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水汤汤在线阅读

明水汤汤

武侠 / 传统武侠

100.19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4-13 14:36

热血 练功流
书籍摘要: 蒙元末期,元室残暴,天下百姓生灵涂炭,百姓纷纷揭竿而起,道家逢乱必出,扶危济世,纷纷下山,为民征讨胡虏,在这期间,亦也出现了三大高人及其四大神功,这三大高人,分别乃是那数百年来的第一武学宗师、武当派的开派掌门张三丰道长,五行门的创派始祖乾元道长,及那第三位高人天凝道长,而这四大神功,便也就是那太极拳、太极剑、五行神剑,及那相因阴阳神功。大明之水,浩浩汤汤的奔流了二百多年之后,辽东女真鞑虏渐兴,时常犯我大明边境,扰我大明边民,遥平城晋昌钱庄庄主南闽本欲将其二子南浔送至玄武峰,待其修得了那玄武武学后,以保境安民,报效朝廷。岂知,不意之间,这少年南浔竟却卷入到了那江湖纷争、国仇家恨之中...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一骑黑尘鞑虏笑 无人知是横祸来 (1)

  阳春二月,花朝时节,梅杏桃梨,海棠山樱,诸般百花次第开放,整个遥平城渐也是变成那锦花之城了。满城里面,这一丛那一林,这几团那几簇,一片连一片的,若是花海一般,尤其是那清风一起时,满天尽是那各色花瓣,满城尽也飘着那淡淡花香。

  自古以来,遥平城便即是那商贾汇集之所,花天锦地,商铺林立,车如马龙,行人若织,今朝更是如此,尤其是那城西南的书院街,各种新奇玩意的店铺,琳琳琅琅,热闹非凡,引得那些公子小哥们的躁动之心也是无处安放,不思攻读圣贤书之了。

  “二少爷,二少爷,咱们快回去吧,咱们都出来一个多时辰了,倘若是回去晚了,回去的再迟些,被老爷给发现了,肯定又得挨骂”,在那书院街上,一个似书僮打扮、十四五岁年纪、稚气未脱的小男童说道。

  “没的事,没的事,来福你放心,有啥事,不是还有我担着的嘛”,一少年如那山涧溪水般的声音传来。循声瞧去,却见那说话的,是个约莫十五六七岁的公子少年,细看这公子少年,只见其面如那清秋之月,色若那春晓之花,目似秋波,眉如墨画的,生的极是清秀,即便是那大户人家的闺秀女儿,也未必能生得这般好看吧。少年一身红色圆领袍,脚蹬黑色皂靴,头上简单的扎了一条红色丝带,手中一柄折扇,轻轻而摇,简单不失雅致,华贵之中又透着股淡淡的翩翩书卷之气。

  “哼,我才不信二少爷的话呢,老爷那么疼爱二少爷,又不舍得训斥二少爷的,到最后,到最后不也还是小的倒霉...那个,倘若,倘若老爷再跟我爹说了,我肯定,肯定...”只听那个唤作“来福”的小僮低头又说。

  “哎呀,来福,没的事,我跟你说,肯定没的事哈,来福你放心,我爹如果再跟你爹说,你就去找你爹,跟你爹说,是我喊你出去的,你呢,刚开始的时候,是说什么也不愿出来,可啊我偏不肯,非让你跟我一起出来,再后来呢,你也是无法,且又担心我一个人出门不安全,所以只得也是就跟着我一起出来啦。嘿嘿,你爹这般听后,肯定也就不责备你啦,来福你就放心好啦哈”,红衣少年也不回头,一直瞧着那首饰摊铺的簪子。

  岂知,那来福依旧却还是不依不饶,把脚一跺的,“二少爷,不行,这次你说什么也要听小人的,我们现在就得回去,真的是不能再逛了。”

  “啥?来福,你长能耐了是吧?”便在此时,却见那红衣少年才把头一转的,看向来福,似有瞠意的,“既然这样,既然你执意要回去,那你把我刚才给你买的小弹弓还给我,你自己回去吧,哼,然后啊,我把小弹弓拿回去给李贵去,你不愿意出来玩,那李贵巴不得天天跟着我出来玩呢,从此以后啊,我就天天带着李贵出来玩,再也不带你了,你啊,也别想着我再给你买甚东西了。”

  “这,这,那个,那个,二,二少爷”,来福吞吞吐吐,支吾了半天,也是没说出个什么来,手中只紧紧攥着那小弹弓的,显是特别的不舍。

  “哈哈,别难过,别难过嘛,来福,你看看你,别当真嘛,我逗你玩的,我逗你玩的哈,你看把你给委屈的,嗯,来福,我以后还带你出来,还给你买东西,嘿嘿,你听话就行哈。啊,那个,那个,我在给休宁姐姐和云清小妹看簪子嘛,马上就看好了,等看好了,买完我们就走哈,马上就好,马上就好,顶多,顶多了也就半个时辰”,红衣少年看那来福脸现委屈的,赶忙柔声哄道说,而后一边说着的,还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那来福的头。

