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前有片丁香海

从前有片丁香海在线阅读

从前有片丁香海

煮煮小倩

现实·人间百态·14.2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06-21 16:54

遇见他,她真的很幸运。锦瑟断,海已枯,丁香残,流年亡……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一弦一柱思华年(一)

  甲板上的春光很足,4月末了,阳光一跳一跳的,难得一隅安宁,但是今天来这的人没有是来玩的。

  船舱内的厨房里忙的打成一片,和外面的安静仿佛是两个世界,然而今天的主人公还没到。

  顾氏药业的小儿子和青梅竹马的玩具厂女儿的订婚宴,商界的生意伙伴今晚都会到这儿粉饰一张张各怀鬼胎的脸,但这根本就藏不住,宴会主人也是知道的。

  从甲板走进厨房的是一个面容模糊的奇怪女人,穿着服务员的统一米色服装,大约25岁左右,长发像大海的波浪,低低的束起来,还算干净利落,瘦的清奇。

  她熟悉的记着到达每个房间的路线,配合着嘈杂厨房师傅们的说话声,炒菜声,剁菜板上的胡萝卜,变成金黄的,一条条的形状。她怔怔的剁,有条不紊得剁,剁不断乱七八糟的思绪,因为她的哥哥,她的爱人,就在这些斯文败类的手上命悬一线。

  可能是前几天的工作过劳,或是过度紧张让女人险些晕去,脑袋沉的像是即将落入大海里的石头,模糊的眼睛努力睁开,又渐渐合上,再努力睁开,后又合上,厨房明亮的灯,渐渐在视觉中暗淡下来,在脑海中晃来晃去,杂乱忙碌的声音也渐渐过滤成稀碎的杂音,她慢慢的扶着餐台拼出全身力气走到,厨房外的甬道间,就在即将最后一次合上的时候,一张脸出现在她的面前,隔着缭绕的蒸汽仍隐约看得见,白白的面皮,坚挺的鼻梁,脖子上面,一颗硬币大小的胎记……她不认识他,但就是觉得好生的眼熟。

  宽大的厨房通着光亮,一会儿传说中的上流社会的人就要来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正钉钉的看着她,四眼相对的这种熟悉感让漂浮无助的女人觉得抓住了最后稻草,她拼尽全力地推开男人,跌跌撞撞的扶着餐台向外走,她想到甲板上透口气。

  “你没事儿吧。”男人的嗓音从背后传过来。

  “嗯。”女人无力的继续边扶边走,虚弱无比。

  阳光海风中好像混有有花粉的味道,像丁香。往鼻子里钻的这些不知道是花粉还是藏匿在海风中的阳光小颗粒,痒痒的。

  “傻了吧,这是船上哪里有什么丁香花。”女人不觉好笑的轻笑了一下,轻轻的枕到胳膊上,感觉头部持续剧烈的胀疼。

  她艰难的从口袋里摸索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个比她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上千倍万倍的人,一旦这个人有什么闪失,也就意味着她也就到此为止了,就像是生物界的互利共生,失去其一,另一方就无法独活。

  所以为了这个人她必须打起精神,但现在好像力不从心,她现在感到四肢疲惫的再也动弹不得。她挣扎过,无比痛苦的挣扎,无终。她恨没用的自己,但竭尽全力再也不能。终于不知道什么时候,女人意识渐渐淡去,渐渐的,她沉睡了去,安详的,脑海里是一片一片微光粼粼的瓦蓝瓦蓝的大海……

  “叮叮叮……”闹钟响,刚5点,绿玻璃外边的天还是鱼肚皮的颜色,林雪婕匆忙的穿衣服,做饭,烧水刷牙,洗脸。

  叫昨天的梦闹得林雪婕浑身疲惫,雪婕挠挠头一点都想不起来。

  “噗……”水盆向天一扬,像极了张翅膀的鸟,整一盆水,不偏不倚给大喇叭来了个透心凉,一滴都没浪费。

  “哎……我说。”

  宋大大我们都叫她大喇叭,好到50多岁的老寡妇,一头小圈圈,雪婕有的时候总忍不住想给她的满头小卷给拽直,最厉害的是她的嘴,那可是讲了东家,讲西家,暴脾气出了名,听房东姑姑说她以前不这样,至于以前怎样雪婕不知道,奇怪的是她并不怕她。

