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不承认

  钟子铭木呆的眼球转了一下,缓缓站起身,负手而立,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们。

  我没死,是不是让你们很失望?

  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闯进来,就是来看我死没死?

  呵呵!还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呀!

  他瞅了瞅容妈妈,这老婆子脸上的诧异之色一闪就没,眨眼间又恢复成端庄冷肃,不拘言笑的模样。

  他忍不住心里冷哼一声,希望这事跟你无关,要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张老太医张着嘴巴,惊疑的上前一步,观了观钟子铭的气色后一脸惊喜的叫道:

  “你没喝药,对吧?!”

  钟子铭微微皱了皱眉,仍旧漠然的看着他,并无一丝回应。

  心里却闪过一丝疑惑,他惊喜什么?难道不应该是因为自己没死而气急败坏吗?

  难道此事只是简单的庸医杀人?并非刻意设计的?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刚知道方子有问题。

  “你肯定没喝药?要不然绝对不会站在这里?”

  老头子激动的脸色涨红,搓着手,一脸庆幸而又笃定的重复道。

  钟子铭眯了眯眼睛,缓缓坐下来,仍旧漠然的看着老头,轻轻点了点头。

  不管是什么,自己没喝药这点是瞒不住人的。

  与其装着,不如大大方方承认。

  我倒要看看,是谁要害我?

  “万幸…万幸…幸好没喝..要不然…咳咳…”

  老头子拍着胸口,长出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这会才感觉到后背上贴身衣衫已湿了一片,又冷又黏糊。

  张景山绷紧的神情也松下来,庆幸的抹了一把额头上冷汗,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看着钟子铭。

  屋内响起一片轻声吐气的声音,紧张的情绪渐渐缓和了。

  念夏涨红着包子脸,一脸警惕的挤进来,望着钟子铭。

  钟子铭微不可察的冲她眨了眨眼睛,念夏会意,走到钟子铭身旁,面冲着众人施了一礼,包子脸上挤出一抹羞愧之色:

  “少爷昨晚的确是没喝药,都是奴婢粗手笨脚,擦桌子时,不小心碰掉了药碗,所以少爷就没喝。”

  “……”

  众人听了都是一呆,转头纷纷看向钟子铭。

  这也行?

  这傻子可真是有命呀!

  容妈妈瞳孔一缩,神情冷峻的踏前一步,目光锐利的盯着念夏。

  “那你昨晚为什么不重新煎药?又为什么不把此事禀告上去?”

  她对傻子的好命早就起疑心了,不是现在,而是很早就起了疑心。

  他能三番五次的从意外中逃生,绝不是好运气能解释的,这背后必然有人插手。

  如同一个月前的元宵节,傻子落水中的地方是他特意挑选过的。

  那天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经过,可偏偏就有人经过了。

  天都已经黑了,还是有人发现他,并把他捞了上来,放到了岸边。

  事后,她暗中查了查最早发现傻子的小丫鬟,却只是厨房最不起眼的粗实丫头,并没有发现跟什么人暗中有联系。

  可她却彻底起了疑心,把傻子之前遇到的几次意外都查了查,更觉心惊。

  每每觉得傻子必死无疑的结局,最后却都莫名其妙的翻过来了。

  就连九年前老爷在同僚面前受了气,回来拿鞭子将傻子抽的遍体鳞伤,扔到柴房三天三夜都没死。

  大家都说傻子命大,如今看来,这背后一直都有人在暗中护着这傻子呀!

  “奴婢怕受责罚,这里又没有灶台,重新煎药势必要去大厨房,而去大厨房,这…大家就都知道了….”

  念夏畏惧的低着头,缩了缩脑袋,声音越来越低,一副做了错事,手足无措的样子。

  “哈哈!这错犯得好,要不是你这小丫头打翻了药,你家少爷命可都没了…”

  张老太医撸着胡须,昂着头哈哈大笑,可笑了一半,声音戛然而止,仿佛被人一把掐住脖子。

  他瞪大了眼珠子,用手指着念夏叫道:

  “你…你不是昨天抓药哪个小丫头吗?…原来你是...”

  老头在屋内瞅一番,目光落在钟子铭身上,吃惊的问道:

  “难不成那古怪的方子是你写的?这…你...”

  老头一脸惊呆,愕然的看着钟子铭,又疑惑连连的看向念夏。

  “什么方子?奴婢从来没见过您…”

  念夏心里“咯噔”一下,当即跳出来,气鼓鼓的冲着老头叫道。

  “嘿!你这小丫头怎么翻脸不认人呀?要不是我辨出了上面的药材,你今天早上在济仁堂,如何能抓来药?”

  “老人家您糊涂了吧?奴婢早上是去抓药了,可去的是保和堂,也从没见过您呀!”

  念夏鼓着嘴,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你…..”

  老头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瞪着念夏,看着小丫头纯良无辜的眼神和一脸委屈的表情,他眼睛眨了眨,闪过一丝迷惑之色。

  难道我真的记错了?怎么可能,我还没老糊涂到那个份上。

  那么古怪的一张方子,又配着草药图,我怎么可能记错!

  “小丫头,你不承认没关系,可那药不是乱吃的,你就不怕你抓错了药,害了你家少爷的命吗?”

  容妈妈听到这里脸一沉,上前一步瞪着念夏,厉声呵斥道:

  “你早上去抓药了?抓的什么药?去哪里抓的?给谁抓药?”

  “自然是给少爷抓的呀!奴婢昨天碰掉了药,担心少爷少了一副药耽搁病情,今天一早就拿着昨天张大夫开得方子,去保安堂抓的药。”

  念夏巴拉着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回道。说完了还挑衅的瞥了一眼老头,不屑的说道:“奴婢从来不撒谎的。”

  “呵呵~你这小丫头,你那意思是老夫撒谎了?”

  老头气得胡子撅得老高,瞪着念夏叫道。

  念夏扫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回道:

  “那可是您说的,奴婢可没说。”

  “嗨~”

  老头气得胸脯一起一伏,容嬷嬷脸一沉,上前一步大声呵斥道:

  “大胆!还不向张太医赔礼道歉?”

  念夏掘了掘嘴,不服气的屈膝行了一礼道:

  “对不起,是奴婢不会说话。您大人有大量…”

  “不用,你把你抓的药拿出来让老夫瞧瞧,我记得应该是黄良二两,厚朴一两五钱,三份。呵呵!”

  老头一脸和蔼,笑得意味声长。

  念夏抬眸看了他一眼,表面磨磨蹭蹭,心里却是一喜,少爷真是聪明绝顶,连这都料到了。

  “还不快去!~”

  念夏在容妈妈的催促声中走到柜台前,抱起上面一大包的药材,返身回来放到圆桌上展示给他们看。

  “那,这是我新抓的药,纸包上有保和堂的标记,这是昨天剩下的两幅药…”

  张景山走上去,拆了纸包,打开一看,生姜,附子,甘草,真是昨天自己开得方子。

  容妈妈看了目光闪了闪,咬唇皱眉不语。

  老头看了,瞪大了眼,额角蹦蹦直跳。

  看着神情得意的小丫头,他咧着嘴笑了。

  转头意味深长的深深打量着一直稳如泰山,面无表情的傻子,心中翻起了波澜。

  看来是我无意中触碰到了人家的秘密,如果这事真是傻子交待的,那可隐藏的真够深的。

  罢了,这也与我无关,我今天来本就是治病救人的。

  “这药不能用了,那方子作废了,我先给少爷把把脉再说…”

  张老太医说着,坐在钟子铭面前,示意傻子伸出手。

第19章 不承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