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百无一用是书生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邪剑书生在线阅读

邪剑书生

武侠 / 传统武侠

3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0-31 12:00

书籍摘要: 醉墨美人图,携剑傲江湖,不归路,书生糊涂!虐点多,有毒,慎入。这是一个孱弱书生,为了朋友,为了活下去,从而弃文执剑,在江湖上越陷越深的故事。眼见为实吗?耳听为虚吗?圈套,仅仅只是这个圈套吗?谁在局之内?谁在局之外?谁在布局?还有谁?!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漠不关.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西门翠花本尊.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GIGI^^.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传统武侠小说推荐

疯语江湖在线阅读
当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就一把剑。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我给自己起个名字叫阿成。人总是需要个代号的。后来遇到一个有趣的酒馆老板。他说我可能喝过一种能够忘记过去的酒。
菩萨的宽恕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枫雁刀在线阅读
萧雨凡,雨中出生,平平凡凡。 可叹生在了乱世,想要平凡过完一生,却不能够。 戎马江湖,乱世成枭,他唯有站在最高处,才能救得世人于水火。 英雄,能否抵抗尘世的险恶,能否荡涤人生的污浊!
炒股理财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凡俗剑II仕人剑在线阅读
"常闻公子喜爱收集文玩古剑,今日老夫偶的一柄天降神剑,不知公子可愿品鉴品鉴?" 一身素衣的中年男子,上前抱拳问到。
轩辕十宗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赵加一在线阅读
明熹宗年间,内有党争,外有外患,朝堂之上不管民间死活,只论派系利益。人民流离失所。造就了流民现象的萌芽。战争年间造就了民间武风昌盛,人们为了自保,都以学武为荣。江湖人士泛滥,咱们今天说的就是一对师徒的故事。  二人行走江湖,路见不平,惩奸除恶。劫富济贫。斗魏忠贤,救闯王。造就了自己的一番风云人生。
好名难寻啊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仙侠情缘仇在线阅读
等待千年只为与你相见,可造化弄人不能长相厮守,待到来世我寻你共渡此生
悲凉夜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陆小凤传奇之金丝鸟在线阅读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这次要管的闲事是什么? 是心狠手辣的金丝鸟组织。 层出不穷的高手,若隐若现的迷雾, 到底谁是幕后的大老板,阴谋是什么,谁会笑到最后? 有人就有江湖,谁也无法退出!
1笑苍海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江湖的影在线阅读
江湖是只是大派与大派之间的纠纷,不!更多的纷争潜于江湖的影,且看不一样的江湖
败岁月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邪侠恶仁榜在线阅读
不问出生贵贱,不辨高矮俊丑,不论男女老少,不比声名才德,无情的江湖,只看刀下几多魂,剑上几许灵,手中几分血,是谓《邪侠恶仁榜》。
董浊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铮骨忠魂在线阅读
《铮骨忠魂》影视文学剧本主要描述了北宋末年和南宋时期,金国进犯中原,意图推翻宋朝取而代之。 在此民族危亡,生灵涂炭之际,为了维护民族利益,捍卫宋朝江山社稷,以岳飞为代表的爱国将领、民族义士奋起抗击外族侵略,在宋金两国征战中,岳飞等不屈不挠、英勇善战,打出了“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威风,立下了汗马功劳,备受崇敬。 后来,岳飞等却不幸遭到诬陷迫害,宋高宗、秦桧以“莫须有”罪名将岳飞等爱国将领杀害,制造了千古冤案。 二十多年后,岳飞等沉冤得雪,在杭州被追封谥号,筑庙祭祀,受到万民敬仰。 成为历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爱国将领。反之,后人将秦桧等人铸成铁像,长跪于岳飞雕像前,遭到历史唾弃。
致远zy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当前位置: 武侠 传统武侠 邪剑书生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001章 百无一用是书生

