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祭炼之道 (求收藏,推荐)

  “铁尸,你来晚了。”

  江陵城东三十里外,某处无名山脉的破庙中,随着一团燃烧中的篝火,发出火星爆裂的声音,一道阴沉的话语,陡然响起。

  吱呀!

  破庙大门陡然被推开,穿着黑袍的男子,顿时从门外走进,在其身后,更有一身高二米左右的魁梧壮汉踏步跟随。

  其步落地,引得庙宇隐隐震动,似无法承受其一脚之力。

  “掌控龟山神符花费不少时间,还望左使见谅。”来人低语,恭声说道。

  正是数月前与周渔在河谷村一战的神秘黑袍人,也是荡魔司肖战苦苦追寻而不得的往生教徒。

  “神符拿来。”坐在篝火前的,是一名头戴恶虎面具之人说道。

  观其身形虽不甚魁梧,但一举一动,却似乎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称号铁尸的黑袍人,听见这冰冷的命令之声,即使掌握铁甲尸这等尸道利器,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满之意,反而恭敬的从怀中取出一绘有龟形的印章递了过去。

  往生教徒是大夏王朝的死敌,势力遍布九州大地,光是荆州之地就有一狱王,二使者,在往下便是如他这般的五行护法。

  所以,面对无论修为还是地位皆在自己之上的左使恶虎,他表现的很尊敬。

  “不错,果然是当初大赵王朝的龟山神箓,这件事你做的很好。”

  左使恶虎看着手上的神道符箓眼中爆发出一道摄人心魄的精光,在仔细探查一番后,反手收好的同时,满意的看向铁尸。

  “此行可有活口?”

  “无一人逃生。”铁尸恭敬回道。

  “这样就好,如今荡魔司势大,朝廷里那些臣公也是千方百计的针对我们,想将我们斩草除根,所以行事必须小心”

  “不过这些只是暂时的,只要教主的计划成功,介时整个大夏,都将被我们所控。”左使恶虎脸色阴沉的冷哼道。

  “铁尸,接下来还有件事,需要你去办。”

  “左使请说。”铁尸恭敬的道。

  半个时辰后,破庙之内代号恶虎的左使已经消失无踪,只剩下铁尸一人看着摇曳的篝火,目光中泛着异样的光芒。

  “劫走异宝阁的货物?”

  ……

  一月之后,秋意渐浓,院子里的树叶已经落尽,东南院角的老梧桐树也已现出了干枯的树杆。

  破落的清风观里,没有一处不透露着萧瑟的味道,与一里外仍旧车水马龙,每日都有大量香客的法华寺相比,简直惨不忍睹。

  但清风观,是个有内涵的地方,终究不是那种凡俗间的道观。

  香火也好,人气也罢,皆是不用太过在意的东西。

  “师兄,你看我这剑,炼的如何?”一大早,风小瓶举着手中蓝白色的巴掌小剑,一脸兴奋的说道。

  “昨日我已经成功祭炼出一道禁制,这剑总算可以御使,不在是只能把玩的物件了。”

  说着,提着食盒的周渔,就看见风小瓶掌心中有浅色的气流升腾,那是法力在运转。

  唰!

  巴掌大的蓝玉小剑顿时从风小瓶的掌心中,在震颤些许之后,陡然离手悬浮而起。

  “去!”

  风小瓶按耐住眼中的兴奋,看准梧桐树下的一块顽石。

  砰!

  刹那间,蓝玉小剑从半空中呼啸而过,于眨眼之间洞穿顽石,留下尺许长的洞口。

  “果然,吸收了葵水之金的水行之金后,你这蓝玉法剑无论坚韧还是锋锐都有了质的变化。”周渔眼里有着惊叹,一闪而过。

  “嘿嘿,这还要多亏了师兄取回来的葵水之金,不然师傅他也不会帮我重炼法剑,现在总算有着法器的样子了。”风小瓶喜滋滋的道。

  “不瞒师兄,自从法剑重炼之后,我祭炼起来都得心应手,尤其是刻录符箓阵印比以往都轻松许多。”

  说到这里,风小瓶目光一转,带着些许期待和考校的意味,看向周渔道。

  “不如师兄猜猜,我这第一道禁制里,都添加了哪些符箓阵印。”

  “剑器为身,内蕴其灵,禁制为骨,阵印为血,如此才成就法器,然后以法力驱动,发挥灵异,强大之后更可以调动天地之力。”周渔微微一笑,继续道。

  “灵为核心,骨血是本源,所以禁制、符箓缺一不可,如此才能形成种种玄妙之力;

  但我观师弟方才御使法剑,浮空之时颇为吃力,但却可穿石破金,想来刻录的符箓阵印,应该是一道锋锐、一道聚灵以及最后的固体。”

  “师兄果然慧眼如炬。”听完周渔关于符箓阵印的猜测,风小瓶大为惊叹,尤其是那故意说出的关于法器祭炼之语,更让他钦佩,解释道。

  “师弟的法剑毕竟太小,所以才会这般选择,不知道师兄有什么好建议?”

  “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毕竟你这剑是从金晶石从孕育而出,而后又以葵水之金增固本源,早已经脱胎换骨;

  虽然仍然属于小型法器,但论本质却是上乘,远非一般法器可比,更何况无论是此前的蓝田玉还是后来的碧水石,都是用来调和金行之力。

  金生水,水生金,往复循环生生不息,如此法器不但不会过刚易折,反而增加了成长的潜力性。”

  “你既然在第一层禁制选择了锋锐、固体、聚灵三道符箓阵印,那么这第一层禁制的本命法阵,便要选择锐金阵,如此才能统合三道符箓阵印,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师兄说的是,如此就有劳师兄帮我祭炼出锐金阵了。”风小瓶眨眼道。

  “原来你在这里等我,拿来吧。”周渔没好气的道。

  风小瓶讪讪一笑,连忙将蓝玉小剑递了过去。

  构建法阵倒也不难,毕竟风小瓶已经祭炼出了禁制,且有三道符箓阵印,大约一个时辰后,周渔便帮是构建好了法阵。

  “你在催动看看。”周渔将蓝玉小剑递还给他。

  “嗯。”风小瓶接过法剑,也不多说,连忙催动法剑。

  刹那间,蓝田法剑上泛起一阵浅色金光,御使之中也没有了此前的颤动不稳,反而散发出一股锋锐的气息。

  唰!

  法剑飞出,速度比之前快捷了三分,洞穿顽石之时,只听一声微弱的声音响起。

  “好厉害,法力比之前消耗的更少了,同样的法力,原来催动三次,现在我感觉可以催动四次。”风小瓶看着倒卷而回的蓝玉小剑,欢喜不已。

  “那是自然,单一的符箓阵印就像一盘散沙,如何能与整体相比。”周渔笑道。

  “好了,准备吃饭吧。”说完,周渔提了提手中的食盒,便向堂内走去。

  “也不知我的水行剑幡师叔还需要多久才能炼成。”周渔想道。

第六十七章 祭炼之道 (求收藏,推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