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一僧,一道,一魔(求收藏)

  夜半时分,小雨淋淋,破落的山神庙里传来水滴瓦罐碎石时的滴答声。

  彼时,一团篝火燃烧,明亮的光焰带来暖流的同时,有柴火被炙烤碎裂时的啪啪声,与雨水作伴。

  周渔一手烤着野鸡肉,一手挑动着火焰,看油滴炸裂在火光之中,引的一旁的林正垂涎欲滴,双眸看的好呆。

  虽然他本来就呆,但此刻的眼神之中,却能叫人看出一丝人本来的渴望。

  “好香的味道。”这时,破庙前的大门被推开,伴随着一道吱呀声,一道纤细苗条的身影迈步而入。

  “好香的味道。”周渔鼻子一动,嗅到一抹动人的芬芳,看向来者。

  “阁下是说眼前的烤肉,还是在借机调戏小女子。”

  来人揭开避雨的头巾,略微拍打着绯红的衣衫长裙,从黑暗走入光明,但观其衣衫并无水渍。

  “嘶……”周渔见此,瞳孔猛然一缩,倒吸一口凉气,似惊艳于眼前女子的面容与着装。

  似汉服但更像唐装,初看典雅大气,细看豪迈风情,颇有衣衫半遮月,明白透光来的惊艳之感。

  绯红色的长裙,细带飘舞,若隐若现却修长光嫩的美腿,在火光下如炫白象牙,色泽润丽,引人入目。

  “好性感。”周渔万没想到,这似前世明朝,百姓普遍衣衫保守的时代,却在眼前女子的身上,看到了现代丽人的感觉。

  “邱小昭?”越是细看,周渔便越是称奇。

  尤其是看见眼前红妆女子,那美艳的面孔下,却带着三分俏皮四分纯真的笑意,更是有种久违影视的熟悉。

  “何谓性感?”红妆女子闻言,初始眉头一皱,但很快觉出此句并非恶意,好奇问道。

  “似姑娘这般艳丽脱俗,却面带纯真俏皮之意,七分大胆三分婉转,便是性感。”周渔缓缓说道,眼神渐渐清明。

  “姑娘如此天姿,又何必暗用魅惑之术,要知道还是纯天然的好。”

  “你们男子不都喜欢女子作矫揉之态吗?”红妆女子眉目一转,似有些责怪恼意,却带着些许俏皮的道。

  “况且不如此,我也无从得知公子看我时,那眼里蕴含的似曾相识之意。”

  “好聪敏的女子。”周渔心里惊叹,嘴上却淡然一笑,“姑娘多想了。”

  “是不是多想,小女子心里有数,不过既然公子不愿多说就算了。”红妆女子眼睛一转,又道。

  “今夜相见便是有缘,小女子名唤苏妃暄,不知公子贵姓?”

  “免贵,姓周名渔,渔夫的渔。”周渔神情有些尴尬,又道,“另外,我怕热,苏小姐可否不要靠的太近。”

  “可是人家怕冷。”苏菲暄一脸可伶的道,“周公子,难道就这般狠心?”

  “并非心狠,而是姑娘每靠近一步,我的剑就不由自主往外露一分。”周渔一脸惋惜的道。

  “如此良辰美景,拔剑不好。”

  “哪里的良辰,又是哪里的美景,这破庙还是漏风的大门?”苏菲暄没好气的道,收回了脸上故作诱人的姿态,像只偷食不成恼怒的小猫一样,道。

  “这样就很美。”周渔看着她。

  “你这人可真奇怪,既不让我靠近,又为何撩我?”苏菲暄闻言噗嗤一笑,常人本该恼怒,她却觉得嬉笑有趣,颇有几分魔女姿态。

  “夜深人静,美女当前,撩是一种不能忘怀的习惯。”周渔回忆往昔键盘峥嵘,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我可是被世人称为无恶不作的妖女,这样你也敢撩吗?”苏菲暄脸色一沉,故作凶狠,但在苏飞看来,不过是另一种版本的恶龙咆哮。

  “撩是一种态度,撩之前不分好坏,撩完后,是打是爱,各凭本事。”周渔说道。

  “即使下一刻,我砍的姑娘全身溅血,但这一刻,还是挺聊得来的朋友。”

  “嘿嘿,你这人可真有意思,就算说你是魔道中人也未尝不可。”苏菲暄嬉笑道,突然对着庙门外喊道。

  “大和尚,你追了我七天七夜,既不进来避雨,又为何不干脆离去。”

  “阿弥陀福。”这时,破庙外,露出一个口宣佛号的光头小和尚,在火焰的朦胧光线下,看身形最多也就十六岁,还有点小帅。

  虽然在苏菲暄进庙不久,周渔就察觉到屋外有人,但看着这突然走出来的小和尚,还是不免有些愕然的道。

  “他明明很小。”

  “年龄小,但脑袋却像那常年念经的大和尚一样,半点不知变通。”苏菲暄恼怒的道。

  “施主控尸杀人,手段更甚那些老魔。”小和尚不咸不淡的反驳道。

  “那当官的公然虐杀青楼之女,我问你,该不该杀。”苏菲暄看向言语不凡的周渔。

  “该杀。”周渔点头。

  “我让那死去女子亲手报仇,有何不可?”苏菲暄对着庙外喊道。

  “凡事自有法度。”小和尚说道。

  “那是官窑。”苏菲暄强调道,“那些女子纵然有罪也不该如此被轻谩对待,况且那官窑之内,大多数都是受家人连累。”

  周渔懂了,依当今朝廷法度,官窑女子戴罪之身,以身赎罪,虽身之权利已被剥夺,但性命之权任在,苏菲暄这是怕,官官相护。

  “那贪官之事,自有清官来管。”小和尚解释道。

  “他以私刑,我便以私刑。”苏菲暄毫不退让。

  “这叫路见不平。”

  “所以小僧才追你七天七夜。”小和尚理直气壮,悠然说道。

  “官府管不到我。”

  “所以才有小僧来管。”

  “大和尚,我看你是对我魔教有偏见。”苏菲暄气呼呼的道。

  “行魔之事,自有佛管。”小和尚解释道。

  “你说。”苏菲暄似被小和尚的榆木脑袋气的不轻,看向周渔。

  “小僧也想听听施主高见。”小和尚也在这时,略一沉思,问道。

  “我想笑。”周渔道。

  “……”苏菲暄。

  “……”小和尚。

  “你也觉得我胡作非为?”

  “为何要笑?”

  听着苏菲暄和小和尚的询问,周渔当即晒然一笑。

  这二人皆认为贪官有罪,却因各自观念不同,相互对立纠缠,各持己见却偏要分个高低对错。

  年轻又认真,如何不引人发笑。

  做了就做了,既然认为是对的,各自承担责任就是了,有何好苦恼的。

  “敢问施主,所练何剑?”小和尚听见笑声,眉头深皱,看了周渔一眼,目光落在其身旁之剑,问道。

  “自在剑。”周渔慨然说道,他重活一世又踏上仙路,此生当求自在。

  “身不自在便求心之自在,若两者皆不可求,即便粉身碎骨,也要挣脱这世间牢笼。”

  

第十二章 一僧,一道,一魔(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