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如故在线阅读

青山如故

武侠 / 传统武侠

208.5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3-25 17:07

书籍摘要: 年少的方本初在爬到山顶上后,看到远处仍然是山,心中便默默道:我要去看看山的那边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青山之上有清溪,关山难越又奈何

  春风和蔼,杨柳依依,山上的树林哗哗作响,远远望去树木茂盛,又可见一条清澈的溪水从两山之间缓缓流淌下来。

  水面上波光粼粼,岸边十多名儿童在此嬉闹,也有一些上了岁数的老人们在岸边垂钓,离溪流不远的凉亭中,一群人在引颈高歌,悠扬的琴声附和着歌声飘扬出来。

  亭内,一群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们推杯换盏,投掷令箭,有的正在对弈,还有的人很没有仪态的轻解衣衫,脸上一片红润满足之色。

  可能是与亭外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不少人也是注意到了这一边。小路上一位发须皆白的老人皱了皱眉头,拿起手上的拐杖,指着亭子那边向着身边的人问道“这应该不是咱们清溪城的人吧?”

  在老人的身边站着一位中年人,约摸四十来岁,身上穿着一套绿色的长衫,衣服上还绣着蓝色与白色的线,远远望去,看起来好像河流在青山间流淌一般。

  “应该不是清溪城的人,”中年人也是早就注意到了那边,“看样子,应该是哪个都城过来的富家子弟们吧。”中年人判断道。

  “哼!”老人很不满的用拐杖敲了敲地面“这些浪荡子弟,玩也不找个合适的地方,竟然还跑到清溪城这边来了,难道他们的长辈没有教育过他们吗?你看看他们的样子,成何体统!”

  中年人也是无奈“现在大明的贵族子弟不都是这样吗?潇洒,放荡不羁...呵。”说完,轻笑一声,语气里有着明显的看不起的意思“清溪城向来也不约束外来人出入清溪城,也不曾约束他们的行为,但大多外来人也都遵守清溪宗清净的规矩,不过可能是无知者无畏吧,现在的年轻人,不,应该是现在的世家子弟可以说是越来越胆大了。”说完,中年人摇了摇头。

  “要是让他们来到我的书院,我非得要好好的调教调教他们。”老人说到。

  “好了,莫师不要在生气了,咱们回去吧。”中年人笑道,说完,搀着老人回去了,身后,丝竹声,声声入耳...

  所谓清溪城,其实就是一座非常普通的城池,没有都城应天的华丽富贵,没有边境玉门关的雄伟壮阔,甚至没有一般城市的规模。但,这却并不影响它成为天下数一数二有名的城池,而且连当今的大明朝廷也不曾管辖过它,应该说是大明朝廷不敢多管。

  因为这清溪城是属于当今天下第一宗门——清溪宗。

  这清溪城的产生很是简单,当年清溪宗初立之时,所有人都要修炼,一些琐屑之事就没有人去处理了,所以当年清溪宗的宗主就雇佣了山下的村民帮忙处理一些生活事宜,后来随着清溪宗的地位越来越高,当年的小村子也就成为了现在天下闻名的清溪城。

  青山之上有清溪。

  清溪宗就建在清溪城旁边的青山之上,如果沿着刚才的河流一直向着上游方向走去,那么就会看到清溪宗了,当然能不能进去就不一定了。

  清溪宗内

  山腰上,一个巨大的广场映入眼帘,放眼而去,有很多人正在切磋,还有的人正在打坐,他们之中有八九岁的小孩子,有正值青春年华的男生女生,也有发须皆白的耄耋之人,时不时地还能看见有几人从天空中飘然而过,这就是那些被世人所敬仰的“仙人”。

  清溪宗向来以捍卫正道自居,自诞生千年来,每每有恶人为祸世间,清溪宗便会派人下山斩杀恶僚,以还世间太平,当然也会在世间天灾降临时,拿出钱财,接济黎民百姓。

  在某种程度上,如今天下的百姓,甚至比相信朝廷更相信清溪宗,但是朝廷也依然是对清溪宗保持敬仰之意...

  青山后,一座院内,有一人正坐在院内的椅子上。

  看此人模样,一身布衣,满头白发,但却不是老人的那种枯白头发,而是真的洁白,净洁如雪般的洁白,完全让人感觉不出迟暮之意。

  此人的面貌,不是非常俊美,也不是很丑陋,很平常的模样,但确是一副而立之年的面容。

  满头的白发,而立之年的面容,这倒是让人有些想不明白。

  不一会儿,院门被人推开来,一位看起来与椅子上年岁差不多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走到椅子旁,对椅子上的人行了个礼,说道“小师叔,你找我?”

