  苏氏神情微松,刚要行礼感谢时,老头子开口了:

  “夫人,恕老头子无礼,您府上那位公子现在在哪里?”

  “呃…”

  苏氏一皱眉,尚未开口,就听老头子一脸急切的叫道:

  “夫人,人命关天呀!还请速领我们前去!”

  “张太医…您这是…”

  苏氏见他这幅模样,心中惊疑不定。

  “夫人,事到如今,老头子就跟您说实话了,逆子昨日诊错了脉,开错了药,那药不能吃呀~会有性命之忧呀!”

  老头子也豁出去了,老脸涨红的叫道。

  张景山低着头,满脸羞愧,诺诺不敢言。

  “快!容妈妈快领着张太医他们去…”

  苏氏心头一跳,嘴唇发白,急忙指着身边的容妈妈喝道。

  “是,夫人。”

  容妈妈脸色也变了,答应一声后,急忙冲着他们父子俩说道:

  “张太医,俩位请这边走!还有,那药好像昨天晚上,傻子都已经喝了..”

  父子俩一听腿又是一软,张太医扶着椅子,哆嗦着嘴唇道:

  “赶紧,赶紧,希望能来得及!”

  一行人急匆匆的从清晖园出来,一路小跑似得穿过夹道,来到一处偏僻的小院子门外。

  容妈妈路上脸色越来越难看,若是傻子真的死了,她和夫人恐怕就麻烦了,肯定会被人泼上脏水。

  毕竟大夫是她和夫人青来的,药也是她吩咐大厨房煎的。

  “啪啪~”一阵剧烈的拍门声响起。

  众人立在门外,等的心急如焚,可惜半天也没见里面有人出来。

  “怎么回事?念夏那小蹄子呢?”

  容妈妈上前一步,冲着小丫鬟们呵斥道。

  “好像早上到现在,这门一直都没开..”

  一名仆妇迟疑的说了一句。

  张太医和儿子对视一眼,眼中都显出恐慌之色。

  难不成已经死了半天了?

  正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一声不耐烦的呵斥声:

  “谁呀?”

  念夏鼓着包子脸,气哼哼打开院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之际,就被一堆人挤到一边去了。

  “哎嗨嗨!你们要干什么?”

  念夏脸色大变,大叫一声,拔腿追了上去。

  瞧这一行人的气势,这是要拿少爷问罪呀!

  容妈妈领着张太医父子俩,一行人闯进房屋,只见钟子铭端坐在圆桌旁,一脸漠然的望着气势汹汹的他们。

  “你…你没死呀?”

第18章 你没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