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4章 自兹去

  钟子铭和念夏搀着奶娘一路走到钟府角门外,一眼便看见那辆载满了礼物的马车。

  那车夫恭恭敬敬的立在车下,不论看谁都是一脸的媚笑。

  在马车的周围还有几个长随小厮百无聊赖的守着。

  钟子铭一行三人出来,不单单门子惊讶,钟三爷的人也愣住了,一个个张着嘴,不知所措。

  这傻子怎么放出来?

  三爷气势汹汹的喝令绑人,他们猜想着指不定要怎么收拾这他呢?

  怎么这就完事了?

  正在这时,对面街角的大树底下“蹬蹬”的跑过来一个人。

  正是等着心急如焚的木根,看见钟子铭之后眼睛一亮,一脸惊喜的跑来。

  “少爷~您没事了?早知道我就应该跟您一起,也不会被他们轻易的绑了。”

  木根义愤填膺的说着,脸上尽是懊悔气愤之色。

  钟子铭微笑着看着他,随后指了指马车,示意招呼车夫,我们离开这里。

  念夏会意,抬手指着那愣神的车夫,生气的喝道: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驾车?别忘了,是我们少爷雇佣你的,我们可是付了定金…”

  “呃….”

  那车夫张着嘴,佝偻着腰,一脸为难的去瞅那几个小厮。

  “慢着,这车是三爷令人押着的,我不管你们是怎么出来的?没有三爷的吩咐,这车以及车里的东西你们不能动!”

  钟永年的长随梁大桂踏前一步,气势盛人的喝道。

  在他想来,这傻子安然无恙的出来,八成是大夫人求了情。

  只是这车里的东西,他刚才检查了,盒子上面好多都贴着钟府的印记,也就是说这些礼品正是二房三房前几日送出去的赔礼,理应各归各院。

  “嗬嗬…”

  钟子铭歪嘴一笑,将奶娘交付给木棍和念夏。

  他则走到车辕旁,一把拿起赶车的鞭子,退后了两步,一双冷漠死寂的眸子盯着梁大桂,晃了晃手里的鞭子,示意他让开。

  梁大桂眉头一皱,脸色狐疑的看着他手里的鞭子,拧着嘴不悦的说道:

  “我说了,没有三爷的吩咐,这车和车里的东西你们不能动!”

  既然如此,钟子铭哪里还会跟他客气什。

  他语音刚落,钟子铭就抡起长鞭兜头就抽过去。

  “啪”的一记鞭响后,立时传出一声刺耳的惨叫。

  梁大桂捂着带血痕的脸,踉跄了两步,抬眸怨毒的瞪着钟子铭,五官扭曲的吼道:

  “你敢打我?我特么废了你这个傻子…”

  他这几年跟着三爷走南闯北,也是个有脸面的人,手下还管着几个小厮呢!

  出门去,街面上的人谁见了不叫声梁爷。

  没想到今天居然被这府里人人都可以戏耍欺辱的傻子给打了,还特么毁容了,这以后还怎么见人?

  钟子铭再度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扬起手来又是一鞭子抽去。

  梁大桂急忙双手抱头,护住脸,手臂上却着了一记,登时起了一道血痕。

  刚松开手时,“呜”得一声破空,又是一道鞭影突至。

  “啊~”

  梁大桂惨叫一声,纵身跳到一侧,回头眼冒凶光瞪着他手下的几个小厮,怒吼道:

  “你们特么楞着干什么?给我上,废了这傻子…”

  这几个小厮方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熬一嗓子就冲上来。

  “住手,我看你们谁敢?”

  正当奶娘和木根念夏等人焦急着想要上前帮忙之际,角门处闪出苏氏的大丫鬟秋菊的身影。

  她身后还跟着一脸惊诧的张太医。

  梁大桂等人立时收住身形,怒气难消的瞪着她和眼前的傻子。

  “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想干什么?今天你们谁要是敢动少爷一个手指头,我保证你明天就会被赶出府去…”

  秋桐院里苏氏紧咬不放,一定要严惩钟宽和钟容以及他的手下的狗腿子。

  她则悄悄退出来,跟着大小姐钟红玉一起到秋桐院的门口。

  大小姐驻足不前,神情复杂的看着钟子铭离去的背影,什么也没说。

  她冲着大小姐行了一礼之后,就跟了上去。

  她知道只要里面的事一结束,夫人肯定会找傻少爷说话,她不能让他就就这么走了。

  从刚才的交锋中,她就明了夫人的心思。

  这是准备接受傻少爷的身份,不是钟家大少爷的身份,而是她的儿子的身份。

  说来很可笑!

  可就是这样。

  夫人十四年里从来不不愿承认,而又不许身边的人提起他。

  她们这些人自然不好多言,就是知道傻子被人欺负了,也只是私下里叹息几声罢了。

  如今夫人想明白了,傻子就是再不堪,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可以不喜欢,却容不得别人作践!

  而现在,她自然有十足的底气为傻子出头,更不用说秋桐院里三爷正在给夫人道错呢!

  他手下的人居然敢这么放肆?呵呵!

  梁大桂听了秋菊这话,登时一咧嘴,气愤的叫起来:

  “呀?秋菊姑娘,你也太欺负人了吧?现在是这傻子在打人,你瞧把我给打的,都毁容了。我明天还要跟着三爷去江州收账呢!你说怎么办?哼!”

  “就是,必须严惩这傻子,给我们赔礼道歉!”

  他身后几个小厮跟着叫嚣起来。

  秋菊一笑,施施然走下台阶,走到钟子铭身边,冲着梁大桂“嗤”笑一声,捏着丝帕掩唇笑道:

  “行呀!可以,你们找三老爷去告状去呀!我倒要看看,是谁惩罚谁?”

  “你~”

  梁大桂捂着血痕醒目狰狞的脸,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这丫头太镇定了吧?

  若是之前,只怕是早呵斥念夏带傻子离开了,今天怎么这么强硬起来了?

  “去呀!三爷和三夫人正在秋桐院里跪着认错呢!你们去了正好…呵呵..”

  秋菊抓着手帕指着他的鼻子,冷笑的喝道。

  “你…”

  梁大桂瞪着眼珠子,很想说你胡说,可这话都到嘴边了又吞回去了。

  傻子都安然无恙的放出来了,这迹象还不明显吗?

  怎么会是这样?

  “少爷,您这是要去哪?”

  秋菊冷笑完,俏丽的脸上立刻堆上春风般和煦的笑容,屈膝行了一礼道。

  钟子铭斜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拉过木根,示意他上车,去城外接他父母回来。

  如今事情解决了,自然不用在跑路了。

  更何况如今冰天雪地,道路不宁。

  奶娘的脸色有些苍白,身体愈加不好,需要赶紧诊治。

第74章 自兹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