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锅包肉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你说你不会在意我的过去,可是这个世界真的会有人不会在意另一个人的过去吗?你们不在意,我在意!所以有的事情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有的话是不能与任何人说的,有的秘密就是要烂在心底的,就算是对着树洞也不能说!对不起,我爱你,但我不能陪你永恒的微笑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狗贼你会遭报应的.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柢梦.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风城一方.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外挂儿子要打工在线阅读
又名《闲父手册》 这一天,李楼在学校做了一张问卷。 这一天,李楼收到一个神秘包裹。 这一天,包裹里开出一只外挂,非要叫李楼爸爸。 第二天,外挂儿子说李楼太low,它要出去打工养家。
六六道人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瑰里红在线阅读
人生如梦,天命定之。忆往昔时,心有余悸。峰回路转,却难回头。君心依旧,只得空守。
清风与明月.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你好普通人在线阅读
一个普通上班族,一个刚入职半年的小护士,一次突如其来的疫情,一场原定于一个月后的婚礼。  一个饭馆老板,一个十字路口的交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患者,世界本就是一张网,网线的两端羁绊着你我。  24小时是一天,24小时是每天。  谨以此书向奋战在疫情一线的全体人员致敬!  我们都是普通人,世界就是由无数个普普通通的人组成的。  我们都是平凡人,平平凡凡中往往孕育着伟大。
包子二爷o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对不起!青儿在线阅读
爱情来的时候很幸福,但走时候也让人心碎!更让人难以忘怀!
青輑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御刃者之心在线阅读
人生苦短,是要跟可爱的异刃贴贴,白头偕老;还是贯彻正义,成为一位留名青史的伟大御刃者呢?摆在少年面前的路,他又该如何选择?这是异度之刃2的同人小说,试着来看看,除了救世和灭世的战争之外,幽界还发生过什么事吧!
卉不卉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灾末续启在线阅读
这是未来的31世纪!一个朝气蓬勃的时代!也是一个暗潮涌动的时代! 那场流星雨之夜早已消逝,岁月如梭,光阴似箭!机械异能者们的故事即将拉开帷幕!
青青紫薇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在黎明之后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奇异的世界,有人类、异人、怪异。 一个少年意外穿越而来,故事的开头就在这里......
珂乙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青苔的启示录在线阅读
或许我们都经历过,某一时刻的某一场景,似曾相识。有人解释这是梦里发生过的事情,只是我们醒来后都不太记得了。而书本掉落砸下的声音,犹如一个开关,将主角从悲伤的梦里带回,而他的梦能给他有所启示吗?……
伴边人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随机能力者的噩梦在线阅读
突然觉醒超多能力的雪岩,发现自己的异能竟然带有巨大的随机性!譬如只能瞬移到随机地点,技能的范围完全随机等等……本可以开挂的人生如今却充斥着坎坷。
小逆戟鲸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树洞梦魇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锅包肉

  “I’m Li lei,are you Han Meimei,I think not.you are my best friend,Wu Miaoyi is you are name. And,my name is’t Li lei,my name Xin lan.I very happy because we are friend.you are my angle.I hope you do my xifu,please.I can……”

  随着一阵急促且欢快的铃声,辛岚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终于结束了,他心道。

  “考生请坐好。”一位监考老师威严道。另一位监考老师迅速地走到考生的桌子前将答题卡收起来。

  辛岚将试卷按顺序排好,又非常满意地看了一眼他写的驴唇不对马嘴,无论是语法还是词汇都错误百出的作文,却不知道自己将天使这个单词写错了。

  看着监考老师将他的答题卡、试卷、草纸收走,他的脸上挂着开心的笑,没有因为有几道题没写而患得患失。他的成绩也根本用不着患得患失,向来不爱学习的他怎么会在意得失。他的心里只有高考结束的解脱和喜悦。

  “考生请离场。”

  职教中心考场中的考生从教学楼的大门鱼贯而出。

  “鱼贯而出”这个词辛岚是不会用的,但是他的发小方亲宇看到从考场出来的考生,脑子里马上就浮现出这个词。

  方亲宇扯着脖子,站在大门口向里张望,努力从千姿百态、或悲或喜的考生中寻找着辛岚的身影,一边将手中的黑伞举的老高,晃来晃去。

  人群中的辛岚看到那“信号”,忙向方亲宇的方向走来。

  “小亲!你怎么出来的这么快?”辛岚看到举伞的方亲宇问道。

  “不到一个小时就蒙完了,我还睡了一觉呢,你的作文是不是用拼音写的?”方亲宇认真道。

  辛岚点点头,道:“不会的单词都用拼音代了。”

