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逆流而来的新纨绔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是苏灿我不坑爹在线阅读

我是苏灿我不坑爹

历史 / 清史民国

6.2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1-06 21:07

书籍摘要: 嘉庆二十三年,公元1818年。清仁宗爱新觉罗·颙琰,还在闭关锁国。天理教余孽未尽。列强觊觎沿海岛屿。英国企图用鸦片撬开华夏国门。林则徐踌躇满志,刚刚走出翰林院,出任江南道监察御史。龚自珍还在为举业焦头烂额。这一年,中兴名臣曾剃头曾国藩,刚刚八岁……华夏近代史的画卷,即将徐徐展开,一切皆有可能。腐朽的确实很腐朽,但也有新的希望正在萌芽……广州将军府里,苏灿逆流而来………这是一个无良败家子歪打正着,光大门楣,德耀中华,牛掰的不要不要的爆笑故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鸡血百灵在线阅读
为生存兄弟闯关东 ,意外分离;因为一批文物(巴林石上品雕件红色百灵鸟)和日本人周旋;哥哥和弟弟重逢;哥哥和弟弟投身家国大业。 以一批文物(巴林石上品印章、雕件)为 故事主线。
二月春华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颠清在线阅读
紫禁城外,正值寒冬,一片片雪花从空中飘落。 “李大人,这茶,快要凉了……” …… 这是巨舰大炮的时代,也是我们的时代--李文笙
饼干死掉了X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乱世梨园在线阅读
因为天帝与上帝的一个赌注,现代人秦安就成为了牺牲品,被放到了过往时期。  拥有现代知识的他,能否在民国中找到自己的归宿,完成天帝上帝两人的赌注呢?
穿着丝袜的狗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反清复明:从召唤火凤凰开始在线阅读
作为一城首富的儿子,沈烜想要过的生活很简单朴实。  逍遥富翁。  顿顿燕翅鲍,瘦马配劲舞!  没想到,满清权贵盯上家产。捏造沈家意图谋反!  【叮!激活打卡签到系统。】  【恭喜宿主,获得百分之百忠诚度,特种兵之火凤凰女子特战队员】  【叮!宿主获得金钟罩铁布衫第一重,刀枪不入。】  康乾盛世?我,大明沈烜不服!  “大……明王,你要一个人去战斗?”  陷阵之志,有我无敌!  我自横刀向天笑!  【叮!宿主展露无敌之姿,获得100点积分。】  我有一座城了。  粮食怎么办?  【叮……】
龙腾z无忧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清末五十年在线阅读
1864年—清政府与英法签订不平等条约《北京条约》(庚申之变)的第四年、以叶赫那拉氏为首发动宫廷政变(辛酉政变)的第三年,这一年以曾国藩为首的地方团练军攻破了太平天国的大本营天京,许多地方汉臣因此得以重用。 这一年,因为平乱有功,周坪镇周家二公子周有海得以朝廷赏识重用,也就是这一年,一位法国天主教神甫来到了这里,经过一番考察,他打算在这里建一座新教堂,作为新的传教地点。 故事便成这里开始…… ps:非穿越文。
或许大概可能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租界往事在线阅读
英租威海卫时期,租界富商无辜惨死。继子曲文魁过继后,凶案未破,财产又相继失去。 一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雇工的女儿,一个一百大洋买来的俊俏的丫鬟,一个知性坚强的邻家女孩儿,一个知根知底一起长大的雇工的儿子……,不同人物的命运因此发生了剧烈的改变。     爱恨情仇相互交织,生离死别如影随行,说不清理还乱的背后,是斑驳陆离的官场万象。 这是一部小人物与命运抗争的奋斗史,这是一幅一百多年前租界市井的风情画,这是当时的官场显形记,这是展示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关系的写实图。 本书在真实的历史框架下,由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以多角度、全景式的手法,较为忠实地还原了历史风貌。
一载无穷年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我回到了清朝在线阅读
一个人不大一样的回到清朝乾隆年间的老套故事。纯粹娱乐,有限yy,和喜欢的朋友们一起分享。  《两千纪事》  被老友胁迫,宣传一下。  作者苦恼中,善良的朋友晃动一下老鼠,让这本书成为点推比最低的!哈哈哈哈.......
hanbingm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大清紫袍在线阅读
以清朝白莲教起义为背景,描写嘉庆时期高官命运,由盛转衰现象的一部历史文学小说,小说以历史为基础进行虚构。
小象爱旅游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乱世情仇在线阅读
这乱世的情仇中,有你、有我、有他、……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奋不顾身的爱情,都会有义薄云天的友情,都会有难以言说的沉重和悲痛,我们虽未经历,但是,读过,看过,想过,感同身受过,那些爱恨情仇就会活在我们的时代。
霹雳天龙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我是苏灿我不坑爹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逆流而来的新纨绔

  日上三竿。

  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棂射进屋内。

  白亮亮的照在了苏灿的鸡翅木雕花大床上,也照在了他那白花花的大P股上,暖暖的,嘿幸福!

