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1章 摇篮曲

  钟子铭怔在那里一动不动,眼中的泪水滚滚而落,砸进脚下冰冷的雪地里。

  十四年来浑浑噩噩,疯疯癫癫,可奶娘那熟悉的腔调,他却记得那么清楚,仿佛是铭刻在骨子里,烙印在灵魂里。

  “少爷~”

  念夏蹲下来,抓住钟子铭的胳膊,低声抽泣着。

  钟子铭恍然醒过神来,手指肚轻轻抚**娘的脸廓,直觉得冰凉刺骨,他闭上眼,将眼泪硬生生逼回去。

  “腾”的一下,他站起身,转头冷漠死寂的眼神看着惶恐不安,瑟缩在一起的赖大头一干人。

  “少爷,饶命呀!少爷…饶命…”

  赖大头几人一见钟子铭的眼神,吓得腿肚子转筋,“扑通”一声就跪倒在雪地里磕头如捣蒜般,求饶不已。

  他们早就后悔了,简直是肠子都悔青了。

  钟子铭他们上前查看奶娘的尸体,他们哆哆嗦嗦的站在后面也不敢跑。

  一个个面如土色,惊惧惶恐,他们越看少爷的表现,心里就越惊,这一次搞不好小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因此一见少爷转身看着他们,二话没说,倒地就磕头求饶。

  钟子铭眯起了眼睛,轻轻歪了歪嘴,笑了。

  木根,念夏也跟着站起来,跟在他身后。

  地上狗儿依然跪在那里,抱着奶娘的尸体摇晃着,大嘴裂开着:

  “娘…回家…娘…起来回家…”

  木疙瘩单膝跪在地上,用手拍着狗儿的肩膀,忍不住叹息连连。

  钟子铭信手从怒气冲冲的木根手里抓过木棍,一头拖地,一头抓在手里,脚步沉稳的踏雪走了两步,随后用力的扬起棍子,照着赖大头的脑袋,“呜”的一下狠狠砸下去。

  “啊~”

  赖大头不停磕头求饶的间隙偷偷抬眸观察,见状急忙双手抱头,护住要害,硬挨了这一棍后,也顾不得疼,双手着地,撅着屁股,在雪地里爬来爬去的躲避。

  一边躲避一边嚎叫着:

  “少爷…饶命呀…奶娘她早上都不行了,大夫说她这病传染…庄上的人都害怕,大家伙不得已才把她拖出来…少爷…你饶了我吧...”

  钟子铭根本就不停,只是追着他打,随后又将他身边的人一并打了,这几人哭爹喊娘,满地乱爬嚎叫不停:

  “少爷,不关我们的事呀!都是赖庄头逼着我们干得….”

  “是呀!少爷,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呀!..饶了我们吧?”

  ……..

  钟子铭不听,沉默的追着他们打,打的他们头破血流,满地打滚,哀嚎不止。

  打累了,他就把棍子扔给木根,指着他们,嘴里发出“嗬嗬”的嘶吼声。

  木根懂了,“嗷”一嗓子成冲上去,抡起棍子就打。

  “少爷…”

  念夏走到钟子铭身边,担忧的看着他。

  钟子铭呼呼喘着气,走到树下,木老爹神情悲伤的转过头看着钟子铭,想说点安慰的话,又什么也说不出口。

  狗儿看到钟子铭过来,急的又摇了摇奶娘的胳膊,咧着大嘴叫道:

  “少…少爷,我娘她睡着了,她….娘,您快起来,少爷来看你了,娘,你不是一直念叨着少爷吗?…您快起来…”

  念夏看得实在受不了,捂着脸“呜呜”得哭。

  木老爹难受的别过脸去,钟子铭蹲下来,抓住狗儿的肩膀,拍了拍,随后单膝跪下,俯下身子,用手理了理奶娘干枯凌乱的头发,一把就她的尸体抱起来,就要往坡下走。

  “少爷…这怎么使得,让我来吧?”

  木疙瘩拉着狗儿,一脸仓皇之色劝道。

  钟子铭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固执的抱着奶娘的尸体就朝下面走去。

  头顶上盘旋不去的乌鸦“呱呱”的嘶鸣着,土岗上的寒风“呜呜”的吹着,赖大头一干人凄惨的告饶声,夹杂在一起,充斥着这一片天地。

  寒鸦凄切,北风凛冽,往事如烟,他抱着奶娘深一脚,浅一脚的往下走,念夏则紧紧护在他的身边。

  张太医站在一旁,同情的看着双眼失焦,空洞无神的钟子铭,叹了口气,摇摇头,默默跟着也往下面走。

  立在马车旁的车夫头皮子发麻的看着钟子铭从乱葬岗上抱着一具尸体走到跟前,下意识的他伸手拦住了。

  “钟家少爷,这个可不行…老爷….”

  他说着冲后面的张太医喊了一嗓子,钟子铭空洞木呆的眼球的动了动,抱紧了奶娘的尸体,什么也没有说,径直转头朝着木老爹的驴板车走去。

  张太医见状大怒,疾走两步,冲着自家的车夫厉声呵斥道:

  “狗奴才,怎么说话的?闪一边去!”

  呵斥完车夫,张太医追上钟子铭,一脸歉意道:

  “少爷,你别生气,都是下人不懂事,你还是坐马车上吧?”

  钟子铭看着他摇了摇头,他不会给帮助过他的人添麻烦。

  虽然张太医有他自己的目的和利益所在,可他还是很感激他。

  此刻后面的木老爹赶过来,伸手抓着毛驴的笼头,嘴里吆喝着,调转车头。

  钟子铭示意了一下念夏,念夏急忙冲着张太医一屈膝行礼道:

  “张太医,少爷让奴婢谢谢您!谢谢您肯这么帮我们。”

  “哎~使不得,我什么都没做…”

  张太医不好意思摆着手,最后还是看着钟子铭抱着奶娘上了板车,坐在铺了一层枯草的车厢里。

  他无奈的叹息一声,只得自己坐上了马车。

  看样子,傻少爷到是挺通情达理的。

  木根撇下爬在雪地里的赖大头等人,坐在了张太医的马车前头。

  狗儿则跟着木老爹坐在板车的前头,念夏则挨着少爷挤在一起。

  钟子铭低头看着奶娘干瘦黝黑的脸,心里默默道:生前没来得及看您,也没有机会报答您,那就让我送您最后一程吧!

  “轱辘轱辘…”

  随着毛驴那昂扬而又熟悉的旋律响起,板车再度移动起来,朝着来时的方向驶去。

  雪,不知何时下起来,整个天地白茫茫一片。

  钟子铭双眸失焦,茫然的看着奶娘的脸,情不自禁的再度沉浸在那个梦里。

  “嗬嗬…嗬啊哦,嗬嗬…嗬啊哦…”

  他歪着嘴,无意间哼出来这熟悉的曲调。

  “呃…娘~是我娘唱的摇篮曲…我...也会...”

  狗儿愣了一下,咧着嘴傻笑着,兴奋的跟着这旋律,哼唱起来:

  “月儿悄悄上树梢啊哦。风不吹来草不摇啊哦。房前的小燕,房后的小鸟,都睡着了——都睡着了——我的乖乖小宝贝哟,侬要快快长长大哟。”

  不知过了多久,钟子铭猛然感觉奶娘的身体动了一下,他定睛看去,只见奶娘睁着眼静静的看着他。

  黯淡的双眸里凝出一点星光,脸上浮上了淡淡的红晕。

傻爷在此说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想改名了,改称《傻子当皇帝》,你们觉得怎么样?

第41章 摇篮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