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新来报道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在线阅读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

历史 / 架空历史

119.94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他是一个兼职网文写手,也是一个常年扑街扑惯了的写手。他原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是常态,直到他穿越到了古代……简单来说,这是一个普通人穿越到古代靠写小说发家的故事。***************************************过年的时候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想写一本关于普通网文写手在古代如何生存的小说。本书背景是架空历史(以明朝为参考),作者非历史专业,虽然写的时候已经尽力查资料,但估计还是会有BUG,请多包涵。
最新章节 398 登基(大结局)

更新时间 2020-05-29 20:00

397 交代 2020-05-28
396 接受 2020-05-27
395 民心 2020-05-26
394 下场 2020-05-25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高尔夫小鸟.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过你就像过下午五点北三环.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Dr.Dream.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搅和大宋朝在线阅读
深夜中,岳飞举起手里的红外线热成像夜视仪观察金兵营地,“金兵没有埋伏,可以夜袭!” 大地上,韩世忠骑着摩托车一路狂飙,口中哈哈大笑,“痛快!比骑马痛快多了!金狗的千里马都追不上我!” 马良:“废物!说明书和无缝钢管都给你们弄来了,居然还给我搞不定一支后装膛线枪!” 赵九妹掩面惨叫,“朕的大宋,算是被马良这货搅和得一塌糊涂了!”
吴老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人在大宋:从签到开始在线阅读
别人得到签到系统,只需要“叮”一声就能带领宿主达到人生巅峰! 萧琦也得到了一个签到系统,还没来得及高兴。系统就强行带他魂穿到平行世界中,宋朝一个同样叫萧琦,体质极佳的十六岁孤儿小举人身上。 “叮!宿主完成签到任务,获得南宋 官窑青釉葵瓣洗一个!” “我戳!你个傻叉系统!这玩意上辈子值钱,现在我就在宋朝,你给我这个有个毛用啊!你是不是傻叉?” “叮!宿主总是挑衅系统,匹配给宿主武力值超高老婆一名,宿主喜欢挑逗,这位姑娘喜欢战斗,你们是绝配!” 萧琦“……” 从此萧琦开启了他在宋朝精彩而又逗比的人生…… (本书属于架空历史轻松搞笑文,与真实历史有差别,不喜勿喷!) 读者群号546640498,欢迎各位进群讨论情节。
做翻身梦咸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重生世子爷在线阅读
一朝穿越,小气、腹黑、搞笑又花心的他成了一个世子爷,有个护短又霸气侧漏的老爹,疼爱他的爷爷,还有一个无敌厚脸皮外加狠辣恶毒的继母......  且看他如何笑傲异世
虚度人生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山沟皇帝在线阅读
主角他爹做了一个梦,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然后一个破道观的道士也是掐指一算,说他是九五之尊,于是乎这个连府城都没去过的小地主就在小山沟里称帝建国了。 (根据书友反馈,本书节奏超快,三章就称帝,动不动就倾国之战……)
雨天下雨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女帝妄想私自占有我在线阅读
新书:【我的恋爱画风有些不正常】已经发布,欢迎前去品鉴。 沐长卿穿越了。 穿越至文娱盛行的大燕王朝。 此时女帝掌权,天下纷争不断。 在闭关了三年之久的沐长卿终于出关了。 而出关的第一件事便是拯救陷于天花瘟疫的长安百姓。 嗯? 开局就这么嗨? 渐渐的,坊间开始流传出来不断的关于沐长卿的传闻。 “沐先生真乃世间奇男子啊。” “沐公子不仅计谋过人,才学无双,更是帅的惊天动地。” “听说了没,沐先生最近准备收徒呢?” 终于有一天这些话语传到了那位女帝的耳中。
喜欢红烧带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败家子的逍遥人生在线阅读
方休很郁闷,魂穿古代纨绔公子哥。 本以为可以舒舒服服的蒙混度日。 却不想被皇帝看中,选为驸马。 为了不做驸马,只好不断败家。 没想到败成了最大的权臣! ———————————————————— 注:日常、轻松(架空历史,博君一笑,切勿较真)。
点小驸马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大贵族在线阅读
头戴簪缨,遍览众钗,坐看王朝兴衰成败,终成一代风流大贵族。
桃李不谙春风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抚宋在线阅读
兄妹三人,因缘际会,各据一方,制霸天下。
枪手1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一品唐侯在线阅读
贞观十四年。  大唐名臣辈出,武将如云。  天可汗李世民意气风发,气吞山河。  这一年,穿越来的唐舟要以自己惊人的厨艺玩转大唐,成一品唐侯。  一品唐侯读者群:339228109
古沐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网文写手古代生存录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01 新来报道

  大魏靖安二十三年,北方大旱。

  惠东、景安、阳朔三地更是颗粒无收。

  原本被赶出中原的北方胡人趁机大举入侵,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北方数十万灾民为避战火和大旱只能向南迁移。