  他慵懒的睁开眼睛。

  朱红帐幔、三面屏式床围……

  这!……

  懵逼!

  一个激灵,翻身坐起。

  但见古色古香的屋内,曲足翘头案,兽面三彩柜,镂花镶玉大屏风,丝绦彩穗月牙凳,官帽椅、八仙桌、高脚墩、兰花、镇纸、砚台、笔架、铜镜、粉彩、青花………

  一切的一切,无不显示着,他喵的!这么高大上的地方!肯定不是他原来的那个狗窝呀!

  “难道是,昨天晚上,上错了床?”

  “特喵的!若是这回遇到个母夜叉,那,岂不亏大发了!

  至理名言果然木有错!

  酒是惹祸的根源!喝车别开酒,开酒别喝车呀!

  可是,真的喝多了吗?”

  “咝!”

  苏灿脑中似有一团浆糊,下意识的天人交战起来!

  人就是贱!越是记不起来,越是纠结!

  老问题还没整明白,新的问题又接踵而来。

  貌似也没喝吧?

  “究竟喝没喝酒呢?”

  “这特么,到底又是谁的床呢?不会真遇到母夜叉了吧?

  瞧瞧,中G风的如此彻底!

  富PO?”

  苏灿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再一看,自己果然是光着的!

  这一惊非同小可!

  细思恐极啊!

  一骨碌爬起来,光着就欲遁走。

  突然,苏灿愣了!

  这还是自己吗?

  怎么会有这么长的头发?

  还有,这胳膊!这腿!这脚!

  ……

  也许是听见了房间里的动静。

  一名青衣小帽,梳着金钱鼠尾发辫的龅牙小厮,适时的出现在了门口。

  这名小厮,先是死死的盯着他看,继而,渐渐的露出了灰常猥琐的笑脸。

  恭敬与谦卑的笑容里充满了肉麻与谄媚:“少爷!你睡醒了呀?老爷交代,少爷尚未痊愈………”

  他哪里还听得下去?

  “少爷?老爷?金钱鼠尾发辫?……”

  尽管疑惑,可是苏灿仍然心存侥幸。

  指着自己,对着龅牙仔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很真诚的问道:“少爷?你!你确定?你真的没有认错人?”

  和谐S会、S会和谐熏陶出来的苏灿,很有那么一丝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装逼尿性!

  这会儿了!竟然还能保持应有的克制,语气力求波澜不惊!

  反观龅牙小厮,闻言之后却大惊失色了。

  “呃!

  哎呀!不好了!

  我的娘咦!

  快来人呀!少爷貌似有点不对劲儿,竟然,竟然连小的都不认识了,快去,快去请胡郎中………”

  接着,就听见外面一阵鸡飞狗跳………

  。。。。。。。。

  三日之后。

  苏灿郁闷的要死!

  因为,他已经彻底搞清楚了状况!

  不就是赶了一回时髦,凑了一回汉服风靡的热闹,穿着汉服到图书馆里去瞎得瑟,伸手够书时,够啊够啊够不着!不慎挂倒了一排大部头,被砸晕了嘛!

  喵的!肿么就穿越了呢?

  穿就穿吧!

  毕竟,吃饭、睡觉穿;

  拉屎、撒尿穿;

  触电、遭雷劈穿;

  游泳、登山、摔落悬崖穿………

  早特么见怪不怪了!

  汉服有风险,得瑟需谨慎!这,哎!勉强也说的过去!俗话说:人该倒霉了,喝口凉水都特么塞牙!

  问题是,清穿!

  这不科学呀!

  明明穿的是汉服嘛!肿么还能跑到清朝来呢?

  “这跑偏的穿越!

  特凉的!跑偏的比小沈阳还偏呀!

  这也太特凉的不靠谱了吧!”

  苏灿很蛋疼!

  每每只要一想起这句话,总是没来由的菊花发紧。

  来到这令人厌恶的野猪皮统治下的清朝,不造反还真是不甘心!

