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秘的史诗

隐秘的史诗在线阅读

隐秘的史诗

20年庸人

奇幻·另类幻想·2.4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2-28 22:20

万年之前和万年之后,空无古人,只余空响。这是几个人的故事,也是一段史诗。机械和魔法、蒸汽和黑色雾霾、倾斜的阁楼、售卖的石头鸡蛋、一切在机械的“嘎吱”声;一切在断尾蛇的咕噜魔法中······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一个潦倒者——马克·奎寂

  马克·奎寂是一个潦倒者,从来都是。

  在阿卡德帝国掀起第三次征服战争之前,他是一个地位低下的旃陀罗;

  在战争期间,他作为战争炮灰被征收;

  战争结束后,留给他的是残垣的家庭。

  唯一值得称道的是,他以战后存活者的身份摆脱了生下来就被定下的旃陀罗身份——仅仅是提了一级,成为了一位温图,一位普普通通的没有任何特别的平民!

  这就是他的现在。

  这对于他没有什么波澜。

  是的,没有什么波澜!

  每当他想起在战争存活,喜冲冲回到家,留给他的却是满眼残壁的那一天。他总是会怒不可遏!

  战前虽然窘迫却温馨的家庭、他可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他唯一可以交心的好朋友······所有支撑他度过战争的柔软之物都随着这场该死的战争、这个该死的国家、这种该死的等级制度化为泡影。

  于是,他身体内的某些东西觉醒了!

  或者说,他不想再麻木的欺骗自己。

  他决定不再像以前那样浑噩生活、他决定改变这个生来就不公的国家、他决定让这个时代变一变!

  维斯因帝帝国、亚述学院帝国、阿卡德帝国——这是这个世界唯三的三大帝国。

  维斯因帝帝国是自古以来的永续帝国,它长久的统治于大陆北方。它的位置和地位就像是统领人体的天庭——居于北方,俯视一切,明亮璀璨、永不退色。

  这是一个拥有敏锐智慧的国家。他们每个时代都有大量拥有超人智慧的人物诞生,并为自己可爱的帝国献上一份自己的力量。

  他们团结、他们宽容、他们骄傲、他们强大、他们不拘泥于陈旧、他们是整个大陆的指挥棒!所有一切的虎狼狮豹都唯他们俯首!即使是在大陆南方的黑暗之地都可以听到它的大名!

  而亚述学院帝国——这是一个自由的、求学者、寻圣者的国度,也是一个世界性的时尚中心。

  在至暗时代末、原初时代之初纷乱战争爆发的时期,所有被破灭的小国学者、圣人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几个联盟小国之中。

  他们形形色色又颇具智慧、他们目光长远又当机立断。

  他们明白散乱和矛盾并不能保存自身,于是,四处奔走,四处游说,推动建立小国联盟,抱团取暖。

  在交流中,他们逐渐融合出一种自由包容的文化氛围,并为周边国家认可。

  时至今日,这个当初由多个小国结成的联盟变成了一个整体的大国。

  它的统治者也不再是原本几个小国的王室,而是由十二位领域学者统领。

  在这里知识至上,是所有智慧人物的进修地、所有朝圣者的智慧天国、所有追寻时尚人物的梦想之地。

  但是,这些东西不属于阿卡德帝国,不属于马克。

  马克生活的阿卡德帝国没有前面两个帝国的任何文化和底气,有的只是粗鄙和堕落!

  它崛起于一个体系颇为固化的族群部落——这就像是获得了幸运女神的垂青般不可思议。

  他们的族群部落等级森严。人生来就因为父母的身份和一些其他因素被定义、划分为五个等级,高等级对低等级拥有绝对统领权。(从高到低:闍提、萨蒂利、凯尔丹、温图、旃陀罗)

  在固化的等级观念中,从没有低等级的人反抗过高等级之民。

  或者,在历史中可能反抗过,但是因为自身占有资源的不对等性,最终落败。

  于是,在长久的历史中,这里的人们已经失去了革命性和斗争性,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生存体系。

