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章 可知错

  容妈妈一大早就领着几个丫鬟仆妇去钟子铭的小院搜查,可惜一番搜捡之后什么也没有搜到。

  药还是之前抓的药,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一个老婆子把念夏藏在罐子的小金库给搜了出来,看着地上散落的铜钱和碎银子,容妈妈瞥了一下,冷哼一声,示意那婆子放回去。

  那婆子抿了抿嘴,神色不甘的放回原地。

  真没想到念夏这臭丫头居然存了一两多银子?这定是从傻子手里骗来的。

  傻子真好骗!

  容妈妈四处打量了一下房间后,又领着人回到了上房,见了苏氏后就摇了摇头。

  “什么也没有搜出来?那是小厮听错了?”

  苏氏皱着眉,轻轻放下茶盏,沉静的眸子微转,泻出一丝疑惑之色。

  “应该是,想想也觉得不可能,他一直就呆子院子里,那有机会结识什么高人?若真有高人,怎么不堂堂正正的从正门来拜见呢?”

  容妈妈原本就不信,是苏氏今天早上,冷不丁想起那小厮昨晚回禀说,张太医向少爷询问什么方子,什么高人开的?

  她顿时就起了疑心,傻子能清醒,本就令人匪夷所思。

  这档口又蹦出来一个什么高人?就更让苏氏心神不安了。

  “那你说张太医昨天的举动是何意呀?”

  “这可老奴可不少说,那老头一直醉心于岐黄之术,或许是真的研究出什么新法子,急着找少爷去验证也说不定。”

  容妈妈不置可否的开口说道,苏氏听了点抿唇不语,过了一会,轻轻叹道:

  “只要不是有人暗地里捣鬼就行!”

  俩人正说着,钟红玉领着钟子浩说说笑笑的进来了,苏氏的脸上顿时有了笑容。

  这笑容一直维持到秋菊进来时,才渐渐消失。

  秋菊脸上虽然也挂着笑容,可神色却显得有些凝重,她悄悄走到苏氏身边俯耳低语道:

  “夫人,大少爷来了。”

  苏氏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眉宇之间陡然浮上了一抹厉色,咬着牙冷冷的喝道:

  “让那孽障去院子里跪一个时辰…你去监督着…”

  “呃…是!是夫人。”

  秋菊楞一下,急忙低头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容妈妈目光瞥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不过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满脸笑容的看着大小姐和小少爷。

  德胜堂里,温暖如春,笑意容容。

  德胜堂外,却是冰天雪地,寒气袭人。

  秋菊一脚跨过门槛,放下厚重的金线刺绣门帘。

  铺面而来的寒气让她夹紧了衣服,听着身后的欢声笑语,又看看立在廊檐下孤单落寞的主仆二人,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

  本都是苏氏所出,命运却是天差地别。

  一个是千娇百宠,人见人爱的富贵公子哥。

  一个却是父憎母厌,动辄得咎的隐形边缘人。

  真是同人不同命呀!

  秋菊走到钟子铭面前,看着他那张平凡无奇,呆板木讷的脸,轻轻咬住唇,屈膝行了一礼道:

  “少爷,夫人吩咐了,令你在院子里跪一个时辰!”

  “……”

  钟子铭楞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会这样。

  他以为……没什么。

  他看了一眼还在晃动的门帘下摆,听着里面传出来的欢声笑语,缓缓垂下了眸子。

  他心里的怒气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呆板木楞的脸宛如脚下冰冻的石板一样,毫无色彩。

  无论是愤怒还是悲伤,高兴还是难过,在这张脸上她都看不到。

  秋菊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心里默默叹口气。

  她看不透傻子心里在想些什么,可也能体会到他难过的心情。

  钟子铭楞了片刻之后,想起今天来的目的,什么也没有说,转身步出廊下。

  他走到院子里,转过身来看着高大庄重,气势威严的德胜堂,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欢声笑语,撩起袍子,缓缓跪下。

  “少爷~”

  念夏惊呆了,急忙跑过去。

  “秋菊姐姐,少爷身上有寒毒,可不能跪在雪地里呀!姐姐,求求您给夫人求求情!”

