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秋桐院

  秋桐院里,三间正室内烧着地龙,屋内温暖如春。

  室内中央的地面上放着一尊熏炉,里面燃烧着香料,整个屋子里清香四溢,煞是好闻。

  钟老太太穿着姜黄皱绸一斗珠的羊皮褂子,端坐在榻上,两边四个小丫鬟都拿着蝇帚漱盂等物;又有五六个老嬷嬷雁翅摆在两旁伺候。

  两边的楠木交椅上,分别坐着大房苏氏,二房的秦氏,和三房李氏,身边环绕着几个丫头,正和老太太说笑着。

  “我听说那个傻子清醒了,是真的吗?”

  老太太微微蹙着眉,偏着头,眸子沉沉的看向下面苏氏,这个生出一个傻子的大儿媳妇。

  苏氏脸上温婉得体的笑容一顿,欠了欠身,在对面秦氏和李氏掩唇讥笑中回道:

  “是的,老太太,他的确是清醒了,张太医已经确诊过了。”

  “哼!清醒了就好,叫他老老实实的,别再到处闯祸了。”

  老太太似笑非笑的冷哼了一声,撇着嘴角说道。

  苏氏脸一僵,刚要点头称是,就听二房的秦氏语气挺冲的埋怨道:

  “就是,大嫂,你可得看管好了,别像上次那样见人就打,你瞅我们家宽儿到现在眼还是青的…”

  “二嫂说的不错,大嫂,你可真得上点心,我们家蓉儿下面都快被他踢坏了,要不是大夫治疗的及时,他一辈子都毁了,到时,我铁定给你没完!”

  三房的李氏说着眼珠子都红了,拿着丝帕擦了一下眼角,气哼哼的说道。

  “呵~二弟妹,三弟妹,据说所知,好像是钟宽和钟蓉先动的手吧!再说,你们五六个人打他一个,打输了,居然还有脸来告状?你们不觉得脸红吗?”

  苏氏心里的火也被激起来了,一部分是气傻子老给他闯祸惹麻烦,二恨秦氏和李氏不守信用,原本当时自己已经给了她们好处,揭过此事。

  没想到今天当着老太太的面旧事重提,朝自己发难。

  “嘿!大嫂,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家宽儿可是个好孩子,心肠最软,又顾忌着兄弟之情,处处忍让躲避,这才被你们家那个傻子给打到眼上,你还反过来责怪…”

  “可不就是这样,我们家蓉儿也是老实善良的好孩子,那像个那个傻子,尽用些下三滥的招数…”

  二房和三房一前一后,纷纷朝苏氏发难。

  “好了~”

  端坐在上的老太太脸一沉,厉声呵斥了一声,屋内顿时鸦雀无声。

  “苏氏,好好管教那个傻子,以前他脑子痴傻,可以有情可原,如今他清醒了,要是再闯出祸来,我就唯你是问,你听清楚了吗?”

  坐在楠木交椅上的苏氏陡然抓紧了丝帕,额角砰砰直跳,咬着唇忍住气,起身端端正正的屈膝行了一礼道:

  “儿媳明白!”

  老太太瞅了苏氏一眼,冷哼了一声。若不是上次老头子拦住,她早让景贤休了这个让他们钟家蒙羞的苏氏贵女了。

  秦氏和李氏低头咬唇暗笑,心中舒爽。

  正在这时,帘外一个丫鬟探头探脑的晃了一下身影。

  “什么事?”

  老太太碰巧瞧见了,心中正气不顺的呵斥道。

  “启禀老太太,那个…傻少爷在院门外,等着给您请安,奴婢们没有您的同意,不敢放他进来。”

  丫鬟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钟子铭,一直以来大家都是直呼那个傻子。

  如今傻子不傻了,按理他应该是钟家大少爷。

  可这府里,从主子到下人,谁也没把他当回事。

  老太天苍眉抖了抖,绷着嘴角,从牙缝里蹦出来三个字:

  “让他滚!”

  苏氏的脸一下涨得通红,不忿的盯了一眼老太太后,又低下头,牙齿咬得咯吱只响。

  这个孽障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就就不能消停点?

