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3章 回来了

  “这个孽障,混账东西,我真后悔当初将他生下来,他就没有一天消停过。

  我真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了?让这逆子来折磨我。

  容妈,你听听,这孽障都做的什么事?

  当着门子的面,坐着驴板车去庄上,这不是丢他的脸,这是打我的脸呀!

  明知道我最厌恶沈幼菱,明知道是她害了他,还偏偏去找她,去给她看病。这个好赖不分,是非不明的畜生。

  在他心里,我这个生母,竟然比不上一个害了他傻了十四年的贱人。哈哈,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老太太,秦氏,还在那步步紧逼,这个孽障却偏偏不安生,真有骨气就死在外面,别回来….”

  苏氏抓起炕几上茶杯狠狠往地上一摔,“嘭”的一声脆响,价值不菲的官窑茶盏瞬间便四分五裂。

  这茶具都是一套的,砸了一个茶杯,其余就都不能用了。

  可即便这样也无法消除苏氏心头的怒火。

  容妈妈早见怪不怪,走上前去,轻抚着苏氏的后背,柔声细语道:

  “夫人,万不可这么动气,当心气坏了身子,以老奴看,这不也正说明大少爷是个心地善良,眷念旧情的人吗,连这样的一个罪人都如此善待?”

  容妈妈这么一说,苏氏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冷哼一声嘲讽道:

  “他善良?他不是善良,他是故意和我作对,他是在报复我,报复我十四年来对他不管不问,他就不想想,我若不这样,他如何活的下来?”

  “大少爷终有一天会理解的…”

  容妈妈无奈,只得叹口气,劝说道。

  ……

  次日一早,赖庄头哭丧着脸来到了钟府,站在上房院门外求见夫人。

  路上的丫鬟仆妇们好奇的看着鼻青脸肿的赖庄头,窃窃私语。

  “这不是赖庄头吗?这样子,是被人打了?这是来告状的。”

  “一大清早的就这幅模样,这不是让夫人看了糟心吗?”

  停了一会儿,方才有一个小丫鬟过来,引着一直低着头,神色恭敬小心的赖庄头一路来到德胜堂的偏厅。

  过了一会,一阵环佩叮当响,飘来一阵清香,赖庄头看也不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衔冤负屈道:

  “夫人,老奴有罪,特意前来请罪,昨天老奴不小心得罪了大少爷,请夫人责罚!”

  这明着请罪,实则是来告状!

  苏氏皱着眉,哼了一声,语气淡淡的说道:

  “起来吧!这事我已经听说了,都是那个孽障胡作非为,你们受委屈了,容妈妈,一会赏赖庄头一些银子和药材,早点回去养伤吧!”

  容妈妈欠身一点头。赖庄头精神一震,心头悬着石头落了地,当即磕了一个头,欢喜道: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

  夫人既然如此说,他之前的担忧一下子就消散了。

  来的路上还忑忐不安,忧心忡忡,生怕夫人会因为大少爷而责罚自己。

  如今看来,夫人依旧很厌恶奶娘他们一家,而且也并没有提替大少爷出头的意思。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昨天回庄上之后,众人心里都十分不安,只有木疙瘩他们一家兴高采烈,得意洋洋。

  哼哼!回去之后,看我怎么弄死你们。

  狗日的,竟然敢打老子?

  张府客房里,奶娘经过一夜之后,渐渐有了气力,已经可以开口说话。

  此刻拉着钟子铭的手,一个劲的落泪,薄唇哆嗦道:

  “大少爷,都是老奴害了你,若不是老奴,你怎么会痴傻这么多年。都是老奴的错…呜呜…”

  “嗬嗬…”

  钟子铭连连摇头,一边替她擦泪,一边面显焦急的冲着和她直歪嘴嗬嗬道。

  “奶娘,少爷从来都没有怨过你,您快别哭了,对身体不好…当时,木根和狗儿被人按在上房院子外打板子,少爷听说后,第一时间就跑去解救,为此不惜触怒了夫人。”

  念夏放下碗,立在钟子铭身边,俯身看着床上的奶娘劝道:

  “还有少爷听说您病重之后,就急忙往庄上赶,等到了庄上,才知道您被赖大头这个王八蛋给扔到乱葬岗,少爷都气坏了,找到你之后,少爷狠狠把他们打了一顿。”

  “可见,少爷心里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奶娘,你就不要责怪自己了,在说张太医也说了,这病是胎里带来的…和你没关系…”

  念夏在一旁唠唠叨叨,替钟子铭排解奶娘的愧疚心绪。

  “不…怎么会没关系,肯定有关系的,要不然狗儿也不会是个傻子…”

  奶娘并没有从自责从挣脱出来,狗儿的痴呆就是她心里的一根拔不掉的刺。

  她也认为别人说的没错,狗儿的痴傻,少爷的痴傻都跟她有关。

  “奶娘,您别想太多了,少爷现在已经不傻了,大家日子都会一天天好起来,兴许,有一天狗儿也会像少爷一样突然就不傻了呢?”

  念夏扒拉着嘴劝解,奶娘听了征了一会,叹了一口气,又问道:

  “狗儿呢?”

  “他在隔壁,这府里的厨子手艺不错,伙食挺丰盛的,狗儿还没吃饱呢!”

  念夏朝隔壁努了努嘴,舌头舔着嘴唇,似乎在回味刚才的肉味。

  “他就知道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长大?少爷,你赶紧回府去吧?你一夜未归,夫人肯定极为担心,老奴这里你不用担心…”

  奶娘说着担忧的看着钟子铭,钟子铭点点头,奶娘精神不济,说不了几句话又混混沉沉的睡去。

  张青山的夫人派了一名婆子和小丫头在客房里伺候奶娘,钟子铭看了一下还在吃个不停的狗儿后,就带着念夏,坐着张府的马车回到钟府门前。

  钟府角门处的小厮们看见张府的马车,急忙拿着马凳过来迎接,刚放下马凳,就见念夏挑起门帘从里面钻出来。

  门子愣住了,紧跟着钟子铭也从车里探出身体。

  “呃…少…少爷,您回来了..”

  这门子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

  急忙挤出一脸菊花似得笑容,神色恭敬的钟子铭搀扶下来。

  昨天李嬷嬷的儿子李兴发被打了五十大板,打的屁股都烂了,管事的职位也被撤了,听说连李嬷嬷也糟到了训斥。

  他们这些人自然见风使舵,转换门庭。

第43章 回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