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非标准穿越姿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在末日的城市废墟中,赞美邪能母亲,用‘艺术’点亮无数恶魔,炸穿地铁隧道。1888年9月伦敦雨夜的西敏寺,代表黄金精神,手持铜十字耶稣砸爆迪奥狗头!炼金世界,化身‘物理学恶魔老中医’,累计做客【真理之门】20+次安然无恙。治愈假日,自创《加特林菩萨换血洗髓雷音秘法》,对恶魔萝莉领主重拳出击!蛊武江湖,武道孱弱,血肉飞升。西湖牢底血虐纯爱战神,脑神鲤鱼王破碎虚空。血雾隐,鳞之仙人开辟第四通灵圣地拉莱耶海鲜城,秘宝之主锻造血继鲛肌七忍刀。伊甸园内手撕邪灵若等闲,毁灭忍界瓜分本源显神通。伟大航道丧尸狂潮贩咸鱼,大馋寺十八层地狱辟祖庭。现在,冬木市-第五届粉红色夏日回忆之帝王争霸红黑圣杯战争已启动,火热报名中……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偶不吐槽.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让我们来问问神奇的李博士.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熊仔.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诸天小说推荐

从骷髅岛开始横推万界在线阅读
新书《金刚:开局反杀轮回者!》 重生至骷髅岛。 成了金刚的弟弟。 还可以穿越诸天万界。 作为一只不说人话的猩猩,丁政感觉压力很大。 千辛万苦在岛上立足后,却又发现这个世界,好似并非电影里那么简单,变形金刚、狂蟒之灾席卷而来…… 纵横诸天,手撕万界。 这是一只大猩猩踏上世界之巅的故事。 它来自骷髅岛。 它,即是恐怖! 丁政:“问一下,两只金刚能打过一只哥斯拉吗?哥总快上岸了,在线等,挺急的!”
转的陀螺
日更千字
诸天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在线阅读
【诸天流】【进化流】【灵笼主世界】  穿越成自己寄生自己的脊蛊!  从灵笼开始吞噬进化,获得不同的能力,改变悲剧。  极度深寒中,他研究大章鱼的十几种烹饪方式。  怪兽宇宙中,释放白骨荆棘,刺穿机械哥斯拉,吸收基多拉的力量。  生化危机里秒杀暴君,寂静岭中硬碰三角头,一手异形一手铁血战士,口中嚼着一头克苏鲁,叫嚣着你阿撒托斯跟我比谁更不可名状!  (走科幻、怪兽、魔幻类型)  企鹅群号:375690292
绵州迷藏
日更千字
诸天
莽夫从打穿肖申克开始在线阅读
系统“万界智慧系统,致力让宿主成为诸天最有智慧的存在!” 吴行知:“大智若愚!以力破巧!只要让别人没有脑子,就没人能比我聪明!” 穿越到肖申克的世界,需要找出那个想要越狱的人,可是根本不知道剧情怎么办? 吴行知:“大智若愚!以力破巧!莽过去!” “什么?明明拿着智慧系统怎么却变成了莽夫?” 吴行知伸出拳头,龇牙一笑:“怎么?不合理吗?” 莽夫流,轻松文,简介无力,请看正文。
默叔叔
日更千字
诸天
诸天农场主在线阅读
开局一个农场,落地《行尸走肉》。 夏墨正准备末世求生,做个种田大户,但是他却发现,农场好像有点不简单。 可乐味的橙子,连着藤蔓满地跑的香猪,蛋挞树、蛋糕西瓜......除此之外竟然还有各种能力古怪的果实。 然而最让夏墨意外的是,农场竟然还有一棵世界树.........
光头魔法师
日更千字
诸天
活在诸天在线阅读
诡异的小树,奇异的世界,无尽的危险,生存还是毁灭,这问题太难,是挣扎求生,还是随波逐流自生自灭,到底该何去何从……本书QQ群:300418330
你好再见见
日更千字
诸天
四合院不甘心的许大茂在线阅读
情满四合院里大反派的逆袭!  穿越重生成为情满四合院里最悲催的许大茂,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娄小娥:我未来老公真棒,什么时候才让我过门呀!  ……  许大茂:我只想偷偷的苟下去,你们不要过来呀!
毛遂爱吃糖
日更千字
诸天
超时空穿越在线阅读
李越获得了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的宝物,开启了自己的穿越之路……  这是一个男人成就最终boss的故事!  ------  新书《主神的黑店》已经展开,欢迎各位兄弟们光临~
流年往事
日更千字
诸天
诸天万界:主角都是我弟在线阅读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林栋,特长... 简介看书名就行。 ...... 本书又名《我永远比弟弟高两个境界》。 主世界为吞噬星空,先后次序:武动乾坤,盘龙,完美世界,雪鹰领主。 当前世界:雪鹰领主
有腹肌的园长
日更千字
诸天
位面电梯在线阅读
《全世界只有我知道轮回剧情》,新书发布中……  一次偶然,东方玉发现老旧住宿楼的电梯,在特定的时间,能够随机传送到小说,电视剧,电影,乃至动漫的世界。  从此,人生变得精彩了……  企鹅聊天群:524756349,书友群进入需正版订阅截图。
千翠百恋
日更千字
诸天
当前位置: 诸天无限 诸天 维度侵蚀者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非标准穿越姿势

