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8章 算后账

  清晖园里,躺在精致富贵的螺钿床上的钟子浩拉着姐姐的手,低低的说道:

  “姐姐,我觉得…哥哥他不像是害我…他…”

  “胡说什么…他不是你哥哥,他怎么不是害你?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他那样死死的抱住你,拘打你的胸脯,还不是伤害你吗?”

  钟红玉杏眼一瞪,目光如电,气势威严。

  钟子浩立刻垂下眼帘,撅起了红嘟嘟的嘴,沉默不语。

  “是哪个在我弟弟面前乱搅舌头?说~”

  “奴婢们不敢!”

  “扑通”一声屋子里跪倒了一大片,齐齐低头应道。

  “哼!别让我查出来,要不然我非割了她的舌头不可!”

  钟红玉侧着身体,瞪着地上丫鬟婆子厉声呵斥道。

  上房正室内,容妈妈捡起地上的傻子写的纸张,展开来看了看,说道:

  “这应该是沈幼菱那个女人教唆的,除了她没别人了。”

  “哼!那个贱人,我真应该杖毙了这个祸害!”

  苏氏拧着眉头,咬牙切齿的骂道。

  “夫人,那个被褥和粮食真的不送了吗?”

  容妈妈神情凝重,弯着腰,小心翼翼的问道。

  “送什么送?哼!他不是挺能耐的吗?他不是故意要和我作对吗?我倒要看看,他和那些人在一起,能混成什么样?”

  苏氏转头狠狠瞪了一眼容妈妈,眼角抽搐着咬牙骂道。

  ……

  赖庄头得了银钱和药材,心情十分高兴。他出了府,去了最大的医馆保安堂,做了一番治疗之后,重新又回到了钟府。

  听到下人们议论纷纷,说那个傻少爷被夫人罚跪了一个时辰,后来又被直接赶出了钟府。

  走的时候,只背着一个包袱,身边也只有一个丫头跟着,样子甚为狼狈。

  他听后都惊呆了,张着嘴巴,乐的合不拢嘴。

  这一下他回去之后,在没什么顾忌了,可以放心大胆的收拾木根一家了。

  想到这里,他身上的伤都不觉得疼了,看看天色尚早,进一趟城不容易,便直接去了花柳巷,快活了一夜,第二天日上三竿,方才雇了一辆车回庄上。

  木根一家门窗紧闭,自从那天回来之后,庄上的人都以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一家人,几乎没人和他们说话。

  大家都在等着庄头的消息,以决定下一步行动。

  木根夜里睡觉都抓着枣木棍子,出门担水也是父子俩一起,他们坚信少爷一定不会不管他们一家。

  即便少爷忘了,婶娘也不会忘。

  快中午的时候,赖庄头得意洋洋的回来了。

  一回来庄子里就沸腾了,特别是那几家跟着他去乱葬岗的人都围上来,一个个神情紧张的问道:

  “庄头,怎么样了?夫人怎么说的?”

  赖庄头呵呵一笑,并不搭话,而是转身从马车后面取过一个包袱,打开来,指着里面的布匹和药材,得意洋洋的笑道:

  “呵呵!夫人明察秋毫,一点也没怪罪我们。瞧见没,这都是夫人赏赐的,呵呵,大家伙都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没事了…”

  “哗”

  众人听了神情俱都是一松,有人忍不住问道:

  “庄头,那奶娘呢?还有少爷他呢?夫人怎么说的?”

  “呵呵!沈幼菱就不用管了,她已经不是钟府的人了,至于那位傻少爷吗?嘿嘿!他就更惨了,昨天就已经被夫人赶出钟府了…”

  赖庄头一手摸着肚子,一手背在身后,高抬下巴,脸上跟开了一朵菊花似得笑道。

  “那..那岂不是说…他就是不傻了,夫人还是不喜欢他…”

  一个昨天被钟子铭抽的鼻青脸肿的汉子,扭曲着五官惊喜的叫道。

  “不错!昨天他一会去就被夫人罚跪在院子里一个时辰,后来直接就被赶出了府…哈哈…大家伙不用担心他会报复我们了…”

  赖庄头说着转头看向木根一家的方向,一脸狰狞的笑道:

  “大家可以有仇的报仇,有冤的伸冤…都跟走,找木根这兔崽子报仇去!”

