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沈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夺运之瞳在线阅读

夺运之瞳

玄幻 / 东方玄幻

235.48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4-13 17:50

书籍摘要: 听着村长口中一个个玄秘的故事,一个个传奇的人物,灭霸,韩立,萧炎…沈睿的梦想就是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物!……一颗石瞳,一页金纸,铸就无敌路!其实他只是一个喜欢报仇不隔夜的人罢了。(非无限)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熙雪凝.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王尔德芳古园.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超级台风中心.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东方玄幻小说推荐

保护我方族长在线阅读
穿成【玄幻世界】的【族长】,从家族角度描绘尽量真实的玄幻世界,种灵田、养灵鱼、全面发展各种家族产业,扶植咸鱼长辈成老祖担当保护伞,激励小辈勇闯圣地学宫出人头地。 本文家庭成员和睦团结,齐心协力,一起共创未来。 非热血战斗式玄幻,以提升各项家族产业,资金、设施、家仆、家将、族人、客卿、姻亲等元素为主。 力图从新鲜的视角去看”老套“的玄幻世界。 剧情讨论群:837185062
傲无常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开启了超凡游戏在线阅读
重生后的张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手扔了一个骰子,世界就变了。 从深邃黑暗中走出的鬼怪,威能莫测的收容物,赋予人超凡力量的配方。 面对这样的世界,张潼慌的一批。 张潼:如何才能假装自己是个资深超凡?急,在线等!
上江君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洪荒之我被女娲捏出来了在线阅读
黎阳重生到洪荒世界,成为了被女娲第一个捏出来的人族! 在黎阳寻思着自己该怎么能抱紧娲神的大腿时,却觉醒玩游戏时附带的签到系统。
吐耗子的猫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一开局就无敌在线阅读
苏恒穿越了,成了天下无敌的魔教教主,天榜第一,一个名闻天下的大魔头。 还有个自称传播正能量的系统,让自己做好人好事,拯救那些还沉迷在杀戮中无法自拔的教徒们。 教主郑重的说以后要做个好人,提倡和谐友爱;正道那些人听到后都笑死了,然后,魔教一统江湖了…… 教徒们让教主醒醒,外面正道联盟已经打上山门了…… PS:灵气复苏流~(本书又名地府养成计划、神话大佬自我修养、一掌超人……请原谅我取名无能) 群号:756879119
一笑轻王侯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可以兑换悟性在线阅读
“恭喜宿主,斩杀邪神,获得百万善功,善功可兑换悟性时间。” 穿越神灵道法世界,成为小小捕快。 沈追发现自己每击杀一个头顶罪恶值的人,就会获得善功,更能兑换一次次悟性时间!
岳麓山山主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黄铜真主在线阅读
在古旧与传统的呢喃声中,顾长生听到了那低声的呓语与啜泣。 他尝试拨开了时间的迷雾,寻找到了埋藏在久远过去的真相,也看见了能够回家的路。 女娲庙,地狱门,万象楼……古老的故事诉说着往日的辉煌,疯狂与理智交织,在这夹缝之间,顾长生窥见到了真相。
飙马的野郎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万域天尊在线阅读
【傻猫新书《我真得无所不能》已经强势连载,修炼大命运术我真得无所不能!】  千年之前,死于挚爱之手。  而命运不收,千年之后,一块黑石搅动风云,一个少年屹立诸天,誓要以血染诸天。  ...........  从这一天开始。  我将是你们永生永世的噩梦。
跳舞的傻猫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从斩妖司地牢杀成仙王在线阅读
【超人气玄幻】 开局成为大明皇朝亲王府的嫡长子,却因放走妖域圣女而被剥夺世子之位,并被贬为斩妖司最低等的地牢刑者。 但江楠并不在意。 凌迟千魅女妖,斩之诀圆满! 屠灭幽级精怪,获得精气,觉醒真龙之力! 宰杀深渊神灵,领悟禁忌武学…… …… 是日,天地妖魔暴动,人族危急。 一身雄壮腱子肉的江楠从地牢走出—— …… 横推直上九亿里,仙路尽头我为王。
尘傲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被脑补成绝世高人在线阅读
穿越平行世界,陆州本想觉醒修炼金手指,从此一飞冲天,可没想到的是,尚未起飞,便已降落。 金手指是毫无用处的雕刻、茶艺、作画等等,无奈之下,陆州只能选择当一条咸鱼。 可没想到,卖出第一幅画后,居然有人哭着喊着要求他的手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晋先天大佬:“若不是陆前辈出手帮我,此生我定不可能突破先天束缚、陆前辈就是我的指路明灯!” 某天阶修炼者:“要想和陆前辈作对,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某地阶修炼者:“陆前辈视世俗金钱如粪土,实在是前辈风范!” 陆州:“……我不是!我没有!一派胡言!”
妙笔生鸽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当前位置: 玄幻 东方玄幻 夺运之瞳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沈睿