  久远之前,腐朽的主神空间解体崩溃,残骸散落于平行宇宙,孕育出新生的空间……无数‘剧情世界’也坠入虚空间隙,重获自由、暴走失控、升格为真实,成为世界。

  于此同时,这些世界也受到虚空的污染与侵蚀,诞生出更大的恐惧和污秽……

  新生的空间以世界为食,它们彼此竞争,探出的触手贯穿维度,入侵不同时空,搜索主神曾经的遗产,驱策使徒做爪牙,贪婪的撕裂、争夺、吞噬、回收一个又一个世界,让自己重归于伟大。

  ……

  ……

  ……

  从溺水般的痛苦中挣脱出来,白浪张开嘴,贪婪呼吸着空气。然而大脑缺氧带来的窒息感,仍旧如潮不断侵袭,让思维麻木、眼前发黑,陷入无法思考的晕眩中。

  他努力睁眼去看,前方画面却影影绰绰,如同晃动的剪影模糊不清;耳畔尽是吵杂的嗡嗡声。原本失去知觉的身体,随着血液循环逐渐恢复温度。

  下一刻,他被熙攘人群推搡撞翻,彻底失去平衡,无力向后仰跌。

  哐!

  后脑勺重重撞击地板,剧烈震动,弹起再砸落。

  剧痛袭来,像是打开某个开关,让他恢复了清醒。

  睁开眼,遥远的世界瞬息被拉近,嘈杂声变的清晰可闻。他头痛欲裂,但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躺在冷硬地面上,失神看着上放射下的刺目白光,眼球一阵灼痛,不由扭头避让。

  …

  之前发生了什么?他统统记不得。

  此时身两旁,是络绎不绝,主动绕行的路人。有人目不斜视,夹着工作包匆忙赶路;有的人眼神好奇、冷漠,或幸灾乐祸,盯着自己像在看笑话。

  白浪将一切看在眼里,思绪快速运转,都能想象自己狼狈模样。就如同喝断片的醉汉,亦或急症发作的病患,要么嗑过头的瘾君子,迟迟不见有人上前伸出援手。

  摇头驱除掉沉闷感,他艰难起身。同时也在张望所处的空间。

  封闭、狭窄、逼仄,空气沉闷混浊,像是一条老旧地下通道,亦或是地铁站之类?不过卫生打扫的意外干净整洁。

  晃动着身体找到一排座公共座椅,他沉沉坐下,终于舒缓口气。

  ……

  此时往来路人旧的走新的来,重新换掉一批,再没人关注他。通道恢复了秩序,人们熙攘依旧。

  他就像是个局外人,靠在座位上凝神发呆、冷眼旁观,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疑惑的情绪迅速升上心头,陌生的空间、异样的气氛、古怪文字、奇异服装……和绝对不应该存在的‘非人类’!

  意识清醒过来的他,一颗心突然悬起。

  看着对面走过一个挎单肩包,下意识欢快甩动尾巴的猫耳少女,白浪心中充满荒谬感。那充满光泽的细腻皮毛,灵活转动样子,好想摸一下……呸呸呸,这绝对不是cosplay!而是真的尾巴!

  还有那双抖动的耳朵?真是见了鬼了!地球上有猫人这种生物?!

  抬眼望去,地下空间中,熟悉的灯箱、广告牌、显示屏……陌生的方块字体、诡异至极的画面内容,和熟悉的语言?!

  连番变化令他措手不及,大脑都卡顿了一下,简直像是置身电影的感觉。

  ‘这里难道不是地球?’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一个穿宽松运动服、头戴大耳机,身高接近两米的墨绿鳞片‘蜥蜴头’壮汉,便蛮横踢开他挡在路面的脚,用不悦的目光恶狠狠瞪了一眼,接着扬长而去。

  白浪尴尬微笑着僵在座位上,心头涌起无数杂念,这光怪陆离的世界让他感觉不太妙。接着在心底自我安慰道:‘或许只是一场整蛊的真人秀?’

