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气通神在线阅读

一气通神

仙侠 / 古典仙侠

95.26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1-11-01 20:48

练功流
书籍摘要: 三灾历尽炼阳魂,六欲磨成不死身;七宝种下菩提子,玄真一气通元神。
加入书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深山寻道,市井遇仙

  时逢天唐,四海承平,文武大治,国泰民安。

  这一日,崂山脚下,清河小镇。

  打远处来了一骑青蹄白驴,驴背上驮的是个青衫束发的少年,手握一册《神仙传》,正在摇头晃脑地唱着歌诀。

  只听他唱到: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

  ……

  少许,少年骑驴进得镇来,打听得最热闹的酒肆店家就在前面市集,也不骑驴了,只把游缰牵在手里,闲庭信步地就往市集去了。

  少年姓韩,名浞,年十七,是洛阳人士。

  只因自小好道,痴迷长生,十四岁时便离家外游,遍访名山,求仙问道。

  今日被他来到了崂山下,眼看天色近晚,就拟着在这山下的清河镇内投宿一晚,解一解旅途困乏,明日一早再入山寻访真仙。

  轻步缓行,韩浞轻唱起了他那首“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没唱两句,就听身旁有人搭话。

  “小郎君请留步!”

  韩浞回身一看,就见一位身披道氅,手握拂尘,仙风道骨的白发道人,正向自己稽首施礼。

  “道长有礼了,可是唤的在下?”韩浞见老道客气,也连忙回礼。

  “正是要请教小郎君!”老道手挥拂尘,和气一笑。

  “请教不敢当,道长但有询问,在下知无不言!”韩浞恭敬回话,神色不敢稍有放肆。

  他毕竟自小知书识礼,见这老道怕不有七八十年纪,比他祖父怕还要长出几岁,如此长者当面,哪里有他拿乔的道理。

  “既如此,贫道无礼,”老道一改和颜悦色,脸上竟然恭敬起来,“敢问小郎君适才口里唱的那曲‘神仙歌’,是何方高人所授?一首歌谣,竟能道尽红尘纷扰,点破仙凡难关,当真是高深莫测!”

  韩浞了然一笑,道:“劳道长动问,这曲子不叫‘神仙歌’,名为‘好了歌’,是我偶得一部奇书《石头记》,书中一位跛足道人所唱!”

  他立志寻仙访道,自然要敬因畏果,断然不敢把曹先生的心血给胡乱塞到自己书袋中的,所以老早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半真半假的说辞。

  “原来如此,”老道颔首,“如此说来小郎君天资聪慧,只不过书中偶得,就能唱出一曲‘好了歌’,当真好悟性!”

  明明老道在夸他,韩浞却不由露出一丝苦笑,有些无奈道:“不瞒道长,小子十四岁离家寻仙访道,常有道途艰难,险些半途而废,全靠这首‘好了歌’时时警醒,为小子明心见性。”

  三载苦寻,仙途无踪,这其中艰难,当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郎君有此恒心毅力,他日缘来法到,必定能够一遂所愿。”

  老道一挽拂尘,开怀一笑,又道:“得郎君赐教‘好了歌’,贫道无以为谢,只有随身锦囊一枚,权当聊表心意,还望小郎君能够笑纳!”

  说着,老道果然从怀中取出一枚云纹锦囊,双手一奉,就要递给韩浞。

  韩浞只当这是老道客气,是以连忙推辞道:“区区几句闲谈,哪能当得一谢,道长万万使不得!”

  哪知那老道却不容韩浞分说,口中连道:“当得当得”,便硬是往他怀里一塞。

  韩浞推辞不过,只好谢道:“长者赐,不敢辞,如此多谢道长了。”

  老道高深一笑,拂尘又是一扫,朝着韩浞说道:“郎君天赐仙缘,我俩定有再见之日。”

  说着,韩浞就听老道“哈哈”一笑,脚下足底生烟,化作一朵祥云将他托身飞起,眨眼之间便没入高天不见!

  “神仙!”

  “神仙下凡了!”

