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灵人在线阅读

渡灵人

看流星的猫

悬疑·奇妙世界·3.0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08-10 07:58

是心魔作乱还是另有所因,因一场梦,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经历了一段段奇异之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结缘

  无尽的尘埃隐匿在天地间,当你站在窗前,透过来的光线你会清晰的发现它们在不停的翻滚着。因为光的缘故它们变得可见,那是因为你置身于漆黑的房间里,但你却感受不到身后那片黑暗中所散发出冰冷的气息,而我,能。

  一直以来,有一个梦如记忆长河中矗立的石头,分割着流动的河流,它的存在如哽在咽头鱼翅,让我挣扎不安。梦里的我还是一个小孩子,在山坡边玩,不小心滑落了下去,瘦小的身体在缓坡上翻滚着,停下来的时候离山沟边缘还有一段距离,躺在那里紧紧抓住边上的小草,我想喊救命可发不出一点声音,惶恐颤抖,因为我能感觉身体还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滑动。

  这时我看到坡顶出现一个身影,本以为他能够帮我,他居高临下冷漠的看着我又转身离去。当时我很绝望,到死为止了吗,不,有一句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不甘心,我是怕,可我要活下去。双手用力嵌进泥土里,深吸一口气,双腿往边上一斜,鼓足最后一丝气力,猛的翻转过来,还没庆幸逃脱一劫,便出现一幕令我心有余悸的画面,站起来的我看到一个令我头皮发麻的东西,梦在那时醒了。它不是可令人粉身碎骨的山沟,它就在离刚才我头部不足一个巴掌大的地方,那是一个比井口稍大一点的地洞。

  虽然只是一个梦,但一想到掉进这黑不见底的洞穴,那种恐惧真的令人双腿发软,此后现实生活中只要我一到高处就会很紧张。北方冬天多雪,站在几米高房顶上清扫都不敢距屋檐靠的太近,只在中间一铲一铲堆积着雪。这种恐高与不安一直在持续,很多少个夜晚,梦里总在各种各样的高处掉落,被吓的醒过来。听人说这是在长高,可我自个明白不是的。敏感多疑,时刻注意着周围的一切。

  这种情绪初中,高中,大学期间一直持续着,每次站在教室外的过道上,从不站在护栏边上,只是靠在墙壁上看着远处,小鸟从树梢上扑腾起飞,在空中煽动着翅膀消失在眼眸中,好羡慕它们。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好奇心人皆有之,我也不例外。越是恐高,这种心理日积月累,我越好奇真实的从高处掉落是什么感觉,好似有一种力量牵引我,来吧,跳下去。有时我会试着慢慢靠近封闭的玻璃窗前,向下望去那种刺激恍惚感越发强烈。当离开窗户浑身会便得异常轻松,如沐浴过后。

  这种生死之间徘徊的感觉让我此后一系列的行为变的越发不可收拾,第一次站在天台上看楼下的车水马龙,第一次坐山地缆车望向那雾气弥漫的山涧,第一次蹦极那种坠落的刺激感,每一次尝试过后,那种酣畅淋漓感,怎么表达呢,对,享受恐惧。

  大学最后一个暑假那年,回到家乡,我开始实行一个早已在心底深藏已久的计划,我准备了一条十几米长的绳子,一个充满电的手电筒,一根挥舞有力的木棒,直奔山沟下,那里有很多雨水冲刷的地洞,我要下到里面去,这是一次冒险刺激的行为,也是直面我内心深处那个黑暗的深渊,我要打破那个梦。

  那天午后,当一切准备妥当,带着工具出发!路途上知了趴在树上为我击鼓,我像一个奔赴前线的战士,有一丝紧张,但更多的是对即将到来的厮杀心底所迸发的兴奋感。来到山坡顶,顺着那条羊肠小道,不一会就到了山沟底下。山沟里面杂草丛生,我挥动着木棒细细探寻者,一路经过了不少被雨水冲刷形成的地洞,都不是心中的模样,很多只有几米深,一眼就望到底了。

  在一处长满野酸枣树的地方,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它紧挨山坡,斜向山体,我捡起旁边一个土块,扔了下去,从听到的声音判断不是非常深,带的绳索应该能够到底了。看看周围,草木随风舞动,里面不存在氧气不足的状况,用手电筒又照了照,洞口直径两米多,看下面也差不多。随后取下挎着的绳索,绑在边上一根手臂粗的枣树上,把手电筒打开,和木棍一起系在腰上,一个照明,一个壮胆。

