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凰山的男人

凤凰山的男人在线阅读

凤凰山的男人

守之以朴

历史·民间传说·17.5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06-05 18:39

凤凰山安家大院的天林、天锡、天孝三兄弟是唐朝平西大元帅安崇诚的后裔,家业发展蒸蒸日上。然而,在清末混乱的世道下,内有天傅、四老爷等族人使坏,外有黎道强、张麻三等强敌作对,加上县衙腐败无道,把天林逼上了绝路。故事从天林的银号出现存银吃紧、黎道强闹事开始,引发了天林向四老爷要帐、天林失落河中生死未卜、安家大院因一时无力偿还债务而众叛亲离等一系列环环相扣的情节;后来,又因为猫耳岭马蜂、赵明出手,救天林于水深火热之中,引发了黎道强害死小翠、谋杀亲爹,并嫁祸天林而被入狱等意想不到的事情;难为可贵的是,天林的妻子刘国秀为了保全大院和天林,一个弱女子费尽心思、吃尽苦头,甚至不惜变卖家业,就连天锡、天孝为了拯救大院和天林,能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只身犯险,苦寻失联的大哥、勇做冲锋陷阵的小卒……苦尽甘来。以清官省府巡抚二老爷的出场作为转折,揭示了坏人终会遭到惩治、好人得以保全的正能量。故事结束时,特意把天林刻画成一个英雄,以武德战胜坏人的光辉形象。人物塑造:吃货铁牛、吝啬的四老爷、机灵的马玉柔、冤家丁东和瘦猴……情节设计:土家风情花灯戏、过年猪泡汤肉、激情与刺激的打斗……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银号导火线

  清朝末年,国家内忧外患,社会动荡不安,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然而,安化县境内的十八寨,人杰地灵、民风淳朴。在这未受外界打扰的世外桃园,聚居着数千户安氏族人,过着无忧无虑的富余生活。

  入黔始祖安崇诚的后人,由于发展迅速,支系庞大,分布很广,后来便派生出武威郡、武陵郡、河内郡等郡望。其中,武威郡一脉基本集中于十八寨。名为寨,实际上地域包括方圆数千里,由数个大大小小的部落组合而成。安家祖祖辈辈,本就能人倍出,受人敬仰。在发展到“应”字辈时,声名鹊起的凤凰山大老爷、关庄二老爷、游龙洞四老爷,皆被人们广为流传。

  凤凰山大老爷早年四下经商,贩卖天麻等药材生意,风生水起,积累了丰厚的财富。他的中药铺“百草堂”,济世救人,善行惠及乡邻;为了方便商人的货币流通,他还开设了银号,受到生意人的青睐。他长年奔波在外,不幸劳疾成病,久经医治无效,带着所有遗憾和不舍,离开了人世。

  大老爷生前娶妻两房,也先后随他而去。长房膝下所生一子天傅,生性憨厚,事无主见,掌管百草堂;二房膝下所生三子天林、天锡、天孝,兄弟齐心,相依为命。天林虽然年青,缺少社会资历,但肯吃苦耐劳,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拼命三郎。他除了在外潜心打理银号生意外,还担负起对两个尚未成年兄弟的养育重任。幸运的是,天林娶了个贤德的好媳妇刘妹三。刘妹三并给他生了个儿子,为他共同支撑起整个事业和家庭,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然而,甲午战争爆发后,引起了十八大寨的动荡不安,盗匪更加猖獗。出门经商风险巨大,不少商人纷纷收紧产业,有的为保全身家性命,而闭不出户。天林的银号生意时起时落,变数很大。特别是接近年关,前来提取银两的客户络绎不绝,踏破门庭。银号备用金眼看就要出现赤字,天林坐在银号的内堂里,心急如焚,右手不停敲打着桌面,盯着杯子里已经冷却多时的苦丁茶水,喉咙不自觉地打了个空隔。内堂内还有一人,那就是银号的掌柜,天林远房亲戚“小爹”,四十出头的样子,一动不动地站在天林身旁,满头大汗,默不吱声。

