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五禽戏

  苏氏美丽的眸子一眯,闪着凌厉的寒光,将信将疑的问道:

  “那个贱人,怎么可能?”

  那一个嗲声嗲气,妩媚妖妖,骨子里透着下贱味道的梅姨娘,她会暗中出手保护傻子?

  苏氏一来不信她有那个好心肠,二来不信她有那个能力。

  她自负在钟府当家这么多年,内内外外,除去老太太的人,几乎所有的地方,她都安插着自己人,那个贱人若做什么小动作,她岂能不知?

  “自从大少爷被诊断为痴傻之后,这府里最高兴的莫过于梅姨娘和二房和三房的人了。而傻子存在一日,夫人的日子就艰难一日,只是二房和三房若给傻子说话,必然会在明处,这样既得了慈悲心肠的好名声,又恶心了夫人。而老太太一直都不待见您,更讨厌傻子,所以她也不可能,那这府里既愿意傻子存在,又只能暗处出手的只有梅姨娘了。”

  容妈妈皱着眉头,一脸阴沉的说道。

  “她这样做,可以继续拿傻子来让老爷对夫人离心离德,又躲在暗处,不至于让夫人将矛头对到她身上,毕竟惹恼了夫人,狠下心来收拾她,她只能等死。她这样可谓一举两得,端得是菩萨面孔,蛇蝎心肠。”

  苏氏听了瞳孔一缩,捏紧了丝帕,沉吟片刻后,皱眉道:

  “可她若出手,不可能不露一点痕迹?”

  “这点老奴也疑惑,所以老奴猜测,恐怕这府里还隐藏着有另外一股人….”

  容妈妈眸子阴沉,眉头拧成了疙瘩。

  “呵~没想到我这痴傻儿,还有这么多人惦记?倒是比我对他还亲呢!”

  苏氏抓紧了炕几边沿,手背上淡青色的筋络毕露,冷嘲热讽道。

  “你给我盯紧了梅姨娘…至于他?不可缺了衣食,也不用太好,老太太会不喜的,你回头催着张太医,尽快诊治吧…”

  苏氏说着叹了一口气,容妈妈点头称是,立着又说了几句话,方才退去。

  ……

  念夏煎好了药,放到后窗台上,冷了一会,方才倒入碗中。

  钟子铭则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怕打着酸疼瘪胀的膝盖,这都是积寒所致,寒毒侵入脉络筋骨,端得难以忍受。

  钟子铭也是脸色惨白惨白的,极力咬牙忍耐着,并无一丝呻吟传出。

  念夏看着心疼不已,走过来蹲在他脚下,用手帮着捶打。

  “少爷,很难受吗?奴婢来帮你!”

  钟子铭紧抿着薄唇,歪着嘴笑了笑,好在这寒毒是隔一段时间才发作,要不然他还真忍受不了。

  念夏帮着捶打他的左腿,他则捶着自己的右腿,另外一直手用力抓紧了椅子扶手,抵抗寒毒发作。

  片刻之后,这股难受的感觉渐渐减弱,一股暖流生起,钟子铭长出一口气,紧绷的四肢松懈下来。

  念夏心疼只掉眼珠子,见少爷病情减缓了,方才起身走到窗台,用手抵住碗壁,试了试已经凉下来,方才端起碗,抵到钟子铭面前。

  “少爷,可以喝了,别怕苦,奴婢这里有酸梅子…”

  钟子铭歪着嘴,摇摇头,接过碗来,嗅了嗅,味道的确不好闻,可却是对症的良药。

  “咕咚咕咚”

  钟子铭拧着眉,一口气喝完。

  “少爷,给!”

