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开局一个要饭碗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明之五好青年在线阅读

大明之五好青年

历史 / 两宋元明

213.04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万历四十七年,当萨尔浒之战的悲歌落幕,一头怪兽踏上了战争的天平……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呃,错了。我们是正义的五好青年,我们要用正义的铁拳砸碎旧世界!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茵塔希缇.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广令公.
    书友等级: 长老
  • 书友第3名:青YY柠.
    书友等级: 长老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崇祯十五年在线阅读
穿越回崇祯十五年,崇祯、多尔衮、李自成、张献忠、且看如何在这天崩地裂、枭雄奸雄并起的大时代中,卷起千堆雪!小白文喜好勿靠近,本书的金手指只在于历史的熟知
韭菜东南生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好女婿在线阅读
“崇祯,别急着上吊,只要把女儿给我,我带你杀出北京!”  “李自成,这座北京城就留给你了,好自为之吧!”  “多尔衮,我陈越有朝一日必定打进东北,把你满洲人赶到北冰洋,去和爱斯基摩人为邻!”  穿越到崇祯末年,遇到了崇祯的女儿坤兴公主;  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却要担负起整个国家。  书友群:299967292,新建群最早进群有福利啊
任国成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的明朝好兄弟在线阅读
战场上,箭如雨下,骑兵往来纵横,刀光闪耀。 朱重八砍倒一名元军,回身嘶吼,“九儿,恁快跑!” “哥!”朱九涕泪交加,“俺腿中箭了,跑不了!” 朱重八魁梧的身躯,在朱九面前蹲下,“弟儿,上来,哥背你跑!” ………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 “今日,俺朱九,咱朱重八,结为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至此以后,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 ……… 病床上上的重八,艰难地对小九道,“弟儿,为了江山,把他们杀了!”
坚强的骨头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宋将门在线阅读
没有杨柳岸晓风残月,没有把酒问青天,没有清明上河图……  一个倒霉的写手,猛然发现,自己好像来到了假的大宋……家道中落,人情薄如纸。外有大辽雄兵,内有无数猪队友,滔滔黄河,老天爷也来添乱……  再多的困难,也不过一只只纸老虎,遇到困难,铁棒横扫,困难加大,铁棒加粗!  赫赫将门,终有再兴之时!  —————————————————————  读者群:284 427 642 (恭候大驾光临)
青史尽成灰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挽明从萨尔浒开始在线阅读
万历四十七年三月,萨尔浒大战,明军惨败。杜松尽没,刘綎殉国、马林溃逃,李如柏迷路了。 时值晚明,天下多故,无尽征程,从这里开始。
梦吴越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这个大明太凶猛在线阅读
这个大明太凶猛,对文官比流寇还狠毒,打女真那更是一个凶残,从东洋到西洋,来一起尝尝大明凶猛的铁拳…… —————— 新书《大明海贼王》已经发布,求推荐,求收藏。  欢迎加入交流群:749048140  vip认证群:150536544
无语的命运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移明皇帝在线阅读
朱慈炫魂穿成天启皇长子,却是魏忠贤眼中钉,欲除而后快。 幸赖危机预警系统,才得存活。 财经生出身,攀不了科技树,玩不转政治,更无意皇位,却被魏忠贤逼上皇位。 做了皇帝,却不想做皇帝的事。 信王叔,朕南下,北方留给你,你玩你的,朕玩朕的。 朕就捞点银子,做做移民工作,把大明往南移移。
鬼狐妖道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李节穿越成为大明宰相的孙子,还没等他高兴,却发现他这位祖父名叫李善长,而现在距离李善长满门抄斩只剩下半年时间。 换句话说,李节面前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是放弃挣扎,趁着还有半年时间,把能吃的都吃了,能喝的喝了,能玩的都玩了,半年后一家人整整齐齐的推到刑场,咔嚓一声砍掉脑袋。 第二条路则是利用他穿越者的身份,想尽办法从剥皮狂魔朱元璋手中逃得一命,这倒是有一条现成的路,那就是娶公主做驸马,朱元璋虽然心狠手辣,但却不会对自己的女儿女婿下手,只是时间只剩下半年,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甚至李节一度认为,似乎选择第一条路更加轻松一些?
北冥老鱼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谋明天下在线阅读
吴宗睿穿越了。 第一,韬光养晦,集聚实力,第二,针锋相对,寸步不让,第三,实力碾压,打到你服气,第四,以上办法全部采用,依旧不服者,彻底消灭。 水滴石穿,绳锯木断,一点又一点的改变,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一步又一步的走向辉煌。 过程重要,结果更加的重要。 我们一起来见证,看看吴宗睿如何走上巅峰。
风中的失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之五好青年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开局一个要饭碗

  “打,给我继续打!”

