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逃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妖徒之旅在线阅读

妖徒之旅

仙侠 / 修真文明

49.3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2-18 12:50

书籍摘要: 一个现代人的灵魂,不知怎的魂穿到了一头不安份的公羊身上。当他醒来时候,叫莫珂的公羊前肢跪地,即将面对牧羊人的屠羊刀。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ooo66.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志在江湖.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书友20180216181928030.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仙魔双骄在线阅读
天剑宗叶岚与魔教教主同归于尽,转世成为兄妹的故事或者事故... 两人从魔教一直杀到了...床上...没错,婴儿床上... 自此,两个婴儿白天不哭不闹,一到深夜,叶家仆人睡着之时,小小的婴儿床就成了世间最惨烈的战场...互相放屁,尿布糊脸,无所不用其极。 待二人长大之后,再见当年那些故人又当如何? 这是一个有点热血,有泪,有笑,同时又温暖人心的故事。
云边的秋千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从流浪猫开始在线阅读
重生为猫,恰逢此世灵气复苏。 身为一只流浪猫,方平本想呆在女主身边卖卖萌,混吃睡大觉。 做个躺平猫。 却不曾想,一大堆麻烦接踵而来。 先是被卷入诡异事件,而后被当成棋子全城通缉,再后来红月当空,动物变异,次元入侵…… 还有本土吃人邪神…… 因怨恨而生的厉鬼…… 猫身人类灵魂的方平,在乱世当中,疲以奔命。 这个世界是平等的,不论你是神、仙、鬼、妖、佛,还是未知的诡异。 都将会融入乱世熔炉当中。 【注:平行世界蓝星,请勿代入现实世界,时间为2007】
无良草民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我是旁门左道在线阅读
旁门者,炼丹、炼器、炼尸...... 左道者,武修、箓修、剑修...... 即是旁门,又修左道,莫离穿越之后便背离了这个世界的主流,歪打正着的狂奔在一条注定荆棘满地却又通向至高的道路上。
剑如蛟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仙鼎问道在线阅读
方羽穿越而来,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仙途。 就在这时随之穿越而来的仙鼎复苏了! 仙鼎内含气运之道,仙宗还是运朝? 封存万年的古老修士接连复苏,诸天万界虎视眈眈,这一界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星下鹿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以熟练度望长生在线阅读
孩子问着爷爷:“爷爷,这世上有仙人吗?” 爷爷笑着摸着孩子的头说道:“有啊,当你看到大雾的时候,仙人说不定也看到了你。” .... 这是一个凡人挣扎向上的故事,这也是依靠熟练度一点一点努力向前的故事。 只要你努力,就肯定会有回报!
忘却曾经的峰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带着全族成仙在线阅读
姜太阿意外得到至宝混元珠,来到了修仙者的世界,并成为了姜氏仙族的一员。 在这浩大的修仙界中,姜太阿只是一个筑基家族的普通弟子。 但依靠这混元珠却要带领着家族在浩大的修仙界中隐忍崛起。
惊人梦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万教祖师在线阅读
李末穿越成为罗浮山弟子,立志成为捉妖师的他,暗地里却干着放生妖魔的勾当。 放生“泼皮妖猴”,觉醒【地煞七十二变】 放生“混子大蛇”,觉醒【黑天观想经】 放生“脏口锦鲤”,觉醒【化龙诀】 …… “上天有好生之德,打不死的我统统放生。” 李末靠在床边,操着微笑,眼看万仙来朝,我道升隆。
白骨丘山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九仙图在线阅读
被天道所不容,降下无上封印的少年偶得一幅画。  画里住着九位自称为仙人的灵魂。  于是,一个逆天强者的逆天传说开始了。  …  新书圣职,希望道友前来收藏。
秋晨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不灭金丹在线阅读
一个天字一号的吃货。  一手肚里乾坤的神通。  …………  封神之后三万六千年,西游之后八千年。  一头洪荒鲲鹏横空现世,搅乱三界六道众生,掀起无边杀戮,将那满天神佛都卷入劫数当中。  大劫将至!  一个天生四魂七魄的少年,因为一尊后土娘娘的神像,卷入了天界神佛的斗争之中。  摘星吞日月,肚里有乾坤。  金丹永不灭,天地我为尊。  ………………
诸生浮屠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妖徒之旅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01章 逃羊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莫珂是一头山羊,快满一岁的雄性山羊,每吃一口青草,莫珂便要停下来,歪头思索这个本不该属于山羊焦虑的千古难题,想得他脑壳儿裂痛。

