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章 睡着了

  “嘚嘚...快…再快点...驾…驾….”

  马踏的冰雪儿跑的飞快,人马俱都口鼻大张,往外喷着热气。

  赶车的马夫一手抖着缰绳,一手挥舞着长鞭在半空,不停的发出“啪啪”的鞭打声。

  马车身后扬起了一路雪雾,木老爹的驴板车紧随其后。

  钟子铭坐在车头,迎着寒风,平日里死物一般的眼球闪着寒光,直直的瞪着前方。

  乱葬岗,是位于城郊数里地外的一处土岗子,岗上松树稀疏,枯草遍地,骸骨无数,常又野狗,乌鸦成群出没。距离苏氏的陪嫁田庄也不过数里之远。

  赖大头他们一行人四人拉着板车,兴高采烈,七嘴八舌的从松树林里出来转出来。

  “庄头,你说夫人和少爷知道这罪魁祸首被我们扔到了乱葬岗,会不会奖赏我们呀?”

  “这还用说吗?夫人有多厌恶他们一家,大家伙谁不知道?不过是夫人心善,才留他们活到现在…”

  “那…庄头,那少爷醒过来真的会恨奶娘吗?毕竟奶娘这十几年来每年都要去看他几次,别到时候他想起奶娘对他的好,回头再怪罪我们…”

  “对啊!赖头,那到时候大家伙可就惨了…”

  “怕什么?你们想的根本不可能发生,少爷醒来后,夫人肯定会告诉他,害他痴傻十四年的罪魁祸首就是奶娘,你说到时候少爷恨不恨她?”

  “恨!肯定很!要是我杀了奶娘的心都有…”

  “不错!那你们还担心什么呢?搞不好少爷知道我们替他出气后,调我们入府办事,那就美了。”

  “哈哈!但愿如此,这祸害如今总算是弄出去了,今天晚上总算是能睡个囫囵觉了。”

  “就是,自从她生病后,每晚上咳嗽个不停,大家好容易等她不咳嗽了,都睡了半宿了,她又开始发神经唱什么摇篮曲,搅得庄子里鸡犬不宁..”

  “唉!也是可惜了,想当年她是何等的风光呀!真是人生无常,世事如烟。”

  “这也怨不了别人,都是她自个的造化,明明有一副好命,却没有那个好运,有命无运,终归是福薄之人呀!”

  一行人或畅笑,或鄙夷,或唏嘘的朝着田庄的方向走来。

  正这时,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吆喝声。

  几人停步定睛观看,只见一道土弯后闪出一辆高大的马车,后面还跟着一辆驴板车。

  “赖头,好像是木疙瘩…他…这是知道了…”

  当初就因为木疙瘩一家死活拦着不让他们把奶娘扔出去,这才安排他们父子带着一身蛮力的傻大个进城。

  趁他们给府里送柴火的档口,将已经奄奄一息的狗儿娘抬到了板车上。

  木根他娘听见动静后,死活拦着不放,被他喝令庄人将她拖下去,众人这才顺利的出了庄子。

  马车眨眼之间就到了跟前,站在车头的钟府小厮激动的指着路边的几个人,大声喊道:

  “少爷,他就是赖庄头….”

  车夫急忙勒住了僵硬,将马车堪堪停下。

  钟子铭已经从马车上跳了下来,驴板车上的木根抓着一根棍子,从车上跳下来大吼着扑过来:

  “狗日的,赖大头,你将我婶娘扔哪里去了?”

  赖大头却是看都没看他,而是呆立在路边,两眼发直的瞪着怒气冲冲走来的钟子铭:

  “少..少爷…您怎么来了?”

  钟子铭快步跑去,一拳打到他的面门上,随后面目狰狞的冲着往后趔趄的他嘶吼着:

  “嗬嗬..”

  “快说,你把奶娘扔到哪里了?”

  念夏也从马车上跳下来,跟在少爷身后,冲着他怒吼道。

  “说…快说…”

  木根抡起棍子,举在半空里,怒目而视着他大声呵斥道。

  要是再不说,他非一棍子砸死了他不可。

  “嘶….我…我…少…爷…你怎么…在那边的土岗上…嘶…”

  赖庄头捂着脸,疼着直咧嘴,惶恐不安的看着钟子铭和悬在头顶的木棍,脸色数变,吞吞吐吐的说道。

  “头前带路…快,你们也去,今天谁也别想跑…”

  木根扬了扬手里的棍子,押着他们一行人急速往土岗跑去。

  这几人霎时面如土色,一脸灰败,神情惊恐的被撵着小跑着在前面带路。

  远处黑压压一片的乌鸦嘶鸣着绕着土岗上的松林打转,路边的雪地里枯草坟堆遍布。

  起起伏伏错落的雪堆里露出一根根的白骨,这便是乱葬岗。

  “到了,就在那里…那就是…”

  赖庄头踉跄着身体,用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处斜坡,语带颤音的说道。

  众人抬眸细看,疏疏枯树下,皑皑白雪里,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妇人。

  树后有两眼冒着绿光的野狗探出脑袋,张着嘴,顺着森森牙缝不停的往外流淌着涎水。头顶的树梢上有成片的乌鸦此起彼伏的“呱呱”嘶鸣着盘旋不走。

  荒凉,死寂,阴森。

  “吼~滚!”

  木根嘶吼一声,拎着棍子冲了上去,将这只蠢蠢欲动的野狗吓走。

  随后蹲在妇人的身边,看着已经冰冷成一具尸体的妇人,他哆嗦着嘴唇喊道:

  “婶娘…少爷...婶娘她…”

  “狗儿…狗儿…快过来…跪下,你娘走了…狗儿…”

  “娘…娘…你快起来,不要再睡了…娘…回家睡…这里冷…”

  狗儿跪在雪地里,抓着妇人的胳膊摇晃着,咧着大嘴焦急的喊道。

  “奶娘…少爷…呜呜…”

  念夏看了,忍不住哭道。

  钟子铭恍然如坠梦中,直觉脚下的雪软绵绵的,好似踩在空气中,他一步一步走到树下。

  他低着头,红通通的双眼怔怔的看着地上的妇人,单膝跪下来。

  木根抓住狗儿的手臂,不让他乱晃奶娘的尸体。

  钟子铭楞楞的伸出手,慢慢的拂去妇人脸上的乱发,一张枯瘦黝黑,皱纹纵横,充满愁苦之色的脸出现他的眼前。

  妇人的五官和记忆中的奶娘重合在了一起,霎时一段段往事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秋月如钩,碧空如水,精致富贵的螺钿床上,一个沉静温婉的年轻妇人坐在床头,纤细白嫩的手轻轻的拍着怀里一个三四岁的男童。

  她一脸温柔的笑着摇晃着,嘴里哼唱着明显带有江南特色的小调。

  “月儿悄悄上树梢啊哦。风不吹来草不摇啊哦。

  房前的小燕,房后的小鸟,都睡着了——

  都睡着了——我的乖乖小少爷哟,侬要快块长长大哟….”

  躺在她温暖怀抱里的小男孩,眯着眼睛,在甜蜜温婉的歌声中安然睡去,嘴角挂着微笑,场景是那样的甜蜜温馨。

第40章 睡着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