  这一泼,反让朦胧睡意的雪婕一下子就睁开眼睛,拿起包就朝学校的车站狂奔,穿过七拧八拐的街道,留下大喇叭一人,半张个大嘴,落汤鸡是似的,愣在原地。

  “小兔崽子,艹!”大喇叭用手用力的抹一下脸。

  片刻钟过去了,大喇叭仍咽不下这口气,在原地的骂骂咧咧“等林妈回来,我定要好好告上一状,打烂这个小王八羔子的腿。”

  早秋的天挺冷,雾蒙蒙的天色像是化不开的绵砂糖,一呼一吸全是冰凉的潮气。

  公车来了,窗外的风景一片一片的从眼前飘过去,同昨天一样。

  放下包,今天又来早了彭辉在最后一排睡觉,吴美丽正边涂口红,边同她的尾巴杜小米讲话,杜小米举着镜子,乐此不疲。这景象也同昨天一样。

  是红艳艳的唇色,“美丽,你这也太好看了吧。”

  吴美丽从课桌里掏出一张废纸,“mua~。”

  “谁要?拍卖50元”“瘦猴”把手中的笔别在耳后,一把抢过来,高举大呼,竞价,同样乐此不疲

  雪婕用笔在纸上涂鸦,把语文书上一个一个带有“口”字的字儿用笔涂黑。

  上课,放学,同昨天一样。

  吴美丽总是喜欢在学校后面的广场上和一群社会上的人待上好久,其实穿过那片广场是林雪婕回家的必经之路。

  “叭”一个响指在雪婕的耳边响起。

  “嗯……”雪婕不明所以为什么被叫住,于是努力的冲吴美丽挤出一个笑。

  “哈哈哈哈……”吴美丽和旁边的一群人笑得明媚,露出灿烂大白牙。雪婕转身快走背后吴美丽的尖嗓子仍在絮絮叨叨的议论“傻样,你们知道吗?她的妈妈脑子不好,好像有痴呆症,你瞧我这同学是不是提前了?”

  雪婕加快脚下的步伐。

  “她在我班是被孤立的,哎……谁爱搭理他啊,搭理她干嘛?又不爱说话,人家就爱学习。”

  雪婕再加快脚步,呼呼的风过滤掉所有的声音,一路朝车站的方向奔去。

  从那以后,雪婕发现了另一条通往车站的路,就是绕一点,但不用看见吴美丽再绕也在所不惜。

  其实这条道是跟着彭辉才发现的,她最近总能在车站看见彭辉同她做一辆车,难不成是搬家了?雪婕疑惑。

  更奇怪的是,彭辉好像从来都不用穿过后广场就能到车站。雪婕纳闷儿,如果要是真的顺路的话,他不应该和吴美丽一起在广场上逗留一会儿吗,毕竟他这个在一中远近闻名的花花公子,混世魔王,但是她所见的他怎么总是形单影只。

  算了不想了,爱谁谁,管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什么是非对错,爱恨情仇,既然顺路不妨跟着走走试试,她觉得彭辉应该不会嘲笑她。

  可在学校里雪婕从来没有同他搭过话,这么跟着走是不是有点冒失?那就悄悄的跟着走一次,就一次,然后画下标志物和路线,以后等到放学就快点收拾,徜徉自己先发现了这条不为人知的秘密通道。

  放学铃终于响了,为了能跟上彭辉脚步,雪婕在放学铃响前5分钟就收拾完要带回家的作业。

  一路跟着彭辉走啊走,但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七拧八拐小路,先是有两三个,三五个人,后来就剩下彭辉和雪婕一前一后,大约50米的距离,50米,就50米的距离不能再近了,再近就被发现了。

  这几天一直下毛毛雨的缘故,潮湿的空气有点发霉的味道,雪婕像个尾巴一样慢慢渡步沿着潮湿的砖墙默默的记下沿街的标志物,先是五金超市,再是琉璃色窗户的包子铺,然后……

  好在彭辉一直没回头,也许是自己小题大做了,谁会在意你呢?到了车站空空的柏油大道上也等车的人也没多少,车来的真慢啊,20分钟过去了,雪婕裹紧外套,踩马路边的小水坑一下,两下,取暖是不可能的,就是想要避免这种眼神交流的尴尬,尽管彭辉并没有看过来。