  ……

  四周乡民见此异象,纷纷下跪叩拜,口称“神仙”。

  韩浞却手握那个云纹锦囊,心头热血澎湃:“难道真是我求道之心坚诚,终于感动了真仙,出山赐下缘法给我!”

  迫不及待拆开了云纹锦囊,韩浞见其中乃是一方绢书,白底朱字,上面写道:“子时三刻,山南黄花观”

  韩浞一见如此,又是一阵激动。

  “定然是高人仙家有意收我为徒,夜半入山想必是对我的考验!”

  深山三年求不得,如今市井遇真仙,这让韩浞如何能够不欢欣鼓舞,欣喜若狂?

  喜悦之余,韩浞忽觉腹中饥饿难当,这才想起自己早朝之后就没进过一粒水米,进镇也是为了投店歇脚用饭的。

  不过如今也是方便了,车船店家大多都是包打听,韩浞左右不知道那山南的“黄花观”到底是一个什么去处,稍后寻得客栈店家也就正好问问去路。

  牵起白驴游缰,韩浞此刻脚下都有些发飘,想的尽是今夜过后,仙道可期的美事。

  不一会儿,就走到了这清河小镇唯一的一家客栈,名叫做广源客店。

  客栈起店名往往都喜好讨个口彩,像招待赶考生员的,常用“高升”、“状元”、“簪花”,寓意生员举事顺遂,金榜高中,而这“广源”、“万隆”的店号,取意“广客来源”、“生意万隆”,那就多是招待往来行商的。

  这对韩浞却是正好,这些客商走南闯北,到哪里都是熟门熟路,如果店家不知,他正可问问客店内的客商,如何去那山南“黄花观”。

  刚刚寻到广源客店门口,结果韩浞还未进店门,就碰上了桩稀奇事!

  只见那店门前不知为何竟卧倒了一人,韩浞近前观瞧,看这人竟也是道装打扮,但道髻散乱,道袍破旧不说,不知从哪里得来的一个酒葫芦上也全是污泥,实在是邋遢!

  和先前仙风道骨的老神仙一比,一个是道门真仙,一个怕只能说是市井乞丐还不如。

  “小郎君请了,不知是用酒饭,还是住店?”

  店内堂倌迎了出来,见韩浞虽然衣着朴素,但眉清目秀,手中牵着的白驴也堪称神骏,是以点头哈腰,十分客气。

  “店家,这是?”韩浞指了指店门前倒卧的道人,意欲询问。

  “哦,这是今晨入镇的一位道长,不知为何就倒在了小店门前,小店主家崇道,便供奉了素斋汤饼,哪知用完斋饼之后道长又要饮酒,主家不允,这位道长便卧倒在此,只说腹中酒虫闹得厉害,非要讨上一口酒喝不可……”堂倌边说边摇头,怕是心里觉得这方外之人实在不该如此。

  堂倌那边把这卧倒店门的道人当做了泼皮无赖,但韩浞看了那道人两眼,却觉得这人却绝非那么简单。

  泼皮无赖韩浞见过不少,哪个倒在别人门前不是哭天喊地,耍赖撒泼的?

  如今他观这道人,衣着虽然邋遢,但是眉宇轩昂,气定神闲,哪里有一点像是无理取闹的市井无赖?

  韩浞看过那么多奇闻异话、神仙志异,当然知道这世上的高人不仅有仙风道骨,也有喜好放浪形骸的,所以断然不会以貌取人。

  最关键的是,韩浞看了这道人半天,却完全不见他口鼻吐息,像是根本没在喘气。

  这样的人,要么就是死人,要么就是不出世的高人!

  “既然道长有雅兴,那店家你尽管去取酒来,勿论道长饮下多少,都算在我的账上!”韩浞还怕店家不信,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串开皇钱先会给店家,算是道人的酒资。

  “客观少待,小店备有十年桃花陈酿,马上取来!”堂倌接过韩浞的一串开皇钱后喜笑颜开,转身就去取酒。

  那地上道人一听有酒,双眼立刻就睁开了。

  “小哥要请老道饮酒?好得很,好得很,店家快去取酒来,老道要与小哥先对饮三碗!”道人起身一捉韩浞手腕,便拉着他往店内而来。

  韩浞一听这道人开口就是三碗,吓得连连摆手,后怕一样说道:“不必不必,在下不胜酒力,稍晚还要进山,实是不宜饮酒,道长且自斟饮,在下为道长会账就是!”