  椅子上的人睁开了刚才闭着的双眸,看了眼来人,笑道“来了,坐下吧。”

  来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道“小师叔,有什么事吗?您可是很久没有叫过我了。”

  被称作小师叔的男人微微一笑“小宽啊,小师叔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

  “什么?!”听到这番话,男子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布满了惊讶,看来小师叔的话给他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小师叔,您...”

  “好了好了,坐下吧,瞅瞅你这样子,哪里有宗主的样子。”

  原来,来人竟然是清溪宗的当代宗主——严宽。

  而被他称作小师叔的人,更是了不得,此人名唤林休,当今天下两大宗师之一,清溪宗的定海神针,在江湖中闻名一百多年,而且可以说,林休是当今天下武者中辈分最高的一位,他老人家要是有什么动作,恐怕整个天下都会动荡。

  而今天他竟然说出了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这样的话,严宽相信,如果这个消息传了出去,恐怕整个天下会有异变。

  严宽坐回了椅子上,脸上布满了忧心之色,眼神朝林休投去“小师叔,你...”

  林休倒是并不在意,一副轻松的口气说道“别担心我了,我都活了一百四十三年了,也到时间了。”

  “可是,可...”严宽的眼里湿润了几分,脸上也露出了不应该在他这个年龄出现的神情。

  “好了,好了。”林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摸了摸严宽的脑袋“都多大的人了,还摆出一副小孩子的样子。”

  严宽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擦了擦眼睛,但是脸上的愁容还是消散不掉。

  “那...小师叔,您现在...”如果小师叔真的要走了,那现在叫他来一定是交代一些事情的。

  “前两天我去了一趟白马寺,”林休讲道“明禅那个小和尚又跟我唠唠叨叨了一晚上。”说着,林休还扶起了额头。

  “那家伙说什么了吗?”严宽问道。

  明禅是大明第一寺白马寺的当代方丈,佛法高深,天下很多人都很想找明禅求问一番,以问自己往后前程,在严宽心里这个明禅就是一个高级算命的。

  “小和尚就是说了一句我应该像名字一样活着了。”林休说道。

  严宽点了点头,他明白了明禅对小师叔说的话的意思“那小师叔你放心,宗内一切有我。”

  林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对了,我打算回来之后去关山找何时,临走前希望把他给解决掉,也好给你们减轻些压力。”

  听到这句话,严宽心里有些惊讶,但却也明白在意料之中,小师叔一生都在为清溪宗操劳,即使要走了,也要把对清溪宗,甚至对整个天下最大的威胁带走。

  “好了,之后的一切都交给你了,我就先走了。”林休笑着说完,踏空而去。

  “恭送小师叔。”严宽对着离去的林休恭敬的弯腰行礼,直起身来,看着满眼青山,脸上的愁色久久不曾散去...

  关山难越又奈何。

  奈何门,建于天下第一高山关山之上,传说关山难越,即使仙人也无可奈何。

  再说这奈何门也是天下数一数二有名的门派,不过基本就是恶名,虽然叫奈何门,但却被天下人称作魔教,真不知道天下人是怎么想的。

  要说这奈何门成为天下所唾弃的魔教,原因很是简单。

  一是奈何门有规:天下人皆可投入奈何门,但在这之后,永生永世必须为奈何门效劳,叛逃者,必会受到奈何门全门追杀,不过奈何门建立百余年,却也还没有出现一宗叛逃事件,因为奈何门内,大多是被其他名门正派和朝廷所通缉的江湖恶人,要么就是在世间尝尽百苦,走头无路的人,所以叛离奈何门的话,对他们来说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二是奈何门很是愿意跟世上的宗门王朝作对。要是这奈何门如果只是收纳世间恶人,其他门派到也无妨,但是这奈何门一直在其所统治的地方,甚至其他处推崇新规则,而且他们的目的完全就是推倒世间已经定好的一切规矩,对于阻挡他们的人,奈何门只奉行八个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么多年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宗派已经亡在他们的手里了。

  世间王朝,宗门无数次联手攻打奈何门。但奈何门的门主却是天下两大宗师之一,而且门内高手无数,导致数次无功而返,不过也使得奈何门的地盘缩水很多,目前为止一直只居于关山百里之内,并且没有主动挑起战争的能力,虽然奈何门十多年没有在大举现于世间,但却依然不敢让其他宗门掉以轻心。

  奈何门建在关山的半山腰上,一座巨大的牌楼矗立与此处,牌楼上书写着奈何门三个大字。没有想象中的阴冷之意,倒是蛮有气势。

  牌楼下有着两人在站岗,不过穿着倒是蛮随意的,一人身着盔甲,另一人一身黑色布衣,看来奈何门不太在意门人的着装。

  太阳慢慢的落下山去,晚霞浸染了整个天空,就连牌楼也被染的血红一般,现在看牌楼上的三个大字倒是有一丝凶猛之意。

  可能站的时间有些长了,穿盔甲的人打了个哈欠,另一人脸上也是有了疲惫的神色。

  这时,有一人从山下走了上来,一袭青色长衫,黑色长发没有盘起,很随意的披在身后,看此人样貌,倒是称得上人间绝品,若是被一些正怀春的小姑娘看到了,估计在看其他男人就会提不起任何兴趣了。

