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少爷醒了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乱世太帝在线阅读

乱世太帝

历史 / 两晋隋唐

89.0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5-16 07:55

书籍摘要: 华夏破碎,大族霸占江南,高门显第据皇朝国器为私用。异族统治北方,痛苦的民族融合带来了历史的新出路。徐谦在一个个契机下控制了异族的朝政,华夏的统一似乎提前到来......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姬玖瑶.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书友20170519093939956.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无痕的超级粉丝.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重生之天宝十四年在线阅读
天宝十四年,徐岩来到大唐的第四年,于通州岛创下了偌大基业。 淮南道,大都督府中,永王李璘正焦头烂额,安禄山在范阳发动叛乱,越过莫州,此时已经到达饶阳。 李璘:大哥,再不出手就真的晚了。 徐岩:让子弹飞一会儿。 ...... 数年之后,已经坐稳皇位的李璘突然提出要禅位,六部大臣极力阻拦。 礼部:陛下这不和礼数。 吏部:还望陛下三思。 李璘:朕意已决。 徐岩:别看我,我没兴趣。 ...... 本书又名《我在大唐做县丞》
松栎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我在大唐当秀男在线阅读
崛起于后宫,弄权于朝廷。  驱蛇灵,斗权臣,辅女帝。
干越箫声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乱晋春秋在线阅读
翻开历史的长卷,迎接我的,不是光明,而是黑暗,八王之乱,五胡乱华,群雄并立,汉族尽灭,大丈夫生于乱世,应当带著三尺长剑,以升于天子阶堂,勇将不怯死以苟免,壮士不毁节而求生,望自珍重!
地沟老叔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烈祖在线阅读
《唐书》烈祖本纪云: “帝兴于宗室,据凤翔而荡不臣,禅于姑衍,饮马翰海,威德遐被,四方宾服,文武昭昭,卓乎盛矣。使夷狄不敢小觑中国,乱臣贼子,不敢窥测神器。” 后世穿越而来的李杰,发现自己成为了唐昭宗,他全揽天下英才,鼓励民生,励精图治,使奄奄一息的大唐再一次万国来朝。 史称唐烈祖,因年号武烈,故又号唐武烈帝。
八关都尉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南朝春在线阅读
此宋,姓赵耶?非也,天家姓刘,乃高皇帝之弟,楚元王后裔,曰为“刘宋”。 公元420年,刘裕代晋称帝,建立大宋,史称“南朝宋”,短短三年后,刘裕病逝,太子继位。 大宋初年,政局激荡,而这个注定被大臣砍了脑袋的短命皇帝,再重新经历一世,生命历程又会如何变化?
知天南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又是你林小姐!在线阅读
主角程心,刚刚找到工作的他,本来准备踏实干一辈子,万万没想到,刚下车,就被一个疯老头拿着铲屎棍敲晕。 当再此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居然躺在监狱的里,还是座唐朝的古老监狱,“这tm哪啊?” 就在主角一脸懵逼之时,外面进来一狱卒,竟穿着古代衣着,端着好酒好菜,叫喝着:“你就是程心吧,赶紧给我吃,明天带你见菩萨。” 主角能否摆脱刚穿越就被砍头的命运呢,他又会在这个朝代留下什么样的痕迹呢?
丝瓜须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隋唐:我的猛将模拟器在线阅读
这里有金翅大鹏转世的李元霸! 这里有雷声普化转世的宇文成都! 这里有四绝四猛十三杰, 这里更有北番、渤海、沙陀、西凉……诸多绝世猛将、神魔凶星! 但是王恪丝毫不慌, 因为他有【诸天猛将模拟器】!!!
天府狂生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挣在线阅读
大唐来了一只后世的‘小蝴蝶’,因为他的出现,很多事都在随之微微改变,又因为他认识了杨玉环,他这只蝴蝶的翅膀扇起来的风可不是一般的大,大得来足以掀翻整个大唐天下。
无尚随风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五年支教,三年谋反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梵如火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乱世太帝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1 少爷醒了

  梁秋武气喘吁吁地跑到正院,看见管家正悠悠地坐在树下抽着旱烟。

  饭后一袋烟,快活似神仙,此时刚好用完晚膳,是管家每日最惬意的时刻。

  春武跑到管家面前,大喊一声:“管家、管家,徐拆拆......不、少爷醒了!”

  管家正神游太虚之外,根本没有发现有人接近,突然的喊声惊得他猛呛一口旱烟,弯腰开始一串撕心裂肺地咳嗽,不久他就满面通红,老泪纵横,待到气息稍微平复,他拿起烟管朝春武头上连敲三下。

  “你个傻小子,咋咋唬唬的,想呛死老子吗!”