  ……

  在一片嘈杂的喊声中,杨信迷茫地睁开眼……

  尖厉的破空声骤然而至。

  紧接着伴随响亮的抽击声,他眼前血光飞溅,还没等他清醒过来,腰间传来重击,他的身体也随之翻向一旁,一个肮脏的破碗立刻出现在了他视野。而在破碗的另一边,是一双带云纹的刺绣布鞋,他的目光向上沿着一袭丝绸青衫迅速落在了一张年轻的面孔上……

  后者帅气地打开折扇。

  “打死这狗奴才,你还敢跑?须知你就是跑到那爪哇国,也一样是我傅家的奴才!”

  他嚣张地喊道。

  下一刻那尖厉的破空声再次响起。

  杨信的左手本能般探出,瞬间将抽落的鞭梢抓在手中,紧接着向下一拽,就在鞭子主人被他拽得向前同时,猛然站起身右脚弹出迎着其胸口踹了过去。

  那人立刻鞭子脱手,惨叫一声倒飞出去。

  杨信右手一把抓住带过来的鞭子柄,毫不犹豫地甩臂向侧面抽出。

  鞭梢带着更加响亮的抽击声,从右上向左下斜着划过那年轻人还算俊秀的面容,在皮开肉绽中甩出飞溅的鲜血,那年轻人带着撕心裂肺的尖叫向后倒下。他右后方一个壮硕的汉子脸色骤变,扶住他推给左后方少年,拔出腰间佩刀向前一步,对着杨信右臂直接砍落。

  杨信后退一步避开。

  “杀了他,杀了这狗奴才!”

  那年轻人在少年怀里,梨花带雨般哭着尖叫。

  杨信另一边空着手的男子转身夺过围观者的扁担,从后面照着杨信的腰横抽而来,同时前面持刀壮汉手中雁翎刀横斩,一刀一扁担剪切他的身体。还一头雾水的杨信猛然后仰,避开雁翎刀的同时,两脚发力,在那根扁担从他背后掠过瞬间,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后空翻。

  喝彩声骤然响起。

  落地的杨信抬脚踹飞了那个拿扁担的。

  然后他的左脚一挑,正在落地的扁担到了他的右手中,他单手拿着这根古老却明显经常使用,都已经磨得十分光滑的木制扁担,看了看自己周围。

  一圈的古装。

  两旁是同样古老的店铺。

  前方石板铺的街道直通古老的城门……

  这不是哪个片场。

  话说还没有能把一切做到如此真实,真实到空气中都充满牲畜粪臭的剧组,更没有哪个剧组的化妆师能把所有人都画出满脸的沧桑,那些衣衫破旧的人身上明显长期营养不良的瘦骨嶙峋状更不是假的……

  当然,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具身体根本就不是他的啊!

  这具披着破麻袋,瘦骨嶙峋而且散发腐臭的身体,根本不是他的,这就是一个乞丐,而且身上还有一大块腐烂生蛆的伤口,旁边那个破碗就应该是他唯一的装备了。不过奇怪的是,除了脸上那一道子,他并没有感觉到这身上有其他什么伤痛,反而无论对周围感知能力还是反应速度,全都有明显的提升。不过力量的确是不如从前了,很显然这具严重营养不良的身体,还是拖累了他原本的实力。

  “那么谁来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掂量着扁担真诚地说道。

  “杀了他,快杀了这狗奴才!”

  那年轻人依然在尖叫。

  他脸上挨的那一鞭子已经算是毁容了,一道血淋淋的鞭痕让鼻子都烂了,旁边那个少年惊慌地用衣服给他捂住止血。不过杨信并不认为自己做的过分,因为他脸上也有一道几乎完全相同的伤口。好在抽他那个应该是家奴的家伙力气小一些,所以只是脸上流血,但鼻子并没伤到。

  这样算扯平了。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对面那个拿雁翎刀的男子警惕地看着他,同时挪动脚步,把那个年轻人挡在身后。

  “闪开,都闪开!”

  人群后面突然响起喊声。

  紧接着围观的闲人分开,一个戴范阳笠,身上穿红色对襟罩袍,挎着刀,看上去是军官的人带着后面两个手下走进来,很显然围观者不少认识他的,一个个喊着何百户纷纷同他打招呼。

  杨信警惕地看着他。

  何百户走到那年轻人身旁,一看他身上衣服,立刻就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持刀男子。

  后者压低声跟他说话。

  杨信的听觉异常灵敏,立刻听到了逃奴两个字,还有他们是什么东昌傅家,按察副使之类。那何百户的脸上紧接着堆起笑容,一边点头一边听着,随即很坚定地点了点头,他看了看杨信,然后向两个手下一招手……

  “拿下!”

  他很干脆地说。

  杨信站在那里没动,双手握着那扁担,就像持枪般左手前右手后,扁担斜向上指,静静看着两个士兵走向自己。

  其中一个从腰间摘下铁链。

  “狗奴才胆子还挺大!”