  不同等级的人有不同的礼仪、职业、成分、生活。

  唯一不变的是高等级对低等级的统领。

  而正是由于这种固化性,当战争来临,这种部落可以很迅速的结成一支支军队,而不用担心任何的族内的反抗。长久养成的族群奴性带来的利处,让这个国家极具战斗力和侵略性。

  在国家混战的历史中他们对征服区进行霸权统治,凭借自身的暴力和对地区旧贵族高等级化等手段,扫除一切敌人。把自己的理念和制度推行到所占领的任何一个地方。用永恒不变的体制约束帝国的所有臣民。

  他们这种暴力的行径并没有受到多少阻碍。

  因为,当把所有旧国家反对自身的贵族杀了之后,他们将归顺者的身份排在第三等级——这已经是一个不错的等级了。这些归顺者可以凭借这种身份享受到所有以前享受到的福利。

  甚至,这种地位已经远远的超过大多数归顺的贵族以前的待遇了。

  当贵族被策反,底下的平民自然更没有能力造反——所有的普罗大众大多数时间都是随波逐流。

  甚至,因为旧时代信息传递的缓慢性,一些国家新任国王登基很久之后,人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而古代总是以姓氏显贵就有这方面的考虑。

  当马克生下来,被根据父母身份和一些其他的原因被定义为旃陀罗之后,他的生活注定是困苦的。

  他以后必定和他的父母一样,做着旃陀罗应该做的低贱的工作,勉强维持着以后的生活、家庭,直至死亡。

  然后,是一代又一代的他的子孙走上他的老路,成为“不可接触者”,毫无意义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然而,世界总是给人意外和预料之中的定数——马克·奎寂他是特别的。

  他是一个天赋者、一个幸运者、同时也是一个可怜人。

  他在小时候就达到了一些人一生都没有达到的终点——只是这小子不知道罢了。

  但无可置疑,他从他绝强的禀赋中获得好处,而这些好处最终促成了他从战争炮灰中幸存。

  而这也就是我们现在见到他的样子。

  在经历大概十年的战争之后,他已经不再是原本的瘦小的豆芽菜。甚至,他的身体整体协调、厚重敦实、强壮雄健,有着这个国家普通民众所没有的强健身材。

  仅看他的身躯:他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肉令人侧目、他运动时扭动的脖颈强健涌动、他整个身躯天然的散发着阳刚的魅力。

  但是,他并不完美。

  大概仅有五尺(166.7cm)的他绝不能称为高大,甚至在人类中算是比较矮的一类。

  由此,上文所产生的“健美先生”之类的印象并不能适用于他的身上,因为他太矮了。

  他仅仅是受到战争的磨练和一些特殊的原因,形成了一身超人的体魄而已——当我们用一块大布将他的身躯掩盖,仅仅看着这个人的面孔,我们并不能发现这个人和我们有什么区别。

  除了满脸的风霜和伤疤痊愈后留下的的刀剑伤痕,他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种军旅生涯人物的剽悍的气质。

  甚至,与此大相径庭。

  我们可见的在其中看到了忧愁和苦闷、看到了警惕和小心翼翼、看到了迷惘和向往。

  他有着隐藏在眼帘之下的纯净眼神,也有着镂刻在额头上的深深的抬头纹;

  他有着对生活的真实赞美,也有着对生命的迷惘;

  他有着对所有事物保留的一份信任,也有因长久生活在恶劣的生活中所产生的心灵冰层。

  他的身心已经是一个“老人”了,但是在一些地方,他还保持着纯洁的“纯真”、“童性”和“期望。”

  身处炮灰营的他并没有接受过合格的训练,仅有的就是听从命令,不管何时何地准备用自己的身躯顶着敌人第一波最猛烈的冲锋,并利用自己的智慧保全性命。

  身为旃陀罗的他,在这个国家被定义为“不可接触者”之类。即使在炮灰营这种身份相对平等的地方,他也是污秽的存在。除了一些同样身份的旃陀罗,没有任何人愿意和他来往。

  身为十二岁就被征调的小孩,他没有公民权利、没有帮助、没有力量。仅有的就是在这个混乱的底层社会和不公平的军营中苟全。

  是的,现在马克·奎寂已经二十多岁了。

  他在战场上呆了整整十年!