  一旁的辛母没有因为二人乱答英语这一科生气,对于辛岚,她只希望能上一个大专或三本就行,她笑道:“这回解放了,你爸和你方叔去订饭店了,咱们去庆祝一下吧。”

  方母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将电话挂掉,道:“他们俩订好了,咱们快去吧。”

  “妈,我手机呢?”辛岚道。

  辛母掏出一款非常帅气的智能机递给辛岚,“小心点,别摔坏了。”

  “知道了!”辛岚不耐烦地回道,麻利地将手机开机。

  方亲宇看着辛岚手中的智能机,又看看母亲刚揣进兜里非智能机,摸了摸自己兜里的非智能手机,提着黑伞跟在辛岚身后朝着饭店走去。

  辛岚刚打开手机,手机便响个不停。方亲宇伸着脖子向手机屏幕瞅去。

  “温馨十九有爱家”这个群不断跳出新的信息。

  “我没答完卷QAQ……”

  “我答题卡涂串了ಥ_ಥ”

  “应该可以打一百三十分以上╱得意”一条来自“白莲花儿”匿名消息。随后群里炸开了花,各式各样的的表情朝着白莲花儿轰炸。

  过了一会,群安静下来,看来十九班的学生都去庆祝高考结束了。

  “喵姐姐考的怎么样?”方亲宇问道。

  辛岚将手机递给方亲宇看,“你的喵姐姐可没有回我。不过英语是她的强项,没准那个‘白莲花儿’就是她。”

  辛父、方父订的是一家小饭馆,离考场很远但离家很近。饭馆人不多,只有几张桌子几位客人。

  四人进屋时,桌子上已经上好了菜和酒。

  看得出辛父、方父和高兴,他们不仅为自己到了酒,还为辛岚和方亲宇到了两杯,方亲宇从没喝过酒,端起杯子就喝了一大口,辣得他直甩舌头,忙夹了一块锅包肉塞进嘴里,再也不敢触碰那成年人的饮料。

  辛岚喝得到顺口,没过一会脸就红了起来。

  席间四个大人讨论着志愿准备填那所学校,辛岚时不时抿一口酒,要么看向方亲宇笑笑,要么就掏出手机点几下,不知道在与谁聊天。

  风卷残云,酒被喝得干干净净,辛母、方母起身向柜台走去,抢着结账,没过一会拿回两个塑料袋回来,装着盘子中的剩菜。盘子中没剩多少菜,但一向节俭的辛母、方母是绝对不会浪费的。

  辛岚和方亲宇扶着各自的父亲向外走去。

  方父看着脸蛋红彤彤但脚步不散的辛岚,赞道:“小子行啊,以后一定能比你爹能喝酒。我们家这个小犊子,学习不好,还不会说话,跟个屎橛子似的,废物一个!”

  “亲宇可比我家的崽子强多了,从来不惹事,还认学。”辛父脸上夸着方亲宇,脸上带着笑意,目光却扫向辛岚。

  小饭馆距离两家不远,没走一会就到了两家所住的胡同。

  “小亲,”辛岚扶着父亲走到家门口叫道,“刚才群里通知,明天晚上六点到学校集合。”

  方亲宇答应一声,扶着父亲向前走去。

  咣——

  辛岚一家三口走进院子关上铁门。

  被方亲宇搀着的方父听到关门声,脸上的笑容敛去,甩开方亲宇的手,独自向前走去。

  方亲宇愣在原地,被父亲突然粗暴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

  方母走到他身旁,将装着剩菜的塑料袋和一串钥匙塞进他手里,道:“快去开门,不然一会又该挨骂了。”

  方亲宇这才动了起来,从方父身边跑过,开了铁门进到院中。

  方父走到屋门口,看到方亲宇站在门口正愣愣地看着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向方亲宇,骂道:“废物!”

  方亲宇见父亲踹过来竟也不躲,被这一脚踹倒,手中的塑料袋也随之飞落在地上,里面的剩菜散了出来。

  “整天学学学!没见你学出点人样来,你看看人家辛岚,除了学习不行,说话、办事儿,那样不比你强!”