  …

  他迅速摸向裤兜,掏出手机,打开,结果信号格是‘×’,应急电话也无法拨通。此外,这处科技明显很先进的地下空间,竟然搜不到任何网络信号?这让他一度怀疑这手机是个假的!

  收起手机,环顾四周,白浪从身旁垃圾桶中,翻出一份被遗弃的杂志。并不算厚,与时装有关。

  仔细翻阅,有时尚的人类女郎、漂亮的猫耳娘、下半身是蛇类的美女……文字如同繁体,看起来熟悉又陌生。不仅杂志上,这处空间各处、包括屏幕内也是同一种文字。

  一切都无比真实,并不像拿来作秀的道具。通篇阅读下去,连蒙带猜竟也读懂1/3内容?与地球的文字是相通的。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文字演变在历史某个时期,走上另一拐点,却和天朝同根同源。而行人交流的语言,有些方言口音,但他都能听懂。

  诡异、荒谬、怪诞、不可思议……各种情绪扑面而来,让他大脑短路,一时间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

  ……

  花费了十分钟,白浪终于平静下来,摸清周围状况,仍旧沉浸在不可思议中。

  他认命了,这不是梦,这是一个从未听说的陌生国度,一座未知的城市。

  至于是否平行宇宙的地球?还模棱两可。为何语言如此相似?更不得而知。

  他在便利店售货大妈关爱智障的目光中,讪讪收回几张‘软妹币’,确定她们一文不值;没有网络支持的‘手机支付’,更是连几张小纸片都不如。

  身无分文的他举步维艰,一时间天地皆寂的浪哥,在聚光灯的照射下,败犬般垂着头,拖着丧气的身躯在黑暗中爬行,无力退回公共座椅上继续发呆。

  他的心情被沮丧、焦虑、好奇、烦躁包裹,脑袋空空,不知接下来该何去何从?他只记得,自己原本站在老家月台上,突然有人从背后推了一把,接着便是天昏地暗的晕眩。

  再次恢复意识时,就像被捞起的溺水者,出现在这片陌生地,被行人撞翻在地板上。

  “我到底怎么了?”白浪用力揉了揉头,脑袋一团乱麻,看起来非常憔悴。

  …

  “年轻人,你看起来很不妙,需要帮忙吗?”

  温和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惊醒发呆中的白浪。

  不知何时?身旁座位多出一个留着整齐胡须,穿着得体西装,里面一件小马甲的中年大叔。对方身姿笔挺,双手拄着拐杖立于胸前,面容成熟和善,很有亲和力。

  中年人见他脸色苍白难看,神色又变幻不断,出于好心开口搭讪,是个热心肠。

  “我……”

  白浪张张嘴,楞在那,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过于荒诞离奇,连他都没接受,又怎么跟人解释?于是叹了口气,脸色难看又认真的问道:“如果我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能帮我吗?”

  与其说他在求助,不如说是发泄心中郁闷,自话自说自我调节。

  然而对面大叔显然听进去了,表情不由一愣,先思索一两秒,接着开怀大笑,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哈哈哈……啊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白浪被对方笑声搞懵,这什么意思?这是嘲笑吗?他从小就没说笑话的天赋,对方如此反常,不是笑点低的异于常人?就是在嘲讽了。

  “这不是笑话。”白浪脸色难看,但还是解释一句。

  中年人点点头,张开手掌按住胸口,强迫自己深呼吸停止笑声。反复几次后,才恢复正常,但依旧绷不住表情:“我明白,但配上你刚才认真的模样,就真的好想笑。就像故意在讲冷笑话一样。”

  “你开心就好。”

  白浪瞬间没了交谈兴致,闭嘴继续发呆,无视了身旁的怪人,懒得搭理对方。

  然而中年人却锲而不舍,表情逐渐郑重起来:“好吧,我对刚刚的行为道歉。现在说说你遇到什么困难吧?希望能帮到你,否则我会内疚的。”

  中年人态度诚恳,不像在说笑,有些感染到白浪。加之他先前的忧虑思绪,早被对方笑声弄的支离破碎,犹豫片刻后,深思熟虑道:

  “我的钱包被贼偷了,可以的话,能借我一点车费么?”