  百无一用是书生,十有九人堪白眼。

  十去九,也还余一不是。

  陈第就是这个一,以他在诗词书画上的造诣,世人皆称陈禀生。

  所以,对于陈第来说。

  不但没有白眼,前来求字拜画的事情更是常有发生。

  春雨如烟。

  在陈第的小桥别院中,河水清清、柳枝摇曳、廊亭小楼如沐仙雾。

  陈第刚刚画完一幅写真图,此时正在左下角题诗。

  这是一幅春雨仙女回眸图:

  细雨如烟的初春、院中百花初绽、一位如仙女子撑伞漫步、在小桥柳树下回眸一笑,风情万种。

  画中如仙的窈窕女子,此时正在陈第旁边研墨。

  她是胭月楼的摇钱树,若烟。

  平日间,那些想要一睹芳容、听其小曲的公子豪客们都要排队等候,在重金予求之下,也并不一定能见其一面。

  但是今日。

  若烟撑伞在雨中站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她还殷切要求为陈第研墨挪砚。

  此时,若烟右手撑在石桌上,左手大拇指和食指轻捏墨条,兰花指优雅的来回轻摇。

  轻纱朦胧中,窈窕身姿若隐若现,她粉唇轻抿,满眼春意的看着陈第。

  陈第未见这一切,诗已题成,他拿出翡翠印章哈了哈气,印在了诗字下方:

  “成了,若烟姑娘,你且看看,是否满意……啊,若烟姑娘,已无须再研墨,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

  若烟停下,莲步轻挪,正准备去看看这写真图。

  突然。

  破空声响起,一道利箭疾射而来,钉在亭中木柱上方,箭身还在微微颤动。

  “啊……”

  若烟一声娇呼,脚步错乱,身形倒向陈第怀中。

  幽香满怀,陈第呼吸一滞。

  忍着心中突然而来的悸动,陈第在稳住若烟身子后这才轻轻推开。

  柔声安慰道:

  “若烟姑娘不必害怕,我有些江湖中的朋友,就是喜欢开这种玩笑,你先看看这幅写真是否满意,我且看看所谓何事。”

  说完,陈第转身迈步,爬上廊亭石凳。

  站在石凳上,握住箭身准备拔出利箭,尝试了几下,很是费力,陈第也就放弃了拔箭,取下箭头处钉着一纸小笺。

  上面的内容是:

  “她在我们手上,你立刻带上三千两银票来玉寒山巅,你只能一个人来,时间一刻钟,慢了,或者有其他人,撕票。”

  “她是谁?”

  陈第暗想着,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向若烟。

  若烟也正一脸笑意的看着陈第,随着陈第回头,她立即又换了一个看上去更加幽雅的姿势。

  陈第还以笑脸,随即又想到,这个她肯定不会是指若烟。

  弯腰侧身爬下石凳,陈第对若烟说道:

  “若烟姑娘,在下有急事需要离开,就不相送了。”

  “没事没事,公子你先忙,陈公子,需要帮忙吗?”

  “谢谢,不用。”

  陈第说着,跑进小楼房间,从暗屉中拿了银票揣进怀里,朝着玉寒山快速跑去。

  “陈公子,你慢点儿,对了,银票?”

  “若烟姑娘,这幅画送给你了。”

  陈第喊着跑远。

  若烟姑娘张了张嘴,后面的话还是没有喊出来。

  也不知道陈第是有什么急事,若烟有些后悔刚刚没有抓住机会,若是刚刚她再主动一点,说不定就……

  回身看画,若烟越看越满意。

  又左右看了看,陈第依然没有回来,本来是准备离开,但又忍不住好奇,若烟走进了小楼房间。

  看着满屋子的诗词字画,若烟面上笑意越来越浓:

  “真不愧是禀生秀才。”

  转到陈第卧房,看着整洁被褥,若烟直接躺了下去:

  “啊,好舒服……呵欠,好困,难得出来一次,不如小憩一会儿,顺便等陈公子回来……”