  现在,让时间回到马克服完役的那一年。

  在卡尔德·凯因斯历——也就是大陆公历3295年的冬10月底。

  马克趴伏着身体躺在一个大地窝陷处,一动不动,小心翼翼的倾听着远方的声音。

  他在这里已经躲藏了大概五天,滴水未进,非常虚弱,唯有身体中那十年来未知的奇异力量支撑着他的身体。但是,身体却也不敢有丝毫放松。

  这场帝国西线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十几年,绞死了不知道多少人。

  这是阿卡德帝国的第三次征服战争微不足道的一环。

  在这场最后的决战开始前,还没有人知道,这将是最后一场较量——帝国征服战争西线的最后一役。

  而这场较量的胜负也将决定阿卡德帝国和斯因邦国之间十几年战争的最终结果。

  五天前,这场战争因为斯因邦国的奇袭开始。

  没有人想要死人,况且是有【人民之国】之称的斯因邦国。

  斯因邦国小城无法永远和一个餐魂食肉的野兽帝国比拼国力和人民。

  他们感觉到了这场战争的残酷性和艰难性,为了保存国民,为了结束战争,他们使用了一些在战场中属于禁忌的手段。

  在凌晨,寒风肃杀,所有生物都安然入睡的时候。一只五人小队从斯因防线东部军营摸黑越了出来。

  他们就像大鸟一样从城墙上滑翔而下,落在地上没有一丝声响。然后,飘忽不定地游走式向着阿卡德防线而去。

  事实上,他们没有打扰到任何人和任何生物。

  在奔跑过程中,他们有的人身影虚化、有的人融入阴影、有的人对身边天地祈祷、有的人做出朝圣者的手势······以致他们形态怪异,但最终却都达成了目的,他们真的没有引起任何风吹草动!

  我可以隐约听到他们念叨:

  “我的行为自有公义。”

  “我的职业对于我有着非凡的神圣性。”

  “为了友爱之邦,为了人民。”

  ······

  各有不同,但是却又普通平凡,没有什么装神弄鬼的话语。

  但是他们显露的手段令人惊奇,难道这些话是利用超凡能力的咒语吗?

  我不得而知。

  当他们临近阿卡德西侧对峙线的驻地时,身形没有停止。而是嘴角微念,然后用各种各样的形式隐藏着,爬上了城墙。

  他们肆无忌惮的向城墙哨岗士兵攻击而去,命中、抽离、隐退、寻找下一个目标。

  作为突袭者,作为战争对立者,他们不应该有怜悯,也不该有同情。

  他们应该按照既定的安排或者任务来施行。

  只是,有些人却在杀完人后热泪盈眶——这是对生命的尊重,还是热饮敌血的感动?

  然后,头也不回的向着下一个目标而去。

  似也匆急,似也害怕。

  当天微微亮的时候,不管以何种形式,以何种状态,他们已经完成了所有任务。

  只是他们却没有退回来,而是隐藏在了阿卡德帝国军营各处,蛰伏了下来。

  然后,就是在太阳第一缕微光照在地面之时。轰轰隆隆的铁骑直接的、迅速的从斯因防线冲出,像一条没有束缚的大龙向着阿卡德防线冲去。

  它一点都没有凝滞,带着一种决裂般的力量。

  也许,当他们被下令冲锋时已经知道了这是最终决战;

  也许,当斯因的将领决定使用超凡手段的时候,这个国家就已经走投无路了;

  也许,当这场战争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将是牺牲品!

  这是一次奇袭,斯因邦国想要以此击溃阿卡德帝国向西扩张的动力。

  是的,这本应该是一次奇袭,一次使天平倒向斯因的计策。

  然而,

  看!

  在阿卡德防线涌出了成千上万的、黑压压的人群。

  他们军装散乱、他们装备破旧、他们军纪涣散。

  他们就是阿卡德帝国征调的无用之民构成的血肉防线,他们就是炮灰营!

  显然,消息早已泄露!而那些潜入敌营的超凡者们也一定被各种手段托拦应对。

  于是,嚣张之军无奈和血肉防线短兵相接!