  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中,太古神山林立,巍峨险峻,如同一柄柄利剑一般,山上每一颗古木都有百丈高。

  树冠如伞,只有稀疏的阳光透过缝隙照射下去,山中不平静,猛兽咆哮,震动山河。

  群山之间,猛兽横行,凶兽出没,各种可怕的声音此起彼伏。

  而在这危险无比的群山之中,却有无数山村在夹缝中求存。

  ………

  “猴子,万一被王大娘发现怎么办?我娘会把我的腿打断的。”

  这是一处农家院子,并不大,三间屋子,院中的一角用木头围成一个正方形的栅栏,里面有许多肥美的山鸡,羽毛竟有些彩色,身子歪歪扭扭地走动着,不时发出咯咯的叫声。

  南方的土墙上露出两个小脑袋,左的边的那个明显比右边的那个脑袋尺寸大了一圈,脸上都是肉,堆在一起,胖嘟嘟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些山鸡,喉咙不时上下耸动,明显馋极了,但还是怯生生地对身边的伙伴小声说道。

  右边的那个脑袋尺寸就正常多了,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但眼睛明亮,炯炯有神,一看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子。

  此刻听见身旁伙伴说的话,面上闪过无奈之色,踩在石头上的脚掌踮起,举起自己的小手狠狠地打在了身旁伙伴的大脑袋上。

  “胖墩,你上次吃的满嘴流油的时候怎么不说,再说了我们一个月才偷一次鸡,王大娘不会发现的。”

  胖墩嘴一撇,露出委屈的表情,脸上所有的肉都挤在了一起,眼睛差点都看不见了,委屈巴巴的说道:

  “啥时候我吃的满嘴流油了,我们偷来的鸡,要分半只给村头的李奶奶,剩下的一个腿还得给张嫂家,我们就一点鸡骨头肉可以吃,而且我还吃的没你多…”

  “胖墩,你有没有良心啊,李奶奶送过多少自家的果枣给你吃,如今李强叔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分点鸡肉给她老人家怎么了。”

  被称为猴子的少年眼睛一瞪,气乎乎地对胖墩道:

  “张嫂刚有了小娃娃,大力叔平常以前打猎没少给你家送东西吧,现在摔断了腿,照顾照顾人家怎么了。”

  “还有,你没我吃的多怎么还长那么胖,还学会睁眼说瞎话了,我非得告诉丫头,让她好好收拾你。”

  胖墩嘴唇喏喏,低声嘟囔:

  “就知道欺负我…”

  猴子一跺脚,压低了声音喝道:

  “你到底还敢不敢偷!”

  “我又没说不偷。”

  胖墩小声的回道,又咽了一口口水,沈猴子的手艺可是从村长那儿学来的,虽然年纪不大,但厨艺绝对可以。

  “好,和以前一样,你去吸引王大娘的注意力,我趁机去偷鸡。”

  猴子对身边的伙伴的嘱咐道。

  “嗯,嗯。”

  胖墩连忙应道,从大石头墩子上下来,扭着身子跑向院子的大门处,像个肉球在滚动。

  而他则从怀里掏出来一粒血红色的浆果,只有拇指大小,皮看起来很薄,可以看到里面莹润的红色果肉,然后把头缩到墙壁下,等待着胖墩的动作。

  只见那圆滚滚的身影从另一侧慢慢靠近木门,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到额头上的密集细小的汗珠。

  他咽了咽口水,走到木门前,伸出短小略粗的手指,轻轻的敲了敲门。

  咚咚的声音响起,院子的木屋穿出去一阵略显苍老的女声:“来了,来了。”

  片刻后,一个个子不太高,穿着麻布粗衣,脸上略微有些皱纹的中年女子,头发束在身后,乌黑中带着几缕白丝,但看其眼眉,可以看出年轻之时定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她快步走向门口,打开木门,看见门口的略显紧张的胖墩,微微一愣,随后眼角露出一丝笑意,强忍着眼神不瞥向一旁的墙壁,开口道:“自遥,找大娘有事吗?”