  道人一听韩浞如此说话,却是神色奇异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观小哥面相,怕是将有大祸上身,断然是进不得山的,小哥还请听老道一言相劝,莫管他这山那山,只与老道开怀对饮,喝他个一醉方休才是正经!”

  道人说话间,堂倌已经取来一壶老酒并两个酒盅,正要给二人斟酒。

  哪知那道人却是一摆手,对堂倌道:“这是当得谁饮的?取酒坛来,换海碗来!”

  有韩浞那一串开皇钱,别说一坛,就是一缸老酒也值得,是以那堂倌听老道这么一说,自无不答应的,口中连连道“是”,一会儿功夫便撤下了酒壶、酒盅,换上了酒坛、海碗。

  堂倌刚给道人满上一碗酒,就见他劈手接过一仰头,恍如胡牛饮水,眨眼间就碗干酒尽。

  “道长……好酒量!”韩浞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地夸上这么一句。

  “独饮岂如对饮?”道人端起韩浞面前的海碗,一伸手就递到了近前,“小哥也满饮此一碗吧!”

  韩浞却是打定了主义,无论道人如何劝说他都是滴酒不沾的。

  且不说他是当真不胜酒力,一碗下去怕是就无法前赴黄花观之约,再者即便他韩郎君真是千杯不醉的海量,可今夜他是去拜师求道的,没有斋戒沐浴已经是不恭敬,若是还带着满身酒气,那恐怕人还没进观,就把高人神仙给气走了!

  “反正任他怎么劝说,这酒是决计饮不得的!”韩浞定下决心。

  他是想做这般,可待道人手中那碗老酒递到面前时,韩浞却忍不住“咕咚”咽下一口流涎。

  他虽少饮酒,但却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往昔便是宫中贡酒,也尝过不知道多少了,可偏偏面前这碗老酒散发出的诱人香气,却是他韩浞有生之年头一回闻得!

  “想来天宫玉液,仙府琼浆,也不过如此了罢!”

  一丝酒香入鼻,韩浞“咕咚”又咽下一口流涎!

  “只饮此一碗,少时再去房内焚香沐浴一番,如此高人当不会怪罪我道心不诚!”

  实在难敌酒香袭人,韩浞只好和自己定下约法,仅浅饮此一碗,绝不多喝。

  想罢,韩浞抬手接过道人递过来的海碗,第三次“咕咚”咽下去一口流涎,朝道人说道:“既如此,那在下便饮此一碗,以敬道长,多了却是再饮不得了,还望道长宽恕则个!”

  道人却根本不听韩浞的说辞,只是对他摆手道:“饮休饮休,莫作这般女儿姿态!”

  韩浞无奈,只能摇头饮下碗中美酒。

  这一饮入口,韩浞就觉这乡野老酒竟真如琼浆玉液一般,甘美细润,齿颊生香;再入肠胃又激起一股温热暖流,行遍全身,通体舒泰,真个恍若白日飞升,飘飘欲仙!

  “好酒!”韩浞忽然大喝一声。

  他果然是不胜酒力,只一碗下肚,竟已有些和那道人一般的放浪模样。

  “自是好酒,小哥再满饮此碗!”道人自己又豪饮一碗不说,偏还为韩浞又满上了一碗。

  韩浞此时酒意上涌,早把之前给自己的约法忘了个干净,只知道酒到碗干。

  只见他从道人手中接过酒碗,一仰头,又是满饮了一海碗!

  二人一道一俗,一长一少,饮得酒意酣畅,就这么一碗接一碗,碗碗到手就空,引得四周旁人侧目观瞧,啧啧称奇。

  饮到第七碗,韩浞只觉胸中意气盈满,不吐不快,竟然当众高声吟起一首《月下独酌》: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

  “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

  一首吟罢,韩浞脚下一轻,就“噗通”一声,埋头倒在了酒桌上。

  未几,就听他“呼呼”打起了轻鼾!