  这些拥挤出来的炮灰营战士无能躲闪,很多人立刻就阵亡在斯因骑士的冲锋长矛之上。

  只是这些炮灰营中,也有人在浑水摸鱼,试图保命——这是他们的常态,他们只是低贱之民,他们只是帝国的炮灰罢了。

  只要站在这里,他们的作用就已经发挥,剩下的只是帝国正式士兵的任务了。

  在这些被推出去的血肉防线之中,马克自然是其中一位。

  他的穿着与大多数炮灰很不同。

  普通炮灰的衣服散乱、甲不遮体、手握断剑,他却仅仅在臂侧安置着一张圆盾,十年来打磨的强壮的身体深深的隐藏在一个宽大的篷衣之中,不漏一丝,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篷衣——如果没有特殊的技巧,没有人会在战场上选择这种阻碍行动的衣服。这战场不是一场舞会,几乎所有人都会穿的便捷一点。

  所以,在炮灰们被推出去以前,还有人对马克轻蔑的撇眼。

  当然,马克没有任何回应。

  马克自己是知道的!

  只有隐藏自己的出众在人群中,躲避于阴影之中,才让他这个心灵敏感、身份低微、经历悲惨的人有安全感。

  只有自己特殊的天赋才能够保证自己在战场中存活。

  在这战场中,他保持着一种神圣的宁静。

  他凭借自身的身体优势和丰富的经验,在骑兵来临时顿时矮身,翻滚着躲避开骑兵的利器。

  然后,又利用手中破旧的圆木盾顶着周身的冲击,身体却又有计划性的在马群中窜梭,向战场侧面迂回而去。

  在行走之间,他时刻注意身边人,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任何人在这时候都可能是敌人!

  现在、甚至上战场之前,他就已经进入了一种被他开发出来的奇异状态。他冷静平淡。他凭借这种超然的状态在战场上转圜,寻找最好的隐藏地。

  战场——两军交战的前方永远是一望无际的平旷地面。

  唯有向着侧面跑,远离战场,远离大部队才有更大的生还的机会!

  尸体窝、大地凹陷、丛林,这些对于隐藏者来说永远是珍宝。

  甚至,对马克来说,只要远离战场,找到一个可以瞬间躲避人群视线的地方,他就可以完美的逃出生天。

  他是有独特的天赋的!

  是的,马克生存下来凭借的从来就不仅仅是身体素质,而是他的谨慎和难以言明的奇异能力——只要给他一瞬间在人们眼前消失,他就可以运用一种奇异的力量在任何人眼前消失。

  这种消失是一种身心的双重消失。

  由此,真实存在而不被人所察觉。

  这就是马克所拥有的一种能力,马克称之为【身心隐逸】。

  当然,这也有一些限制。

  没有什么是绝对完美的。对于超凡,这种体现更加明显。

  这项能力是在马克小时候的一次意外中诞生。

  从混乱环境中诞生出来的根基、从心灵中衍生出来的锚、从渴望中得到的力量,在没有引导者的情况下,总是混乱的、不成体系的、时灵不灵的!

  他这种超凡能力的达成总是需要一些条件的——而他身上穿的宽大的篷衣就是必要条件之一。

  但是,这些超凡的东西还不是我现在可以讲明的。

  就像十年来一次一次的躲藏,马克他没有意外的躲避着混乱的人群。

  真正的远离着战场,接近着被十年间战争摧残出来的远方土坑。而土坑周围又有不少尸体,是绝好的隐藏之地。

  在这里他将完成超凡力量运用的仪式——我们姑且称之为仪式。

  是的,他就像是被机枪扫射、也像是身受重伤一般,在地上快速的翻滚,然后落入土坑中。迅捷的把身上宽大的袍子向身上一罩,然后念叨着“格萨”二字,消失在土坑中。

  由此,他已舒心,若无意外,他的能力将使他平安的、安心的度过不知道多长时间的隐藏。

  于是,战争阴雨般的持续了五天,而他也隐藏了五天。

  这五天不时地有人被杀、不时地有人嘶叫、不时的有两军对垒、不时地有战略休战、也不时地有人经过,不时地又有人离开。

  在这五天他时刻的运用着这种隐形的能力,竟然没有一丝停顿——这是多么的难以想象啊!