  他很随意地说着话走向杨信。

  就在他进入攻击距离的一刻,杨信手中扁担闪电般刺出,就像装上了刺刀的步枪般,准确点在了他胸口正中,重击让心脏骤停,脑供血不足的士兵带着凝固的惊愕仰天倒下……

  四周一片寂静。

  “杀人啦!”

  一声尖叫骤然响起。

  四周闲人瞬间一哄而散。

  何百户目瞪口呆地看着倒下的士兵,再抬起头看着杨信,很显然这一幕超出他预计,而杨信依旧淡然地看着他,保持端枪的姿势,将扁担转向剩下那个士兵。后者已经拔出了雁翎刀,却明显有些不敢上前,双方武器的长度差距,让单挑几乎成了必败的结果。就在同时原本被杨信踢倒的两个家奴也重新围上来,一个同样抢了根扁担,而另一个则捡起了地上那名士兵丢下的铁链。

  三个人三角阵型将他困住。

  何百户立刻恢复了气势,很是武勇地拔出雁翎刀,不过还是略微落后他身旁的男子半步,后者明显是个老江湖,右手执刀斜向下指,皱着眉头向前。

  “这狗奴才行凶拘捕,格杀勿论!”

  何百户狐假虎威般喊道。

  那个士兵和两个家奴同时小心地向前一步。

  “杀!”

  杨信骤然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手中扁担直刺,对面被吓了一跳的士兵赶紧挥刀格挡,但突刺的力量太大,扁担略微偏了一下之后,准确点在了他的脖子外侧。

  昏迷的士兵立刻倒下。

  至于能不能再醒来就完全随缘了。

  几乎同时右后方家奴手中扁担砸落,杨信侧身避开,手中扁担尾端横推,准确挑在那家奴下巴,在后者的惨叫中把他挑翻。何百户毫不犹豫地后退,剩下那个拿铁链的家奴惊恐后退,老江湖上前一步,手中雁翎刀上撩。杨信手中扁担斜向下挡同时刺其腹部,后者侧身避开前进一步刀向前滑……

  杨信抬脚踹在他小腿上!

  老江湖一下子单膝跪地,紧接着杨信横抽的扁担落在他脖子上,后者立刻晕倒在地。

  何百户掉头就跑。

  那家奴拎着铁链逡巡不前。

  杨信捡起老江湖的雁翎刀,径直走到那年轻人身旁,挥了挥刀示意那少年让开,不过后者并没退缩,反而很英勇地上前,然后被一脚踹开,而杨信则低头看着那年轻人……

  “你,你要干什么?”

  后者战战兢兢地说。

  因为捂住他伤口的衣服掉落,鲜血再次流出,看上去很是凄惨。

  “干什么?干恁娘!”

  杨信恨恨地说道。

  说完他一脚踩在人家脸上,而且在后者的惨叫中狠狠辗了两下,可怜那张原本俊秀的脸,这下子彻底没法看了,就连鼻子还能不能恢复原样都是很悬的。那年轻人在他脚下发出沉闷的惨叫,张着双臂痛苦地抓着两旁的石板缝,就像个正在遭受蹂躏的柔弱少女。然后杨信心满意足地踏着他的脸走了过去,撒腿向着前方城门狂奔……

  他并不知道,在他身后不远的鼓楼上,有一群人默默欣赏着全过程。

  “三卫的军兵啊!”

  一个身材魁梧的青袍官,似笑非笑地说道。

  他身旁另一个青袍官面无表情地瞪了一眼身后的一个红袍官,后者则一脸尴尬地转身,在后面一堆红袍青袍里面寻找着,很快那目光落在了最后面一个青袍的脸上……

  “还不快去,一群废物!”

  他怒喝道。

  那青袍赶紧带着一队士兵向鼓楼下跑去。

  “击鼓,关门!”

  第二个的青袍官说道。

  “抓住之后带到这里,一条扁担使得倒也颇有章法。”

  第一个青袍官头也不回地说道。

  “他可是杀人了!”

  第二个青袍官说道。

  “没死人,他有分寸,都不过只是打晕而已,逃奴?这可真不像是个逃奴,山东大旱三年,饥民无数,莫不是有军户走投无路,隐瞒身份卖身为奴以求生!”

  第一个青袍官饶有兴致地说。

  “他伤的可是东昌傅家的人!”

  第二个青袍官说道。

  “傅伯俊故去十几年了,如今东昌傅家可有官职高于你我者?辽东危如累卵,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想来把一个伤了主人的逃奴,流放辽东效力疆场还不至于让天津兵备道为难吧?我可是要去收拾杨镐的烂摊子,弄不好要把脑袋丢在辽东的,哪怕找到汪公那里,他也不至于不会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吧?”

  第一个青袍官说道。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