  这些天,记忆中蹦出许多奇奇怪怪的画面,时刻困扰着他,使得他差点疯掉。

  香浓饱满甘醇多汁的青草,对他亦是味同嚼蜡。

  太阳西斜,歌谣般的吆喝声伴随着甩鞭响彻在草原上空。

  莫珂神情恍惚,跟在几头山羊身后麻木走回营地,在羊圈珊栏前,他被脸膛黑红的青年牧民巴图温,牵着羊角拽出羊群队列,向营地旁边的小溪走去,与身后的绵羊擦肩而过。

  温顺而肥圆的绵羊们不时“咩咩”几声,一头接一头拱进羊圈。

  没有谁会对莫珂的去向和死活表示关心。

  它们除了能简单交流一些吃喝拉撒的信息,总是随大流的,吃饱了,回羊圈挤作一堆,半眯眼睛,一点一点反刍,是它们每天睡觉前最大的幸福。

  莫珂的思维还混沌一团,走到溪水边,在本能驱使下,莫珂的两条前肢跪了下去,趴伏在地,就像是羊的祖祖辈辈那样,羊眸中,有泪水涌出,它似乎知道接下来是生命的终点。

  “等等,这什么情况?……哇不对,他要杀你!快起来!跑啊!”

  察觉到情况不妙,有一个意识在山羊的脑中咆哮,想把跪下颤抖的山羊唤起。

  前肢沉重似铁,山羊除了流泪,没有其它动作,看样子是甘愿待毙。

  一只粗糙大手抚摸上莫珂的背脊,巴图温低声喃喃祷告,“……奉上你的血肉,成为盘中美食,下辈子,投胎做一头最雄壮的头羊,无病无灾,直到你老去……”

  “蠢货,他是要杀你!起来跑啊!”

  咆哮声在莫珂的脑中轰然回荡,山羊脸上,出现了比迷茫更甚的痛苦神色。

  巴图温把温顺蜷缩的山羊放翻在地,露出柔软的腹部朝天,从腰间拔出锋利的屠羊短刀,伸左手在山羊腹部揉按几下,确认下刀的位置,他有非常丰富的屠羊经验,可以给羊们最温柔的死法。

  突然,他注意到山羊的表情非常古怪,羊嘴歪斜裂开,呲出大半口雪白的牙齿,羊脸扭曲,羊须抖动不停,特别是那双羊眼,像是在翻白眼瞪视着他,又像是无声嘲讽,那表情看着……非常的惊悚!

  巴图温心头一惊,脚下不觉后退了两步。

  两天前,他觉察到这头山羊的古怪和不合群,所以在营帐来了贵客,需要宰羊招待的时候,他选中了刚刚长成的这头山羊。

  羊群中,不允许有异常的羊存在,发现了,便得宰杀。

  巴图温杀羊,没有一千,也有好几百头,他一向自诩为部落里的勇士,这次让一头待宰的山羊吓退,令他非常的恼怒和羞愧,目光往四处一扫,幸好,没人发现他刚才的失态。

  他心下也决定了,等明天闲下来,去找附近的萨满帮他瞧瞧,去去邪气。

  “……给老子踢!踢啊!”