  第五天

  神圣的寂静

  天空、大地、海洋、清风,群山肃穆,鸟鸣俱寂。

  这是显而易见的风声鹤唳。

  这场对拼似预兆着终将在这一天结束。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积蓄力气。

  当战号响起,所有人都奋不顾身的涌入人群的洪流、战争的碾盘中!

  只是,这天地,这战争永远不是普通人的决场——它属于超凡!它属于力量!

  当超凡力量介入战争,这场决战的最终形式不可避免的将以个人伟力决定。

  一个人——一个在阿卡德战场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从阿卡德军营后方走出。

  这人看起来明显的骄傲自大,并且目中无人。但他也有相应的本事。

  他的脚步缓慢而又奇迹跨越,突兀的出现在战场,然后又在远方出现。

  所有人在他眼前都是浮光掠影,所有人在他眼前都不值一提,所有人在他眼前都为他俯首。

  所有阿卡德帝国的人都可以从此人的穿着中认出这是一个高贵的人,这是一个帝国贵族,这是一个萨蒂利——这是帝国种姓的第二等级!

  这样的大人物,他们的职业天生就是高级执政者,天生就是将军,天生就是统治者。

  他们出现在战场上永远是所有帝国平民的保护对象。

  只是这时候的他们发现,这个人并不像以前遇到的其他的普通萨蒂利一般——需要他们保护。

  相反,这个人不可置疑的有着自身的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将所有人杀死。

  他行走在战场,所有人都为他隐隐退避。

  当他大概行走到两军交战的交界处,兀然停下。然后脚步一蹬,身体就登上了九天,悬停在战场的上空。

  “潘查·斯因

  出来吧,让我们结束这场战争!

  睿智的邦国皇子竟会出这样愚不可及的主意!

  你也像那一群被灭国者、一群丧家之犬聚集在一起组成所谓的拉乌结社一般愚蠢!

  也是,

  一群丧家之犬,一群懦弱者,一群鸡仔

  他们总是囿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自我束缚

  就像是被缠住了脚的八足鱼一般胡乱扑腾,却没有一丝作用。

  而你,

  也像是那些愚不可及的人一般受控于自身的锚!

  你所谓的人民之证,

  所谓的看似的奇袭战术根本就没有用!

  这场愚不可及的突袭游戏可是比以往任何一次战争都惨烈!

  真是可笑!”

  他的声音宏大辽远,他的语调轻松戏稽又尖酸刻薄,他在战场的高天之上大发狂言、疯狂嘲笑。

  所有战场的士兵都可以听到他的发言,他们的注意力被这个狂妄者吸引。

  “嘲讽永远是最不值当的,贾曼吉尼。

  你还是和三年前一样。

  我爱我的国家、我爱我的人民、我爱这一切人间!

  超凡,并不是我寻求胜利的手段,反而是结束这场十年战争的计策。

  只是,没想到帝国竟然派你来主持这次战役。”

  “我不想和你再发生争斗。

  我需要和你们的闍提谈一谈。

  以超凡者的身份,而不仅仅是斯因邦国皇子。”

  一个人影随着贾曼吉尼的喊叫,也缓缓地从斯维因营地里飘飞了出来,伫立在高空之中。

  他浑身裹在一张褐色的学士长袍中,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黑皮书,平淡而安静。

  他就像普罗大众一样普通,只有头顶的一项宝石皇冠熠熠闪耀。

  他的周身氤温着一种书卷气、一种爱和悲天悯人——处在他的身边就像时刻被哺育着母乳般安心、平静、祥和。

  他就像是人类最志愿的景望,是一切和平、美丽的集合,让人仰慕。

  当他处在世间,人们都会不由自主的向他靠拢。

  只是,

  贾曼吉尼·雅利雅瓦尔萨——这个人从来都是这样的人——不管是任何时间、还是任何地点。

  从五年前潘查在那个地方见到他;

  到他找到自身,达到第三限;

  再到三年前潘查·斯因离开那个地方。

  贾曼吉尼永远是这样——【力量支配一切】——这是他的第三限,是他的准则和锚,也是他的力量来源和行为约束。

  所以,在谈事情之前必须要遵从这一准则,赢得贾曼吉尼的尊重。

  而尊重就在于拳拳到肉的碰撞!

