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忤逆下

  他知道这事闹大了,忤逆不孝在本朝可是大罪。

  表弟在府中本就没有什么地位,若是再背负忤逆不孝的罪名,只怕性命堪忧!

  若是这一次表弟真的不幸死了,姑母也会背上弑子的恶名,她这钟氏宗妇的地位只怕也保不住。

  他决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呵呵!”

  秦氏拿着丝帕掩唇冷笑不止:

  “大嫂,你不会忘了吧?你刚才可是当着老太太面亲口说过,张太医亲自诊断的,说他脑子清醒了,不傻了,怎么如今这会儿又傻了~哼!骗谁呢?”

  “就是,大嫂,众目睽睽呀!你不会真的想徇私吧?这可是忤逆长辈的大罪…”

  三房的李氏也跟着步步逼迫道。

  “不会的,二夫人,三夫人只怕是误会了,老太太说过大夫人处事是最公道不过的…”

  李嬷嬷一脸笑容的欠了欠身,冲着她们三人笑道。

  苏氏咬着嘴唇,捏紧了丝帕,心中气血翻滚,恨不能将这老婆子满是褶子的笑脸砸个稀巴烂。

  今天这事透着蹊跷,老太太,二房,三房怎么像是商量好了似得同时发难,她们想干什么?

  秦氏素日就和她不对付,酸言酸语不少。

  可李氏一向温婉和顺,对自己也客客气气的,少有撂脸子的时候,怎么今天一反常态,跟在二房后面不遗余力的攻击自己。

  苏氏冷冷的看着钟子铭,拿手指着他,恨声冲着底下吩咐道:

  “还不把这孽障绑起来…”

  “姑母?!”

  苏万青再度抱拳拱手,一脸焦急之色。

  “这事你不要管了…退下..”

  早有人取来绳索,两名的健壮的仆妇冲上来,就朝抓钟子铭的胳膊抓来。

  “不要,夫人求求您,少爷他不是故意的,他不是不愿意跪下给老太太请安,而是他身中寒毒,四肢逆冷,少爷的膝盖每天都有几个时辰疼痛难忍,可少爷硬是一声不吭,奴婢每次看着都掉眼泪,夫人,奴婢求求您,少爷绝不是忤逆不孝……”

  念夏伸手站在钟子铭面前,拦住两名仆妇,冲着台阶上的苏氏哀求道。

  两名仆妇谨慎的回头看了苏氏一眼,见她别着脸,神色冷峻,并无喝止之意后,俩人扭曲着满是横肉的大脸,探出粗壮的大手就要去抓念夏。

  钟子铭右脚往后错了一步,一把抓住念夏的腰带往后面一拽,两名仆妇顿时抓空。

  “啊,少爷…”

  念夏惊呼一声,已经被钟子铭拽到身后。

  这两名仆妇毫无意动,纵身扑上去直接去抓钟子铭。

  钟子铭自练习五禽戏以来,正骨拉筋,气血生发,身形已经比之前灵活了许多。

  见这两名仆妇同时扑来,他两手向前划弧,十指弯曲成“虎爪”,同时上身前俯,挺胸塌腰,一把抓住两名仆妇伸过来的手腕后,急忙屈膝下蹲,身子往后下沉,收腹含胸的用力一拉,这两名仆妇顿时收势不住,“啊”得发出一声惊呼后就摔倒在地。

  这就是虎戏十三式中的第三式虎扑,他在房中努力练习了多日,今天终于有了回报。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让众人发出一阵惊呼声。

  念夏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那两名健壮的仆妇几乎是所有小丫头的噩梦。

  每次被管事嬷嬷集合起来,观看对犯错丫头行刑时,几乎都是这两个婆子动的手。

  那场面,想起来都心肝乱颤。

  没想到,她们居然被少爷一下子就干翻了。

  这俩婆子摔的可真不轻,地面冰冻过,结实的跟石头似得,这一下撞上去,俩人当即见红了,坐在地上,捂着脸嗷嗷直叫。

  苏万青也吃了一惊,怔怔的看着钟子铭。

  印象中这个疯疯癫癫,瘦弱的跟麻杆似得表弟,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力气。

  这哪里是力气大,钟子铭不过是取了一个巧,利用自身重量,外加上俩个婆子前冲过来的势头,两相结合才将她们弄翻在地。

  钟子铭此刻就有些不好受,因为用力过猛,脸色都有些发白,手指也在隐隐发抖,站在那里深深的吸着气,警惕的看着她们。

  钟天淳见了这一幕心头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离傻子远了一些。

  他现在有些明白为啥弟弟他们五六个人打这个傻子一个,还吃了那么大的亏。

  台阶上的苏氏心头微震,目光惊诧的上下扫视这个傻子,她发觉自己有些不了解这个傻儿子了。

  秦氏和李氏同时拿丝帕捂着嘴,瞪圆了眼珠子。

  钟远清也是一脸诧异,皱着眉头紧紧盯着钟子铭,眼中晦涩不明。

  李嬷嬷拧着眉头,上前一步指着那两名仆妇骂道:

  “废物!你们还楞着干什么?上去抓住他!”

  “嗬嗬…”

  钟子铭歪起嘴角,一把抓起念夏的手往后退了几步。

  随后抬手指了指远处钟府地势最高的祠堂,又指了指自己,目光看着念夏,嘴里发出不屑的声响。

  “祠堂?怎么了少爷?”

  念夏神情紧张,一时不明白少爷的意思,还以为他要去祠堂。

  钟子铭急了,瞪着念夏,嘴里“嗬嗬”声更急促了。

  苏万青看了祠堂,猛然间忆起一件往事,顿时眼睛一亮,伸手大叫道:

  “住手!”

  众人听了,都把目光看向他。

  苏万青眸子发亮,眼角带笑,抬头挺胸冲着他们一一拱手:

  “姑母在上,两位夫人在上,李嬷嬷,天淳表弟,刚刚你们说的都对,这样不孝不悌的人,的确不配做钟家的人。可你们忘了一件事,他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从你们钟家的族谱上除名了。你们不会不记得吧?”

  “嘶~”

  众人脸色大变,院门口更是响起来一片抽冷气的声响。

  苏氏身子一震,好似头顶滚过一声炸雷似得,眼睛瞪大了,愣在原地一动没动。

  她呆呆的看着发出不屑“嗬嗬”声响的钟子铭,脑海里一下子想起十年前,傻儿被从族谱上除名那一幕。

  她一个人坐在床上,不吃不喝发了一天的呆。

  她记得那天整个天空都是昏黄昏黄的,仿佛有什么东西空了。

  秦氏和李氏以及李嬷嬷则张着嘴巴,显然都被震得不轻。

  时间太久远,她们早已忘了此事。

  苏万青含笑望了一眼钟子铭,嘴角勾起露出得意之色。

  钟子铭歪着嘴,口水直流的傻笑,笑得有些肆意。

  他笑正房里的老太太,笑苏氏,笑二房和三房的人,笑整个钟府。

第24章 忤逆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