  银号的伙计沉着稳健,小心地在柜台前应付着一个又一个来往的客户。只要是存银子的,多多益善,伙计自然喜笑颜开;若是来取银子的,他就开始愁眉苦脸,应接不暇了。慢慢地,客户群中有些人不耐烦起来,从催促、到吼叫、再到张牙舞爪……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一块板砖毫无征兆地飞向伙计的头颅。伙计还没反应过来,血水已经顺着面颊流到胸前,再滴到地上,他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催促声停了,吼叫声停了,所有还在急剧运动的肢体也停了……好像时间也悄悄地停了。

  不,时间没停,这种暂时的寂静,仅仅维持了十秒钟,又出现了更大的呼救声,吼叫声,谩骂声……

  “是谁,太粗暴了。”

  “快救人啊……”

  “打死人了,快跑啊。”

  “银号要倒霉了。”

  “还钱,还我的钱。”

  ……

  天林被外面的嘈杂声音惊醒,身体就像离弦之箭,窜出柜台,发现倒地不起的伙计,就像个血人,已经昏迷不醒。掌柜跟了出来,见此情形,早已六神无主。

  “小爹,快救人。”天林一把伙计抱起,拉了拉愣在原地不动的掌柜,大跨步朝门外奔去。

  “唉唉唉……天林,你不能走。”柜台前有几人迅速围了过来,堵在门口。

  天林目光如炬,炯炯有神,环视一周,声如洪钟地质问道:“各位相与,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油头滑脑的矮个子老者推开人群,钻到天林跟前,站直身板,抬头了看了看身高七尺的天林,立刻又躲过其眼睛,向掌柜藐视一眼,振振有词地说“天林,你不能走,要走也得把我们大家的银两提兑了嘛。”老者边说边扬了扬手中的票据。

  “是啊是啊,还有我的。”一个二十四五岁浪荡公子模样的人,急忙附和老者,众人随即跟着起哄起来。

  掌柜吓得团团转,不停地唠叨着,“天林,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天林原本浮躁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一字一句地对掌柜说:“小爹,不要急,我来处理,”他把受伤不轻的伙计,小心翼翼地放到掌柜肩上,“快,快把他送去医院,要不惜代价救他。”

  “知道了,那你……”掌柜哽咽语塞,低着头,托起伙计,火急火燎地往医院赶去。

  天林走进柜台,看了看地上遗留的血迹,拿起沾满血污的板砖,指向众人,吓得众人纷纷后退,惊恐不定。

  “各位朋友,请告诉我,这是谁干的?”

  看着双眼充血、表情冷酷的天林,老者胆颤心惊,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说:“天林……天……不,安老板……你……你可别……别乱来啊!”

  “我乱来?”天林气得差点七窃生烟,“你们听好了,我天林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你们都闷心自问,我哪件事对不起大家,如果有,请都摆到桌面上来,我会给大家一个敞亮的交待,请不要背后下黑手,无耻。”

  浪荡子打量着天林,瞄了瞄身后,心想反正自己能进能退,壮壮胆子,阴阳怪气地说:“大家别怕,是他理亏,是他久我们的钱,叫他还钱……”

  “啪”地一声巨响,天林手中的块砖砸在柜台上,立即变成了粉沫。这个动作吓得浪荡子倒退两步,差点坐在地上。老者和众人,更是呆若木鸡,手足无措。谁都知道,天林是行武出身,单凭打斗,四五人同时出手,都会败在他的铁拳之下。但是,他却从不倚强凌弱,相反,处处打抱不平,救过很多人。包括很多被劫匪抢夺财物的商人,都是他时时挺身而出,避免了不少的损失。而这些曾受恩于他的商人,大多成了他票号的顾客。正因如此,他年纪轻轻,就凭自己的声誉和作为,支撑起了票号的事业。