  念夏“扑通”一声冲着秋菊跪下,朝着她直磕头求道。

  秋菊急忙避让过去,躲在一边,抿着薄唇,摇摇头道:

  “我帮不了你们,这是夫人的吩咐,不过,你可以给少爷拿一个垫子垫一垫。”

  她不介意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一帮这傻少爷,毕竟夫人并没有吩咐不须垫垫子。

  念夏知道夫人的命令无法更改,听秋菊如此说,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冲着钟子铭说道:

  “少爷,你忍一下,我马上去拿垫子…”

  刚要转身往外跑时,就被秋菊叫住:

  “算了,你别往回跑了,跟着我,包厦里我记得有一张旧垫子,你可以拿去给少爷用。”

  “谢谢你,秋菊姐姐….”

  念夏急忙冲着她屈膝行礼感谢,然后就跟着她去了包厦里,过了片刻念夏抱着一个破旧垫子跑多来。

  钟子铭知道有些事他现在必须忍耐,但也绝不会自己给自己找苦头吃。

  他顺从的让念夏把垫子放到膝盖下后,然后重新跪了下去。

  念夏放完垫子后,默默的走到他身后侧,也跪了下来。

  没有主子被罚跪,丫鬟站着的道理,她自然要陪着少爷一起跪。

  钟子铭留意到之后,生气的伸手推了她一把,示意她起来。

  他身边只有这么一个笨丫头,他可不想俩人都跪出毛病来。

  再说自己有垫子,念夏可是真的跪在雪地里。

  念夏被推得晃了晃,又跪直了身体,还冲着钟子铭不高兴的撅着嘴。

  “少爷~你别推我,你推我也不起来。”

  钟子铭扭回头瞪了她一眼,看着笨丫头眉宇间流露出来坚毅倔强之色,他咬紧了薄唇,心中有一股暖意缓缓流淌。

  来往的丫鬟仆妇们都好奇的看着跪在院子里的这一对主仆,背后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怎么又是傻子呀?不是说他好了吗?这又犯什么错了?”

  “嚯!你没听说他昨天去庄上把赖庄头给打了,打的那叫一个惨呀!”

  “那到不算什么,主要是他去庄上看他奶娘了,这不是触了夫人的逆鳞了吗?”

  “唉!原来如此,呵呵!这傻子不傻了之后,胡作非为的本事倒是见涨了。”

  “念夏那丫头跟着这样的主子也是倒霉头顶,三天两头的挨罚,算了,反正也没皮没脸了,这都习惯了。”

  钟子铭一脸平静的看着地面的冰雪,一动不动。

  念夏则低着头,咬紧了嘴唇,脸上火辣辣的,直觉的度日如年。

  禀事的管事们走了一波又一波,窃窃私语声起了又止,止了又起。

  过了好久,念夏晃着身子,快要坚持不住了的时候,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声音:

  “少爷,不必跪了,夫人现在请你进去。”

  秋菊的声音从俩人头顶响起,钟子铭一脸漠然。念夏听了呲着牙,长出一口气。

  钟子铭俯下身,双手按在雪地里,缓了缓,让下肢的血液流通一下,方才摇晃着站起来。

  念夏咧着嘴,嘶嘶直抽冷气,身子摇晃着爬在雪地里了。

  钟子铭急忙过去一把将她拉起来,伸手指了指院子的方向,示意她先回去歇息。

  “少爷,我没事,你快进去。”

  念夏两腿哆嗦着,直觉得膝盖冰凉一片,没了知觉。

  “念夏,夫人说了让你也进去。”

  秋菊颇为同情的看着他们主仆二人,再度开口说道。

  钟子铭面无表情,念夏眼底闪过一丝俱意,咬紧了嘴唇什么也没有说。

  和少爷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的往德胜堂走去。

  屋檐下的丫头们都静静的看着他们,谁也不敢上去帮忙。

  都知道夫人此刻心情不好,谁也不想上去触霉头。

  就是小翠也是递了一个多加小心的眼神给念夏后,就撩起门帘闪到了一边。

  念夏苦着脸,咬着牙,心一横,大不了,再让夫人打了一顿出出气。

  走了这么一会,念夏的膝盖已经有了知觉,顿时感到一阵密集针扎的疼痛袭来。

  她死死咬着牙忍耐着,大冷天的额头上竟然出了一层细汗。

  钟子铭看的直皱眉,念夏颤抖着声音说道:

  “少爷,奴婢皮糙肉厚的没事,我们快进去吧,免得夫人发火。”