  春武疼得龇牙咧嘴,摸着头依然大声道:“管家,少爷醒了,快去报告老爷夫人!”

  少爷十几天昏迷不醒,老爷夫人都快急疯了,嘱咐他一旦少爷醒来就立马告知他们。

  少爷和他一起从小长大,把他当兄弟般看待,这十几天他心里也是火急火燎,现在少爷醒来了,他感觉非常兴奋,什么疼痛都顾不得了。

  管家这才明白徐春武的话,急忙问道:“什么?徐拆拆,不,少爷醒了......我靠,徐拆拆也是你喊的!?”

  徐拆拆是少爷徐谦的浑名,背地里大家都这么叫他。

  少爷从懂事起就开始了他拆除一切的征程,先是大人们送的拨浪鼓、木马,稍大一些就开始拆除屋内的一切家具。

  一般说来,男孩子喜欢动手拆东西是天性,到一定的年龄就会被其他爱好转移,可是徐谦的在这方面的天性上却越走越远,他后来逐渐瞄上了夫人的各种首饰、老爷的古董字画,于是乎夫人的凤冠变成一堆竹木珠布,老爷的精美花瓶变成一堆瓷片,钟繇的真迹变成了一堆废纸条。

  夫人和老爷有三子一女,最是疼爱小儿子徐谦,因此没有过分责怪他拆毁他们的心爱之物,不过他们把所有值钱的好看的东西都放进一间屋子,加了十把大锁和两个家丁看护。

  徐谦手痒难耐,把目标转向了府里的下人,只要谁有点奇形怪状的东西,一不小心,必遭徐谦毒手,府里人人自危,绞尽脑汁藏匿东西。

  管家曾经有个桃木烟斗,斗身雕刻奇异花纹,烟丝点燃飘出一股桃花香味,管家爱不释手,爱他堪比夫人,在一次被徐谦看上“借去”研究之后,烟斗便“尘归尘、土归土”,粉身碎骨了。

  管家心碎了月余,少爷是主人,他只能把愁苦往肚里咽。

  老爷见他整日愁眉不展,得知实情后特意去京城让人带来一根镶玉的陪给他,他才感觉释怀,不过他平日里只使用一根普通的烟斗,他怕少爷再看见“借去”,那就.......

  直到十几天前少爷被老爷打晕之后他才敢拿出来抽上一抽,因此此刻听见说少爷醒了,他急忙之间想得是先把烟斗藏起来。

  他心里虽然极度认同“徐拆拆”这个浑名,明面上,他身为管家,是不许任何人对主人不敬,所以他呵斥了徐春武。

  徐春武摸着脑袋:“大家背地里都这么叫,我有时当着少爷的面这么叫,他还挺开心……”

  大家背地里叫叫,这小子居然当面叫,真是傻得可爱,管家心道。

  少爷知道春武性子耿直到犯傻,所以不介意,若是换做其他人,少爷未必就开心了,不过,少爷这么热衷于拆拆,也许他对这个浑名真喜欢也说不定。

  管家突然心里一阵懊恼,要是自己也是傻傻的就好,那样就可以当面喊几句“徐拆拆”、“徐拆拆”,想想心里就爽。

  他拿起烟管突然又敲向春武的脑袋,心里盘算着可以边敲边喊几声“徐拆拆”,没想到此时春武的动作和他的傻劲相反,闪电般的地躲到了一边,不满道:“管家您别敲了,把我敲死了谁伺候少爷!”

  春武脑子看起来傻乎乎,身手却很敏捷。他陪伴徐谦一起从小练习骑马射箭,现在的能力已经不下于一名优秀的战士。

  其时正处东晋初年,羯胡建立的后赵与东晋以淮水为界对峙,在两国交界处,因为频繁的战争,人口死亡迁徙严重,留下的民众和北方来的流民聚居成堡自卫,徐谦父亲徐云建立的飞云堡也是其中之一。

  堡有时候也称为坞,堡坞既要防备胡人,又要防备他堡、流民、强盗甚至官军,都有自己的常规武装在,堡中的男子都是半民半兵,军事训练是必备的项目,作为堡主之子的徐谦更是接受了严格的训练,而作为他的侍从也要陪练。

  “躲得挺快啊兔崽子!你秋武就这样容易被敲死?也是,看你瘦不拉叽的,你家的食物都给春武和夏武吃光了吧!”

