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惊失声

  身边的念夏也好奇的竖起耳朵,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奶娘。

  这些事她之前也打听过,可大家要么讳莫如深,要么就说少爷是天生呆痴哑。

  “其实,少爷你是会说话的,你刚生下来时候哭得可响亮了,当时大家都说,真像个大将军…”

  奶娘沧桑浑浊的双眸有些微的恍惚,思绪陷入往事的追忆中,说起大将军时,她脸颊潮红,眸子发亮的笑了。

  钟子铭听得惊呆了,一时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原来可以说话?

  我不是天生哑巴?

  他陡然觉得心跳一阵狂跳,全身的血都涌了上来。

  念夏也瞪圆了眼珠子,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

  “嗬嗬…”

  钟子铭激动的一把抓住奶娘干枯消瘦的手,呆滞的眸子闪出了前所未见的光。

  奶娘眼眶发热的看着钟子铭闪动着光泽的双眼,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哆嗦着薄唇继续说道:

  “后来一岁半的时候,少爷你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不退,大家都急坏了,可等你病好之后,就再也没听过你发出声音来…”

  奶娘说着眼泪流下来,脸颊上病态的潮红越来越重,像是窒息了,开始急促的喘起气来。

  “咳咳…”

  钟子铭僵了一下后,急忙把她扶起来,拍着她的后背。

  念夏转身从身边的圆桌上端过来一杯泡着苦胆草的温茶,递给少爷。

  苦胆草,味极苦,却是止咳清肺解毒的好药。

  奶娘喝了半碗,渐渐制住了咳嗽,脸颊上吓人的潮红也渐渐褪下去。

  她歇了一会还想再说,钟子铭却制住了她,他知道自己不是天生哑巴就好。

  至于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后总会弄清楚,不必急于一时。

  可奶娘摇了摇头,沧桑浑浊的双眸陡然射出了两道光,枯瘦的手抓紧了钟子铭的手臂,咬着牙声音凄厉的说道:

  “是梧桐,是夫人身边曾经最得宠的那个贱婢干的,是他在你的药里下毒,是他害的少爷你十几年来口不能言,可惜,夫人当时并不信我,梧桐那贱婢又趁机反咬我一口……”

  “你说的不对…”

  正在这时,屏风后响起张太医的声音:

  “当时的方子是我开的,药也是我配的,当时夫人要求查验时,我一一查看了药渣,并无毒物混合在内,而且当时少爷的状况乃是中恶惊搐失声,并非中毒所致…”

  “嗬嗬嗬嗬。”

  钟子铭站起身来,看着走进来的张太医,瞪大了眼睛,张着嘴问道。

  张太医自然知道他最关切的是什么,于是开口解惑道:

  “惊搐失声,你当时必是受了极大的惊吓而导致浑身抽搐,口不能言,随后又引发了高烧。可惜,我遍寻医书都找不到解决的办法,老夫惭愧!”

  张太医说着抱了抱拳,一脸惭愧之色。

  钟子铭却怔在那里,眼底闪过一丝惊喜之色。

  惊搐失声,并非无药可救。

  梦境世界里有一本清代名医谈金章撰著的《诚书》里有一道菖蒲汤的方子,专治此病。

  方子里面包含的药材,他记得一清二楚,而且全部出自本草经里面。

  这里的药铺一定有,也就是说,自己的哑症终于可以治了。

  这一点发现,让他顿时心潮彭拜,激荡不已。

  张太医看着情绪激动,脸颊潮红的钟子铭,倒是能理解他的心情,毕竟换了个人,也接受不了。

  钟子铭深吸一口气,缓缓收敛起波动的情绪,压下心头狂喜。

  不急,不急,这方子里面包含又附子,和自己目前吃的药相冲突。

  待自己彻底去除了寒毒,再抓药也不迟。

  就在这时,床头上的奶娘捂着脸哭道:

  “这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倏忽大意,也不会被奸人钻了空子,这必然是梧桐那个贱婢趁我不在时干的,就是不知道她是如何惊吓的少爷?”

  钟子铭听了默然,自己十四年保存的梦里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也或许是有,可能记忆太过不堪,大脑的保护机制启动,自动屏蔽了这段记忆。

  张太医听了同样默然,这牵扯到大家族的秘密,他听了不好。

  他用拳头捂着嘴,咳嗽一声。

  奶娘怔了一下,低下头,抬手擦了擦眼泪,挤出不好意的笑容。

  钟子铭看了心里一抽,他理解这种情绪,这是往日的痛苦积累的太多,压抑得太久了,导致她的情绪有些歇斯底里般的失控。

  他走过去轻拍着奶娘的后背,抓住奶娘的手,让她情绪渐渐平复下来。

  张太医又给奶娘把了把脉,言说这烧已经退了大半,以后在吃上几济祛风寒的药,调养一段时间,即可痊愈。

  一时又说了几句注意的事项,张太医起身走了,钟子铭送了两步,走回来重新坐到床头。

  奶娘说的话有些多,精神萎靡,不多时就睡了过去。

  念夏悄悄的拉了一下种子铭的衣角,低声问道:

  “少爷,奶娘说的是真的吗?可我从没听说夫人身边有梧桐这个丫鬟呀?”

  钟子铭眯起了眼睛,梧桐,他的记忆片段里也没有这个人。

  奶娘为何死死咬住她不放?

  难道自己的病真的和她有关?

  照理说,苏氏身为名门闺秀,身边标配是四个大丫鬟,可目前留在她身边却只有秋菊和嫣红两个大丫头。

  其他两个丫头哪里去了呢?

  他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两个人,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

  是这俩人伤害自己最狠,导致自己的记忆断了档吗?

  他决定要好好查一查此事。

  不过这都不必急于一时,最重要的还是养好身体。

  “少…少爷…我娘呢?她怎么又睡着了?”

  正这时,狗儿从外面跑进来,后面跟着张府里的一个小丫鬟,跑的脸蛋红扑扑的。

  “嘘~”

  念夏不高兴的拉住他,让他小声点。

  “哦~”

  狗儿张了张嘴,没再说话。

  站在门口的小丫鬟偏着脑袋,怯怯的冲着钟子铭一行礼。

  她是伺候奶娘的小丫头,也不过十二三岁。

  钟子铭冲着念夏一努嘴,念夏会意从袖子里摸出一百多文钱,塞到小丫头手里。

  小丫头高兴坏了,立时冲着钟子铭弯腰鞠躬道谢。

  正这时,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叫喊声:

  “快...再快点...公子,你坚持住,坚持住,已经到张太医家了...马上就有救了...”

  “不好,公子已经昏迷了,公子...快,张太医,张太医,救命呀!”

  ......

第50章 惊失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