  天林见不再有人回话,轻轻吹了吹手掌上的灰尘,突然灵光一闪,计上心来。“各位相与,我们有话好好说。”他顿了顿,双手前伸,掌心向下压去,语气变得更加温和,“我知道,都快过年了,大家都希望太太平平地度过,对不对?不就是都急着兑换银票嘛,可以,我马上就给大家兑换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既然,大家信不过我,那今后,咱们两清,别再有生意往来了……”

  “不,安老板,不是我们信不过你,”老者突然必恭必敬地说,视线在浪荡子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怎么?内有隐情?这两天,怪不得大家都集中前来兑换银子,就像是约好了似的,”天林看在眼里,恍然大悟,“当然,您老不敢说,那就算了。”

  “其实也没什么,嗯,只是听人说,安老板的银号备用金很是吃紧,要是来晚了,恐怕自己的老本都没了。”老者说完,得到了在场人员的响应。

  “哈哈哈……”天林爽朗地大笑起来,伸手指着浪荡子说,“您所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他吧。”

  老者很诧异,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果然,哈哈哈……”他的眼睛变得敏锐起来,“其实,你不用奇怪,本来我还不确定的,现在,你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谢谢。”

  老者被说得面红耳赤,尴尬异常。

  浪荡子的脸面更挂不住了,两眼恶毒地投向老者,竖起中指挑衅着,老者好像被电击过,急缩脖子,退到人群后面,躲了起来。

  “年青人,看你面生得很啊,我们有生意往来吗?”天林对此人有种莫名的反感。

  “好说,好说,”浪荡子整理着半洋不土的西装,眼神变得轻浮起来。“安老板是贵人多忘事啊,在下黎家堡人,刚从北平回来,替我爹管管帐目,收收银票……”

  “明白了,”天林了然于胸,不露声色地说,“原来是黎公子啊,失敬,失敬。”

  “好说,好说,”这个黎大公子,名道强,黎家堡堡长黎光荣之长子,几年前伙同贼人在凤凰山、游龙洞、关庄等处,猖狂作案,无论猪马牛羊,还是钱财粮油,都遭其盗窃。人们背地里都喜欢把他的名字倒过来念,强道黎,就是强盗黎。许多老百姓,虽受其害,但因惧怕堡长淫威,而敢怒不敢言。

  为免乡邻长期遭受黎道强的欺负,天林暗中调查其恶行,并在其行窃时,人赃俱获,抓到县衙。黎光荣上下打点,给了县令不少好处,很快就把黎道强保释出来,悄悄送往外地。瘟神走了,老百姓拍手称快。后来,传闻黎道强又纠结不少地痞流氓,在北平鬼混,闯下惊天大祸,无人能保,被打入天牢。没想到,黎家势力这么大,短短几年,又花钱把人弄出来了。

  仔细打量就会发现,眼前的黎道强,消瘦很多,与过去判若两人,可能与长期吸食鸦片无不相关。

  “安老板,我今天的来意,想必你已明白,嗯,废话多说无益,”黎道强肆无忌惮地窜上前,坐到柜台之上,身体前俯,眼直勾勾地盯着天林的鼻子,把手里的银票在胸前晃一晃。

  “黎公子,请稍等一下,你我的帐慢慢再算,我先招呼招呼在场的各位乡亲,”天林看清那只还沾着黄泥灰尘的手,联想到同样带着黄泥灰尘的板砖,恍然大悟。于是,他毫不留情,顺势抓住其手腕,用力一拉,硬将其拉到地上,“唉啊,黎公子啊,你可要小心点啊,别闪了腰啊,来来来,让我扶你。”

  黎道强见天林伸出爆满青筋、肌肉紧扎的手臂,又要过来,急得连连摆手,皮笑肉不笑地说:“谢谢了,不用你扶。”他深吸口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吃力地爬了起来。

  “各位乡亲,我们刚才说到哪儿?”天林不再理会黎道强,把目光投向众人。

  老者见黎道强向泄了气的皮球,皱破不堪,便立即推开众人,眯眯眼,使出见风使舵的本事。“安老板,都是小人使坏,我们不该偏信馋言……”

  “是啊,安老板,我们不该……”

