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论剑意,心有不平气 (求收藏,推荐)

  “好香啊,一闻就知道是醉香楼的烤鸭,你们两个小子,居然想趁我不在独享美食。”

  正当周渔和风小瓶坐在道观内的神像下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令人熟悉的惫懒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师叔。”

  “师傅。”

  周渔和风小瓶两人闻言一脸惊喜的转过头,寻声看去。

  就见门口风不平一手提着那一如既往般卖相破烂,实则却装着哪怕是修行人也很是眼热的灵酒淡黄葫芦,一手拎着一把水蓝色的剑幡。

  此刻,见两人看来,其手中的剑幡就径直的向周渔抛了过去,动作随意至极。

  周渔伸手接过,但水蓝色的剑幡方一入手,便有一股冰冷的感觉从手心上涌来,似散发着一股寒气。

  且在这寒气之中,却自有一股锐利之意在流转,似只要多握一会便能切破肌肤流出鲜血。

  “多谢师叔。”周渔一念及此,就知这剑幡不简单,连忙向风不平道谢道。

  “谢什么,我只是帮你炼制了一个躯壳,里面的血肉还需要你自己来添加,可不像你紫阳师伯那么大方,直接留下一道紫阳剑意供你参研。”

  风不平无趣的摆了摆手,反而目光放在供桌上的鸡鸭鱼肉等各种美食,眼中放光。

  “两位师叔师伯的大恩,周渔铭记在心。”周渔也不介意,真诚的说道。

  反正他已经习惯了风不平的为人,自家这个师叔除了对美食有着严格的讲究之外,对于其他的繁文缛节都不会太过在意,但所做之事却是真心为人。

  虽然获得好处的同时会挖坑。

  这样也好,不会有心理包袱,乐的轻松。

  半个小时后,用完餐的风小瓶收拾完碗筷,便回房去祭炼自己的蓝玉法剑,此生拥有的第一件法器,让他始终保持着如痴如醉的态度。

  至于周渔,因为风不平有话要与他说,便留了下来。

  “你如今已有了水火两杆剑幡,接下来我会传授你水火两仪剑阵。”风不平一边嚼着一根鸡骨头,一边伸手随意的点着道。

  “如此就有劳师叔了。”周渔忍耐着心中喜悦,恭敬的道。

  “这都是小事,这些日子吃你这么多美食,做师叔的也应该给你一点好处不是,更何况你接下来还要去探查一处颇有风险的地方。”

  听到后半句话,周渔嘴角抽了抽,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以示自己坦然无畏。

  “其实师侄,你想过没有……”这时,风不平突然问道。

  周渔闻言,态度顿时端正起来,看着风不平陡然认真的脸庞,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嘀咕。

  “师叔有话不妨直言。”

  “我苏师兄也就是你师傅,其于剑道一途冠绝我火峰一脉,即便是算上弈剑仙门有史以来的剑道大成者,其天资也在前世之列;

  但你身为他的徒弟,至今却连剑意都没领悟,你想过为什么吗?”风不平的脸色含有的严谨,也不待周渔回答,直接便道。

  “因为你不知为何拔剑。”

  “遇见危险拔剑,是为了生存,看人受难你去拔剑,是为了侠义,这虽然也是意,但这皆是被动之意;

  实际归属而来,只是因为外界刺激而产生的一口气,但这口气却很容易随着世事沧桑而散去。”

  “儒家有句话说的很好,心有不平气,方生浩然意,所以他们讲究修身治国平天下,去主动的孕育这口气,好长久不消。”

  “师叔是想让我主动的去找这口气。”周渔闻言顿时恍然大悟,虽是以询问的态度看向风不平,但言语之中却颇为坚定。

  “不愧是秉承宿慧之人,你果然就一点便通。”风不平满意的点头,对于周渔的回答很是认同。

  “漓江水气充沛,待我传你水火两仪剑阵之后,你可选择一地去祭炼,记住,人要有气,剑要有意,心意合一,方能凝就剑意,师叔希望你回来之时,你的剑不在只是一股气。”

  “师侄明白了。”周渔认真的点了点头。

  “如此就好,我听你紫阳师伯说,你曾于长流水府获得了前朝神将洛无涯的两道传承,一道武道,一道术法,你可好好领悟。”

  风不平说完,单手隔空对着周渔一点,自有一股灵光大亮。

  周渔只觉得眼前一恍,接着头脑微微发涨,只觉得脑海之中突然多了一股玄妙的气息。

  刹那间,这气息流转,演化出水火两仪剑阵的精要,其中种种玄妙虽然初次预览,但却莫名的了然于心。

  周渔知道这是风不平为了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去明悟剑意,而施展了秘法传承。

  一炷香后,周渔睁开双眸,此时风不平也已经离开了大殿,大门处有冷风吹了进来,但他内心之中,却有一丝暖意孕育,且越发感到温暖。

  ……

  一月之后,漓江某处支流,江水滔滔而下,拍岸击石宛如巨龙嘶吼,彼时寒风呼啸的天空之中,一道剑光从远处飞来。

  “就是这里了。”

  剑光落在江水旁的一处悬崖之上,周渔看着脚下的江流,略显疲惫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欣喜之色。

  此时,距离风不平传授他水火两仪剑阵已经过去了一月之久。

  当日学得阵法之后,他又待了七天一边以好酒好菜伺候风不平,一边在江陵城中打探,如此在有了大致的方向之后,便才离去。

  直到现在,他才找到这处既有丰富矿脉,又有充足水气且灵气不俗的地方,而此地距离江陵城已有了五十余里之遥,人迹罕至。

  既然找到了地方,周渔也不耽误,当下便在靠近江水之地的一处山峰落下,于一视野开阔的山腰之处停留了下来。

  “起!”

  看见面前的山壁,青冥剑在周渔的法力催动之下,顿时化作一道青白剑光,如切豆腐一般将坚硬的山石切割洞穿,并不断延伸到数十米外的内腹。

  半个时辰之后,一间十余米方圆的山洞成型,虽然只有一人居住,但石桌椅凳却一个不少。

  周渔甚至准备若是他真在此地成就了剑意,到时说不得在这山洞内的墙壁之上留下几幅图案。

  若有一天有后人误入此地,也许就成就了一段老爷爷的佳话。

  待到将山洞外的洞口以石门封闭,又另寻几处地方开出了通风之口后,周渔从储物袋中取出蒲团便安心的修炼调息起来。

第六十八章 论剑意,心有不平气 (求收藏,推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