  钟子铭还想扶着念夏的胳膊,念夏却死活不同意。

  俩人错开一步,一前一后的进入耳房内。

  苏氏依然坐在临窗的炕沿上,胳膊肘支在红木炕几上,手里捏着丝帕,偏着头,清亮的眸子冷冷的看着走进来的钟子铭。

  钟子铭站直了,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端庄而又不失恭敬的冲她抱拳深施一礼。

  苏氏不置可否的眯起了眼睛,冷冷的打量着他。

  傻子那呆板木楞的脸上一片平静,死鱼一般的双眼也一如既往的空洞失焦。

  他明明是正对着自己,可眸子里却无光无彩,显得既空洞又茫然。

  这让苏氏很不舒服,她捏紧了丝帕,心里陡然又升起了她熟悉了十四年的厌恶感。

  “你可知道错了?”

  苏氏的声音既清冷又带着力度,眸子闪着光,阴沉沉的盯着他。

  钟子铭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眉宇间散发出来的威严之气,听着她高高在上,不容驳斥的喝问之声。

  他木然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里空洞茫然,宛如木雕泥塑一般。

  直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他的灵魂从头顶飘出来。

  他居高临下,看着苏氏紧绷的嘴唇和冷冷的眼神。

  他看着站在一旁的容妈妈微微撇着嘴,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鄙夷。

  他视线下移,落到了炕几上放置的盘子里。

  精美别致的青花瓷盘里放着几块吃剩下的糕点和一些碎末。

  他甚至还听到了隔壁的厢房内钟红玉和钟子浩低低的说笑声。

  “孽障!”

  苏氏的呵斥声让他从神游中清醒过来,他怔怔的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苏氏,漠然的垂下眸子,果真在炕几上看到那精美别致的青花瓷盘和里面散落的糕点和碎末。

  “夫人,少爷,他知错了,他已经知道错了…”

  念夏看着少爷呆板木楞,无动于衷的样子,心中极为惶恐,壮起胆来,跪倒在少爷身边,一边朝上磕头一边急切的说道。

  钟子铭呆了一下,咬住唇,眼角动了动,又归于平静。

  苏氏冷哼一声,清亮的眸子冷冷的瞪着钟子铭,她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知错后的愧疚之色。

  “你给我闭嘴,都是你们这些下人挑唆的….”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念夏吓得磕头如捣蒜,低声求饶道。

  钟子铭垂在袖子里的双手握成了拳头,垂下的眸子怔怔的盯着红木炕几的镶金镂纹矮脚。

  苏氏厌恶的扫了一眼伏在地上瑟瑟不已的念夏,又把目光落在呆板木讷的钟子铭身上,看着他平凡无奇的脸,拧着眉头,厉声呵斥道:

  “我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管你个孽障想做什么?但你想接沈幼菱进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你是这个打算,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他们入府的。”

  钟子铭听了连眼睫毛都没动一下,他是一点也不意外,他早就知道苏氏会是这个态度,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打算让奶娘和狗儿进府。

  他一脸平静抬起头,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苏氏,随后弯下身一把将伏在地上,瑟缩不已的念夏拉起来。

  念夏惊惧不敢言,偏头看了少爷一眼后,心中稍定,顺势弯着腰退到后面。

  苏氏冷凝的眸子一滞,冷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钟子铭抿着薄唇,径直走到放着文房四宝的书桌前,摊开一张白纸,拿起毛笔润了润。

  苏氏惊讶的睁大了眼,不由自主坐直了身体,满眼疑惑的看着他。

  他要做什么,写字吗?

  这怎么可能?

  可他握笔的姿势十分的标准,分明是被人教过。

  容妈妈同样惊讶不已,张着嘴,缓步走到书桌前,伸着脖子观看。

  唯一不觉得奇怪只有低着头偷眼观看的念夏了,他也不知道少爷要做什么?也同样很好奇他要写什么?

  钟子铭握笔的姿势虽然没错,可写出来的字依然歪歪扭扭,软趴趴,毫无美感可言。

  容妈妈侧着身体,转到书案的右侧,看清楚上面的字后,目光不由一凝,愣神之际,钟子铭已经搁下笔,拿起纸张吹了吹,递到她手里。

  容妈妈接过纸,眼角抖了抖,看了钟子铭一眼后,方才转身走到苏氏面前,双手奉上纸张。

  苏氏接过来一看,眉头立时拧起来,冷眸斜视,撇着嘴,冷笑连连。

第44章 可知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