  牌坊下的两人因为夕阳的缘故,第一时间没有看清,再定睛一看,立即行礼道“恭迎门主。”

  原来这个绝色男子便是奈何门的门主,世人口中的魔教教主,与清溪宗林休齐名的天下两大宗师中的另一位——何时。

  何时神色轻松的走到黑衣守卫的旁边,吩咐道“通知护法和所有堂主,半个时辰后全部来到大殿内。”

  “是,门主。敢问门主还有何吩咐?”

  何时摆了摆手“没有了。”说完,背着手慢悠悠的走过了牌楼。

  黑衣守卫也是立即跑动起来。

  半个时辰后,奈何门大殿内为数不多的椅子上都坐满了人,唯有首座还一直空着。

  在首座之下,一位白衣男子位坐于此。看其样貌,温润如玉,再配上他的衣服,倒蛮像是一位读书人,白衣男子的脸上一直挂着和煦的笑容,让人不由觉得是一位很好与之相处的人。

  在白衣男子下面的左右两侧,分别坐着一人,左侧的位置上一位看起来年岁与白衣男子差不多的男子端坐于上,一身红色劲装,头上还带着帽子,仔细看,帽子还是与衣服连在一起的,在他的腰上还缠着一条锁链,不知道是不是腰带呢?虽然包裹的很严实,但还是有几根鲜红色的头发露了出来,而且就连男子的瞳孔也是红色的。

  右侧坐着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子,满脸皱纹,相貌生的也不是太好,给人一种非常阴鸷的感觉。老头两手插在一起,一直坐在椅子上闭目眼神,但也会时不时的睁开眼睛撇向坐在他上面的白衣男子,眼里充满了嫉妒,不屑。

  在他们下面的左右两边,还有四个人,左侧两人一男一女。女的一袭红裙,长发及腰,样貌很是绝色,倾城倾国,艳丽无双。

  她旁边的男人相貌到是不敢恭维,左边的脸完全无法直视,没有一块好皮,看样子应该是受过严重的伤,右边的脸倒是没有受伤,但他的右眼上却是有着一条长长伤疤,而且他的手上还有着一个拐杖,看来可能是个瘸子,很难想象此人曾经究竟是遭受过多大的难啊。

  右侧两人都是男子,靠前坐的男子相貌平平,衣着平平,一个非常平常的男人,在大殿中的存在感也是很弱,恐怕站在人群中,他也是一个极易被人们所忽视的那一位。

  在他旁边坐着的是一个光头大汉,脸上的胡须占了一半的地方,在他的胸前还挂着一串长长的佛珠,难道此人还是佛门中人?

  就在众人闲坐时,门口处,何时慢慢的走了进来。

  众人见状,立即起身,俯身行礼。

  何时摆了摆手,然后一跃,跳到了白衣男子上边的座椅旁,然后转身缓缓坐下。

  “我宣布一件事”何时开口道,虽然他自己并没有用多大的声音讲话,但他的声音确实清晰的)响起在众人的耳边。

  “我最近打算闭关一段时间,这次闭关我不确定时间会有多长,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但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来找我,所以这段时间门内大小事务全部交给大护法处理,见大护法如见我,你们要好好从旁辅助,明白吗?”说完将一块令牌扔向了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站起来接住令牌,开口道“定不负门主重托。”

  剩下的其他人也同时站起身来,齐声道“我等定不负门主重托。”

  何时点点头“这段时间就要麻烦你们了。”然后就飘身离开了大殿。

  众人再次俯身行礼。

  白衣男也就是大护法首先站直了身体,看向众人“既然门主这段时间打算闭关,那我们在门主闭关的这段时间主要专注门内与外面的生意,一般不要与外面发生冲突,这段时间低调行事,明白了吗?”

  “明白。”

  大护法点了点头,然后笑道“那这段时间凯风就需要大家的多多帮助了。”

  除了那个眼神阴鸷的老头以外,其余人皆是哈哈一笑。

  “好了,那今天就到这里吧。”

  凯风话音一落,座下的阴鸷老人立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殿。

  看到他这个样子,凯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其他人也是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大殿。

  在他座下的红衣男子走了过来,拍了拍凯风的肩膀,笑道“别叹气了,温老头那家伙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门主没把大权交给他,估计他心里是相当不爽了,你也不要太在意了,顶多看几天他那臭屁的脸色。”