  顺着绳索一点一点滑下,里面漆黑一片,腰间手电筒随着身体的摆动晃来晃去,和木棍碰撞发出咚咚咚的响声,在这幽深的地穴里回荡,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光线照在土壁上会看到一些小虫子慌张的爬来爬去,一只蜈蚣还差点爬到我身上,有点渗得慌。不一会下到底了,绳索还够用,解下挂着的手电筒,右手紧握木棒壮胆,脚下是一些潮湿的枯叶,混杂着不少干瘪的酸枣,我小心翼翼的走在上面,踏出一阵阵呲呲声。

  我四处打量着,蓦然发现一处奇怪的地方,土壁一角有一堆树枝,再往墙壁照去,看到上面镶嵌着半圆形的石砖,不到半米高,我小心的拨开枯树枝,眼前赫然出现一条通道,虽只有几米长,但我发现它的尽头右端还有一条,当时我犹豫了好一阵,要不要进去看看。最终还是好奇心促使着我爬了进去。

  很漫长又很刺激,里面会有什么呢?来到通道尽头,勉强的侧过身子用手电筒往里照去,里面确实有东西,透过光线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站立的双脚,当时吓得我全身如过电般发麻,失声大叫一声,可在这狭窄的地方先得那么沉闷无力,小手往上一抖看到一个满身贴满黄色圆孔纸的女尸,她双眼紧闭,脸色白的如面粉,头发披散着,但那嘴唇却鲜艳无比,比血还浓艳。那种恐惧惊得我想逃离,可双脚却不听使唤,动弹不得,人惊吓过度或许就是如此吧。怎么办?怎么办?

  老天有时候真爱开玩笑,地底突然发生震动,紧靠墙壁站立的女尸直挺挺的在我眼前倒了下去,她下巴着地,一双惨白的脸面向我,近在咫尺!那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般,我瞪大惊恐的双眼,想大声喊叫,可憋在喉咙里的气息颤抖的发不出,我感到有一股气息迎面扑来,冰冷彻骨,沁入骨髓,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腿脚有了些知觉,慢慢尝试往后一点一点退去。站在下来的地方,我长呼了一口气,慌张的抓住绳索拼命的攀了上去。出了洞口,外面清风徐来,心理平静了不少,那时惊慌失措,出来发现手电筒还扔在下面,泛着惨白的光,静静躺在那里,顾不上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变的有点神经兮兮的,一到夜晚必须开着灯睡觉,背靠墙壁,房间里静的只能听到钟表的滴答声,有时突而其来响声会惊得我从床上坐起来。夏天多暴雨,那天雷声滚滚,劈里啪啦的闪电,响声震得人心惊肉跳。一般这个时候为避免高压线路遭雷击,村镇上就会把电停了,那晚我早早地点起了蜡烛,就把它放在床边的桌子上,关紧窗户,任外面风雨飘摇,室内只有我玩弄手机发出的声音,坐在床上,不久迷迷糊糊的,有些困了。放下手机正要躺下睡觉的时候,蜡烛突然熄灭,我赶紧起身打开手机,借着光线拿起打火机正要点火的时候,耳边突然有一道气流流过,那感觉就像一个人在你身后对着你吹气,耳边冰凉一片,吓得我赶紧打开房门,来到院落透透气。

  这时一道闪电尖锐的划破头顶的上空,凄厉耀眼。院子里瞬间如白昼般,那一刻,我看到院里果树后面站着一个人,透过枝桠看到了那个和地洞里一摸一样的脸庞,我大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等我醒来,正躺在病床上,窗外绿树成荫,知了还在不耐其烦的叫唤着,那声音似在嘲笑我。

  后来我一五一十的把那次经历讲给家人,他们带我来到外村一户人家,这家供奉着菩萨塑像,村里的婚丧嫁娶都会请老婆婆看吉日,很多小孩的名字都是她起的,来她家上香求吉利的人很是不少。说实话我以前对鬼神是不信的,但现在我只想着赶紧解脱这场噩梦。婆婆坐在我眼前的檀木椅子上,一双安详的眼光细细的上下打量着我,手中平静的摆弄着一串珠子,当她听完我的诉说,眼神突然变得锐利,啪的放下佛珠,快步走到我身前,一把按住我头顶。我还没搞清状况,她又转身回坐到椅子上,闭上了眼睛,良久,她缓缓的睁开发亮的双眼,接着自言自语道:“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了”我急切的问道。

  “我手中的佛珠是祖辈传下来的,这串珠子有这样一个来历,它是一位秀才给自家童养媳的定情信物,虽然只是个穷秀才,但却才华横溢,无奈当时门阀之间沆瀣一气,本应能考取个好功名的,一次次都被替换下去,最后郁郁而死”。

  “可我看到她身上贴满的圆孔黄纸是怎么回事?”

