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在线阅读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眉师娘

现实·时代叙事·738.1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10-23 18:40

【获第五届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特等奖】(实体书已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书名《向南向北》)这是一代人的故事。一个并不久远的年代,一群熟悉的“陌生人”。从一九九O年开始的故事,很多在今天看来显得粗鄙和幼稚,甚至有些可笑,但他们却是这个时代的“底色”。友情,爱情,亲情,财富,成功,奋斗……一个个普通的耳熟能详的词,在时间的维度上,却有不同的诠释。时代的浪潮打过来,被打倒并不奇怪,能成为弄潮儿的,总是那些被打倒还能站起来的。QQ书友群:887043905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01 演出结束,团长不见了

  一九九O年,初夏的一个夜晚,温州苍南的一个小镇。

  永城婺剧团的美工张晨,正和春平照相馆的老板对坐着喝酒,后面是张晨刚刚帮他画好的布景,海南的椰林风光。

  前面的门敞开着,门前是一条狭窄而又热闹的小街,不时就有成群结队的姑娘从门前经过,每到这时,老板就会把两根手指塞进嘴里,一声唿哨,那些姑娘们扭头看看,咯咯笑着过去。

  也有扭头看看,没有过去的,她们被张晨刚刚完工的这幅布景吸引,忍不住就站住了,盯着它看,这时,老板就会热情地招呼:

  “进来看,进来看,这是最新的布景。”

  胆子大的被画吸引,真的就进来了,她们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老板得意地叫道:

  “怎么样,就是这个大画家画的!”

  姑娘们飞快地点头,然后红着脸瞟了一眼张晨,怯怯地问春平照相馆的老板兼摄影师,什么时候可以照呀?

  “明天,明天就可以了,真正的南国风光,碧海,蓝天,椰风——耶!”

  老板最后,还是忘不了加一声怪叫,姑娘们咯咯笑着出去,飘扬的头发,甩下了一屋好闻的香皂味,两个小伙子拼命地抽动鼻翼嗅着。

  老板看了看身后的布景,端起酒杯,和张晨碰了一下,然后拿起桌上的蒸鱿鱼干,用力撕咬着。

  “张画家,还是那句话,别回去了,跟我去温州城里,我们开个广告公司,专门给照相馆画布景,你知道温州城里有多少家照相馆吗?还有那么多的美发厅,门口都要广告画,我保证你不出一年就发大财。”老板口若悬河。

  张晨笑笑,懒得搭理他,从桌上拿起一只虾干吃着。

  “你在剧团,才赚几个铜板,你看看你们剧团,今天这里,明天那里,说好听是搞艺术,其实和要饭的也差不多。”老板继续鼓动着。

  这话张晨听着就不乐意了,他把手上的半只虾扔在桌上,骂道:

  “你他妈的,老子在剧团,再怎么说也是事业编制,事业编制你懂吗,铁饭碗,你个农民,你让老子扔了铁饭碗,跟你们这些个体户混?去你的!”

  “个体户怎么了,我和你说,现在有钱才是大王,只要有钱,捧的就是金饭碗,你那个破铁碗算什么。”老板也不乐意了。

  两个人骂骂咧咧,一边喝酒,一边扯东扯西的,老板不时地就回头看看那幅布景,赞叹道:

  “画得真好,和照片一模一样。”

  回过头来,看着张晨,又气不打一处来:“可惜,这人看上去风度翩翩,却是个木头,不开窍。”

  张晨听到,也不理他。

  夜色已深,外面街道上行人渐渐稀落,市井声倒伏以后,从镇那头祠堂里的戏台上,唱戏的声音就隐隐约约传来。

  张晨听出来了,现在台上演的还是《三请樊梨花》,谭淑珍的唱腔抑扬顿挫,还真是越远越好听。

  剧团的李老师,曾经对着学员班的小学员们说,什么叫销魂,你们早上醒来,听听谭淑珍在楼下吊嗓子,就知道什么叫销魂了,结果搞得很多人,大清早的躺在床上听谭淑珍咿咿呀呀地吊嗓子。

  老板也侧耳倾听着,过了一会,他双手在大腿上拍了一下,然后凑过身来,压低声音问张晨:

  “张画家,你说,你们团的这个女主角,我花多少钱可以打一炮?”

