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水火两仪剑阵 (求推荐,收藏)

  石室之内。

  周渔盘膝而坐,掌心之中,有一杆一尺二寸长的湛蓝色剑幡悬浮而起,缓缓而行。

  就见随着周渔的法力流转注入,水行剑幡上的正面旗帜之上,陡然亮起淡淡的金光。

  这金光初始虽淡,但是却极为显眼,不过刹那便遍布整个剑幡,形成云彩之像。

  且在受到法力的填充之后,剑幡本事更是泛起了丝丝云雾,流动在外。

  云雾初生,初始只有几缕缭绕,宛如淡薄烟气似一触即散。

  但几个呼吸之后,却陡然扩张,渐渐弥漫到了整个石室之内,更将周渔认真孤傲的身影完全隐藏。

  且这云雾在扩张之中不断变换翻滚,宛如活物,不仅宽广而且凝而不散,显得十分神奇,有未知的威能蕴含。

  彼时,云雾之内。

  周渔双目之中有灵光,手中法诀不断变化,一道又一道青色的符文从指间泛起,没入到剑幡之内。

  不过盏茶的时间,剑幡上那暗淡的云彩金线就开始不断变化。

  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见原本占据正面旗帜的云彩图案,陡然向着反面扩展,不多时便有同样的图案烙印在反面之上。

  这还未完。

  当正反两面都绘有金色云彩图案之后,其云彩内部陡然有蓝色符文泛起,不过刹那之间,便形成一把剑形图案。

  “凝!”

  几乎在云纹图案内的小剑成型的瞬间,周渔的指间冒出的阵印符箓陡然加快。

  更在大量阵印符箓在没入到剑幡旗帜上之时,就见周渔俊逸的面庞上,肌肤由洁白变得殷红。

  “噗!”

  随着那一声凝字,脸色殷红的周渔猛的吐出一口精血,刹那苍白,但其目光却越发有神。

  就见精血吐出,凝而不散,散发着异样的红光,更是在将要落到旗帜上时,陡然化作一个玄妙的符箓。

  嗡!

  刹那间,水行剑幡金光大放,在吸收血色符箓的一瞬,猛然产生如水波一般荡漾的花纹,流转不定。

  只见原本旗帜上还给人分离之感的蓝色剑形和金色云彩竟然在一息之间合二为一。

  于不分彼此之时,似有一股水浪之意从两者之间孕育而出。

  “收!”

  这时,随着血液吐出,脸色苍白的周渔强忍住心神的疲惫打出了最后一个法诀。

  轰隆!

  刹那间,满室的云雾陡然静止,更在瞬息之后陡然倒卷而回。

  于这期间,云雾之中似有浪涛涌动,其音宛如大浪拍击,且不断轰鸣,有山崩地裂的惊心动魄之感,从心底不由泛起。

  “呼……”周渔长吐一口浊气。

  看着满室云雾被水行剑幡吸收一空,其疲惫的双眸在握住剑幡之时,不由自主的露出兴奋激荡之色。

  “不枉我以精血祭炼,辛苦近二月,总算将这水行剑幡祭炼出了三重禁制一元之数,如今总算可以令水火两仪剑阵发挥出威力了。”

  使用水火两仪剑阵的基本要求,便是需要一水行和一火行的法器。

  但若想要令剑阵发挥威力,那么作为阵基的两大法器,其威能就不能相差过大。

  毕竟水火之力,本就相克。

  这火行剑幡,前身为莽枯山黑云道人倾尽一生心血的玄阴炼魂幡,又经王紫阳两次重炼,法器早已脱胎换骨。

  如今,单论法器本身已晋升极品之列,更何况其内更蕴含五道禁制,威能不凡。

  而水行剑幡虽然同样是由极品炼器材料的葵水之金炼制而成,但其内仅有一层禁制。

  与火行剑幡相比,就像是未开刃的利剑一样,杀伤力远远不足为论。

  砸人都会被嫌弃不够重。

  平日里单一使用倒是无妨,但若组成剑阵,却根本发挥不出多少威力。

  好在如今水行剑幡经过周渔两月来精心祭炼达到了三层禁制,已可显露锋芒毕露。

  如此,只要不过度调用火行剑幡之力,组成剑阵之后,威力远非单一法器相比。

  不过火行剑幡内,除了有五重禁制外,更蕴含紫阳真人的一道紫阳剑意。

  真要爆发,以如今周渔的修为,即便全力施展水火剑阵,论威力也是远远不如。

  况且若不是有这剑意在,以他如今全力施展,也就只能催动四层禁制。

  毕竟周渔的青冥剑,祭炼三年多,如今也不过才是上品法器,内蕴三层禁制外加七个阵印符箓罢了。

  正如法器受本身材质限制分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大分类一样,要想发挥法器威能,也得看其内蕴含的禁制之数。

  一件法器只能炼出九道禁制,其中每三道禁制为一体,又被称为一元法禁,所以法器禁制最多为三元。

  超过九道禁制,便会三元合一,诞生灵性,形成乃是会令人无比珍惜尊贵的法宝。

  所谓法宝,即是不用修士催动,也能自己吞吐天地灵气,发挥威能的宝物。

  其禁制每多一层威力便会上涨一分,而禁制每多一元,其威能便会上涨一倍。

  所以一件威能十足的法器,除了要看法器材质本身外,最重要的便是其内蕴含的禁制。

  毕竟一个武功在怎么高强厉害,甚至通晓多少武林绝学,若其本身体质不过是一个正常三岁小孩,你且看他会不会被成年人一巴掌撂倒。

  所以,法器材质越好,能祭炼的禁制也就越多,如此合两者之力,威能才能成倍增长,本质上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这也是周渔为何要处心积虑将水行剑幡祭炼出三重禁制的原因。

  因为少一重,便形不成这一元之数,即便材质再好,也无法与火行剑幡成阵。

  一个时辰后,周渔调息好体内的法力,原本在殷红渐去显得些许苍白疲惫的脸色已恢复如初。

  下一刻,其左手光华一闪,火行剑幡便出现在其手中。

  若光论卖相,火行剑幡上灵光蕴育,旗帜上有火云缭绕更有大日腾空,比水行剑幡就强了一筹。

  不过两者材质品阶相同,水行剑幡倒是不会被压一筹。

  “起。”这般念头一转而过,下一刻周渔按照水火两仪剑阵之势构连两杆剑幡。

  嘭!

  刹那之间,两杆剑幡之上,有水火二云陡然升起。

  整个石室之内,一左一右,各有灼热冰冷之气弥漫……

  

第六十九章 水火两仪剑阵 (求推荐,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