  秋武身体虽不肥壮,也算结实,和瘦不拉叽相去甚远,管家如此之说,是在嘲讽他的两个哥哥。

  秋武有两个哥哥,大哥春武,二哥夏武,还有一个弟弟冬武。春武、夏武是老爷的侍卫,身体粗壮,力大如牛,平日里横行府中,无人敢惹,两人特别喜欢就算管家也得忍让三分。

  “哥哥们吃得不多呀……”

  哥哥们明明不太在家里吃饭,管家怎么这样说呢,他不明白。

  管家心道:“你那两个哥哥坏坯子,哪里需要在家里吃,府里哪个下人吃的东西没被抢过?少爷的东西他们不敢抢,就趁着训练的时候欺负他”

  管家道:“你回去问问你俩哥哥吧……可怜啊,就冲你俩哥哥,你迟早也要被少爷大卸八块!”

  秋武不明白哥哥和少爷要大卸八块自己有什么关系,却想到了少爷最近的表现,不禁皱起眉头。

  自从府里所有人想尽办法将东西藏起来后,少爷见府里无趣,便带着他一起外出,挖山掘地,寻找奇异的植物怪石,然后搬回来堆在房间,一段时间下来,足足堆了一大屋子。

  再后来,少爷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挖到一个古墓,从里面发现了许多陪葬的器皿古书,潜心研究一番后,他感觉收获颇丰,从此对古墓产生了兴趣,开始到处寻找,结果几次挖错了别人祖坟,甚至挖了人家的新坟。

  有些穷人死后没有棺材,尸体草草包裹,少爷便研究起死人,解剖尸体,翻查医术,如痴如醉。

  周围的人家纷纷派人守护坟墓,徐谦没有了死人,而对人体仍然许多无法理解之处,就开始时不时对着活人发呆,看得府里上下人人心惊肉跳。

  终于挖人祖坟解剖尸体的事被人捅到了老爷那里。这些事情这性质太恶劣了,老爷不得不花重金抚慰对方,然后将少爷打得昏死过去。

  现在少爷醒了,会不会开始拆活人呢?而自己离得最近,会不会最先被大卸八块呢!

  春武忧心忡忡地说了自己的想法。

  管家听了心中暗暗好笑,少爷再怎么胡来也不至于杀了活人来解剖吧?他趁春武分心之时又敲了他两下脑袋,然后迈着大步走向正屋,留下春武一人摸着脑袋不知所措。

  管家边走边想:“等会儿告诉老爷夫人之后就立即去把镶玉烟斗藏好......唉,才过了十几天好日子。”

  他一脸沮丧地走近正房,忽然想起少爷醒来应该是喜事,于是将脸一抹,强自换上一副惊喜的表情,大叫着跑进去:“老爷!夫人!少爷醒了!少爷醒了!”

  徐云和萧翠赶到徐谦房中之时,见他们的宝贝儿子已经起来坐在桌边,手握茶杯,只是眼神看上去非常呆滞,见到他们之后仍然坐着一动不动。

  按规矩子女见到自己的双亲要起身问候,徐谦的反常举动让两人面面相觑。

  秋武就站在一边,嗫嚅道:“少爷醒来后就一直这样......”

  夫人心疼地上前抱着他的头,对着徐云哭泣道:“老爷,你把谦儿打傻了!”

  徐云脸色一阵红一阵黑,甩甩袖子道:“不孝之子,害人精,傻了更好!”

  他心中其实也是懊悔下手太重,只是他一向要面子,脾气倔强,要当面承认自己的错误,他是无论如何拉不下这张脸。

  眼神呆滞的徐谦一点也没变傻,他内心思绪奔腾,自从他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那一刻起,他就决定暂时装傻,慢慢适应现在的身份。

  另外一个徐谦的记忆仍然存在于这具身体之中,他对这位徐拆拆的壮举只有一个字的评价:好!

  他本人就是一个**,好动,爱惹事,凭他的本事,规规矩矩,早就当队长了,现实情况是新兵换了一茬又一茬,他仍然是个大头兵。

  领导曾经这样评价他:和平年代你就是祸害,战争年代你可以做到将军!

  现在这具身体所有的地位和所处的时代,似乎是要他成为将军的节奏呀,哈哈哈!

  他心里得意地笑起来,嘴角露出了笑容。秋武一直盯着他,见他发笑,开心喊道:“少爷笑了,少爷笑了!”

  萧翠和徐云一看,真的笑了,只是笑起来看上去显得更傻,比春武还要傻。

  “父亲、母亲,我没事,就是头脑还有些发胀。”

  徐谦终于开口说话了,萧翠惊喜地搂紧他的脖子。徐云哼了一声,心里却为之一松,他朝春武说道:“吩咐厨房多准备一些好菜给这不孝子......还有你以后看牢他,别让他出去害人!”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