  白浪此时身无分文又身处异乡,已经察觉到无论做什么都举步维艰。刚才连一瓶水都买不起,还被售货大妈鄙视了,那种孤立无助的萧瑟感难以释怀,于是打算弄一笔初始资金。

  “只是这样么?你脸色很差,最好找个大夫看看。”中年人疑惑的打量几眼,没有多问,接着从衣兜内取出一个钱夹,在白浪平静的注视下,抽出两张蓝色的钞票。

  蓝色的钞票?从来没见过!

  “拿去用吧,希望能帮到你,也算是我的一份歉意。”

  中年人起身,用力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年轻人,不要那么沮丧,像我一样多笑笑!你的人生还漫长,大好青春可以挥霍,没必要一棵树上吊死。”

  “(O_o)???”白浪闻言一脸问号,不明白对方在讲什么?

  “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不就是被女友戴了顶帽子,这又算得了什么?背叛其实是相互的。眼光开阔些,放弃一根草,你将收获一片碧绿的草原!对了,你脸色真的很差,记得多补补。”

  说罢,他给了白浪一个‘大拇指+灿烂笑容’,随即自信离去,潇洒的背影还摆了摆手,口中感慨:“年轻,真是好啊!”

  徒留后者攥紧两张蓝钞,深陷发愣之中。

  “我……这就绿了?”

  白浪疑惑的挠挠头,心情五味杂陈。没想到自己这种优质单身狗,也有被误会的一天。

  看着手中不知购买力如何的纸币,空洞的内心,渐渐注入新的活力。这个行人冷漠的世界,并不像物欲横流的老家那么残酷。起码手中的钞票,能带给自己一点温度。

  “这个世界,或许真的有好人啊。”

  ……

  坐在原地,疑似穿越不到一小时的白浪,面对未来何去何从?依旧感到迷茫,但手里有钱的,他不再心慌。

  惆怅烦闷之余,他的眼睛逐渐被往来的元气猫耳小姐姐、靓丽兔耳大姐姐们吸引,视线在不断徘徊游移。通过转移注意力来陶冶情操,心情果真舒缓起来,不再郁闷。

  往来的小姐姐们,帮他平复心绪、缓解压力,终于静气凝神,冷静下来。

  尽管仍不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但他站起身,决定先熟悉环境,顽强的生存下去!

  …

  漫无目走在地下空间,白浪打听到这里是一处地铁入口,站名叫‘木黑’,相当靠近中心区域。据修建风格来判断,时间久远,至少在十年以上,颇有年代感,经历过多次翻新升级,科技水平不比地球差,而文化风格新颖另类,东方神韵十足,无论文字还是语言,都和他老家很相似。

  犹豫一下,他决定先不乘车,而是去地面上看看。

  同时,内心也生出莫名急迫感,仿佛在催促自己快点离开。白浪没有犹豫,起身就向口走去。

  木黑地下站修建的很大,迎面走来许多路人,其中零星掺杂一些‘非人’,但大家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只有少数格外漂亮或丑陋的‘异类’,才能引起关注。

  此外,普通人中也有少量黑人、白人,可以看出这是一座‘大都市’。

  突然,在他走过通道2/3长度时,左手背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是痛彻骨髓的烧灼感,好像被烙铁烫伤一样。

  低头看去,手背浮现出一个‘尖牙’状的血红图案,像是纹身。不安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他加快步伐,撞开身前的路人,向出口小跑而去。

  ‘踢嗒、踢嗒……’的声响从正前方传来,人群自动分流,让出一条通道。

  尖锐的高跟鞋有节奏的踏地,一个黑色长裙搭配银灰色大波浪卷发,半张脸被发丝遮挡的美女,款步向他走来。

  仅仅一眼,双方视线交错,女子鲜红的唇角忽的微翘,白浪立刻生出口干舌燥之感。他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世上还真有这样的女人,一见之下叫人‘灵魂受到电击,美到令人窒息!’

  这是心动的感觉吗?绝对不是,这是心痛的感觉啊。

  此刻手背剧痛仍在持续,火焰般灼烧感向手臂蔓延;白浪面目涨红,全身血液如被凝滞,无法流淌,心脏更被无形力量攥紧,真正意义上痛到不能呼吸,痛到心跳骤停。

  身体僵硬在原地,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睁大眼睛与对方对视。这大美人……是个魔鬼!

  “嗯,终于找到你了!”

  悦耳的声音传入耳中,路两旁的行人却神色空洞、表情麻木,熟视无睹的绕开,自顾自移动行走,空出好大一块地盘。

  白浪无力反抗,只得逆来顺受,连续不断的痛楚让他头皮发麻。

  但直觉告诉他,对方和自己的‘穿越’息息相关!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