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罪恶的烈火

罪恶的烈火在线阅读

罪恶的烈火

黑刀夜戏命

奇幻·现代魔法·4392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06-15 20:53

因为一次任务的失误,而诞生了一位罪孽深重的少年,他来到了太平洋某处的学园岛,本想就此体验愉快宁静的校园生活。却因为与一名女孩的相遇,被迫的逐步接触到这里的黑暗面容……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序章。连雨的奥紫

  最后。

  把所获的东西送到那个久违的冰冷的屋子里就是他的任务。

  明明是最后一次,也就仅此而已…他的内心的阴暗却未感受到一丝温暖。这里连一片阳光都没有啊。

  中东,伊朗霍尔木兹甘省阿巴斯港。

  细针般的雨滴毫不留情的带来刺骨的寒冷,轻呼一口就是白气,真是个难得的寒冷。

  为此他披上了一直留在身边的紫色服饰,这衣物将他从头到脚都包裹着,掩盖了面容,严密却温暖,也不阻碍身体,就是紫的明显在这昏暗的格调中醒目。

  但路上的人很少,这细小的雨点已经连续下了10天左右,加上寒冷的冬季,大家在中午这个时间段里都在享受着安逸的午餐吧,所以在空旷的大街上行人寥寥无几,这里空荡荡的如同他的内心寂寥无比。

  他满不在乎的行走着,雨点轻轻拍湿了他的服饰,他也偶尔呼着白气走过寂寥的街道。直到在一所好不起眼的房子面前停下脚步,他扫视了一圈后,发现刻在墙壁的文字。

  走近一看果然是暗号,代表着这里就是正确的地方。房子被挤在两座店家中间,看那扭曲的样子就让人难受,是两层楼的结构,楼下是个小酒屋之类不起眼的店,楼上则是他们的办公区。

  他不自然的走上了楼梯,位置在屋子的右侧设在外面而不是屋子里面。

  一般人不仔细观察的话看不出来这里有个楼梯,利用旁边的店家的墙壁制造出的视觉误差很难让人第一反应察觉。

  梯子是铁做的,他的皮靴啪啪的踩着上去。

  他站到门口时犹豫了半响才打开了门。门一拉开,里面热气腾腾热茶的香气弥漫出四方,眼前桌子上的音未乐盒发出复古的乐曲,座位旁边安静的趴着一条杜宾犬,睡的安逸。相反,疲劳的他真是连狗都不如。而那座位上一位白发花花的老爷子,穿着黑色的西装手里拿着今早没读完的报纸,正津津有味的品尝着手里的热茶。

  “您真是闲呐。”

  面对对方的沉默和无视,他迟疑后又开了口。

  “哟,好久不见。要我帮你倒一杯吗?啊~进来先坐着吧。我马上读完这一段。”

  “麻烦了。”

  进到屋子里。他把门关上,将驱寒醒目的服饰脱下,全身已经湿漉漉的了。

  沙发上的卓子有一毛巾,看来早已经准备好这久违的相会了。

  这位老爷平时看起来像是慵懒的狗一般,但今早知道他的消息时他把往常的习惯也改了不少,至少在待部下的礼仪方面。

  老爷是他的上司,言辞高调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这看似没有用的老头实则苛刻的像个虎,身体偏瘦年龄也就55岁左右吧。

  他坐到沙发上拿起毛巾放在头上一顿乱揉,随后丢至一旁。安静的一声不吭。

  奥紫色的头发,这是他的特征,他很年轻大概还是读高中的年纪。可从未上过学。17岁左右,黄皮肤,虽然面孔冰冷但这也只是这天气让人看起来都比较忧郁和他目前的疲惫精神,他这消沉的样子不会让人觉的有不好的疾病,相对的让人觉的这冷酷感很适合这个家伙。

  “来慢了啊。让我等了半年多之久。”

  他虽然这么说,但却没有那等待该有的样子。这时,老爷把茶杯端到了他的面前,他则用颤抖着的双手接过,一口喝了下去。

  一眼看过去时,老头已经坐回他那高大上的位置,以平静的眼神盯着他看。

  “以你的作风,我觉得至少在2个星期之内解决这份工作。可是你却花了8个月的时间,这份简单的工作就意味着途中变的困难了。是遭遇了什么了吗?还是你失手了,值得花8个月弥补回来。”

  他看了眼茶杯,茶水映射出疲惫的自己,这种状态确实是他没经历过的。他之所以期待回来这里,还有的是这里能解脱他内心的沉重。走投无路的他也只能选择这里……

  “后者是不可能的,比这艰辛的任务多了去了,但我从未失手。”

