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二个河神(求收藏)

  长流河约三十余里长,宽三里左右,为江夏郡长江流域中的北地诸多支流之一。

  由于河道发达,使得河流附近的人家越发兴旺。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河谷村居于长流河以西,依山水而建,村前便是一片占地三里方圆的峡谷水湾。

  又因峡谷外便是灌江口,所以河谷村虽然占地不大,但水货却颇为发达,算上往来交易,有村民约二百多户人口近千。

  根据周渔得到的消息,河谷村往年虽然也会祭祀,但是多用牲畜,而突然采用人体祭祀,却是在二年前。

  此时,月上梢头,周渔站在某处山林中,目光看向在月光中泛着幽幽白芒的湖水,渐露深思。

  根据过往的行脚商所言,二年前的某次祭祀期间,河面突然刮起大风,并出现混浊的漩涡,原本准备好的祭祀物品全部被打翻上岸,像是对食物不满,因此呕吐而出。

  这之后村内加大祭祀虽然祭祀物品被河水吞没,但村民每次出河捕鱼之时,多有村民落水受害,看见河内有巨大阴影,一晃而过。

  直到有人提出用幼童祭祀,情况才得以好转。

  对此,当时官府曾派人调查以防邪教为祸,却始终无果。

  尽管勒令村民禁止此事,但县官不如现管,村内族老明面上虽不会违背官府意愿,但私下却未必不会如此做。

  不过后来河谷村并未在发生怪异之事,查询户口也未有幼童失踪,官府尽管怀疑其私下有买卖儿童之事,但却苦于没有证据,又因为河谷村距离武安县城偏远,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还有三天便是祭祀之时,到时候且看看你这所谓河神,究竟是何方妖孽。”周渔看着河水中心,目露寒光。

  二年多前,每半年祭祀一次,最少便有四名儿童无辜受害,若不曾修行,在这俗世之间,为了挣扎生存,难免受到迷惑。

  但周渔不仅踏上修行之路,更有前世宿慧,又岂能看不出这背后蕴含之事。

  孩童虽然多会保留从母胎中的些许先天之气,但三岁过后,正常孩童,又能保留几分?

  比起在这修行大世中所蕴含的,具备天地灵气的奇珍异宝,后者于无疑妖类更有吸引力。

  只有邪道散修、旁门魔道,才会如此下三滥的以此修行。

  正当周渔怎么思索对付可能出现的妖邪之时,突然一阵喝骂声,从远处隐隐传来。

  ……

  “谁叫你三更半夜又跑到河边的,你个小兔崽子,不想活了吗?”河边树林内,一名看似体态丰腴实则颇为肥胖,且身着灰色布衣的妇人,正一手拉着一个约七八岁的少年,一边用右手打的那小屁股啪啪作响。

  看着那双目泛泪,却咬牙坚持的小少年,在看看那蒲扇般大的手,这让赶来隐藏在树端的周渔,看着都疼。

  “娘,小鱼不是邪神。”少年泫然欲泣的解释道。

  “你知道的,三年前我落水,就是小鱼救我的。”

  “娘知道没用,况且这二年来,要不是祭祀,你以为我们河谷村会太平吗,你没看见你三叔十天前突然死在湖里?”妇人目光复杂,但却仍然呵斥道。

  “你三婶哭的样子,你又不是没见过,儿啊,别在想着河神了,这次村长请来一位厉害的道长,就是要彻底除去那为祸的妖物。”

  “可……可是。”少年脸色一白,辩解道。

  “没什么可是的,那救你的小鱼要真不是为祸的河神,它自然没事,如果是……你就不怕哪天自己被丢到河里喂鱼?”

  “快走快走,等会让你爹发现你又跑到河边,指不定把你吊起来打。”说完,妇人便拉着少年快速的往家里走去。

  “娘,我屁股疼,回家我要吃鸡蛋。”

  “嘿,你个臭小子,刚刚不是挺倔的吗?”妇人的笑声隐约从远处传来。

  ……

  “莫非这所谓的河神有二条?”看着这对母子远去,听完对话的周渔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与他得到的消息,颇为不符合。

  常浩来时,村民对于祭祀之事于外人还是讳莫如深,如今居然已经在商量请道士除妖。

  “看来我的消息还是落后了,好在还有三天时间,可供我进村打探。”

  “也好弄清楚,为何往年不惜冒着官府严令去积极准备祭祀,如今却大胆除妖,若是事先没有一个肯定的结果,那村长断然不会冒着全村凋零的危险,去对付那所谓的河神。”

  “况且若那少年所言属实,且曾被河神救过,恐怕这祭祀之事,还另有隐情,就不知道另外一个河神,会是什么妖类?”想起那屁股都被打肿的少年口中之言,周渔默然道。

  “或许明日见了那村长所请的道人,能明白一二。”

  先不说常浩为人胆大心细,发现妖邪作乱之事定会寻个究竟,光他前几日前往沉船事件之时,以他练气七层都未能察觉到妖邪之气,一个偏僻渔村请来的道士,又能厉害到哪去?

  不是高人就是骗子。

  若是嬉戏人间的高人,那自然另当别论,但若是骗子,此事或许就有些微妙了。

  次日清晨,再次绕着河谷查探一番未果后,周渔于午时,迈入了河谷村之内。

  说是村,但却已有小镇模样。

  从村口往内,是一条类似石板大街铺平整齐,街道两旁有叫卖着糖葫芦的行商,也有着做些新奇玩具的手艺人摇鼓叫卖。

  路旁有着散发诱人香味的食品摊位,不时有孩童牵着大人的手,带着各色面具在欢乐的奔跑。

  每逢祭祀都是河谷村一个另类的节日,意味着丰收喜悦之情,如今虽然因河神生人祭祀之事乱了味,但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还是欢乐为主。

  “或许是出于保留这份祥和的气氛,才令河谷村的村长在内心煎熬之中下定决心,摈弃那邪恶的仪式,除去祸乱的妖邪。”看着眼前的景象,周渔心里暗暗想道。

  一村之民愚昧与否,看着村内建设就可以判断一二。

  河谷村规划整齐,道路整洁,来往之人更是各安其道,比起一些没落的小镇强了不知多少。

  眼前这人丁兴旺的一幕,绝非是一个笃信妖邪的小渔村能做到的。

  “那么最初又怎会选择生人祭祀?”随着迈入村子,看着那些维持秩序有井有条的乡勇,周渔内心越发惊奇。

  就在他仔细打量之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惊奇之声,一伙衣着光鲜之人,迎面而来。

  (本书已收到签约通知,要投资赚点币的朋友,请赶快上船,小萌新求收藏、推荐。)

第十七章 二个河神(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