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月下有剑,风不平 (求收藏,推荐)

  “礼物?”周渔的脸上顿时一阵愕然。

  “对,礼物。”小道童确认眼前不是那什么落魄的书生后,顿时把小小的身体,从门内的谨慎试探,变成了拦路收费的小门官。

  唇红齿白,模样俊俏,年纪约莫有九岁,半个大人身高。

  “我家师尊说了,后辈子弟要尊师敬道,若是上门前来,没有礼物,他就会不高兴。”小道童说着,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

  “所以师兄要是没有带礼物,不如把白马牵去法华寺卖了,届时在买些酒肉回来,师傅他老人家,定会无比开怀,倒是若是师兄有事相求,也不至于被挡在门外。”

  “当真?”周渔看见道袍上有好几处补丁的小道童,眉毛一挑。

  “师兄若是不信,我也没办法,只是待会进了大门,触了师尊的眉头,可不要怪师弟没有提醒。”

  小道童闻言也不恼,似乎已经受过许多次的质疑,转身一边无奈的说着,一边推开道观的大门,就要做出一副请进的姿势。

  “这些可够!”周渔笑着,取出一锭崭新的金元宝递到他的面前。

  “不是幻术。”小道童一愣,而后快速接过,用牙狠狠地咬了一下,感受着那梦想中的质感,眼睛都放光了。

  “居然是真金。”

  “自是不会骗师弟。”周渔笑着道。

  “师兄果然是有钱人,想必此番定能讨得师尊欢心,师弟风小瓶,在此就先提前恭贺师兄了。”

  小道童风小瓶一本正经的鞠躬着,同时顺手把大大的金元宝,揣进了怀里。

  “师兄,请进。”

  说完,便领着周渔进了道观。

  道观内有一棵梧桐树,此时虽树叶已落尽,但光秃秃的枝干却颇为壮大。

  除此之外,这前院的广场也就只剩下东南两角几处,有着些许磕碰缺角的石椅桌凳了。

  “当真是一贫如洗。”将白马的绳子一端绑在梧桐树上后,看着唯一还算完好的道观殿,周渔感叹道。

  “莫非这就是常师兄说的惊喜,一个苦修士一般的师叔,还好我内心强大?”

  “风师弟,请问风师叔,如今可在观中。”周渔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提出一个红木饭盒出来的风小平,疑惑的问道。

  “师尊还未酒醒,待我用师兄的金钱打来些酒肉,到时师尊自会醒来。”风小瓶说着,又想起了什么,连忙提醒道。

  “在此之前,师兄千万不要吵醒师尊,不然他会发火的。”

  “记住了哦。”临关门前,风小瓶又特意提醒了一次。

  啪!

  看着大门紧闭,撒着脚丫子跑去买酒肉的风小瓶,周渔的嘴角抽了抽。

  “没道理啊,在山里时,苏长老说过,火峰一脉的年轻一辈中,当属我师尊和风师叔最为出色,还特意叮嘱我,若是有机会遇见风师叔,最好向其请教剑阵之术。”

  周渔回忆着下山前传教峰苏长老的话,又看了看这破落的小道观。

  怎么也不能把那些剑气磅礴的大阵,和眼前随意小家子气的布置联系起来。

  周渔倒是不会因此小看自家师叔,只是眼前所见,和紫阳观所比相差实在太大。

  “高人常行不凡事,看来师叔的境界或许比我想象中都要高啊。”这般想着,周渔又想起了之前那个开头就讨要礼物的风师弟。

  年纪虽小,但也已经有了练气三层的修为,为人更是机灵,话语之间虽然直接,却也难以让人升起恶感。

  “还是颜值的问题,如此想来,风师叔也不会差到哪里。”

  周渔笑了笑,也没有在四处走动,来到东南角,就开始耐心的等待起来。

  这一等,便是二个时辰。

  就连夜空,也出现了皎洁的满月,满月如银盘,散发着迷人的朦胧光晕。

  “等等,有些不对劲。”这时,坐在石凳上的周渔,目光突然眯了起来。

  “来时还在酉时,如今这般模样,明显已过了亥时;

  来时,我记着这南城外,一路上也是有些酒家,小师弟买个酒,且去时又欢快,显然早已熟悉此中之事,如此一来,断然不会拖延到如今。”

  “莫非是幻境?”周渔想着,又抬头看了看满月,就连院子里拂过脸庞的微风,所带来的冰凉触感,都无比真实。

  “这或许就是考校了。”想到这里,周渔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师叔,果然不凡,只是这考校的内容,会是什么?”

  眼前这幻境如此真实,且真实的让人完全分不清,令他也不知自己是何时入的阵,但如今既然已露了一丝破绽,想来是断然不会让他安然度过了。

  “看来得及时破阵,不然在师叔那里,想必不会落下什么好的评价。”

  破阵的契机,没有让周渔等待多长时间,在周渔明了此时身处幻阵不久,也就盏茶的时间,忽然院内散落的月光凝聚。

  一道银白身影,持剑站在了周渔十步之外。

  也不多言,身影持剑杀来,似凡俗武者一般,但身影极快,眨眼便至。

  宛如天外飞仙。

  “哼!”周渔站着,巍然不动,只是在剑袭杀而来之时,陡然哼了一声。

  轰隆!

  瞬息间,有冲天的武道意志轰然而起,袭来的银白长剑,顿时戛然而止,剑尖在脸颊三尺之外发出剧烈的震颤。

  砰!

  下一刻,月光凝聚的银白身影陡然爆散开来,与此同时,周渔猛然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仍然坐在破旧的石凳上。

  “意志还算不错,又是紫老头让你来的。”一声慵懒的声音传来。

  周渔寻身看去,就见一懒汉,提着个青瓶酒壶,费力的靠在殿门的门口,在他看来之时,还颇为解意的灌了口酒,打着嗝。

  “风师叔?”周渔问道。

  “信呢?”懒汉也不答,就是问道。

  “在这。”周渔连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淡紫色的信封。

  信封方一出现,便自动离手,向着懒汉飞去,被其捏在双手之间,还放在耳旁搓了搓。

  “居然不是银票。”

  “……”

  “小子,来时可带了礼物?”懒汉将手放进已有些油腻的胸口衣襟内,嚷道。

  “师侄来时不知师叔这里的行情,所以只是略备了些许金元宝,已交由小师弟买酒肉去了。”

  周渔一时吃不准自家这位师叔的秉性,只得恭敬回答,只是闲暇之余,内心不经感叹。

  “难怪小师弟此前在门外那般说话,我还以为他是向我借机谋福利。

  没曾想,自家这位师叔竟果然这般直接,还好我上辈子穷怕了,这辈子即便修仙,也随身带了些俗世金银。”

  “难怪今天我闻到了酒肉气,你小子比常正那家伙上道。”懒汉说着起身,摇摇晃晃的像院门口走去。

  “记住我的样子,你们尊敬的风师叔,风不平。”

第五十四章 月下有剑,风不平 (求收藏,推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