  ……

  随着老者的开场白,又是一片奉承之声。

  天林敲了两下桌子,老者连忙举手示意,大家又静了下来。他放眼望去,这些人的嘴脸又变得和颜悦色起来,真是翻脸就如翻书啊。

  “正如黎公子所说,我们不再废话,今天就把大家的银票都提了吧,正好我少损失几分利,你们——谁先来。”

  老者在众人中间又是窃窃私语,又是挤眉弄眼,正当天林等得不耐烦时,他大摇大摆地走到柜台前,贴近天林的耳朵,小声说:“我们不提了,这是大家伙的意思。”

  “什么?”天林的虚张声势,就是赌一把。如果,众人要提走银票,恐怕很难办,备用金已所剩无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幸好,这帮人又怕冒险,又贪便宜。把银票提走,就成了死钱,如果继续存在票号,还会钱生钱,多好啊。前提是,他们还是信得过这位顶天立地的硬汉。

  “我说,这银票,大家都还是照旧存入你的银号,放心。”老者急忙重复。

  “此话当真?”天林悬着的大石头,终于得以落地,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千真万确!”众人不待老者开口,抢先回话。

  “哈哈哈……”

  “哈哈哈……”

  正当大家笑得很投入时,一个不知趣的家伙凑了过来,“他们不提,我可一定要提的。”

  天林转过身,收起笑,异常严肃地说:“当然,你我的帐一定要算,而且,要算得……”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黎道强接住话题,特意加重语气,“一共是五百万两现银。”

  “清清楚楚,明明白,非常好。不过嘛,你今天得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

  黎道强见他一口答应“很好”,嘴角无意间流露出了得意的诡笑。当听到后半句时,脸色突变,声音嘶哑地问道:“你,你……要我交待什么?”

  “你心里没鬼,紧张什么?”天林谈笑自若,黎道强仇恨渐浓,“我哪里紧张,啊?哦,你,你诈我?”说着说着,手指在天林眼前摆动起来。

  “是吗?”天林两眼就像一把枷锁,眼珠跟着对方的指头移动,牢牢锁住其手,“是你,扔块砖砸我伙计的人,就是你!”

  “你在胡说,不是我,你……你别血口喷人。”黎道强越加紧张,手指在不停地发抖,他见天林还在盯着自己沾着黄泥灰尘的手,似乎反应过来,急忙两手合拢,既想藏,又像擦,反而弄巧成拙。

  老者和众人见事不妙,生怕惹祸上身,连说“告辞”,转身就要离去。天林轻轻跨上柜台,居高临下,不紧不慢地说道:“今天这件事,人人有份,谁都别想脱离干系。”

  众人不得以又退了回来,挤在一旁不敢吱声。

  “各位,他是血口喷人,那块砖根本就不是我扔的。”黎文明拉拉这个,拉拉那个,见众人就是无动于衷,带着哭腔对天林说:“我告诉你,这件事不关我的事,是……是他们干的。”

  “你刚才说谁血口喷人?”天林强压着怒火,指着他那黄泥手掌,声音柔中带钢地说,“黎家小儿,你别再嘴硬了,被自己出卖了,居然还要狡辩。各位乡亲,你们或者是我的证人,或者是他的帮凶,看着办吧。”

  众人六神无主,更加恐慌,纷纷看向老者。老者闻言,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差点掉下泪来,骑虎难下啊。他们心知肚明,黎家势大,如果,实话实说,指认黎道强就是打伤票号伙计的人,将来会很麻烦的,而且会是很大很大的麻烦,因为没有人比黎道强更放肆,更无赖,更难缠,必定会遭到其报复。如果,违背天地良心,站在黎道强这边,又于心不忍。

  “安老板,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看来,中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哈哈哈……”天林看着这群胆小如鼠的人,十分气愤,狂笑过后,说道:“我知道,大家都是明哲保身,我不会怪你们,但是,有件事情,我不得不好意提醒,他,黎道强,是出了名的强盗黎,今天就算你们谁都不会指认,明天他也不会感谢你,相反,还会毫无顾忌地欺负到你的头上。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曾经横行乡里的黎道强又回来了,居然发现你们更加软弱可欺……”