  那丫鬟低头答应一声,就要掀起帘子出去时,老太太哼了一声,手里拨弄着佛珠,开口喝道:

  “慢着~,叫他不必再来请安,他若要尽孝心,就让他在院门外跪一跪就是了。”

  “是!老太太。”

  丫鬟答应一声,掀起门帘就出去了。

  ……

  秋桐院院门外,念夏拉着钟子铭的袖子,低声劝道:

  “少爷,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进不得的?你忘了上次被她们拖回去时脚都流血了…”

  钟子铭摇了摇头,倔强的立在原地没动,等着守门婆子回报。

  若是之前就不说了,如今阖府上下都知道自己清醒了,不傻了,再不来给老太太请安,那就是自己的错了。

  这时,身后的甬道上苏万青和钟天淳,钟远清三人并行而来。

  见了钟子铭后,双方见礼。

  苏万青神情温煦,钟天淳和钟远清俩人神情冷淡。

  等弄明白钟子铭站在这里是为了来给老太太请安时,苏万青默了默,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心里颇为同情。

  可这事,他也插不上手,不好多言。

  钟远清则笑眯眯的打量着钟子铭,眼中晦涩不明。

  钟天淳似笑非笑,好整以暇的等着,也不急着进去给老太太请安。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蓝色缎袄的妈妈双手拢在袖内,气势盛人的走出来,站在台阶上,先是冲他们三人屈膝见了礼,随后高高仰着头,看着钟子铭,语气淡淡的说道:

  “老太太说了,你今后不必来请安,若是要尽孝心,就在院门外跪一跪就是了。”

  钟子铭听了瞳孔难得一缩,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苏万青听得一愣,眸子闪了闪,今天算是亲眼见证了钟家长辈有多么不喜这个傻子了。

  钟远清和钟天淳俩人憋住笑,他们是一点都不意外。

  这么多年,府里上下谁不知道,老太太最厌恶这个傻子。

  这傻子以为自己清醒了,就能得到老太太的欢心,做什么白日梦呢!

  “少爷~”

  念夏怯怯看了看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妈妈,伸出手指轻轻扯了扯钟子铭的袖口,示意他赶紧跪下吧!

  钟子铭歪着嘴,咬着薄唇,还是没动。

  他知道在这个礼法大于天的时代,给长辈下跪磕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可他心里就是不愿。

  虽然天下无不是的父母长辈,可老太太拿自己当钟家的子孙了吗?

  没有,不但没有,她还恨不能将自己扔到荒郊野外,自生自灭。

  古人曾说过“君若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再加上他在梦境世界里受过现代文明的洗礼,对这个时代人们动辄下跪更是从心里感到厌恶。

  碍于亲情伦理,他虽不会视他们如寇仇,但也实在尊敬不起来。

  “怎么?少爷看来是不想跪呀?莫非是对老太太的话不满?”

  婆子拧着眉头,最后的话尾托着长音,充满了冷冰冰的味道。

  “少爷?”

  念夏包子脸一白,瑟缩着手拽住钟子铭的袖子拉了拉,见少爷脸色冷漠如冰,她不由转头冲着婆音哀求道:

  “嬷嬷,少爷身体一直不好,这些年寒毒淤积体内,四肢不畅,少爷来时膝盖还疼痛难忍,这冰天雪地里,如何跪得?求您给老夫人求求情,让奴婢替少爷跪一跪..”

  念夏说着,上前两步冲着正门“扑通”一声跪在冰冷青砖上,刚磕下去时,就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冷笑声:

  “你跪?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滚一边去!”

  念夏脸一白,跟着又涨红,僵在雪地里,咬着唇默默站起来。

  “嗬嗬~”

  钟子铭冷冷的瞪着这婆子,咧着嘴,生气的发出一阵破风箱的声响。

  随后大跨步冲上台阶,一把将那婆子从门口挤开,然后遥遥冲着正房的方向,随意的拱了拱手,一转身走下台阶拉着念夏就走。

  “你~呵!好,好呀!”

第22章 秋桐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