  方亲宇侧头看了一眼怒不可遏的父亲,那双喷火的眼睛他是不敢直视,因此他只扫了一眼父亲便将目光挪到了地上。

  方父看到他的眼神,怒火上又被浇了一勺油,怒气冲冲的就要去找家伙。

  方母见状忙将门锁上的钥匙拔下来,去拦方父,将其拉进屋中。

  “都是你惯得!”屋子中传来怒骂声。

  “谁惯着他了,你和孩子生气,跟我拉什么脸子?”

  “我整天在工地砌砖,累死累活的让你陪读陪读,你看看,陪出个什么玩意!”

  “什么玩意不是你生的?我整天好吃好喝伺候着,他不好好学习怪我啦。”

  “我们老方家八辈子没出这么一个屎橛子,他就是随你们家的根儿,比猪还笨!”

  “随我们家的根儿也没见他会说话!你聪明,你学习好,那你们家咋不供你念书。”

  “那时候不是我妈心疼钱吗,不然我会找你!”

  “找我委屈你了?自己没能耐就怨这个怨那个!”

  “你叫唤啥,我没能耐?我没能耐能养活你们娘俩,我一砖一砖的把他供到今天,你看看他能考出什么样来!”

  “考什么样至少也能上个专科,咋地不比你初中学历强。”

  “比我强!他那揍性,不丢光老方家的脸都是我们老方家祖坟冒烟了!上个破专科有啥用,毕了业还不是个工人,这学我也就供到这儿了,过两天让他跟我去工地,学学瓦匠活,咋地也比当个力工强,还能早挣两年钱。”

  “供了十多年说不供就不供了?上专科学一门手艺怎么也比你整天灰泥了烂的强!”

  “……”

  方亲宇躺在院中没有起来,听着屋子里的争吵声,这声音他早就习以为常,但是每次听到心里还是会难受。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他用胳臂支撑身子坐起来起来,看向自己的手掌,上面正渗着细密的血珠,沾着灰尘。

  盯着手掌看了一会,他抬起头看向远处装着剩菜的塑料袋,两块他最爱吃的锅包肉散落在塑料袋旁边。

  他起身向塑料袋走去,将两块沾着泥土的锅包肉拾到手里,轻手轻脚地走进屋,走进厨房,小心翼翼地拧开水龙头,努力不发一点声音,将两块锅包肉放到细小的水流下冲洗着。

  两块锅包肉很快被清洗干净,上面金黄的颜色也被冲得变淡了一些,手掌的血迹也顺便被清洗干净。

  手掌被抢掉一块皮,露着粉嫩的肉,上面的血污被冲净,但血没有止住,还在慢慢渗着细密的血珠。

  方亲宇将一块锅包肉塞进口中,锅包肉的味道随着颜色变淡也变淡了一些,但被塞进嘴里还是刺激到了方亲宇的味蕾,那混合着水的甜酸味让他的鼻子一酸,两道泪水险些从他的鼻翼滚落。

  他的喉咙似乎想要发出声音,于是他忙将另一块锅包肉塞进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将那声音压了下去。他拿起扫帚轻手轻脚地走到院子中,收拾着那散落的剩菜。

  辛岚家中

  辛岚躺在床上,手机被放在他的胸口,他的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在等待什么,忽然手机响起提示音,他忙拿起手机,看向上面的新消息,是一个昵称叫“羊”的发过来的。

  羊:“考完了吗?”

  辛岚:“完了!”

  羊:“那这个假期打算干点什么?”

  辛岚:“不知道,没想好。”

  羊:“没什么打算的话可以来我这里做兼职。”

  辛岚:“到你哪里我能做点什么?”

  羊:“你的字写的非常漂亮,你可去宣传部帮忙设计一下。不过先和你说好,工资可不会给你太多,一个月两千。”

  辛岚:“哇!这还不多?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羊:“明天就可以。”

  辛岚:“明天晚上我们班长要举办毕业狂欢。”

  羊:“那就后天来吧。”

  辛岚:“谢谢老板!”

  羊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没有再说其他的。

  辛岚放下手机,兴奋地冲出自己的房间,叫道:“妈!”

  “小点声,你爸睡觉呢!”

  辛岚连忙小声,道:“妈,后天我就要去树洞出版社上班了,一个月两千!”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出版社的主编亲口说的。”

  “一个月两千,都赶上我扫一个月小区挣得多了!”

  “妈,我等我以后有钱了,咱们家也住到楼里去。”

  “你爸还夸人家的孩子,死学习,那脑袋都木了,学的还不怎么样,有什么好的!还是你脑袋灵活。”

  辛岚听到母亲贬低方亲宇夸奖他,嘴角露出苦笑,想要说什么,却将话咽回肚子里。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