  “……”

  另一侧,猴子看见自己的小伙伴到位,也缓缓的探出头来,掏出一个最为赤红的浆果,准备扔过去。

  “沈睿。”

  一声清脆的喊声从他后方传来,如同初春的鹂鸟一般,吓的他浑身一哆嗦。

  转过头来,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穿着带着色彩的粗衣,明显是自家土制的衣服,琼鼻微翘,嘴唇带着天生的樱色,袖口处,莹白的皮肤露了出来,手指细长,却又不显的太过骨感,一头黑纱般的头发披散在背后。

  但最令人注目的还是蒙在她眼上的那灰色纱布,这女孩眼睛似乎有些问题,虽然看不清楚全貌,但仅凭这些足以看出这女孩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

  “丫头,你怎么来了。”

  沈睿与这女孩明显是熟识,压低着声音问道,手上的浆果不自觉的藏在了身后,忽然又想起眼前的女孩看不见,又拿了出来。

  感觉到男孩的目光投在自己的身上,被称为丫头的少女脸颊之上浮现了一阵淡淡的红晕,樱唇轻启:“村长回来了,通知大家过去,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村长回来了!”

  沈睿露出喜色,刚踏出去一步,又想了起来自己的小伙伴还在那儿吸引注意力呢,又收了回来,摸了摸头道:“丫头,你先去吧,我等等就过去。”

  “你赶紧过去吧,村长好像出了事,壮叔说话都带着哭腔。”

  丫头犹豫了片刻说道。

  “什么!”

  沈睿的脸色微微一变,带着焦急之色,快步往村里的方向跑去,一步数米远,速度很快,红色的浆果落了一地。

  而丫头转过身,虽然眼睛上蒙着灰色的纱布,但却好像可以看见沈睿的背景一样,片刻后,她转过身,往王大娘的院子门口走去。

  丫头的脚步轻盈,微风吹过她的脸颊,带起几缕发丝。

  绕过几根枯枝,她慢慢的接近王大娘的家门。

  门口,胖墩的脸上的满是细密的汗珠,抬头看着面前带着微笑的王大娘,眼神游移不定,不时咽着口水,看起来十分紧张。

  “自遥,怎么满头是汗啊…”

  王大娘眯着眼,带着笑意,看着眼前的这个小胖墩。

  “大娘,我没事,没事,只是…”

  胖墩还是孩子,被王大娘这样一说,顿时心虚,说不话来,心里十分着急。

  猴子怎么还没好,他双手扭在一起。

  “李自遥。”

  一声清脆的喊声从背后传来,李自遥圆滚滚的身体顿时一颤,这道声音他熟悉无比,僵硬的转过身去,哭丧着脸说道:“姐,你怎么来了…”

  身后,正是刚刚和沈睿交谈的少女,也是他的姐姐。

  “幼悠,你怎么来了。”

  王大娘也看见了少女,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

  李幼悠自小身体有恙,蒙着双眼,很少外出走动,基本上都在自己家附近活动。

  “王大娘,村长让我把你们喊过去,他有事要交待。”

  李幼悠的声音清脆中带着一丝软糯,正如这个年纪的少女一样,好听极了。

  “嗯?”

  王大娘眼神一凝,闪过许多思虑。

  “村长他…”

  “状态不是太好,大壮叔说话都带着哭腔…”

  李幼悠犹豫了片刻,开口道。

  王大娘脸色微微一怔,片刻后吐出一口气道:“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自遥,该走了。”

  李幼悠对身旁矮了半头的小胖墩说道。

  “……”

  李自遥扭扭捏捏,小脸上满是纠结。

  “你要是等沈睿的话就不必了,他已经过去了。”

  “啊?”

  李自遥惊讶的喊出声,随后被肉挤在一起的五官上露出一丝愤恨之色。

  “好你个猴子,居然抛弃队友,真是个王八…”

  “嗯?”

  李幼悠扭过头,虽然眼睛被灰布蒙着,但李自遥却感觉眼神落在了自己身上,这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屈辱历史”,不觉浑身一颤,肥肉一抖一抖的。

  李自遥嘴巴张大,却还是没有把最后一个字吐出来,随后绷紧了嘴巴,一脸委屈。

  “也不知道谁才是你可爱的弟弟。”

  “整天向着猴子,我看你就是喜欢…”

  李自遥嘟嘟囔囔,非常不满。

  砰!

