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祭祀前……(求收藏、推荐,修改版)

  “暂时不用,村内的事,还是交给我们,明日就是河神祭祀大典,你还是关注村外为好。”肖战说道。

  毕竟在肖战眼中,那李魁显然是关键,虽说今夜之事极为突然,但此时让周渔进村,反而会暴露他们的底牌。

  还不如就在村外,做一个威慑来的好。

  “如此也好,那幕后之人白天方露马脚,夜晚便匆忙行事,这性子,未免太急了一些。”周渔沉吟道。

  “至于村外,河谷村近长流河这一段路,都在我的监视之下,直到你来之时,并无任何异样,也无妖魔逃窜。”

  “那看来祠堂妖魔之事,果然是村人暗中行事。”肖战闻言,凝眉思付道。

  “不知周道友,是否有可检验村人妖魔化的法器?”

  “吾辈剑修靠的全是一柄剑,妖魔若来一剑斩之便可……”周渔摇了摇头,目光看了一眼肖战,解释道。

  “至于检验村人的法器,在下这里,还真没有。”

  看来回头,得找师伯讨要了,周渔心中想着,又道。

  “况且根据你所言,那妖魔也并非真的妖,反倒极有可能是符箓所化,除非当场得见,否则即便有法器也多半是检测不出来的。”

  “周道友所言极是,倒是在下心急了。”

  “只是这样一来,除非那人再次出手,否则我们便很难查到幕后之人。

  或许此事与那申道人有关,但若无证据,我也不好随意拿人。”

  “如村中只有申道人一人,那么此事与他必有干系。

  如果你需要,今夜我可以潜入村中探查一番,只是这样一来,我的踪迹便不能保证是否会被对方所知。”周渔目光凝重的道,

  修仙之人先一步诞生灵识检扫四方,论查探固然方便。

  但若对方也是修仙者,事先准备相应的符箓器具的话,以他现在的修为,却也做不到完全屏蔽对方感知的地步。

  一个小小的申道人,他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但如果还另有隐藏之人,他若提前暴露,在对方修为不弱于他的情况下,反而会产生致命的威胁。

  这也是两人白日分工的原因。

  况且肖战是先天武者,武道气机感应于威胁一处,在当前阶段,远盛灵识。

  只要不是道基高人或者先天宗师,肖战都有一战之力,可撑到他的到来。

  剑修虽然重杀伐,但毕竟周渔走的是修仙的路子前期平和,他又初出茅庐。

  若论生死搏杀间的气息感应,未必比得过肖战。

  不然之前打那个魔道散修,在修为领先的情况下,他也不会有吃力之感。

  “后日便是祭祀之时,无论他们要做什么,那时必定会露出马脚。”周渔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眼下妖魔假扮村长害人,某种程度上,到也说明村长暂时与此事无关,肖大人可趁机多与其交流试探,也许会有所突破。”

  “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此村外以及长流河监察之事,便交于周道友了。”肖战点了点头,便快速离去。

  与周渔交谈,虽无额外发现,但他越发觉得眼前这位从紫阳观走出的剑修不凡。

  心思缜密不说,于查探办案,也远胜那些初次下山的历练之人,某些推论甚至更盛那些常年办案的捕快。

  “修仙之人,当真是天之骄子……好在我辈武者,苦苦打熬,也能不弱于人,甚至更强。”看着茫茫夜色,肖战默然道,于武道之心,越发坚毅。

  “哪里来的心思缜密,不过是看多了刑侦剧而已。”看着肖战渐渐远去的背影,周渔轻松了一口气。

  论修仙资质他不如门内那些大佬,但于知识见解世俗眼界这一块,吾辈寂寞啊。

  想到这里,周渔起身看了一眼灯火已熄的河谷村,又望了一眼寂静幽沉的长流河,嘴角一撇。

  “都是暗藏波涛之相……”如此念叨着,大青石旁边的青冥剑化作一道流光,载着周渔绕山而飞,延河而探。

  ……

  皎洁月辉观赏怡人,裹着长流河水一路向东,随波流淌间点缀些许莹白微光,看似一片和谐。

  但若细细看去,河水幽沉深不见底,又好似有噬人猛兽潜藏,恐慌无穷放大,令人惊惧。

  “还是没有。”巡逻一圈无果,落在某处近东方的一处坡涯之上,周渔心里有些复杂。

  既期待是真有妖魔,好彻底解决此次的问题,也期望没有,这样就可以平稳度过。

  “只是若没有,河谷村的人心,怕是有些杂乱了。”周渔凝眉,目光眺望之中,带着三分凌厉。

  无论是生人祭祀,还是拐卖之人……

  “不过河神有二,其中那小鱼却得查个明白,不然师伯那里,我也不好交代。”片刻后,周渔沉吟道。

  毕竟河神、妖邪之事,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想到这里,周渔再起剑光御剑而去。

  至于村内的诡秘,还是得再稳一波,交给荡魔司就好。

  扑通……

  在周渔离去不久,远处的长流河,某处河面突然激起一阵颇为巨大的浪花。

  次日,祭祀典礼越发热闹,不少往来的行脚商也是加入了其中,使得村子看起来无比兴盛。

  孩童们穿着开裆裤,在家长们的笑容中,摇着拨浪鼓三俩结伴,兴奋的穿梭在人群中。

  彼时……

  “王大人,老朽李三淮来访。”客栈里,二牛陪着李三淮站在王虎的门前,恭然道。

  “村长,来的到早。”肖战打开房门,笑道。

  “肖大人好,老朽冒昧来访还请见谅……只是昨日多亏王捕头于祠堂战妖,方才使危难扼杀于摇篮,如今王捕头身受重伤,在下特意送来些许补品助其调养。”李三淮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二牛将提篮中放到屋内。

  “既然王捕头还在调养,老朽就不多做打扰了,只是捉妖之事,还请肖大人多多帮忙。”

  “好说,只是在下有一事想问村长。”肖战说道。

  “肖大人请问,老朽若知,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贵村拐卖儿童之事,或许是以讹传讹,但李村长被栽赃陷害之事,却确有其事。

  村长或许可以替人隐瞒,但不知那背后之人,是否又会放过您?”肖战目含深意的道。

  “当然,此事也只是在下根据昨夜之事的些许猜测,是否属实,也无处求证。”

  “此乃妖魔所为。”李三淮身体一顿,没有一丝犹豫的说道。

  

第二十五章 祭祀前……(求收藏、推荐,修改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