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说烤鱼,谈杀匪(求收藏)

  临近夕阳,橘黄的烈日却依旧烤人。

  李三跑的汗如雨下,看着面前的两个少年,急切的说道。

  “你们走后,凉棚里有二个人看了一眼你们离去的方向,那眼神我很熟,因为每次官府来驿站问话的时候,都说明有豪商或者富客死了。”

  “我们难道看起来像有钱的吗?”周渔有些疑惑。

  才三两而已,他也没有从储物袋里取出个百八十两的银子砸人啊。

  怎么就被盗匪盯上了呢,看来还是长的太帅的原因。

  “嗯,这些人必须死。”周渔全身打了个冷颤,想到某些不好的地方,而这边李三却径直的解释道。

  “因为你花钱太随意了,没有一丝在意心疼的感觉,在加上你的同伴看起来像个闷葫芦,一点也不厉害的样子,也许他们想绑架你们,方便勒索。”

  周渔打量着不过十四五岁左右的李三,突然发觉他挺聪明的,于是道。

  “这你都能发现,想必此时也已经帮我们想好了逃跑的地方了吧。”

  “还需要考虑这个吗?”李三一愣,那愕然的表情,分明再说并没有三个字。

  “……”周渔。

  “你该不会跑过来就只是告诉我们有危险,然后在转头准备跑回去吧?”周渔的额头一黑。

  “我记得站道向南三里外有一座破庙,这个……应该可以躲躲吧。”

  李三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莽撞了,在他的认为里,只要提前警示,就可以避免这件事的发生。

  “想不到我这么聪明的人,也有失策的地方。”李三颇为苦恼的感叹道。

  “不管怎么说,你们还是赶紧躲躲吧,实在不行,也可以先回驿站,到时候和山民一起。”

  “现在恐怕迟了。”周渔摇了摇头,目光看向李三赶来的路上,就见百多米外的山坡上,有两人正骑着矫健的黄骠马观望。

  但说是观望,实际上应该是肆无忌惮了,显然李三的报信,已经惊动了他们。

  而现在之所以露面,就是在等待大部队的同时,进行无声的警告。

  “完了。”李三看见这一幕脸色猛的一白,看了一眼周渔,目光又落在林正的身上,似想到了很多,咬牙道。

  “我们快走,趁着这些贼人观望,先一步赶到山神庙那里,那里不像这边是平原,反而不远处就是山林,方便我们躲藏。”

  “知道这些贼人是哪里来的吗?”周渔想了想,带着林正也跟了上去。

  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但区区一些盗匪,还不被他放在心上。

  况且这些盗匪若真敢明目张胆行杀人越货之事,周渔也正好行侠仗义赚点外快。

  “前些日子,驿站前的莽枯山有妖虎噬人,那时有官府派人前来,山林里的匪盗据说是走了,现在过来的,不知道是流窜的,还是是一直藏着的。”李三说着,小脸上很是担忧。

  “不过连打响的探子都骑马,按我四叔的说法,肯定是一伙大盗……

  等带你们避开之后,我就得赶回去通知四叔和村里人,防止盗匪袭击村子。”

  “那真是多谢了,话说回来,小二哥,我们不过是初次见面,你犯得着为我们搭上性命来示警吗?”周渔目光闪烁问道。

  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怕打击李三没说,那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一个卑微的小二哥,这般付出,就不怕别人误会他和盗匪是一伙的吗。

  周渔是自持自家是修仙中人,于凡尘俗世中武力已达顶端,又兼此次下山历练,也存了孕育剑心的目的,这才跟随李三前往破庙。

  但要换成那些常年走镖,或防范心过度的人,恐怕此刻已经把他绑起来,更有甚者,甚至直接以力相待了。

  “其实我现在已经后悔了,但看到你身边这位小哥儿,我就想起了我二叔家的大表哥。

  小时候我大表哥经常带我们下河摸鱼,但有次土匪袭村,我大表哥为了保护我们,被打伤了头,现在整个人都痴痴傻傻的,再也不能摸鱼了。”李三沉默了一会,眼神愤怒之中,带着悲伤和凄凉。

  “你们小时候,经常吃烤鱼吗?”周渔忍不住问道。

  “放盐巴和辣油那种。”

  “……”李三,现在是说烤鱼的问题吗,这烤不烤鱼关逃命有半毛钱关系。

  但一直盯着他的周渔,却发现他听见辣油的时候,嘴巴下意识的吧唧了下。

  “行了,看见我背后这把剑了吗,这些盗匪真敢来,全杀光给你看,信不信。”见他目中哀伤被转移,周渔大气的拍着背后的青冥长剑道。

  “外出的少侠,除了嘴上没长毛,基本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李三没说话,但心里突然对他做掌柜的四叔这句话,有了深刻的认知。

  “快点跑吧,还有三里路,就到山神庙了。”他道。

  但……两条腿终究跑不过四条腿,更何况周渔演技没毕业,无法充分诠释逃命的真谛。

  剩下一里多路的时候,在前方再次出现三匹蒙黑巾的盗匪后,一行三人终究是被围堵住了。

  呼……

  仿佛有平沙被黄风卷起,一股静噫杀气,在马蹄之间,油然而生。

  “放下剑,交出身上钱财,钱不够可写信回家。”为首的盗匪,说话干净利落,粗声闷语,有那么点感情。

  但似动非动,略微扬起的钢刀,其寒芒,无比冷冽。

  “钱没有,剑一把,要就来取。”周渔踏前一步,语气傲然,特意的扬了扬衣袍。

  为首的盗匪,嘴角一抽,迎着夕阳西下,看着一副豪侠做派,却明显初出茅庐的小子,莫名的想起了那逝去的青春。

  那一年,他也曾想当侠客,如今挥刀,却只爱肥羊。

  “哼,不自量力……”为首的盗匪把刀一扬,本想的习惯的说句,抓了小的,杀了老的,但一眼望去,全是毛都没长齐的三个小屁孩,只得恼怒的补了句。

  “废了那个拿剑的小子。”

  下一刻,响马嘶鸣,群匪呼啸而来,眨眼便至。

  周渔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眼全身本能绷紧露出虎牙的林正,又瞧了瞧双腿打颤却咬牙坚持的李三,露出在后者看来之时,颇为勉强的笑容。

  其掀动衣袍下的右手,法力一引,腰侧的青冥剑,顿时随剑诀而动。

  于马蹄奔雷,钢刀肆虐,在匪盗嗜血的目光之中,一柄青白长剑,悠然而起,不见惊雨,却现杀伐。

第九章 说烤鱼,谈杀匪(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