  三年前,潘查·斯因以对等甚至超越的实力赢得了贾曼吉尼的平等相待;

  在这三年后,在时光大变的历史中,潘查·斯因需要再次获得贾曼吉尼的尊重。

  于是,他——贾曼吉尼大笑着、狂笑着说:

  “以超凡者的身份?

  可笑!

  三年前你离开那个地方,这些年听说你寸步未进。

  一直处在第三限的你,到现在可能还迷失地找不到自我,寻不到自己的锚!

  想见到闍提,那就像三年前一样吧!

  就让你的力量战胜我的力量!

  就让你的准则战胜我的准则!

  就让你的人格战胜我的人格!

  就让你再次赢得我的尊重吧!”

  当贾曼吉尼嘶吼着道出自身的原则,他就迅速的闪身,在一晃间就来到潘查·斯因的身前,闪电雷霆般的对着潘查攻击过来。

  然而,这次、这个时候,永远不会像三年前一样了。

  潘查·斯因甚至连闪躲都没有闪躲,他仅仅是立在那里,温柔而母爱。

  而贾曼吉尼也没有命中任何东西。

  他的拳头击打在潘查并不厚重的胸膛就像是击打在空气中一般,从其间穿了过去。

  仅仅在天空中留下一阵阵涟漪、一声声音爆、一个个涌波。

  这是不可能的,对于第三限的超凡者,这是一种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所有超凡者想要走到尽头,肉体和心灵缺一不可,否则就是自断前程——这是超凡的潜规则。在其他小地方可能是秘密,但是,在那个地方进修过的潘查·斯因一定是知道的。

  这种击打到空气的感觉,绝对不是超凡能力的体现,而是真实的——这不得不让贾曼吉尼惊奇。要知道潘查·斯因的三限三锚:【国家之誓】、【人民之证】、【人间评判】,这些自我所衍生出来的能力从来没有虚化身体之类的技能的。

  “贾曼吉尼,

  正如你所见,我已经行走在另一条道路。

  带我去见你们的闍提。

  然后,让这场战争永远的停止吧!”

  潘查·斯因并没有什么惊奇,也没有炫耀,仅仅是笃定和温和。

  三年前,当他行走到第三限的尽头,寻找自身之锚。

  他不可置疑的感觉到了自身存在的根本、自身存在的升华——这不是任何神的力量,而是一种集众的力量,一种和他的锚一脉相承又更为博大的原则——这是一种未被染指,不能被染指的伟大。

  于是,他放弃了为自己施加牵强的理由和人格,而是选择了自身,投身了伟大——而这本就是应有之义。

  而在这种更宏大的力量之下,阻止这场战争是题中之义,守护自身的国家又是仅有的个人存留。

  所以,当马克·奎寂和其他战场的人在见到这种超凡的对峙之后不久——大概在战争的第五天、也就是这一天的傍晚。

  阿卡德帝国就宣布这场战争真正的结束了——是的,阿卡德帝国第三次征服战争西线就这样在一日之内神奇的、可怕的结束了。

  只是却不知道又有多少暗流涌动。

  于是,隐藏在土坑中的马克、滴水未进的马克、神奇的马克终于可以喘息片刻。

  他看着远处和他同样躲藏着的炮灰营的人鬼祟的、飘忽着、不可置信的慢慢的向阿卡德帝国防线战士集合点走去,也就随着大流起了身,准备回营汇合。

  只是,心中却久久地想着那两个曾经在天空中对峙的人物、想着他们的对话、想着畸形的肉体和贫乏的超凡。

  这或许是他离超凡最近的一次,他想。

  于是,

  他忘神的回流着,胡思乱想着······

  一时,他又想到了这结束的争斗。

  虽然不知道停战的具体事宜,但是,马克却可以想象。

  他知道一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而且和那个叫做“潘查”超凡者有关!

