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滩白玫瑰

夜滩白玫瑰在线阅读

夜滩白玫瑰

李庸和

现代言情·民国情缘·3.4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08-14 10:44

民国的上海滩,一个纸醉金迷的暗黑乱世,赵绮君从保守的纯情女子,被夜巴黎渐染世俗,她的外表逐渐改变,内心期许着一份如夕阳般绚丽的爱,她在神秘的上海滩走向未知的命运。她的逃亡,他的救赎,交织在一起.....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乞丐

  我认识杜若笙时,十七岁,一个如花似玉的年纪,一个女人最珍贵的光阴,在往后全交给了名震一方的杜三公子身上,他给我住洋房,他教我跳华尔兹,他给了我莫大的一切,杜若笙便是我生命力的一束光,让人难以抓住的光。

  在上海滩遇到他之前,我曾是个臭乞丐,也曾当过逃犯,生命里的前十几年,我过得颠沛流离,辛苦却潇洒,也有孤寂和害怕。

  我没有家人,确切地说,我找不到家人,依稀记得是在一个熙熙攘攘的火车站里走失了,后被人贩子拐跑,给人当过小丫鬟。机灵如我,趁夫人不在家时,躲避开其余的下人,装了满包袱的白馒头,钻着狗洞一溜烟地跑了。

  我不想当服侍人的丫鬟,不如在外头当个野孩子来得痛快,桐乡当地的野孩子不止我一个,乞丐的孩子亦是乞丐,由此我跟着一群脏兮兮的小乞丐混到了十二三岁,有老乞丐罩,不怕人贩子拐。

  多一个我,小丐帮里没什么影响,我幼年长得乖巧,会软软嬬嬬地喊小老大为哥哥,谢白可罩着我了,还对外宣称我是他亲妹妹,谁也不许欺负。

  他是我见过最爱干净的乞丐,只有去讨钱了或者卖香烟时他才打扮得可怜落魄。我便负责跟在他后头吃麦芽糖,麦芽糖粘牙,我用手去抠,粘得到处都是,而后谢白便会带我去河边洗洗干净。

  跟着谢白混,我成天玩得没个度,晚上将就睡在破庙里,白日火车站中又胡乱地蹿,桐乡的火车站不是我记忆里走丢的地方,因往事太过遥远,我连自己姓甚名甚皆不知。

  乞丐窝里的人大多喊我小妹,我的称号已算不错,其余的狗蛋丫蛋,铁柱翠花多了去。

  有一回夜里我睡不着,就睁着眼睛看破庙里的朱红柱子,不经意地瞥见铁柱在抠鼻屎,抠便算了,他还将鼻屎抹在红柱子上,恶心地擦来抹去。

  一想起白日里摸瞎子,我常往柱子上躲,便一阵反胃,于是我出声指责他:“你挖鼻屎往自己衣服上擦不行吗?真是缺德!”

  铁柱哼一声,他翻过身去,继续变本加厉将鼻屎擦在红柱子上,语气欠扁道:“就擦怎么着?关你什么事儿?吃白饭的小妹。”

  我继续同铁柱吵嘴,老乞丐出声不许我们吵,他是谢白的二叔,我平常叫他谢二叔,小乞丐们都怕他,他凶得不得了,连谢白也常常被他吊起来打。

  可是谢二叔白天乞讨的时候,让人大跌眼镜,他泪流满面时嘴里说着死爹死妈的话,看起来比谁都要惨,总之谢二叔演起街头悲剧的模样,惨绝人寰,催人泪下。

  是以他讨来的大洋最多,自然就成了丐帮领头,有许多乞丐找他拜师,学习怎么哭演,怎么说惨以及怎么扮演残废。

  我睡不着觉,便翻来覆去地拨弄手指。这时,有人拍了几拍我的肩膀,我转头看到谢二叔那张油腻的老脸后,不禁缩了缩脖子。

  他小声地笑了笑,借着莹白的月光,我看见他油黄的牙齿上沾着绿色菜叶,他一张嘴,我便闻到一股恶臭,没敢掩鼻,只敢屏住了呼吸。

  我和谢白每日都会去河边用青盐漱口,青盐是谢白买的,他宁愿费钱买青盐让嘴巴干净些,也不愿像谢二叔一样变成黄牙臭嘴的邋遢人。

  铁柱翠花那几个人懒,从来不跟我们去河边洗脸漱口,他们看起来才像地地道道的乞丐,背地里经常说我和谢白假。

  额头忽然被人弹了一个嘣,我痛得捂住脑门。谢二叔板着脸教训道:“我跟你说话,你出神儿,这是不尊重我。”

  我佯装乖巧地点点头,“以后不出神了。”

  谢二叔有些奇怪,他用那双脏污的手摸索着我的肚皮,他东碰碰,西摸摸,蓦地还亲了几下我的脚丫子,我吓得一动不敢动,害怕得绷紧了身体,浑身僵硬。

  他虽然笑眯眯的,借着月色微光,我只觉得他满是褶子的油脸可怖丑陋,他嘿嘿地问:“小妹,给谢白那臭小子当童养媳不?”

  我咽咽口水,“当。”

  就这样,谢二叔就没再摸我,他问我以后要给谢白生几个娃娃。我说一个,每次回答前我都得吞一把口水压压惊。

  谢二叔突然拧了一下我的嫩脸,他凶神恶煞地说,能生多少就生多少。

  我扁着嘴,没敢哭,连忙点头说生无数个。

  破庙里有史以来最让人压抑的一晚,在我的回答后才结束了那种毛骨悚然之感,那时小,虽不懂事,懵懵懂懂的还是知道一些腌臜意思,直觉得谢二叔是个坏人。

  第二日晌午,铁蛋悄悄追着我问,昨天晚上二叔为什么要亲你的脚丫子?脚那么臭,他怎么亲得下去。

  我当时红着眼睛大骂他:你的鼻屎才臭!你不许告诉别人昨天晚上的事,不然我就...我就...…

  我说不出下面的话,只感觉胸腔里压抑难受,于是放声嚎啕大哭。

  铁蛋生怕招来了谢白被揍,连忙诓哄道:我的姑奶奶,我不说就是了,你别哭,求你别哭,我要是被老大揍了,我就说出去!