  赖庄头说着将包袱递给自家婆娘,领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赶到木根一家的门外。

  “木根,木疙瘩,你们俩个鳖孙,给我滚出来!”

  “滚出来!快点滚出来....”

  屋内有争执声响起,不过片刻“哐当”一声,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木根满脸怒容,拎着结实的枣木棍就跳了出来。

  看着气势汹汹的赖大头和他身后的一帮人,木根扬了扬手中的棍子,冷笑道:

  “来呀!谁怕谁?”

  “住手!你个逆子,想干啥?还不把棍子放下。”

  木根娘从里面冲出来,一把抓住儿子的手腕压了下去,转过头冲着赖庄头一干人,满脸陪笑道:

  “大家有话好好说嘛!这是做什么?都是一个庄子上,相处了这么多年,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什么说不开的误会呀,解不开的疙瘩呀!”

  木疙瘩面无表情的也从屋内出来,站在自家婆娘身边,目光坚毅的看着他们。

  “误会?老子跟你们姓木的一家,没误会!来人呐!给我打!狠狠的打,往死里打,”

  赖庄头两眼一瞪,攥着拳头上前一步,指着木疙瘩一家人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木根见状急忙将手里棍子举起来,他娘一把抓住他的手,瞪了他一眼后,转头眸子发亮的瞪着赖大头喝道:

  “赖庄头,你这样胆大妄为...你就不怕回头少爷治你的罪?”

  赖大头一听瞪着眼睛,哈哈大笑: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一家打的是这个注意,别做梦了,那傻子昨天回去就已经被夫人赶出钟府了,你们的靠山没了...”

  木根他们听了脸色大变,一家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木根瞪着眼珠子,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木疙瘩则老脸灰败,嘴唇直哆嗦。

  木根娘脸色数变,眼角了直抖,最后哭丧着脸,努力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

  “赖庄头,诸位他叔伯,他婶婶,昨天的事都怪我这逆子年轻不懂事,都是我们一家人的错,我老婆子给你们赔不是了..”

  木根娘说着“扑通”一声冲着他们跪下来,连连磕头道错。

  “娘~您起来,我们没错!”

  木根眼珠子都红了,上去一把抓住她娘的胳膊,想将她拉起来。

  “逆子,还不跪下来,给你几位叔伯兄弟道歉!”

  木根娘抬手扇了儿子一巴掌,疾言厉色的冲着他呵斥道。

  “哈哈~现在才想起来求饶,晚了,给我打!今天动手的,晚上都到我家吃肉喝酒去!”

  赖大头满脸狰狞之色,弯着腰冲着木根娘啐了一口,指着他们一家喝令道。

  “哗”庄上的人一听吃酒喝肉顿时沸腾了,嗷嗷叫的就要冲上去。

  “赖大头,你个王八蛋,狗儿他娘还没死,你就将她扔到乱葬岗,你这王八蛋还是人吗?你简直就是畜生,还有你们这些人,你们也都是人生父母养的,难道有一天你们也生病了,赖大头也要把你们扔到乱葬岗,你们也同意吗?你们忍得下吗…”

  木根娘一拍大腿跳起来,冲着赖庄头迎面啐了一口吐沫,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

  赖大头一听火冒三丈,跺着脚,冲左右大骂道:

  “少他娘的废话,都愣着干什么?打呀!今天谁要是不出力,明年的租子全给多交两成…”

  赖庄头这话一出,下面的人再不犹豫,“嗷”一嗓子就有人带头冲了上去。

  木根急忙将她娘拉到身后,举着枣木棍就冲上上去。

  一时打成了一团,叫骂声,惨呼声,响成了一片。

  男的用棍,用拳头,用脚,女的用手抓,吐吐沫,对骂。

  “住手!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快住手!”

  正这时,从庄子门口驶来一辆马车,马车上念夏站着车头,垫着脚尖,伸着脖子,怒目圆睁指着他们大声呵斥道。

第48章 算后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