  而道人那边,见韩浞醉倒,也是醉眼迷离看了他一眼,口中轻声念着一句:“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念罢,只见他脑袋一晃,也“啪嗒”一声醉倒,伏在桌边大睡起来。

  店家却是见惯这样的酒客,左右酒账已经会过,也就由得他们去了。

  少倾,一时半刻已过,转眼就是酉戌之交。

  韩浞悠悠转醒,见面前酒桌杯盘狼藉,道人也醉倒桌上,忆起了自己先前的放荡醉态来。

  “怎么会一饮忘形!”韩浞懊恼道。

  他自小就少饮酒,尤其出门在外,恨不能多加十二分小心,往日里是断不会放任自己如此大醉酩酊。

  说句万幸的话,好在如今是太平年间,这清河小镇民风也颇淳朴,若是换了甚少人烟的山间野店,怕是这会儿他的尸首都不知被抛到哪处崖涧去了!

  思及此处,韩浞忽又想起了和“老神仙”的黄花观之约。

  “糟糕,险些误了大事!”韩浞暗道不好。

  连忙看了看天色,见如今天色虽晚,但尚未月上当空。

  唤来堂倌问明时刻正是戌初,韩浞又连忙追问堂倌是否知道镇外山南有一处“黄花观”。

  “方圆十里只有一座荒废了许久的破落道观,正是在出镇往南,却不知是不是客官要找的‘黄花观’!”堂倌虽不曾听过“黄花观”名字,可听韩浞点出“山南”,稍一思索,便想起左近是有那么一座仅存的道观。

  “想必就是那里了!”

  韩浞点头,遂向堂倌细问了去路。

  “客官若要去那道观,只须出了镇口往西五里,有条岔口转南一直走,那道观就在道旁,十分好认。”堂倌往南一指,分说了两句,这才算是给韩浞道明了去处。

  而今方是戌时更上,时候尚早,还有二时三刻才是和老道约定的时辰。

  韩浞略一算计,从镇内去到黄花观,骑驴的话虽只要半个时辰,但难免路上有个迷路耽搁,若是在哪条道上行差踏错了,想来一时三刻怕是赶不到的。

  说不得,这会儿他就得上路。

  “看来也顾不得焚香沐浴了,只待见到道长与他分说一番,望他不要怪罪才好!”韩浞想到这里,就吩咐堂倌快去解了自己的白驴来。

  话说,适才进店时只是交代了一声让店家好生喂养,却忘了吩咐还要往草料中再添一把黄豆,十个鸡蛋。

  也不知自己的“青践”这会儿是不是还有脚力陪他夜行十里。

  一旁的堂倌却实在不明白,这夜上的怎么还会有人要出门。

  马上一更三点就是宵禁,虽然这乡间小镇夜禁不严,可到处黑灯瞎火的,这客官还能有什么去处不成?

  忍不住好奇,堂倌也就开口问道:“客官,小店已熄灯退火,客观还要往何处去啊!”

  韩浞自然不能说他要去夜会神仙,只能诳言想起家中有要事着急,不得不紧赶夜路。

  堂倌虽说听了也半信半疑,但这年头乡野之间多怪事,他也不敢多管,只好照足吩咐去牵来韩浞的青践驴。

  片刻后,堂倌牵了白驴等到门前,韩浞却又想到了桌上酒醉的道人。

  招呼过来堂倌,韩浞对他说道:“你去为那位道长收拾一间客房,好生安排他住下,切不可怠慢。”