  “好,好,二少爷,那我们就说好了哈,半个时辰,顶多半个时辰,可不能说话不算数”,来福扁着小嘴说道。

  “好,你放心,我说半个时辰,肯定就半个时辰。”红衣少年笑着说完,扭过头去又看起那街边小摊铺上的簪子来了。

  过不多时,红衣少年像是便就选好自己中意的簪子了,但见他拿着那么一对通体银柄、带着淡蓝色小珠的簪子,这瞧瞧,那看看,爱不释手,而后,又端详了那么个一小会的,便即问起那小摊铺的大伯来了,“老板,这簪子怎么卖的呀?”

  “二爷你可真有眼光,二爷看中的这枚簪子啊,可是小的这摊铺上数一数二的上品呢,嗯,二爷看中的这簪子呢,唤作是那‘凛冬’,乃是用那上等白银,经能工巧匠七七四十九天,昼夜雕制而成,你看这柄上的雪花,雕的多俊俏、多精致,嘿嘿,还有,二爷,看这珠饰,乃是用那缅甸的蓝水翡翠所制,质地细透,色泽清浅”,大伯一边指着那簪子,一边自夸说道。

  “哎呀大伯,你就说多少两银子吧,嘟嘟囔囔,唧唧歪歪的,净说这些没用的”,站在一旁的来福像是有些急了,插嘴说道。

  “哦,哦,哈哈,小爷莫急,嗯,这簪子呢,卖与别人,少说也要五两银子,但我们二爷是咱们遥平城的小福星,南大老爷又是咱遥平城的大善人,所以这簪子,即便是送于二爷,那也是小的心甘情愿,嘿嘿,倘若,倘若二爷不肯收下,那这一枚簪子只需给与小的四两银子便可,二爷既是想要这么一对,那就收二爷七两银子吧”,小摊铺大伯笑吟吟的,一边夸着这红衣少年及其父亲的,一边又说道。

  “好,来福给钱”,红衣小哥笑着说道。

  “什么?七两?大伯你是不是看我家二少爷人傻钱多,想着故意坑他银子,你这簪子,我看顶多了也就值三两银子,你就算跟要人要五两,别人肯定也不会给你的,到最后,肯定也是跟你砍价到个三两银子,嗯,要是两个簪子的话,我看顶多了,也就给你个五两银子,你说,是也不是?”来福一边说着,一边怒狠狠的看向那小摊铺大伯。

  “这,这”,那卖首饰的大伯像是给那来福说中了似的,一时之间,无言以对的,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哎呀,来福,快把银子拿出来吧,大伯说七两,那就是七两,快快快”,红衣少年催促而道。

  “让开!都给我让开!”便在这时,只听那不远处有一人厉声喝道,喝完之后,随即还又发出了那么几声的狞笑,笑声甚是的恐怖。

  红衣少年和来福一齐抬眼望去,但见在那不远处,尘土飞扬,一架马车汹涌正来,那马车驶的甚快,书院街两侧的百姓来不及躲避,慌慌张张的,一时之间,东西更也是来不及收拾了,有的蔬菜摊给撞翻了,有的瓜果给踩碎了,有的鸡也是给吓飞了。

  红衣少年看后,心里不由便即想了,啊?这,这是谁啊,怎的这般的飞扬跋扈?在这遥平城里面,没听说过谁家这般的无理啊?难道,难道是那赵捷?哎,也不对啊,那赵家的马车我认得啊,不是这样子的啊?这,这…

  这般正也想着的,那马车渐渐也是驶的更近了,而,便在此时,在那书院街道中央,恰也正有那么个十五六岁左右的白衣小姑娘,那白衣小姑娘猝然之间,看到来了一辆这么凶的马车,应是受了惊吓,但见其手里的小糖人,也是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的。不过,那马车却是半点没有停下来抑或是减下速的意思,依旧也还是如先前那般、疾如雷电的汹涌奔来,和那白衣小姑娘近在咫尺的,只需两步,便即踏到那小姑娘身上了。

  “不好”,红衣小哥眼见那白衣小姑娘情势危急,抬起脚,忙施轻功,飘然越至到白衣小姑娘身前,一手揽住了那白衣小姑娘的腰间。便在此时,那马车驶的也是更近了,那骏马抬起马蹄,只需一瞬,便即就能踏到红衣少年和那白衣小姑娘身上。