  他还想着:

  也许当帝国停止战争,他们这些炮灰营的人也许就不再需要服役了。

  也许,就可以回家见一见自己的父母姐妹,见一见自己的好友了。

  当然,还有那个混乱而令人亲切的下层之人的生活地。

  马克,实际是一个敏感的人。正如前文所言,一个有纯净眼神又有生命迷茫的敏感的人——他们总不会太坏、他们总喜欢怀念。

  只是,从马克成功史向前横推十几年。

  当我们看着这个青涩的马克,他在一些方面确实没有成长到未来那种足以显世的地步。

  也许,他需要一场洗礼,一个蜕变。

  是那种可以让普通的、自保的、普罗的、平凡的人进化到英雄的、为民的、敏锐的、眼光博大的人的蜕变。

  ……

  炮灰营暗中有声音喧嚷:

  “嘿,伯克,这次搞到多少东西?”

  “没多少,不过也够在军营中快活一阵时间了!你哪?”

  ~~~

  “大家都过来看看啊!新鲜出炉的美女吊坠,这些美丽的人一定会慰藉你干涸的心灵。”

  “兵器,这可是罕见的连体型护臂,在战场上足以保你一命!”

  ~~

  “看这情况,似乎战争没得打了!”

  “想什么哪?即使是帝国停止了西线的征服,依然会有其他地方的争斗,他们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总是需要我们这种“炮灰”的。”

  “趁现在,还是及时享乐的好,能躺一天是一天、能多一天是一天。其他,都是狗屁!”

  ······

  炮灰营的各种阴暗里这样的叫喊、叫卖、惊讶、询问、讨论的声音比比皆是。他们声音低沉压抑又带着在一定程度内最大限度的为了东西卖个好价钱而叫喊的那种蛊惑声。也有叽叽喳喳却难以听清的细碎的讨论声在暗地里响起。真是奇艺又堕落。

  在战争结束、炮灰营散乱存活者回来之后,他们这些穿着破旧的人在胡乱吃了几口“猪食”之后,都匆匆的返回自己的归处。

  先是美美的睡了一觉。然后,不久就又三三两两的拿着大包小包的从屋里走出来,向着阴暗处四处走去。

  死人——没人纪念,活人——在战争中获得好处。

  虽然打扫战场由帝国士兵负责,但是战争中的帝国士兵顾不上这些——顾不上被杀死的敌人身上有没有宝贝,甚至顾不得割去敌人的左耳。

  战争的每一秒都要人命!

  于是,炮灰营中——这些生来就低贱肮脏的营兵,在躲避战争的时候总有人为了更好地生存游走在战场中,对死去的人进行摸尸。

  尸体本身、尸体身上隐藏的贵重物品、破损的武器、死者家人的画像——所有被认为有用的、便于隐藏的东西都被他们洗劫一空。

  他们是战争的牺牲品,他们也是战争的投机者,这一切的判决都取决于他们的命运。

  只要他们有命、有胆量、有运气、不被士兵发现勒索,任何人都可能在一场战争中获得不菲的回报。

  他们生来就是下层人。在正常的生活中,他们操贱业,行吻脚礼,永远都不可能翻身,也不可能拥有超越自身的财富。

  被征调为士兵虽然有生命危险,但是也给了他们超越等级的机会和更高的生活待遇的可能。

  于是,这些在混乱肮脏的环境生存下来的人——他们实际大多数也已经养成了贫贱者的贱气、奸诈、狡猾、鼠目寸光,几乎贫贱者所具有的卑鄙都可以在他们身上体现——他们也因此死死的抓住这个机会,极尽享受。

  他们又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活到最后,于是他们从来不积累功勋,从不吃力不讨好的贡献战利品。他们在暗地里用摸尸得来的物品兑换各种便利和享乐用品。

  他们就像是在大海上航行的海员,上岸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挥霍金钱——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下一次出海到底有没有命回归。

  马克的身影也夹杂在其中。他深深的隐藏在衣袍之中,像往常一样。

  只是,他来这里并不是为了买卖武器,而是要买一种特殊的物品——左耳。

  战争以杀敌为雄,功勋以左耳计数。

  一个旃陀罗晋升为温图需要三千左耳,一位温图晋升为凯尔丹需要二万左耳。

  十年战争,每一次马克都会为晋升成为温图而交换一些左耳作为功勋。

  这一次,马克想要把所有的多余的、有价值的物品兑换为左耳,晋升成为一个温图。