  念夏接过碗,急忙递上酸梅子。

  钟子铭接过来,填入口中,酸酸甜甜的感觉刺激着味蕾,将口中那股苦涩怪异之极的味道冲淡了几分。

  念夏则开始收拾药罐,将药渣倒出来,埋入院子一处偏僻的地下,并用雪掩盖住。

  少爷不想让人知道他会开方子,也不想让人知道他在吃药。

  其实她心里也疑惑,少爷写的字人家那店里伙计不认识,她一点都不意外,可少爷胡乱画的花草,怎么会是药呢?少爷一天学没进,又没有学过医,他怎么会画药草呢?

  她想不明白,若不是那两味药,大夫说没有毒,她真不敢让少爷喝。

  屋内的钟子铭没去想念夏心里在腹诽什么,喝完药之后,他站起来活动了两下,回忆梦境世界里那个医学院的老教授传授的五禽戏。

  先是虎戏13式,他回忆了一番动作要领,又看了看屋内,将圆桌凳子拖到一边,腾出地方来。

  他自然站立,随后缓缓俯下身,双手撑地,用力向前跳跃的同时吸气,落地之后稍停顿一下,再吐气,如此反复三次,像老虎跳跃峡谷一样。

  “啪…啪…”

  屋内响起一阵又节凑的声响,到完药渣走到屋檐下的念夏听了赶紧进来,一眼看见少爷跟蛤蟆一样在地面上跳来跳去。

  “咯咯…哈哈…少..少爷,你在做什么呀?你…没事吧?…”

  念夏先是愣住,反应过来后狂笑不止,手足乱颤,再后来面露惊恐之色,扔掉手里的药罐,急往前跑了两步,抓住钟子铭的胳膊叫道:

  “少爷?你不会喝了药又傻了吧?呜呜,这可怎么办?”

  钟子铭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吐出一口气,习惯的抬手抹了一下额头,居然出汗了。

  这让他惊喜不已,要知道入冬以来,他就没出过汗。

  这五禽戏果然厉害,当然恐怕也跟自己喝的药有关。

  两相结合,才有如此效果。

  若是自己打完完整的五禽戏,恐怕效果更好。

  这点发现,让他死灰一般的眼球陡然迸射出一丝光。

  如此数天过去,钟子铭每日都勤加练习五禽戏,从最初的只能打虎戏13试,到现在可以一路打到鹿戏9式和熊戏9式。

  念夏早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不解,到如今的见怪不怪。

  每当少爷练习时,她都会安安静静的坐在脚踏上,拿着针线做绣活。

  每当看见钟子铭滑稽的动作时,她还是会忍不住发出一阵抑制不住的狂笑。

  被钟子铭狠狠瞪了几次,发怒的“嗬嗬”怒斥了之后,她就背过身去捂着嘴,笑得肩旁直抖。

  这期间,大小姐钟红玉和苏万青一起来看望过钟子铭,笑着宽慰了他几句,留下一些东西后,就起身离开了。

  钟子铭看着钟红玉留下的皮袄和棉靴,想着她刚才看自己那副复杂又冷漠的神情,临走时警告自己既然清醒了,就不要再惹是生非,做出丢人显眼之事。

  他不觉歪嘴笑了笑,傻笑之中带着嘲讽,似乎他们每个人都觉得是我这个傻子的错。

  他们所遭受的痛苦和羞辱都是因为我,可我又何其无辜?

  我难道就想做一个傻子吗?

  钟子铭想到这里不仅攥紧了拳头,冷漠的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片刻之后,钟子铭理了理衣衫,身上这件青色的直裰,是绣娘的管事昨天送来的,是用一件旧衣裳临时改的。

  夫人叮嘱的新衣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毕竟府里的绣娘都忙着给老太太和夫人小姐少爷们预备做春天的新衣裳呢!

  府里的人惯会见风使舵,她们见苏氏对清醒后的傻子态度也一般,渐渐的也就开始怠慢起来,随意改了几件旧衣裳来应付一下。

  钟子铭对此并不意外,若是真的对他毕恭毕敬起来,他反而还要担心呢!

第21章 五禽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