  ……

  陈第一路着急奔跑。

  玉寒山离陈第的小桥别院有着四五里地,从山脚到山巅还有两三里地,总共有七里多距离。

  以陈第的速度,慢了根本不行。

  陈第那文弱的身子,还没开始上山,他就已经气喘吁吁,腿脚有些发软。

  但他还是在咬牙坚持着。

  从小笺来看,应该是对方绑架了他的一个朋友。

  但是这个她到底是谁?陈第并不知道。只是从对方索要三千两银票来看,这个她,和他的关系应该非常好。

  毕竟三千两银票不是小数目,几乎是他的所有积蓄了。

  陈第给别人画画题词写诗,一般也才几两、十两,像今天这幅耗费了一个多时辰的写真画,也才二十两银票不到。

  开始上山之后,陈第突然有些后悔,暗骂自己还是太着急了一些:

  “我应该叫上几个江湖朋友一起才是,要不然,如果对方不遵守江湖规矩,拿了银票也不放人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但是对方给的时间太短,陈第也没时间去叫江湖朋友。

  “唉,可惜我不是一个练武的料,如果我有高强的武功,也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后悔叹气都没用,陈第现在也只能忍着劳累拼命上山,银票没了可以再挣,但一个知己好友没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陈第是一个比较重情的人,而且对于钱,他看得很淡。

  山间小路崎岖,多有荆棘,衣衫被划烂,身体被刺破,还有时不时的摔倒,陈第全然不顾,只是拼了命的往山上跑,时而连滚带爬。

  “咚咚咚……”

  陈第的心跳越来越快,感觉随时都会窒息一样,但他不敢休息,对方特别强调了时间,要是晚了,对方可能会撕票。

  突然,陈第身体一僵。

  心跳在这一刻达到了从来不曾有过的极速,在陈第难受得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心跳的速度突然又缓慢了下来,他本是疲惫不堪的身体,竟然莫明其妙的恢复了一些力量。

  陈第愣了愣,没有多想,继续朝着山上跑,一边朝着山上大声喊话:

  “山上的江湖朋友们,在下已经带着银票赶来,烦请几位大侠稍等片刻,在下很快就到。”

  以防对方听不见,陈第一遍又一遍的大声喊着,直到嗓子都有些嘶哑,他仍然还在坚持着大喊。

  山上一直无人回应,也不知道是不是声音太小,对方听不见。

  陈第越来越着急,拼了命的继续上山,跑不动的时候,就手脚并用的往上爬。

  终于连滚带爬的到达山顶,感觉好像只是剩下半条命,陈第一手撑在膝盖上,一手扬起银票,嘶哑着声音喊道:

  “几位大侠,我到了,这是三千两银票,还请你们能够遵守江湖规矩放人。”

  陈第有些担心,所以才特别的提到了江湖规矩。

  其实,对于江湖高手们的那些规矩,陈第也懂得很少。

  “哟,陈公子,你果然很守信用,没有叫人来,我们也就不为难你了。”

  有两位蒙着面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打量了陈第之后,从陈第手上取走了银票,然后径直离开。

  “大侠,大侠,请问我的朋友呢?”

  “在那大石头后面,陈公子,你说你怎么来得那么快啊,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嘿嘿……”

  “这三千两银票啊,实在是来得太轻松了……”

  两个蒙面年轻人笑着扬长而去。

  陈第忍着劳累,立即又朝大石头背后小跑而去。

  大石头后面有一名披散着头发的粉衣纱裙女子,她的双手双脚皆被绳索捆住,且被绑在树干上,她的嘴里塞了一砣纱巾。

  “嫂,嫂夫人,怎么是你?”

  随着那女子扭了扭头,陈第看清了女子脸庞,竟然是自己的嫂夫人风月如。

  陈第立即上前取下风月如的口中的纱巾。

  “呜呜呜……阿第,幸好你来得及时,要是再晚一会儿,奴家就,就……呜呜呜……”

  “嫂夫人别哭,没事了没事了,我这就为你解开绳索。”

  陈第安慰着,立即准备开始解绳索。

  “怎么全部都是死结?”