  凯风苦笑了一下。

  “好了,别郁闷了,走吧。”红衣男子拍了一下凯风的后背,接着两人并肩走出了大殿。

  阴鸷老人和红衣男子分别为奈何门的左右护法,阴鸷老人名为温阳,奈何门右护法,别看他样子不怎么地,但也是一名二品高手。在江湖上已然成名多年,据说他也在奈何门待了六十多年了,是奈何门辈分很老的一位存在。

  红衣男子名为言戌,奈何门左护法,一品高手。但江湖上的人对于这位左护法却是不怎么了解,因为当年他完全是突然出现,就接受了奈何门左护法的位置,紧接着令人震惊的就是他带领奈何门的人灭了当时江湖上一个一品宗门和两个二品宗门,据说他一人就将三个宗门的高层屠戮一空,一战成名。

  两人并肩走出大殿门,就在脚刚踏出门的一瞬间,一到艳丽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

  “哈!”一声大叫响起!

  凯风还好,一脸淡定的样子,倒是言戌被这声大叫直接吓得跳回了殿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言戌狼狈的样子,来人哈哈大笑。

  “好了,云意,怎么跟个小孩子似得。”凯风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也就是刚才大殿上唯一的一位女子——奈何门钱堂堂主:雨云意。

  “哼。”雨云意皱了皱自己的小鼻子“还是没吓到你,真扫兴。”

  凯风哑然一笑。这家伙,这么多年了,我还不清楚你吗?

  “好了好了,别闹了。”凯风向前一步,抬手摸了摸雨云意的脑袋,雨云意也没有反抗,不过脸上倒是红的可爱。

  “我承认我有那么一点被吓到了。”说着,凯风伸出另一只手,在比划着自己被吓到的那么一小点。

  “嘻嘻。”雨云意听着他的解释,没有过多的为难,嘻嘻一笑,顺势抓住凯风的手,依偎在他的身旁,倒是有一番佳偶天成的味道。

  “这还在门口呢,注意一下。”凯风看着靠在他肩膀上的雨云意柔和道。

  “让他们看去呗,嫉妒死他们,整个奈何门谁不知道你是我的人。”雨云意回道,手上的劲儿也是更紧了。

  于是两人就这么的在奈何门的大殿门口相互依偎着,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了。

  不过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我说,我们的财神爷,现在打断你们虽然不好,但是你不打算对我说些什么吗?”言戌的声音从后边响起,倒是吓了雨云意一跳,她刚才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南风的身上了。

  不过她的手还是在握着凯风的手。

  雨云意看着言戌,撇了撇嘴“都是一品高手了,还能被人吓到,我看你啊,还是得炼。这要是哪天有敌人来了,我看那...”雨云意没有说下去,冲着言戌摇了摇头。

  “你...”

  “怎样?!”

  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甘示弱。

  “好了,你们两个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这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了,可是有损你们的威严。”凯风说道。

  “好男不跟女斗。”言戌留下这么一句话,两人面前立刻没了他的身影。

  终于走了。雨云意心里想到。

  “好了,我们也走吧。”

  “嗯。”

  

书友还看过

传统武侠小说推荐

逆势遨游在线阅读
练成盖世武功,坐拥权势熏天嘛,也不是非要长得帅气才能做到。  穷小子吃些苦头,受点委屈,咬着牙经历个九九八十一难,总能修成正果,普度苍生。
微光和尘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江南情仇在线阅读
林忘我看着纸上的诗——花容月貌为谁妍?人老珠黄谁来哭?莫名地哭了。 人总有自己无法选择的时候。男人碰到这种情况会更多一点,因为他们要承担的更多。
有风身微冷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无间劫在线阅读
现实很残酷,正如学生终究要毕业,人终究要长大。终究有一天,要体验那些是非善恶、爱恨情仇。 读过这个故事,经历世间种种,愿你还是当初,那个仗剑闯天涯的少年。 江湖如无间地狱,每个人都在挣扎。主角端木铭心在磨难中成长,在地狱里成佛。
盗拓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仗剑皇子闯天涯在线阅读
江湖,不在远处,就在眼前。 朝堂是江湖,人心是江湖,江湖亦是江湖。 江湖飘荡,随世沉浮。一朝主宰,一朝人。 暮暮青丝朝朝白,空心绵绵印苍苔。 世间纵有末路时,江湖却无故人来。 此江湖非彼江湖。
叹清萧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书剑萍影录在线阅读
落魄秀才考取功名失利,以另外一种方式出入江湖,经过历练,最终携得美人归隐。
枫岚o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我有一个搜索引擎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作家fXwjmK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江湖侠客传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作者不定时写
作家rARNC8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流风见影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抱月而终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穿越北宋与展昭为敌在线阅读
包大人病逝后,展昭重出江湖,遇北侠,陷空岛五鼠,讲述男主角穿越北宋,因情而生变,与南北二侠,五鼠之间的爱恨情仇的故事……
枭雄翱翔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当前位置: 武侠 传统武侠 青山如故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