  大部分流民向南方各个富庶地区迁移,另一部分则来到了京城。

  为防止瘟疫以及流民发生暴乱,京师重地严阵以待,大门紧闭。

  由于灾民众多,朝廷方面不敢让其进城,只能派官兵在城外划地搭棚进行安置,并按时施粥以安抚灾民。

  另一方面,朝廷急调三十万大军赶赴北方边境驱除胡人。

  这场大旱足足到第二年春才停止。

  而北方战事在历经多轮苦战后,终于将进犯的十几万胡人赶出边境。

  然而这场战争导致无数士兵客死他乡,伤亡惨重,只能说是惨胜。

  战事平息后,朝廷开始组织各地流民回归北方府城,并免费租借种子、耕牛、工具等物以恢复生产。

  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又有谁肯离乡别井远离故土。

  看到北方战事已经平息,大旱也已经过去,绝大部分灾民都陆陆续续回到北方。

  然而还是有少数老弱病残的灾民由于无田无物,再加上路途遥远,可能走到半路就会死在路边,因此只能留在京城讨生活。

  如果有亲友在京城又或者本身有门手艺的人还好一些,至少不会饿死。但那些老弱病残什么都没有的人,就只能做乞丐了。

  黄昏时分,在城郊一条小路上,两个二十来岁流里流里的青年正一边走一边说话。

  “大哥,就这样把那小子的尸体扔在那边没事吧?”其中身材瘦弱,神情鬼崇的青年小声问道。

  另一个身材高壮的青年冷声道:“你怕什么,只是一个流民而已,谁会在意一个小鬼是怎么死的。更何况那片地方有很多野狗,可能明天不到连骨头都啃没了。你真这么担心的话,就回去把他埋了吧。”

  “那算了,我可不想再过去。”

  “总之你记住,不管谁问起都不要说你见过那小子。”

  “我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乱说话。”

  “你知道就好。也是那小子太不经打,原本只是想教训他一下,没想到只是随便打几下就断气了,真是晦气。”

  “大哥,天快黑了,我们赶紧回去吧,不然城门要关了。”

  “行了,啰啰嗦嗦。”

  瘦弱青年不敢再出声,有点畏惧地跟着高壮青年的后面。

  虽然他偷坑拐骗什么都做过,但还真没弄死过人。

  对于敢将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孩子活活打死的人,他是从心底里感到害怕。

  不过那少年也真是傻,只是叫他偷东西而已,又不是让他杀人放火,竟然宁愿被打死也不答应,他还真没见过这么犟的人。

  两个青年离开后,天气也逐渐暗下来。

  在离小路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沟里,两头野狗闻到了人肉的气味跑了过来。

  很快,它们见到了躺在山沟里的尸体,立刻兴奋地跳下去。

  两头野狗很小心,它们并没有马上下嘴,而是先闻了一下尸体。

  然而就在这时,那尸体忽然动了一下,让两头野狗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了几步。

  紧接着,那“尸体”竟然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并且用手捂着自己的头,一副头痛的样子。

  看到猎物竟然活了,两头野狗一时间也不敢随便上,只是目露凶光地盯着对方。

  终于,那个人看到这两头想扑上来的野狗,立刻站了起来,然后用眼睛扫视着四周寻找可以当武器的东西。

  他运气不错,很快就在草丛里看到一截手臂一般粗的枯枝。

  他知道这时候一旦移开视线或轻举妄动,就会招来野狗的攻击。

  于是一边狠狠盯着两头野狗一边小心翼翼地移动过去。

  双方就这样对峙着,直到他用脚踩到了地上的枯枝。

  就在两头野狗还没反应过来,他以最快的速度捡起那截小臂粗的树枝,然后一边挥舞着树枝一边对着两头野狗大吼起来,“滚!给我滚!”

  野狗毕竟不是狼,天生就对人类有种本能的畏惧,尤其对方手里还有武器,在一边后退了好几步后,两头野狗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跑了。

  成功吓退两头野狗后,池非这才松了口气,满脸大汗地坐在地上。

  别看他刚刚很凶的样子,万一这两头野狗真扑上来的话,他就算不被咬死也会被咬伤。

  鬼知道这两头野狗身上有没有狂犬病,到时他去哪里找狂犬病疫苗打去?