  他看向老爷,老爷却没有注意他,继续重复读他的日刊。

  “看来是遭遇了什么吧。敌对的集团吗?还是说他们雇佣来游骑士?……”

  “也不是棘手的敌人…只是……”

  外边的雨声变大了些,下得更大了些。灰暗的天色渐渐将世界退去色彩,这好无格调艳丽的世界,是他一直所在的地方,一成不变,阴暗又潮湿寒冷寂寥,日复一日。就像他现在的脸色,苦闷却没无法倾泻出来,因为在这里你怎么做都改变不了什么,能做的只有阻止自己改变。

  老爷看得出这沉重的气氛,这位少年的表情恐怕很难主动开口,所以老爷敲了敲桌面让他集中注意力,然后开口道……

  “杀人了吗?”

  老爷以相似的沉重口气开了口。

  他犹豫了一会,点下了头。

  “……,嗯。”

  事情果然这样了,老爷无奈的叹息后仰去了身子。但露出的却是在担心他而已。今天并不想去生气的老爷,根本不想去找什么理由来气自己。真希望麻烦不会变大。

  他在内心这么苦求着。

  “怎么了?是必需的手段吗?这份工作只是夺回他们从亚马迪集团窃取的一些重要资料而已,对方是一般的研究所,渴望得到尖端科技的几位不知世界残酷的傻子,就仅此而已啊。无论偷窃也好威胁也好,不使用极端的手段也能让他们乖乖屈从达到目的吧。但是……”

  老爷停顿下来看了看他的表情,接着。

  “还是出手了是吧……用这份力量……”他自觉的补上了话

  而他说话时有点逃避的感觉,逃避现实憎恨世界的强硬态度,他很少有过这种僵硬。要不是老爷,他在其他人面前根本不会这样袒露。

  “理由呢?”

  这感觉是问不出理由了……看他的样子,老爷在心里想到。

  “抱歉……有许多事…”

  “不好开口说吧。”老爷喝下一杯茶水。外边的雨势渐渐安静起来了,云层中似乎有裂口。

  “那么结果怎么样?哼,虽然我因为你之前做过这样那样的蠢事而在善后方面受了不少苦,并反复对你强调工作中不要动了私情,可是还是发生了……

  你继承的这份力量,虽然适合这份残酷的差事,但你可不适合。

  唉,你也有口难言吧,就算是我也不能理解。收起你那难受的表情吧,搞的是像我是在刁难你一样,像个愚蠢的教育人员。

  我可是你的指定者,让你执行行动的人可是我啊,责任先不说。先是结果,能不能让客户满意这才是重要的一点。他们可是焦急了8个月啊……”

  “资料,完全有保证,也没有泄漏出去。在他们研究所完成信息交接时我就已经解决了……”

  “哦……死亡人数是多少?”

  “不知道……”

  “……全相关人员你都出手了?……”

  “……是的我把所有的人都杀了,没有留下活口……”

  对于老爷那识破一切的疑问,他以极快的情绪倾诉了这句话,然后是一阵令人心寒的沉默。

  “喂喂,在怎么说这也……”这次彻底是个大麻烦,本来想就此把要斥责他的话说出来。

  可在一瞬间中老爷察觉到他的脸色阴沉了下去,嘴唇半张开想开口,可上下都在颤抖着,敢肯定不是因为寒冷导致,他脸色唰的一下子惨白起来。看来留下了不少令人可怜的回忆。

  无可奈何,也不能强迫的寻求理由。老爷从他座位上起身,走到他沙发的旁边坐了下来。

  “我没办法……只好…这样按照自己的意识动了起来……破碎了一切。回过神时已经结束了……什么都不知道……”

  他继续痛苦的倾诉着,嘴里有咬牙的声音。而他的眼睛都不敢正视坐在旁边的老爷。

  看着他的侧脸,着实让人感到心疼。述说的表情明显在逞强,但无论如何都想使自己的平静下来,这一次对他很沉重。

  老爷看出了这一点,这位少年在他面前袒露出了从未有过的自己,在新鲜的同时不少让人担心,老爷是看着他长到现在的,少年在自己底下经历过多少他也是有点感触。自从那家伙将他带来到现在,老爷就像个监护人一样,一直看着他这扭曲的足迹,而这扭曲的轨迹确实的也有自己的责任。老实说,负罪感他心里也是存在的。