  张晨把手里的虾干,狠狠地砸到老板身上,这一回他是真的怒了:

  “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滚你妈的!”

  老板一愣,正欲发火,他抬头看看张晨,见张晨真的怒了,他反倒乐了起来:

  “好好好,兄弟,算我说错了,来来来,我再自罚一杯。”

  过了一会,他见张晨的脸色渐渐好转,实在忍不住,又问道:

  “兄弟,莫非你和那女主角,有故事?”

  “故事你妈逼,她是我兄弟的女朋友。”

  老板如释重负,叹了口气:“原来这样,想不到张画家还是个有情有义的,来来来,我敬兄弟一杯。”

  两个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个人从门外匆匆进来,看到张晨,叫道: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他走过来,也不等老板请,自己抓了一张凳子就坐下来,顺手拿过张晨面前的啤酒瓶,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放下瓶子,看到老板已经启开了另外一瓶,就没有把这酒还给张晨,而是顿在了自己面前。

  他伸手捡了一只虾干,咬了起来。

  “你跑来干嘛,不帮着拆台,晚上不是还要转场吗?”张晨问道。

  “转场?转什么场?”

  “明天不是去平阳演出?”张晨说。

  “演屁,演不了,老杨逃了。”来人叫道。

  “啊,你说什么?”张晨吃了一惊,急问。

  “老杨,杨团长逃走了,失踪了!”来人朝张晨叫道。

  张晨一听就欲起身,被来人一把抓住:“你去干嘛,那里正乱呢,来来,我们喝酒,管他娘的。”

  来人举起了酒瓶,张晨没和他碰,来人和春平照相馆的老板碰了一下。

  老板哈哈大笑:“张画家,看到没有,我没说错吧,你不用回去了,还是跟我去温州城里吧。”

  “去温州干嘛?”来人好奇地问。

  “开广告公司,画布景啊。”老板说。

  “不错不错,带上我。”来人叫道。

  老板斜睨着他:“你有屁用,又不会画画,只会泡女人,听说你泡女人的时候,花词一套一套的,在泰顺,把人家女人哄得扔了老公孩子就要跟你一起跑,有没有这事?”

  “谁说的?”来人看了看张晨,叫道,“我刘立杆,他妈的,是那种勾搭有夫之妇的人吗?”

  刘立杆骂完,又看了一眼张晨,张晨骂道:“看我干嘛,我又没说。”

  老板也叫道:“不干他事,不干画家的事,你永城婺剧团的刘编剧,在我们温州可是大大的有名,会泡妞,花词又多,都说你们给死人唱戏的时候,你临时现编的那些词,能把死人都唱得从棺材里跳起来。”

  张晨刚喝了口酒,听到这话,“扑哧”一声,把酒都喷了出来。

  永城婺剧团的美工张晨,和永城婺剧团的编剧刘立杆,两个人喝得醉醺醺的,高一脚低一脚地回到演出的祠堂时,这里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剧团的花旦谭淑珍,连妆也没有卸,几个当地的小姑娘,还跟在她的身后,一有机会就伸手羡慕地摸摸她身上色彩艳丽的演出服,谭淑珍看着自己的裙摆在泥地里拖着,行走诸多不便,干脆提起裙摆,和她们说,呶,给我拿着。

  几个女孩,兴奋地提着谭淑珍的裙摆,像西式婚礼上的花童那样,跟着她祠堂里外走。

  谭淑珍看到张晨和刘立杆回来,赶紧迎了过去,劈头就骂:

  “你们两个,死哪里去了?”

  边上有人围拢过来,告诉他们:“老杨逃了。”

  “逃了就逃了,我又不是文化局长,管不了他。”张晨嘀咕着。

  刘立杆举起了手中的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蒸鱿鱼干和虾干,还有盐水毛豆,讨好地在谭淑珍面前晃着,谭淑珍气极了,挥手就想把它打落。

  边上有人,早就眼疾手快,一把夺过了刘立杆手里的食物。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时代叙事小说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