  陈第查看了绳结,赫然全部都是死结,以他的孱弱力气,根本解不到这种死结。

  “嫂夫人,我解不开这些死结,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找刀剑。”

  “阿第,你别走,我怕,要是那些人再回来,奴家恐怕就……你大哥就快来了,你就在这里陪我好不好?呜呜呜……”

  风月如哀求着。

  “好好好,既然大哥要来了,那实在是太好了。”

  陈第答应着,也就在旁边坐下来休息。还没来得及喘几口气,突然就听到风月如哭泣着喊道:

  “阿帆,你终于来了,呜呜呜,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陈第他就要对我动手了……”

  陈第一愣,立即站了起来,大哥杨帆果然来了。

  但突然回想着风月如刚刚所说的话,好像有些不对劲。

  不等陈第解释,杨帆已是怒火中烧,少了一些理智:

  “阿第,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大哥,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不等陈第多说话,风月如抢先哭喊着道:

  “阿帆,这绳子绑得我好疼,阿帆,你先帮我解开,呜呜呜……”

  “好的,月如……陈第,你给我在这里好好站着,你要是敢逃……我量你也不敢逃。”

  杨帆怒瞪陈第,随后长剑挥动,几下就把风月如解救出来。

  风月如立即扑进杨帆怀里,哭诉着:

  “阿帆,我被陈第骗过去他家……喝了几口茶水之后,我就昏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就在这里了……阿帆,他还说,还说要找机会杀了你。”

  “什么……陈第,就凭你,也想杀了我?那我就先杀了你……”

  杨帆怒极,提剑朝着陈第走过去:

  “陈第啊陈第,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平日间看上去风度翩翩、耿直豪爽的你,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如果不是今日之事,我还真是看不透你,受死吧……”

  陈第想要解释,但杨帆根本不给陈第解释的机会,而且陈第也处于极其郁闷中,一时之间急得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大哥,事情真不是你想的这样,大哥,小心!”

  突然间,陈第看见有几支利箭射向杨帆身后。

  随着陈第的提醒,杨帆也是突然听到了破风声,立即回身闪躲,但同时也在防备着陈第,因为风月如说陈第想要杀他,他不得不有所防备。

  但是,杨帆还是失算了,因为他少防了一个人。

  而这个人,就是风月如。

  风月如突然朝着杨帆冲了过去。

  杨帆和陈第两人本就在悬崖边,为了躲避暗箭,杨帆离悬崖更近。

  此时,杨帆根本躲避不及,直接被风月如推下悬崖,杨帆怎么也想不到的看着风月如:

  “你……”

  “大哥……”

  陈第一声惊呼,啥也顾不得了,本是后退着的他,立即朝着杨帆扑过去,想要抓住杨帆,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只是扑在了悬崖边。

  “大哥……”

  同时,多道喊声在远处响起,有数人一起冲了过来。

  这些都是杨帆和陈第的那些江湖上的兄弟朋友,但他们也是慢了一些,都没能抓住坠落悬崖的杨帆。

  “阿帆……陈第,他是你大哥啊,你怎么能杀死你大哥,陈第,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给阿帆陪葬。”

  风月如扑在悬崖边,大声哭喊着,然后爬起来,朝着陈第扑了过去。

  眼看她就要跟陈第一起摔落悬崖,后方赶来之人立即抓住了两人。

  “大嫂,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等陈第说话,风月如继续哭喊着道:

  “呜呜呜,陈第把我骗到这里来后,正准备对我……幸好你们大哥及时赶到,我这才……呜呜呜,你们大哥虽然原谅了陈第,但是,他怕事情暴露,便把你们大哥推下了悬崖,呜呜呜……你们放开我,我要让他去给你们大哥陪葬……放开我啊,呜呜呜……”

  被几个成年男子抓着,风月如的挣扎显得毫无作用。

  而且,她实在是太悲伤了,竟然是直接晕了过去。

  “二哥,这,这,这是真的吗?”

  有人不愿相信这是事实的对陈第问道。

  陈第已是百口难辩,他也不想再解释什么了,他泪眼模糊,心中伤痛无以复加,他全身几乎已经没了任何力气。

  他一步一步的朝着悬崖边走去。

  仿佛老天爷也感应到了陈第心中的悲伤。

  雨,越下越大。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