  可,也就在此时,只见那红衣小哥带着白衣小姑娘,侧身一转,便将那马车给避过去了,二人轻飘飘的,衣衫随风而摆,姿势曼妙至极,便就跟那遥平城里漫天飞舞的桃红梨白一般,说不出好看。

  “嘭!”而,便在也就在这时,只又听这么一声的,那马车连人带马带车,一交摔倒在地。那马夫吃痛,跟着“唉哟”一声,随即也是喊了出来。

  原来,这红衣少年在救小姑娘之时,因不满这马夫如此之跋扈,于是便即在手上含了三分的内力,随手在那马蹄之上,轻轻一拂,那马蹄下登时一软,站立不稳,随后也是就摔将出去了。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传统武侠小说推荐

天侠蝶梦在线阅读
蝶梦千年思剑客,天箫一曲荡群魔。天地湖山,明月清风,侠骨柔情,风雨江湖。天箫者,乃海岛五指山上一位女子善吹玉箫,箫音摄人心魄,而令其把持不定,走火入魔是也。而蝶梦者,则取意于“庄周梦蝶”,“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各位看官,且听在下娓娓道来,为你讲述发生在古老的大唐,一个不老的武侠故事。
秦雪胤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铁小米的剑在线阅读
人生总是多姿多彩的,无论你是什么样子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人生。铁小米又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呢?
十四末落花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蜀山悬剑传在线阅读
简介 巴蜀自古便是锁龙之地,皆因巴蜀生活太过安逸,容易消磨意志,所以才有“少不入川”之说。 一位平凡的青城少年不愿坐井观天,心怀壮志,却被同门视为另类,饱受排挤。 这位少年勇敢走出大山,屡获机缘,收获了友谊和爱情,也遭遇了离别和背叛;见识了开元盛世的壮丽恢宏,也尝尽了背井离乡的人情冷暖。 权斗的黑暗,人性的诡谲,战争的残酷,一场安史之乱,让大唐急转直下,改变了无数人生命的轨迹。 最繁华也是最悲凉,就是这个时代的命运。 在这一个英雄辈出,虎狼当道,波澜壮阔的年代,少年该何去何从……
大明终始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白衣鬼面在线阅读
在另一个还是冷兵器时代的世界中,在吐气山修炼的石笑乃是百年难一遇的练武奇才,恰逢世界上最为危险的宝物“鬼面”降世,世间再次混乱,绝大部分武林高手都成了“苏长笑”手上的棋子,唯一有可能破局的则是不按套路出牌的石笑……
2块5的米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综武,在下武当宋青书在线阅读
【综武】+【系统】+【杀伐果断】  宋卿死后魂穿到了宋青书身上,还是在意图对峨眉女弟子意图不轨的之后。  宋卿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因为他知道,剧情到了这里,便距离死期已经不远了。  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时,根据原身宋青书的记忆,这个世界,居然是多部小说融合在一起的综武世界。  如何避开命运的轨迹,又如何面对新的人生........
飙车的猫头鹰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叶不落花不开之天子令在线阅读
世上有世外桃源,世外桃源不出世,但也入世。 世上本无仙,离奇之人成为仙人。 世上本无魔,树敌太对自然成魔。 仙魔自古不两立,是非对错尤为曲折,成败也不论英雄,非乱世不出英雄。 当江湖没有是非黑白对错,当江湖没有人情世故客套,当江湖没有恩怨情仇道义,当江湖没有高低富贫贵贱,江湖不在是江湖,也就没有江湖的故事。
叶晗砜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半世绝尘在线阅读
这世道乱透了,几个世家争这江山社稷,勾心斗角玩的是不亦乐乎 林萧却手拿一把“绝尘”,行侠仗义,好不快哉!可怜这人情世故,害得他改头换面,只得做一个普通人来。 怎料这世事难料,战火还是烧到了他的身上,天下何以太平哉? 行侠仗义谁知我?一时误,半生流离。 提刀绝尘谁又知?斩乱麻,兵甲不安。 可怜江山不太平,世家乱,民不聊生。 烽火流连山作尘,死无尸,散作孤魂!
作家brcPlx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长生不老:秦峰传在线阅读
秦峰死后来到另一个世界,开始了长生不老的旅途……
窗前热闹的孤独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刀剑断情仇在线阅读
这是一部传统的武侠小说,如果要和现在流行的玄幻、修真、穿越等等比较的话。但它也曾被称为“新派武侠小说”,它起源于梁羽生先生的开宗立派,发扬光大者就是侠之大者金庸先生。现在这面被淹没在时代潮流里倒下的大旗如何能再竖起,是否还会被竖起,只能等待再出不世之才了。本人的作品是沿袭梁、金的套路,没有什么创新的地方,承认这一点并不羞愧,如果有可能本人愿刻一章,上写:梁、金门下走狗。
只写十本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当前位置: 武侠 传统武侠 明水汤汤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