  又15分钟过去了,车怎么还不来了,早秋的风带着冷气和冰凉的雨丝刮在脸上,身上。雪婕觉得五脏六腑充斥的湿气能挤出一盆水来,又是一阵接着一阵的风,吹得沿街冷绿的枯草在松软的土里挣扎又挣扎,痛苦的小草。无终,连地拔起。

  暮色已经四合,虽然时间还早,但是毕竟天阴。

  随着下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车站等车的人也多了,彭辉站在最排头被攒动的人头挤的不见踪影,雪婕被挤到了排尾。这样的距离也不错,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陌生人?对啊,本来就是啊。”雪婕自言自语后怔住了,本来就是陌生人啊,只是每天偏偏被硬圈在一起,不情不愿的,见了面比他妈的陌生人还尴尬的关系。

  雪婕用左右环顾来打发时间,突然她看见人群中彭辉露出的半个脑袋,好像是踮起脚看看来没来车,他戴着棕红色的帽子,又黑又软的头发,黝黑的脸棱角分明,耳朵下面还有一颗痣,他的耳朵长得很奇怪,薄薄的能看见七拧八拐的脆骨,他去年坐她前座的时候就是这么觉得的。

  那会儿大约已经天半黑了,路灯已经全亮了的时候,盼啊盼的公车来了,远远的车灯穿过雾气晕染出朦胧的金黄的光,雪婕的体内已经被湿气完全充满,随着人流疲惫的挤进车厢内。

  其实那天彭辉都知道的,他知道雪婕跟了他一路,也知道她远远的看了他很久,要不然哪能有这么多的后话,听彭辉说那天是因为信号灯坏了,堵车都堵到了大贝海的码头了,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就不得而知了。

  当一脚迈进合租大院的镂花大铁门时,大喇叭猛地把雪婕拉到一边“艹,妈的,你个兔崽子跑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你妈回来了,快给她好好道个歉。”

  雪婕的心一下提到了嗓眼子,拖沓的脚步愈发沉重,请上天借她一点的勇气敲响这熟悉陌生的门,小女来生必定加倍还恩,但是门没锁,雪婕轻轻的推门,家里本来就住阴面,此时虽点了灯却显得更加暗沉。

  “妈……我回来了。”雪婕小声说。

  “去哪儿了?”林枫轻声地问,但这种轻声,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今天大贝海站出车祸了,警察处理事故,所以车来晚了…”雪婕随便瞎编了一个理由,但她不会撒谎,声音颤颤巍巍。

  幽黄的灯暗淡的照在林枫的侧脸,鼻尖,披散的很乱的头发上晕了一层膜,林枫拿烟的手指爆满血管,没有丝毫血色的嘴唇吞云吐雾,雪婕觉得几天没见的林枫瘦的,像是的了大病,又像是个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活死人。

  枯枝般的左手死死的拽住雪婕的领子,同样枯枝般的右手又死死的拽住雪婕的头发,又轻轻抚摸她的脸“你杀了我吧,就因为你我就得少活十年。”说这句话的时候仍面无表情。满眼的血丝,死死地瞪着雪婕,很长时间像丢垃圾一样的扔到墙上。

  秋天院子里胡姨的月季都干枯了,大大的丁香树随风窸窣作响,大喇叭隔墙看肥皂剧,野猫这几天也喵喵的叫不停,像小孩的哭声。

  “这死猫叫的,他妈的像小孩哭似的。”大喇叭边看电视边嗑瓜子。蹑手蹑脚的听隔壁的声音。

  “妈,我错了……你收手吧,XX教保佑你,你不会像姥姥那样,不会的,XX教保佑你。”

  然后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和嘶吼般的谩骂声。

  “我替你,你现在就去跟XX去说,林枫的罪过,林雪婕全部接受。”女孩吼着哀求,她从不哭,尤其在这个女人面前,就是不哭。

  两个月前这种声音经常会在院子里发生,两个月后又重演这一幕幕相同的画面。

  傍晚,满脸挂泪的林枫在蜷缩在沙发上睡去,雪婕给她盖了一层薄被褥。写完作业之后,一遍遍的回忆今天回家的路线。

  “五金超市,翔哥包子铺,然后修鞋摊,然后。。。”眼泪滑到下巴,纸上,一滴一滴晕开成墨点。“爸爸的烧鸡饭,东50m混凝土老式房,大理石小道……”含着哭腔继续说。

  一大清早,雪婕做完饭,穿好衣服,又被大喇叭拉到一旁,给雪婕手里塞进一个什么东西,然后徜徉什么都没发生是的的跟对门的胡姨吵。

  “来年啊,我定要把这一片的月季都砍了,全都种上丁香树,再也不用看见你。”