  应该对他做些什么,却很无奈的无法做到。

  “…………”

  “卡斯奥曼先生……抱歉,这份工作之后我希望能继续在你手下工作。

  这份工作之前你说过,是我的最后一次任务,结束了之后我就能回到正常生活中,我是很期待很高兴。

  但是……我还是太单纯了,这份罪恶无论有多么美好的未来都无法抹去,所以……直到真正的抹杀这份罪恶之前,我还不能正常的生活…我不想一直带着面具在温柔的世界中生活……”

  “不。你还是太单纯了,人一但有罪花费一辈子也无法抹去…”

  “可是,也有人……比如像那个人。”

  “…………”

  “所以,我打算在呆久一点。就算穷尽一生也无所谓……”

  窗子外边的雨似乎停了。老爷不言,走到窗子旁打开了窗子,外面的阳关一缕一缕的照耀在城市中,这昏暗的天色终于回归了原先的样子,这几天一直待在在阴郁的天气下现在的这一份彩虹又赋予了世界新的希望和色彩。可在他这里,却没有改变。

  “那家伙和你也是,坚持一些不切实际的理想。偿还罪的心意确实是好。但是罪迹是过去式,已经是刻在人生石碑上的文字,是绝对无法抹去的……你给我就此放弃吧,你这样的年纪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来这里的“初衷和心愿”已经早就明了了吧,约束你的人是我。所以,现在给我去正常点的世界生活吧。”

  “正常的生活?”

  “嗯,其实我已经为你准备好后路了。”

  他有点焦躁的摇起头来。

  “是我决定的……”

  “啊?”

  “我决定留下来……不打算去哪,也不会离开。而且……你也不想轻易的丢掉我这份力量吧。”

  “你的力量啊……的确不错。但就是这样我才担心的”

  “为什么?”

  老爷看着他,眼神严厉起来,紧接着说。

  “杀人的动机是什么?你有什么理由行动?

  据我知道的,你是很理智的人,比起蛮力更擅长动脑,你不使用能力解决的工作也占多数。

  可是你这次做过头了呢……这份力量可不会暴走,那么问题就出在使用者身上,是精神发狂受刺激了?还是说被控制威胁了?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啊?不知道实情的话,对谁都没好处。”

  “…………”

  他继续的把牙口咬紧,就如此沉默着,神情僵着而慌张起来。更激起人的好奇想了解一切………

  老爷盯着全身苍白的他,像不知所措的羔羊,迷失方向而呆愣在原地的木鱼。这就是软弱的他,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的那个人。

  在老爷遥远的记忆中,那个男人带着年幼的小家伙,走进了自己肮脏的世界中。

  “你可要自己负责。”

  “当然。”

  一直很认真的那个男人,答案却那么草率。男人对他有如此认同感才会把力量继承于他身上吧,那么对这个男人无比信任的朋友。是不是也要认同他一切做法的正确性呢?不,他这样肯定出。

  我会凭借自己的判断来知晓他是不是你所认可的家伙

  时间确实证明了这一点,但过程对于他来说是残酷的。虽然自己是个可怕的老东西,但也曾经见识过真情对于他的经历也身同感受。可怕的东西,绝望的现实知道这些有什么坏处呢?可他却偏偏只知道这些,所以即便有多少污点哪怕全身血迹,认识世界的美好,这种权利也没人能从他身上掠夺走吧。

  “已经决定了,现在。你给我好好去一次学校。理由我不会追究了,但是你的去处(未来)就由我来规定。”这个想法老爷考虑了几个月,做了足够的准备将他身边最好的孩子送走。现在正是这个时候。

  “…………”

  在沉默一会后,那少年静止冰冷的身子确实的动了一下子,他抬起头。“为什么”他想开口问。但却哽在嘴中说不出,他是否有权利选择,不敢去判断。

  “真的好吗。客观上看我可是杀人犯啊,把我放到正常的世界中真的好吗?况且哪里有学校会接受我这个人……”

  “有。当然有啊,根据你的情况,我把你的简历稍微改了下。”

  稍微改一下?肯定变的一团糟了吧。他想反驳说,可什么话都说不出,哽在了喉咙里。老爷的态度有种让他非去不可的感觉,这种强硬他却无法反抗,自己手上的武器都已经丢弃,简直就是放弃了。

  “什么时候行(动)…出发。”

  “很快。”

  “去哪里。”

  “太平洋。”

  这只是一个赎罪的故事和无法忘记的,罪与烈火。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现代魔法小说

罪恶的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