  一声闷响,李自遥捂着头蹲了下来,眼眶里有泪珠在打转,撅着嘴巴。

  李幼悠收回拳头,脸色如常,不过耳根处却多了几分粉色。

  “你要是再胡说,我就让母亲把你今天晚上的饭给停了。”

  “不说了,不说了。”

  李自遥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眼里的泪珠也没有了,他这个平时“乖巧懂事”的姐姐说的话,可比他一个调皮捣蛋的胖子说话管用多了。

  “好了,我们走吧。”

  一旁,王大娘进屋不知拿了什么,此刻也回来,锁好了门,对两个正在打闹的小家伙说道。

  “嗯。”

  李幼悠点了点头,跟在了王大娘后面,后面,一个揉着头的小胖子一步步的跟着,嘴巴还撅着,低着头,心里满是怨念。

  “姐,有块石头。”

  他眼睛盯着路面,出声提醒道。

  “嗯。”

  李幼悠抬脚迈过石头,虽然蒙着双眼,却感觉比睁着双眼的李自遥还要清楚。

  哼,现在知道你弟弟多么可爱,多么以德抱怨了吧,比那个瘦猴子好多了。

  李自遥心中得意。

  前方,王大娘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同时指尖处中的银色光芒缓缓消逝。

  ………

  另一方,沈睿的脚步不停,穿过茂密的树丛来到了村子里。

  王大娘并非是这个村子里土生土长的人,而是几年前从外界而来,被李家村所接纳。

  不过却居住在了李家村的边缘,并非住在村子里。

  李家村共有三个外姓人,分别是王大娘,沈睿,以及村长。

  沈睿的速度很快,脚下生风,一步便是数米远,额头上已经有了汗珠。

  飞快的掠过一座座石头房屋,平时一位位和蔼可亲的大爷,大娘现在却都不见了踪影。

  这让他心中不好的预感,更加深重。

  很快,绕过了一处石头房子后,一处高大的石质建筑出现在他的面前。

  数丈高,用灰色的石头构成,在阳光下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轻纱,只有门框,而没有门,门框上有块石匾,刻着两个大字––祠堂。

  沉重的感觉在沈睿的心头回荡,平时来到此地,他定会恭恭敬敬的行一礼,但此刻,他却顾不得这么多。

  祠堂门前,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里三层外三层,熙熙攘攘。

  李家村的人并不多,加起来不过几十户人家。

  “大家让让,沈小子来了!”

  “李老三,快让开!”

  有人发现了沈睿的到来,纷纷给他让开一条道路。

  平时有礼貌的沈睿,此刻来不及一一道谢,急忙走了过去。

  穿过人群,进入祠堂中,只见,一座座石质牌位供在桌子上,桌下的蒲团上,盘坐着一位中年人,头发中夹杂着几根白丝,眉头紧皱,衣衫不整,大片的皮肤裸露着。

  可以看到,一缕缕赤红色的,宛若游龙般的东西在他的皮肤下游走。

  而那些石质牌位之上,飘出一缕缕的金色雾气,融入这中年人的躯体中,似乎在压制那一条条赤色游龙。

  一旁,有一位壮硕的中人,面露焦急之色的看着盘坐在蒲团上的人。

  “大壮叔,村长这是怎么了…”

  沈睿稚嫩的脸上有掩盖不住的担心,急忙对一旁的人问道。

  “村长他…”

  名为大壮的人,脸色阴晴不定,话还没开口,就被打断。

  “小睿,你来了。”

  盘坐在蒲团上的人睁开眼,看向沈睿,可能是心神移开,他身上的赤色游龙顿时光芒大盛,仿佛要透体而出,甚至此地的空气都燥热了几分。

  他的嘴角溢出几分鲜血,落在地上竟冒起了清烟。

  “村长,你别说话了。”

  沈睿焦急的说道,他看的出来,正是因为村长开口说话,所以才会吐血。

  “无妨。”

  那中年人勉强露出一丝笑意,摇了摇头,随后又开口道:“诸位乡亲,实属无奈,借助祠堂各位先辈疗伤,还望见谅。”

  他并非土生土长的李家村人,虽是村长,但借助祠堂压制伤势,还是要知会一声。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