  “你个娘们儿,你以为我想见你啊,勾引你的男人去吧,和你这种不要脸的人说话我都觉得恶心。”胡姨怒怼回去。

  “艹,你大爷,你他妈的脱光了躺在街上都没人碰,也就老胡眼睛瞎了,才能看上你,艹你奶奶个腿的……”

  雪婕跑去赶公车,在街间胡同里仍能清晰的听见,大喇叭尖细的嗓音继续不堪入耳的谩骂,胡姨倒是没了动静,准又是嘤嘤的哭了。

  在公车的座椅上,雪婕打开手掌心是一个丁香色的纱巾,里面是一个棕色小玻璃瓶,上面写着“xx创伤药”,雪婕打开瓶塞倒出小拇指甲大的白色粉末,涂在脖子和胳膊的伤口上,火热的疼。痛,“嘶……”雪婕轻声呻吟,然后用纱巾裹住脖子上的疤,脸上倒没有什么伤,就是嘴角的乌青让她有种难以张开口的疼痛感,雪婕索性把包子放回书包,反正也没胃口。

  又来早了!

  雪婕背着书包在学校门口走过来走过去。从新华书店一直走到胖骨头包子铺,一点一滴回忆昨天的路线,正巧看见一上学的少年,戴着一个耳麦,瘦高挺拔的影子,雪婕吓得一溜烟跑到学校

  “呀——小婕你今天怎么还还系个丝巾?”吴美丽浮夸的睁大眼睛,捂嘴笑。

  雪婕配合着笑一下,无力的走到座位上。杜小米捂嘴“哈哈,怕不是遮丑?”

  吴美丽也捂嘴,“别说这丝巾还挺好看的,和我奶的一个样儿。”

  我可能是神经质了,我讨厌看吴美丽的笑,她斜45度的吊梢眼,和她斜45度的上扬嘴角,我觉得她是在笑我,她明明就是在笑我,现在还在和她的杜小米讨论我。每当夜浓时分,我满脑子都是她在笑我,可是我不能去问,我怕她说我傻说我神经病,她一定不会承认,我讨厌极了。每次看到她笑,我都觉得快要窒息。

  雪婕不得不承认她没朋友,这个班上所有的人都是吴美丽的人,除了她还有彭辉。但彭辉是男的,所以雪婕一直和他保持距离。而且不知真假,校内好像一直流传着吴美丽对彭辉有意思的消息,但是彭辉对吴美丽好像没什么异常之举,管他到底是谁一厢情愿,只是和吴美丽有关系这一点就足够让雪婕更加排斥彭辉。

  彭辉的人气很高,她经常听同学们谈论他身边又换了哪个班的哪个女生,长的漂不漂亮之类的话题,但是他总是独来独往所以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雪婕猜这些女生一定不是喜欢他邋遢的长指甲和长头发,而是喜欢他总是嬉皮笑脸或者路见不平就挥着拳头办事的性格。

  班里的小女生都喜欢聊偶像或者哪个班的帅哥,林雪婕一点都不懂也不了解,她不会去自讨没趣因为她的出现只会让原本的对话冻结,然后学生们互换眼神分道扬镳。她们也会因为一点儿小事儿哭或笑,尽管这些事儿听起来只是皮肉之痒。所以她也总是独来独往,就算别人在讨论她,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她也完全无视,所以她是一个傻子,她听不懂人话,她是一个行尸走肉,她永远都是冷血动物。

  长时间没有交流,她越来越觉得就算永远不说话,好像也没有关系,反正也没有值得说话的人。直到那年那天的那个人,让她觉得自己又幸运又悲哀,也彻彻底底的知道了永远沦为阶下囚的滋味。

  一中的白漆的雕花窗框外,太阳一寸寸的往下沉。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从前有片丁香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