  说完,他又从怀中取出一串开皇钱,充作店资,还言道若有多余,就全当堂倌的赏钱。

  一串开皇钱,别说一晚,就是在这小店上房住上三天也足够,堂倌接过钱来自是千恩万谢,直让韩浞放心,定会尽心服侍道长。

  韩浞眼看天色渐晚,也就不再耽搁,牵过白驴“青践”,就往镇外去了。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我只想安心修仙在线阅读
简介:我只想安心修仙,奈何妖魔祸乱人间。 道人骑驴下青山,做世上唯一的仙,敕封天地万物为神。 群:779247505 V群:812612991(全订)
历史里吹吹风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洪荒妖行纪在线阅读
洪荒是一个大江湖,有杀伐决断,也有人情世故,有先天神圣的悲歌,也有底层小妖怪的欢乐。有修士顺天意而为,事半功倍,修成道果,也有练气士夺天地造化为己用,问道巅峰。时值三族争锋,洪荒北部无名之地,有一癞蛤蟆纵身一跃,跳入了这雄浑瑰丽的烈烈烘炉之中……
凡夫叔子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道门大门道在线阅读
门道不门道,修了才知道。  道门证大道,方为成仙道。  无论正读反读,顺读逆读,前读后读,左读右读,里读外读,都是道门大门道!  且看在道儒释玄融汇、古语今言交织的架空世界里,男女主配们如何经历人世间的波澜起伏岁月,度过人间世的霹雳弦惊生涯,体会世间人的似水流年味道,最终勘破天地万象得大自在!
雪清欢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得丹田有手机在线阅读
(新书《我有一本捏魂图鉴》已发)手机异变,坐镇丹田。可聚先天真力,可查世间天道,可探机缘功德。可录无敌道法。 这里有高超的修行之法,有强横的神魔纵横,有妖物为祸天下。 别人修炼的是法宝飞剑,苏动修炼的,是一部智能手机。 Ps.作者快被喷的顶不住了,别喷了。
丹琪天下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代价逆转:我在大周斩仙在线阅读
灾难不断,众生皆苦。 妖魔乱世,鬼怪横行。 有修仙者猪头人身,有修仙者三头六臂,还有修仙者彻底化作了恶心的蠕虫…… 大周王朝镇妖司斩妖除魔,惩奸罚恶,美名传天下,但陈凡却发现……镇妖司的强者皆被虫子占据人体,人不似人,虫不似虫。 这真的是修仙的世界?陈凡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凡修行,必有代价,但这些代价是否太过诡异? “青木法盾”:低阶防御术法,可凝聚三面法盾,护卫全身。修炼代价:性取向逆转; “火焰刀”:青龙寺低阶攻击术法。修炼代价:头发掉光; “破妄魔瞳”:拥有破除一切虚妄,直指事物本源规则的逆天威能。修炼代价:修炼者会从双眼开始妖魔化,全身血肉和法力,会被破妄魔瞳慢慢吞噬殆尽,最后只剩下一双眼睛; 脆弱的“青木法盾”,足以祸乱世界,颠倒阴阳。 强大的“破妄魔瞳”,修炼到最后就只剩下一双眼睛,连铁棒都修没了……这修仙,修的是个寂寞吗? 修仙界,实在是太危险了…… 还好,陈凡有“代价逆转”!
海无言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修仙:我的心声大有问题在线阅读
王林穿越修真世界,喜提有亿点点问题的心声系统,经常篡改心声传给别人!  王林:感谢师尊赏赐十枚养气丹。  系统心声:呸,抠门,我什么天赋,师尊没数吗,十枚养气丹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师尊:???  ……  王林:师娘,其实我是个废物,恐怕难堪大用。  系统心声:师娘身子有点弱,撞一下就受不了,有机会我得弄点大补圣药给师娘补补身子。  师娘:此子,藏的很深,必有图谋。  ……  王林:师兄,前面恐有危险,我们绕路吧。  系统心声:前面就是藏宝地,等会支开师兄,独自前去取宝藏。  师兄:啊……王林误我。
发奋的蝼蚁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白云殿内长生人在线阅读
庙堂上九千岁只手遮天,江湖上绝巅城招兵买马。张宁出入阴曹,天下无敌,却世上无名。这一日张宁踏入江湖,既而名动天下。
二八后生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修仙宗门崛起记在线阅读
无垠苍穹,万界浮沉 元辰界,万族争锋,各展所长 宗门、家族、散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个不甘平凡的修士带领宗门,起于微末,成为宇内大宗。
不要醒来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长生不死的我,练点魔功怎么了?在线阅读
顾千秋穿越仙侠世界,成了顾家庄少主。 开局一枚长生道果,他本想苟到天荒地老,苟到无敌。 奈何妖魔肆虐,顾家庄摇摇欲坠,没办法,只能练点魔功防身……
躺平猴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一气通神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