  他在心中还留存着“期望。”

  “晋升身份一定是马克的父母、兄弟姐妹在千里之外希望的。”这是马克心中所想的。

  所以,他隐藏、他恪守着自己的能力和底线,不与堕落为伍。

  虽然,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但是,马克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涌动的不平常。

  虽然,一个旃陀罗和一个温图在帝国上层眼中都是蝼蚁——这是马克在日常生活中深深感受到的。

  但是,他下了这个决定——尽可能多的兑换功勋。一个温图总比一个旃陀罗身份好一点,一个正经的帝国士兵,总比炮灰好。

  终于,他在一处昏暗处,与一位身体瘦弱,眼神奸猾的炮灰营士兵兑换了左耳——加上以前功勋,这已经足够让他成为一位温图了。

  在黑暗的掩护下,他向没人的地方行去。最终,一个闪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躲在黑暗中窥伺的眼睛最终无获而归。

  马克隐藏着在功勋处提交了获得的左耳——至此,只要在经历两天之后的授予仪式后,他将成为一个温图,也将成为一名真正的帝国士兵。

  这会是马克带回家给他的父母、兄弟姐妹的第一个礼物。他相信这会令他们满意。

  于是,他缓慢的、谨慎的、又心情愉悦的往回返去。

  只是,刚刚走到炮灰营,他就听见尖利的辱骂声。

  “你们这些髯猪、肮脏的蛀虫、不洁的人类牲畜、战争的剽窃者!

  所有的厮杀都没有你们的身影,反而战利品的搜查让你们赚得盆满钵满!

  所有的荣誉都没有铭刻你们的名字,反而帝国军的撤退让你们活泼喜悦!

  所有的声名都没有为你们远扬,反而奸诈欺瞒是你们引以为傲的代名词!

  就算是怯懦的法利、奸诈的呣纬、淫邪的隐泉之母都没有你们这些下层之民所触犯的罪恶多!

  真应该让你们死在战场上,而不是让你们回来享受战后的蒙荫。”

  一个穿着帝国军服的士兵趾高气昂的站在炮灰营中央的桌子上。在桌子上,在这个士兵的脚下,是一堆各式各样的战利品。

  旁边还有一群同样军装的士兵拥簇在一起。他们围绕在桌子旁边对着周围的吃过饭休息的炮灰营营兵大吵大叫,甚至,时不时的动手动脚。

  当马克看过来时,已经有不少的炮灰营营兵被这些士兵抽打的鼻青脸肿。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炮灰营营兵反抗。

  这些正式的士兵里面有没落的第三等级贵族。低等级冒犯高等级,按帝国法律,处死无论。

  是以,炮灰营永远是帝国士兵的自留地。在军营中,除了战妓处,当数炮灰营最受欢迎。在这里,帝国士兵可以获得任何他们想要的。

  在这里帝国士兵可以宣泄精|力,可以缓解心情、可以获得好处。狂涌的恶言、无由的殴打、肆意的抢夺都是这些帝国士兵的拿手好戏。

  显然,现在上演的就是十年来一直重复的旧戏码,也是帝国的常态。

  马克不动声色的走到一个角落,他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甚至,有些冲散了刚刚的喜悦。

  有时候,沉痛的绝望已经成为了常态。所有的人:马克、马克的父母、马克的兄弟姐妹、所有映入眼帘的所有物,都无可否认的被搅和在这沉痛的绝望中。无处可逃!

  他们——这些帝国士兵继续说着,直到过了一阵,显然是口中的口水被喷吐尽了、刚刚经历战争的战后抑郁也宣泄完毕了。

  于是,他们就像是争斗中胜利的斗鸡,高高昂扬着自己的头颅,挺着自己的胸脯,掂量着战利品,打胜仗似的扫视着四周的屁民,心情愉悦的带着人向远处走去。

  看到这种情况,马克也赶紧向着自己的住所行去。

  这些帝国士兵的炫耀和谩骂总是一阵一阵的,一批一批的。可能,下一刻,就又有髥狗来打秋风了!

  只是,他在行走之中隐隐听到从远处,从那群帝国士兵里传来的声音。

  似乎,皇都派了一个新的大人物来接管军营,进行最后的休战整理。

  而这位大人物又相当不凡。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奇幻小说另类幻想小说

隐秘的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