  可是,造反这么危险的勾当,他倒是想干!关键是,他干的来吗?

  貌似技术含量也不低吧?

  造反呀!那可是!虽然灰常有前途,但是脑袋瓜子别在裤腰带上搞事情!但凡脑子木有进水………。

  呃!且先不提这个,就说,整那么大的事儿,别的先不提,有工作经验的员工好招吗?

  苏灿觉得,自己一个手无扶鸡之力,回来造反,貌似与作死别无二致呀!

  再说了,造反!

  “咝!嘶!”

  一个穿越人士玩这么高难度且又危险的动作,多少总得有点儿倚仗吧?

  贼老天连金手指都不给……!

  等会儿,难道,就凭脑子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那几部,浩如烟海的大部头史志?

  这也叫金手指?

  这金手指开的,未免也忒有点鸡肋了吧?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这句话苏灿不陌生,意思也明白!不就是借历史的成败与得失,作为鉴戒嘛!

  但那仅仅也只是以古为鉴呀!

  凭此造反?

  苏灿表示,自己脑子里进的是史,而非是屎!

  虽然他穿越之后还叫苏灿,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全名应该叫做苏察哈尔•灿。

  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一穷二白的矮穷矬、臭屌丝了!

  还有一个便宜老子呢!

  那就是,广ZHOU将军,苏察哈尔•本智。

  尽管彼苏灿对此苏灿并不陌生,但是,他对自己突然间多出来的这个便宜老子的认识,还是有误区,还仅仅停留在星爷的影视作品里!

  那个长的有点像吴孟达,据说连大字都不识一个的广ZHOU将军,真的被受了星爷误导的他彻底的低估了!

  其实,广ZHOU将军的官阶与两广总督相同,地位却比其更高!

  在满清,那可是妥妥的一品大员呀!

  根本就不可能是《武状元苏乞儿》里面那个,因为犯了点儿贿考小错,就被迫沦落到混丐帮的弱鸡老头形象!

  还有武状元!

  笑话!就这么个破头衔!普通人或许趋之若鹜!

  可是对于苏灿这种高Guan勋贵子弟来说,连鸡肋都算不上!

  影视作品纯粹误导!根本就不合逻辑嘛!

  还别不信!

  清朝,广ZHOU将军、两广总督、广DONG巡抚和广DONG提督衙门,全都在广ZHOU。

  这么多军政大佬在一座城池里办公,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见了面以后,都以广ZHOU将军为尊。

  无它!

  因为两广总督和广D巡抚以及广D提督,这几个官职,可以由汉人担任。

  而任职广Z将军的人,一般都是满蒙八旗贵族,甚至宗室子弟。

  苏灿的便宜老子,便是蒙八旗——镶白旗贵族子弟。

  也就是说,苏灿如今,那可是真真正正、响当当的二世祖外加纨绔八旗子弟呀!

  另外!

  清朝的武状元、武进士,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更不可能是那部影片里,那个叫如烟的BIAO子所谓的,“状元之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不信?

  上史料:雍正皇帝即位第一年,亲阅武进士,授予状元李琰,一等侍卫。

  榜眼毕应、探花施景范,二等侍卫。

  授予二甲武进士刘问政等十三人,三等侍卫。

  又从三甲武进士中,选拔出三十六人,授予蓝翎侍卫。

  自雍正四年始,这一做法被定为祖制。

  后来,衍化为一种惯例,凡是武进士出身的侍卫,都称为汉侍卫,不论其是否为汉人。

  而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汉侍卫的升迁是受限制的!

  正是有了这种惯例,使得参加历届武进士考试的满、蒙壮勇极少。

  事实上,勋贵高官子弟即使不参加武举选拔,也有大把的机会可以成为大内侍卫。

  费心劳力的去考武进士,最好的归宿就是选拔之后成为大内侍卫。

  做这么没溜事,苏灿有可能真的是被那娘们媚惑的五迷三道了!

  但他爹的脑子,也进水了吗?还不惜花费三十几万两银子,贿赂主考官?去当那种升迁受限的侍卫?

  实在是,不符合逻辑嘛!

  呃,言归正传。

  苏灿,此时若是了解便宜老爹原来这么牛掰,恐怕登时就会一蹦三尺高,继而纨绔之气侧漏吧!

  会不会也像那谁一样跋扈?

  “滚远点儿!狗一样的东西!老子是镶白旗!我爹是广ZHOU将军!……”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