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山腹之外(求推荐,收藏)

  “此地果然隐秘。”周渔站在一处山坡之上,看着数十米外一处坍塌的山壁,内心浮现一丝凝重。

  此时距离他从山腹中逃脱已经过了二个时辰,整座龟山没有任何的损坏坍塌的迹象。

  为此,他甚至特意前往了龟山山腰处的琴台阁,不仅建筑无损,那里看守的小斯,还美滋滋的趴在桌上,睡眼朦胧的打着哈欠。

  看那一副悠闲的模样,似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让周渔一度以为此前所见,乃是幻觉。

  但这却是不存在的。

  既然不是幻觉,那么说明那山腹之处的洞府,的确无比隐秘,甚至在建立之处,就已考虑到了随时会毁去。

  如此一来,有此番精心的设计,才能让洞府毁去之时,外界不会产生任何动荡。

  “大赵王朝的手段,果真是厉害。”看到这里,周渔内心也是无比感叹。

  但这样的王朝最终却是被灭了。

  摇了摇头,既然从龟山之外无法查明,周渔很快便想到了出现在山腹之中的武林人士。

  这说明,那处洞府于外界的确会有交汇之处,如此经过二个时辰后,在迂回曲折的山势中,周渔才最终于一处水潭前,终是发现了一丝痕迹。

  毕竟此处洞府已间隔了数百年,即便没有巨大动荡,但终归在毁去之后,于外界也是存在了一丝破绽。

  那破绽,便是此刻周渔眼前,这水潭前的山壁一侧,有蛛网一般难看的裂缝分离,且撑破了坚硬的顽石。

  更有一丝阵法之力,从裂缝处蔓延而出。

  周渔能发现此地,也正是感应到这股外泄的阵法之力。

  “以目前情况来看,最多还有一个时辰,这山壁流转的阵法之力就会彻底散去。”周渔站在水潭前,目光凝重。

  在他感知中,那山壁只是一处阵基,幽深的水潭才是进入山腹洞府的大门。

  “如此,便守株待兔了。”低语一句,周渔隐藏气息,在附近潜藏起来。

  要他进去,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万一有埋伏呢,毕竟能找到这座洞府的人,肯定不简单。

  虽然同行的武林人士很弱,能被不过练气三层的石妖拍死,但难免不会是鱼目混珠之法。

  都知道这如今秀丽龟山之地,于前朝时是神道祭祀之地。

  但几百年下来,却不会有人想到,会有武林中的三流武者,能发现那山腹内被阵法隐藏的神道洞府。

  “有法阵之力,那么同行之人必定会有修士。”周渔对此很是坚定。

  只是随着时间的延长,直到黑夜降临,月上梢头,山壁之内的法阵之力,仍然一片死寂。

  那处应是入口的水潭,也依旧没有丝毫反应的时候,周渔知道,他堵人的想法,怕是落空了。

  “要么另有出路,要么……那获得洞府密宝之人,已将进入其内的武林人士全部毁尸灭迹了。”看着朦胧的月光,周渔叹息道。

  其实在想到当时那被石妖拍死的武林人士时,他心底便已有了预感。

  只是想到那洞府内也许有涉及到他机缘之物时,总是有些不甘心。

  但如今看来,那机缘却是与他无缘了。

  “既然已经熬了半宿,那到天亮又如何?”抬头看了一眼弯弯的月牙,周渔突然觉得如此美景,睡觉太过罪恶。

  次日正午,烈焰当头。

  “罢了,此宝终归与我无缘。”熬了一夜的周渔,咬着牙。

  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于起身的一刻,袖袍一摆,便御剑冲天而起,向着江陵城而去。

  傍晚,清风观。

  周渔提着红木食盒,推开了久违的道观大门。

  “师叔,师弟,吃饭了,上好的醉香楼烤鱼和三十年的女儿红……”才进大门,周渔便扯开了嗓子大喊道。

  “来了,来了。”

  话音刚落,周渔就见一道小小的身影,推开房门端着碗筷,跑了出来。

  “师弟,你这是,怎么了?”周渔愕然的看着风小瓶。

  就见此时的风小瓶头发散乱,双眼无神,眼袋极重,黑眼圈更是醒目,像是七天七夜没睡觉一样。

  “我才离开了不过十日,师弟你这是受到刺激了?”

  “哼,成天守着一把不能吃的破剑,那里有好刺激的。”风不平不知何时也出来了,靠着门槛,打着哈欠没好气的道。

  “还不快把饭菜端过来。”说完,风不平一脸不耐的转身进了大殿。

  “师弟,师叔这是怎么呢,怨气很重啊?”周渔一脸莫名其妙。

  “你走不久,我的蓝玉小剑就成型了,后面几天忙着祭炼,我就没怎么出去买吃食给他。”

  风小瓶一边说着,一边眼巴巴的看向周渔手中的食盒,催促道。

  “师兄,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你不会一直到现在没吃饭吧?”周渔走向大殿,满头黑线的问道。

  “哪有,师傅才几天没吃,我……我有啃馒头。”风小瓶弱弱的解释道。

  “……”周渔。

  “怪不得师叔怨气这么大。”风不平喜好美食美酒,一顿不吃还可以忍耐,几顿不吃没暴走就已经很好了。

  想到这里,周渔也不敢在拖沓,他可还惦记着怎么弥补洞府内没得到的机缘呢。

  当下连忙跑进了大殿,看到风不平果不其然的已经敲起碗筷,更是二话不说,直接把食盒里的烧鸡递了过去。

  刹那间,道君像前的祭祀香案上,满是鸡鸭鱼肉的美味之力四溢,让人嘴馋,分泌出饥渴的唾液。

  “这么说,那处洞府已经毁了?”酒足饭饱后,风不平喝完一口酒,叼着一根有肉的鸡骨头,一边撕咬,一边问道。

  “嗯,那行人极为果断,应该是夺宝之后就毁了洞府的阵法中枢,

  我在洞府外,守了一天一夜都没见有人出来,想必他们是早有退路,已准备多时。”周渔想到这里,就一阵心痛。

  “把你得的道卷给我看看。”风不平说道,周渔连忙将得至大殿的道卷递了过去。

  看着风不平津津有味的看着,周渔感觉自家师叔现在心情应该不错,趁机问道。

  “师叔,那洞府里到底有什么?”

  “什么有什么?”风不平头也不抬的道。

  “那洞府啊,难道不是师叔你指引我过去的?”

  “屁的指引,我只告诉你那处矿脉,谁知道你会那么倒霉,还差点被活埋。”

  “……”周渔一脸错愕加生无可恋,感情是自己想多了。

  居然没有好处,他决定让师叔感受下自己的怨念。

  但风不平完全不吃这套,无视周渔可怜兮兮的作态,指着道卷道。

  “不过你小子果然有几分运道,居然还让你得到了这大赵王朝的玄兵甲卫。”

  (上一章有改,大家可以看看)

第六十五章 山腹之外(求推荐,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