  他最后那句话,让我噤若寒蝉。

  后来我想起谢二叔摸我的那个夜晚,以及他让我给谢白生无数个娃娃的事,我当时一恶心,又给逃了。

  毫无目地,毫无方向地逃跑了许久,不知跑到了哪个犄角旮旯里,我开始了新的流浪生活,有些黑店招童工,我便去打工养活自己,当时的民国表面平静,暗地里却是乱得很,从没人管野孩子的死活。

  有钱有权才当道,自古以来如是。

  有钱人家的孩子是个香喷喷的宝,我等贱民走在街上,打扮华丽的贵妇和西装革履的男子会捂着鼻子绕道远离,生怕沾染了我身上的晦气。

  对此,自卑与难过会不留神地钻出来难为自己。

  我做过许多黑工,洗盘子啊擦皮鞋啊,甚至去码头抗货物,我都去过。码头一日能赚一两块闪闪发亮的袁大头,可是工头见我效率低,搬一个货物相当于别人搬好几个,我便被辞退了。

  不过得了一个大洋,我还是高兴了许久。

  后来我稳定做工的地方是理发店,那时我十六岁半,学了大概有一年之久。

  老板娘是个老阿麼,两鬓略微发白,精神气态尤佳,五官端正柔和,是一个未亡人,也就是俗称的寡妇。

  她开的理发店是老字号,因此大半的客人都是熟人。

  阿麼理发的手艺十分精湛,不管是用刀片剃头发,还是泡沫里刮胡子,手法使得那叫一个溜儿。

  她给洋气小姐或者贵妇烫头发时,也烫得恰到好处,从来没有把客人的头发烧焦过。我一年前刚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当代女子的时髦卷发是用火钳子烫出来的。

  我每次盯得目不转睛,学得还算快,只是掌握不好火候。

  阿麼给客人烫发的话,先要将鸭嘴形的铁钳放入炉里烧到泛红,再放入冷水里降温。然后她一手拿着黑梳子,一手拿着发烫的钳子,游刃有余在客人的黑发上卷起发丝。接着,客人的头顶会冒出氤氲白烟,空气里隐约有着一股糊味。

  最后帮客人洗头吹干算是大事完毕了,有的还要喷喷香味浓重的摩丝来固定发型。

  而我每次替客人卷发时,两只笨拙的手尽量学着不颤抖,拿火钳和黑梳子的灵活度没掌握好,客人的头上会发出一种焦味儿。

  给烫毁的时候,阿麼要在客人面前打我嗔我,等客人一走,她就笑呵呵地叫我继续学,她说了一句洋气的话:试验才会有结果!

  她以前从来不招工的,当时也不招我,我就学着谢二叔表演死爹死妈的样子鬼哭狼嚎,阿麼心一软,就收了我这个大徒弟。

  阿麼说过等她死了,要把理发店继承给我,她要我把她家的阿麼理发店继续传承下去,因为她没有孩子,索性将我这个大徒弟当成了孙女儿看待。

  平常客人少的话,我则抱着简单的书看,阿麼识字,她为人甚好,空下来会教我念书。她的文化都是已故的丈夫所教,随着我的知识增多,给自己取了一个入眼的名字。

  叫绮君。

  至于姓,我从未想过。

  阿麼以为,绮就是我的姓,绮字作姓这么生僻,那就太奇怪了。

  她种的黄玫瑰飘香店内,油黄的花瓣淡雅美丽,有几个花骨朵,含苞欲放,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怯怯中带着一种羞涩。它绿油油的叶子又像翡翠,衬得花枝婀娜生机。

  我一眼就喜欢上了黄玫瑰,于是开始学习怎么种植,阿麼什么都肯教我,只要我想学。

  那天我正在倒腾黄玫瑰,对着小盆栽里翻土。

  阿麼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剃小平头,那个男人嘴巴上有一颗毛痣,黑痣鼓鼓的,上面长了一根毛。

  毛痣男长相刻薄,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气态很猥琐,翘着二郎腿喜欢抖来抖去,他时不时地斜着眼睛偷看我,看得我浑身上下不舒坦,我便转身背对着他。

  于是毛痣男吩咐阿麼说:“叫...叫...叫她来给我理发,就...就是弄花的小妮子。”

  我身子一顿,那轻浮的男人原来是个结巴。

  只听阿麼殷勤笑着应了声好勒,她就过来使唤我上前理发,还悄悄在我耳边说:吴少爷是个得罪不起的主,你好生担待着,殷勤些。

  我无奈放下挖土的铁楸,连忙点两下头,净了手才去拿刀片帮吴少爷慢慢剃头,我的刀片使得不快,怕把人脑袋割破,所以很慢。

  吴少爷是个色眯眯的男子,他的眯眯眼就很色。

  时不时猥琐笑着,在我手上轻摸几把吃豆腐,因阿麼嘱咐过我,所以不敢轻易的开罪人,就忍了下去继续给吴少爷剃小平头,看着他那油油的圆脑袋,我真想一刀给他扎下去。

  吴少爷来了几次,总对我毛手毛脚,我敢怒不敢言,瞪了他几眼,他还当情.趣。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民国情缘小说

夜滩白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