  老婆婆抬头望了眼窗外,叹了一口气,回头说道“孽缘啊”。

  “那秀才眼中只有功名利禄,忘却了家中还有位独守空房的小娘子,每次落榜都会换来一场酩酊大醉,渐渐酗酒成瘾,不到三十就离开了人世,而小他十几岁的童养媳变成了小寡妇。几个月过后,家人突然发现守寡的小媳妇肚子大了起来,以前秀才活着的时候没动静,现在这种情况不说人都会心知肚明。你知道的,那时人对贞洁之事都很看重。”

  我点点头,示意老婆婆继续。

  “几天过后,小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叫嚷着要烧掉她。那天夜晚,原先给死去秀才做法的道士趁着夜幕带着小寡妇逃离了村庄。可他们的生活过的并不如意,那个年代,一个道士带着一个大肚子女子,总会惹来流言蜚语,一个个的白眼如脏水泼在身上,她一一都忍受了,没有人知道原先在秀才家中受到怎样的待遇,如牛马般伺候着他和他爹娘,小小的身子挑着一家的生活起居,秀才博学,她耳濡目染也渐渐懂得一些诗词歌赋,但秀才一心只在功名上,根本没正眼瞧过她,她就像个丫鬟,直到那个风度翩翩的年轻道士的到来,她给他沏了一杯清茶,道士眯了一口,赞叹道清新雅致,甚好甚好,她莞尔一笑,旁边老人瞪着眼重重的咳嗽,她怯怯的离去,关门的那一刻她抬头看了一眼,正巧道士也在看她,错的时间,错的地点,却爱上对的人,哎……”

  听到这里我渐渐明白了,心想这道士倒是风流,可又觉得那个女子在当时也是挺勇敢的,身处生活的枷锁中,别人只把她当牛马看待,她能义无反顾的冲破那个时代的牢笼。“后来呢”,我问道。

  “后来因为难产,孩子是保住了,可她却走了,临走前,她艰难的摘下手臂上的佛珠,颤颤的递给在一旁哭泣的道士,告诉他,我没有什么能留给你的,虽然这是那个他给我的定情信物,但遇到你,它才有了生气,爱的味道,说完就走了。那道士放不下这段情,用道法使得她肉身不腐,终日守在她身边。道士老去之时嘱咐后人把她好生安葬,而他自己因使用禁法肉身在死去后如冰水般融化,只留下我手中的这串佛珠。”

  “原来你是那位道士的后人。”

  老婆婆点点头,起身拿起桌上的珠子,来到我身边,把它戴到我手腕上,说道:“这串珠子经过岁月的磨砺,你戴上它,定心神,躲灾祸,强体魄,体内的那道寒气会慢慢消逝,你回去后把那个洞口填上,磕上三个响头,她此后不会再扰你。”

  等我再次下到山沟里,那个洞口因为连日的暴雨冲刷,上面泥土崩塌,已经彻底被埋实了,我按照老婆婆的吩咐做好事情后,内心轻松了不少,而那串佛珠无论白天黑夜都戴着它,它就如身体的一部分,此后再没摘下来过。

  即使再遇见她,那份恐惧应该早已消散了吧。大学毕业那年,和宿舍的哥们相约在一家火锅店,吃了一顿散伙饭,席间我们谈以后的打算,我们喝着一箱一箱的啤酒,这是一场离别,也是一次祭奠,校园里的青春岁月以后只能存在记忆里了。

  一轮酒喝得晕乎的,晃晃悠悠的跑到洗手间,洗脸的时候,我醉眼朦胧般好像看到镜子里人不是我,那是黑暗地洞里女尸的那张脸,只不过这次恍惚间看到她的嘴角上扬。

  我笑着说道:“你又调皮了,还笑”。

  门外响起室友的嘟嚷声:“潘子,酒量不行啊,都说醉话了,放好了出来。”

  “切,就不出来,憋死你。”

  我晃了晃脑袋,又看向眼前的镜子,未经世事稚嫩的眼眸,晕红的脸庞,这不就是我嘛。爱一个人久了会成为她变成她原来的摸样,我带个串子总不至于吧,心想着这怎么可能,随即拉开房门。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奇妙世界小说

渡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