  黎道强趋天林向着大家说话之时,悄悄摸到他的背后,抢起桃木椅子,往他的腿部横扫。若是被砸中的话,他的双脚必残无疑。

  “小心!”有人带着嗓子冒烟的语调提醒着。习武之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天林的余光早就发现了黎道强的小动作,在桃木椅子快接近腿边时,他一招腾空翻滚,跳下柜台。

  黎道强见扑了个空,又抡起椅子拍去,连连抢攻天林上中下三路要害,嘴里不停地叫嚣,“你去死吧,老子不但砸了那个不长眼的伙计,今天把你也灭了。”

  天林招招躲过,但是票号里的摆设,被砸得乱七八糟,木屑四下飞溅,票据满天飘浮。他再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伸臂硬接飞来的椅子,几记连环踢腿,向对方身上招呼过去。

  黎道强在外面混了这些年,真是长见不少,身体快如泥鳅,一一避开。

  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拳脚相加,打斗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黎道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他右手下滑,从裤腿内掏出匕首,瞬间扎向天林胸部。他那双贼眼没有瞒过天林,右手腕部被天林当即擒住,进退不得,手指酸麻。匕首滑落,不偏不倚,插入黎道强脚背。

  “啊……”杀猪般的嚎叫声从黎道强口中传出。

  “黎家小儿,你作恶多端多,至今仍然不知悔改,现在,我就替老天爷好好教训教训你。”天林声如洪钟,迅速垫步,勾摆连击,拳拳打实。

  黎道强哪还有还手之力,只好跛着脚,抱头鼠窜,伴着阵阵眩晕,被一记侧踹,倒飞出门。求生本能,容不得他呻吟作态,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拱着腰,落慌而逃。逃走时,留下了一句话:“好汉不吃眼前亏,你给我等着,此仇必报。”

  经过一番折腾,银号已无法营业。待众人相继散去后,天林怀揣着银两,草草关了店门,站在空旷的大街上,仰天长叹一声,向医院疾步奔去。

  医院病房内,刚抢救过来的伙计,仍处于重度昏迷中,掌柜正焦急万分地来回踱步,在天林出现在门口时,他那紧崩的神经才放松下来,深吸了口气,伸手接住天林的公文包。

  “他的伤怎么样?”天林来到床前,关切地问道。

  “医生说,伤口已处理干净,”

  “有生命危险吗?”

  “三天,如果他能挺过三天,命就算是保住了。但……”

  见掌柜吞吞吐吐的样子,天林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小爹,你说。”

  “他很可能是脑振荡,甚至,甚至……”

  “甚至什么,你倒是快说啊,看把人急得。”

  “甚至会脑瘫!”掌柜说着,忍不住拿出手帕擦拭眼眶。

  天林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猛拍脑门,吓得掌柜一愣一愣的。“小爹,别怕,你赶快通知他的家属过来,把情况说明,记住,一定要做好安抚工作。对了,你帮我转告一声,无论如何,他的伤,我会负责到底。”

  “凶手是谁?”掌柜追问。

  “关于凶手,回头再说,当前最要紧的是银号的事情。当然,银号有我,你只要把他照顾好就行了。”天林边说,边掏出一大把银两,放到掌柜手里,“先拿去安抚家属,医药费可以随时去银号取。”

  “我,还是去银号做事吧。”掌柜知道,天林的压力如同山一般的大,担心会扛不住。

  天林安排掌柜照顾病人,他是有计较的。现在,正是银号的多事之秋,一大笔放贷迟迟追不回来,而来提取银两的人一拔接着一拔,此事绝对不简单。加上黎道强的事情,问题辣手得很啊。

  “小爹,你还不放心我啊,”天林挺直身板,握紧拳头,使劲扬扬手,爽朗一笑,“没事的,我心里有数。”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民间传说小说

凤凰山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