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2章 要见你

  时间一晃已是半个月过去了,春水渺渺,杨柳依依,时近寒食,官吏放假,回乡扫墓者居多。沿途官道上,马车纷纷,络绎不绝。

  更有外出踏青的公子小姐,三三两两,清歌妙舞在花树下。

  城内,虞记胭脂铺旁边的胡同里,钟远清拦住一个细巧干净的丫头,冲她手里塞了一点碎银子,又是拱手,又是陪笑道:

  “小红姐姐,这块玉佩是我贴身之物请转交给你家小姐,告诉她,我钟远清非她不娶,请她耐心等待,我必会对你家小姐有个交代。”

  “我们家小姐和你们钟家傻子有婚约在身,你要如何交代?”

  蒋四娘身边的贴身丫头小红收了玉佩,抿嘴一笑,看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粉面朱唇的钟远清问道。

  “呵呵!我父亲马上就要回来了,待祭祖之后,我会向他老人家提出修改婚约,父亲他一向疼爱与我,他一定会同意的,哼!钟子铭那个废物傻子,如何配得上四娘这样的美貌佳人?”

  钟远清一笑,单手背在身后,一脸得意的笑道。

  “若真如此,小姐可算是脱离苦海了,公子说话算数,千万别让小姐苦等,奴婢在这里谢过公子了。”

  小红屈膝行了一礼,一双美目闪动着光泽,直勾勾的盯了钟远清两眼,方才羞答答的低下头去。

  钟远清心头一热,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拉住小红的手,柔声软语道:

  “放心,我…绝不辜负你家小姐...”

  小红挣了挣,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一扭细腰,“蹬蹬”的跑开了。

  钟远清看着这丫头扭动的细腰,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说服父亲和姨娘。

  “少爷,少爷,快回府,老爷回来了..”

  正这时,他的贴身小厮钟安跑过来,扯住的他的袖子叫道。

  “什么?爹爹回来了,怎会这么快?”

  钟远清又惊又喜的叫道。按照往年惯例,还需要五六天的功夫,钟景贤才会回来,今年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小的也不知道,老爷回来已经一会了,少爷赶紧回去,要不然姨娘该担心了,老爷也会生气的。”

  钟安扯着他的袖子,一个劲的催促道。

  苏氏听到门子传来的消息后,也吃了一惊,慌忙令人报信给秋桐院。

  随后令人唤来钟红玉和钟子浩,一行人往垂花门前赶去。

  刚走到了一半,就遇见梅姨娘带着一个丫头,袅袅婷婷的从抄手游廊里转出来。

  苏氏眼神一冷,消息知道的挺快的。

  “夫人…”

  梅姨娘忙走下台阶,屈膝冲着苏氏施礼道。

  苏氏冷哼一声,清冷的眸子扫了一下她一身清雅精致的装扮,眼神更冷。

  “起来吧!”

  说罢,苏氏便不再看她,领着人越过她走到前面。

  梅姨娘在丫鬟的搀扶下缓缓直起腰来,冷眸斜视着苏氏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嘲讽。

  哼!苏芸倩,大祸临头尚且不知。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逞威风了。

  ……

  皂角胡同里,小院里的桃树含苞待放,枝头青芽簇簇。

  石桌前的凳子上,钟子铭沉默的坐在那里,暗暗攥紧了拳头,心中恶浪翻滚。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管用?我已经吃了半个月的药了,为什么嗓子还是不行?

  他眸露痛苦之色的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将满心的苦涩缓缓压下。

  在他尝试发出声音时,他隐隐感受到声带在震动,可为何发出的仍旧是暗哑低沉的“嗬嗬”声,活像漏风的破风箱。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药方没错,的确是治疗惊搐失声的良方。

  药也没错,每一样他都仔细检查过。

  济仁堂出的药,本身就代表着好质量。

  他睁开眼,眸子阴沉沉的看着地面,细细思索。

  一阵脚步声响,一双粗麻布鞋出现在钟子铭的视线里。

  念夏咬住唇,微笑着看着少爷,缓缓蹲下身体,将手里的药碗平举在眉前,一脸讨好的说道:

  “少爷,把今天的药喝了吧?我听说城外庆庵寺的桃花开了,好多人都去看了,我们明天也去看看,好不好少爷?”

  钟子铭抬眸看着小心翼翼的念夏,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意。

  他笑了笑,想安慰她,可内心巨大的失落让他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和苦涩。

  念夏眸子一凝,嘴唇颤了颤,一脸担忧的看着少爷。

  钟子铭接过药碗,垂眸看着碗里泛着涟漪的药液,这半个月来念夏和奶娘劝他喝药时的画面次第浮现在眼前。

  “少爷…少爷…您感觉怎么样?能不能发出声音来?啊!怎么会不行呢?”

  “呃..没关系的少爷,这才是第一副药嘛!奶娘都说了,你这是陈疾,没那么快起效的…”

  “少爷今天感觉如何?呃…不怕,好事多磨嘛!我相信少爷一定能行的…”

  “少爷,该喝药了…少爷你再坚持…”

  “少…少爷…药喝了吧?”

  ……

  看着她们发光的眸子渐渐熄灭,平淡如水,又到如今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看着奶娘和念夏躲在墙角,嘀嘀咕咕。

  看着奶娘背着他悄悄擦眼泪,黯然神伤。

  他张开嘴,将这满载苦涩的药汁一口一口咽下。

  最初的时候,他虽然有些失落,但仍然怀揣希望,因为奶娘和念夏她们说的对。

  这是陈年旧疾,想攻克病灶,没那么容易,也没那么快的。

  可如今,他若说不失落,不怨恨,那绝对是假的。

  他怎能不失落,又怎能不怨恨。

  他站起身来,一把推开念夏递过来的酸梅子,眸子沉沉看着碧天如水的天空。

  他的薄唇紧抿着,下颚的线条绷起,喉咙滑动着,把这满嘴苦涩的滋味细细品尝。

  “少爷,你别急,会好起来的,明天我们去庆庵寺拜拜菩萨,她老人家最是慈悲不过,一定会保佑少爷的…”

  念夏瘪着嘴,粗眉微皱,一脸担忧的劝说道。

  钟子铭看着无边无际的天空,心境渐渐舒阔,一股倔强之气从心底升起。

  我钟子铭绝不会认命。

  即便是真的无法可医又如何?

  我还有她们,纵然这一辈子都无法开口说话,我也要活得痛痛快快,潇潇洒洒。

  “啪…啪…啪”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阵剧烈的拍门声。

  念夏提起裙摆,快步走到门边一拉门,看清来人时不由皱起眉。

  “容妈妈?”

  门外停着一辆高大的马车,容妈妈并一个小丫头立在马车下。

  容妈妈绷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探出脑袋的念夏,语气硬邦邦道:

  “少爷呢?”

  “在里面…”

  念夏冷着脸,充满敌意的看着她,顿了一下后,方才不悦的回道。

  容妈妈扫了她一眼,不以为意。

  抬脚进入院子,见到了桃树下的钟子铭,他侧着身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

  “少爷,老爷回来了,要见你!”

  容妈妈目光平静的看着他,声音很轻,很淡,就像不经意间吹过人前的春风。

  钟子铭眉头一皱,冷眼微眯,往事如潮,奔涌而出。

  “够了,苏氏,你不要再胡闹了,我钟家绝不允许嫡系血脉中有傻子存在…”

  那穿金裂石的男声带着余响,不停回荡在钟子铭耳边。

  他只记得这个声音,却回忆不起说话男子的相貌。

第92章 要见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