  能够成功得到这具身体,他感到很庆幸,实在不想埋下隐患。

  其实刚刚那两个青年殴打这少年的时候,他正好就在旁边看着。

  不是不想救人,只是他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如同幻影一般的魂体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惨案的发生。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莫明其妙地来到这个世界,但既然来都来了,总不能一直以魂体的状态到处飘,总要有个身体才行。

  虽然不知道那两个青年的姓名,但相貌已经记下来了。

  既然用了这少年的身体,以后有机会帮他报仇就是了。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这个名叫苏真的少年,他是真的佩服。

  宁愿被活活打死也不愿当小偷,换作他是真的做不到。

  以他的性格,如果有人逼他做不愿意做的事,最多就是临时答应下来,然后找机会开溜就是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打不过,那就赶紧跑。这才他的处世之道。

  伸展了一下四肢,发现全身上下哪里都痛。

  不过这也正常,这少年原本就饿了好几天,再加上被两个成年人往死里揍了一顿,不痛才怪。

  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找个地方休息和吃点东西。

  在苏真的记忆里,他平时好像住在附近的一个破庙里。

  池非于是有些艰难地往那边走去。

  ……………………………………

  池非来到记忆中的破庙,发现已经有十几个乞丐在里面坐着或躺着。

  这些乞丐一看就是跟他一起来的北方流民,里面大部分都是些年老或生病的人。

  虽然说官府有责任安置他们,但由于北方大旱和战事才刚平息没多久,国家元气大伤,到处都缺粮缺钱,吃不饱饭的人到处都是,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因此官府对他们也是睁着眼闭只眼让其自生自灭。

  再加上他们不是本地人,在京城人眼中就是一群赖着不走的废物,所以丝毫不受本地人待见。

  这些流民只能白天向过路的行人乞讨,晚上则睡在破庙里苟且偷生。

  池非找个角落坐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半个馒头。

  这半个馒头还是几天前一个路过的好心大娘施舍给身体原主苏真的。

  苏真不舍得全部吃完,每天只敢吃一点。

  看着这半个已经完全变硬了的馒头,池非不由得叹了口气。

  真惨啊。

  看来明天怎么样也要想办法找到活路,不然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活活饿死。

  没有过多的犹豫,池非两口就把馒头吃干净,然后用地上的干草当被子睡觉去了。

  他决定,明天就进城。

  ……………………………………

  ……………………………………

  以下是作者的话(扑街宣言),由于超过500字的上限,只好在章节下面显示,请各位见谅。

  ……………………………………

  自《觉醒-仿如昨日》和《我身体里有只鬼》之后,已经很多年没上传小说了。

  其间也写过一部都市玄幻小说,但感觉不满意于是改了很多次,之后就一直没上传放在电脑里。

  正如简介所说的那样,过年的时候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想写一本关于普通网文写手在古代如何生存的小说。

  由于这本书节奏较慢,且偏向于写实类的种田文,我觉得九成会扑,我的责编也说多半会扑……T _ T

  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决定坚持把这本书好好写完。

  我以前试过为了赚稿费而写小白文,但写过之后才发现能火的小白文不是那么容易写的。看别人写得容易,试过以后才知道自己是真没这方面的天赋。

  于是,我决定走另一条路,彻底放飞自我,只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把写小说这件事大半当成一种自娱自乐,小半则是当成一种能稍微赚些外块的兼职。

  举个例子,就像国足一样,如果广大球迷把它定位为就是一支三流球队的话。输很正常,如果偶尔运气好踢赢了如日本、韩国之类的亚洲强队,那不是一件很高兴的意外之喜吗?

  可是如果硬要把国足当成一支一流强队,那输掉比赛以后球迷们就只剩下失望和愤怒了。

  有时换个角度来思考问题,得出的观点就会完全不一样。

  同样道理,我对于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混得不好的三流写手,扑街是正常的,不扑才不正常。

  很多事情不是尽力就可以成功的,尤其是在写小说这件事上。

  市场需求、读者口味、更新速度、爽点够不够多等多种因素都决定了这本书能不能火。

  有时所有条件都具备了,还要看写手的个人运气以及宣传渠道。

  对于我这种死宅来说,这些都不是我能搞得定的东西。所以这本书我除了在自己的书友群里发一下以外,既没有请其他认识的作者帮忙打广告,也没有去论坛发贴宣传什么的,总之就是不想求人,也懒得折腾。

  反正怎么都火不起来,那还不如纯粹当成一种兴趣爱好来写,这还更轻松一些。

  这本书完结后,我打算写一本无CP的女主文,搞不好到时会发女频,就看那边收不收了。

  我已经在彻底放飞自我(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就像《海阔天空》里的歌词一样: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虽然我在现实生活中当不成浪子,但就写小说这件事上,我决定当个浪子写手,一切听从心里的安排,随风而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行云流水,任意所之。

  这些话虽然有些文青和中二,但确实是我现在真实的想法。

  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多谢各位的支持和捧场。这本书我会好好写的,即使真的扑街也在所不惜。

  在网文界混了这么多年,虽然一直红不起来,但我的心态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算是最大的收获。

  人生短短数十年,真正可以随心所欲的事其实不多的。

  既然如此,至少在写小说这件事上,就让我继续任性下去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