  也就短短几息时间,莫珂的羊脑子里,经历了剧烈而复杂的动荡、融合。

  终于,咆哮的意识完胜,取得了对山羊身体的控制权。

  随着几声歇斯底里的大吼,在巴图温听来,只是一串声音有些高亢挣扎的“咩咩”羊叫,莫珂身躯陡然用力一弹,后背一挺,两条弯曲的后肢,朝着重新走近的巴图温胯下猛地一蹬。

  “啊……喔!”

  一声凄厉到非人惨叫从巴图温口中爆出,他捂着胯部,倒退几步,然后歪倒地上缩成一团,弓得像一头煮熟的大虾,黑红的脸膛在刹那间变得没有血色,眼珠子鼓出,嘴巴张开,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手中的屠羊刀不知扔去了哪里。

  莫珂也稍稍愣了下,他没想到这么轻易便踢翻一条雄壮的汉子,还准备多踢几次呢,接着,他醒悟过来必须赶紧逃命,被逮到了的后果,绝对是他无法承受的。

  利落翻身爬起,几个纵跃,轻巧跳过清澈小溪,朝营帐的北部奔去。

  那里,是草原的边缘地带,远看有隐约山岚起伏。

  他要逃进山里,摆脱家羊宿命,给自己挣一条活路,他有太多问题没弄清楚啊。

  随着巴图温的惨叫,营地顿时乱了,男人喝骂、女人惊呼、狗吠声四处响起。

  十数人从几个帐篷钻出,陪着客人的中年壮汉乌尼抢步跑到倒地的巴图温身前,再看一眼跑过小溪逃到对岸去的山羊,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一下子明白过来。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宰羊不成反被羊给踢伤的丑闻,还是发生在自己家里。

  乌尼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巴图温,这丢人现眼的家伙,有贵客在呢。

  “去人,把那羊给抓回来!烤了吃肉。”

  两个半大的孩子争抢着叫道:“我去!”

  “我也去抓莫珂!”

  乌尼挥了挥手,没有太在意,一头蠢羊受了惊吓,最多也就跑出数十丈,然后又会停下来吃草,跑不远的,倒是地上痛苦得脸上扭曲变形的巴图温,似乎伤得有些重,又是伤在那个特殊地方,很麻烦啊。

  两个孩子得了同意,蹬掉鞋子,撒腿跑向小溪,挥手驱使一条跟上的半大牧羊犬,叫道:“花铁头,快去,把羊赶回来,它踢伤了大哥。”

  黑白相间的牧羊犬吠叫两声,唰一下冲过小溪,朝草丛中隐约可见的莫珂追去。

  莫珂听到后面的狗叫,撒开四蹄,朝着远处狂奔,破口大骂:“这谁他么做的缺德事?把老子变成了一头羊!老子是人!不是他么畜生!”

  非常愤怒的情绪,宣泄出来,变成了一声声高高低低的咩咩羊叫。

  他想不起自己做人时候的名字,只一些熟悉而奇怪的印象留下。

  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使得他很不爽地回头看去,莫珂看到营地的上空,飞起两个穿着青灰色道袍的年轻男女,背负着长剑,衣袂飘飘,正也看了过来。

  “神仙……不对,是修真者!”

  莫珂脱口惊叫出声,差点吓得他羊失前蹄,一头栽倒在草地。

  旋即,不再回头,使出吃奶的力气朝着北方跑去。

  他很奇怪自己是为何知道对方是修真者的?好像,是曾经看过小说和电视,里面的修真者穿着就这样……奇怪,电视又是啥玩意?

  越想越乱,头又痛了,莫珂赶紧停了胡思乱想,再想下去,他的头会爆开。

  先逃命要紧,管他狗屁的修真者,他现在是一头待宰的山羊,得想办法从后面紧追的牧羊犬口中逃出去才是正事。

  “师妹,那头山羊有些怪,我刚才与它目光相触,感觉……有点像是一个人?”

  能短暂漂浮在空中的女子,诧异看向身边低声说话的男子,她见师兄是认真的,笑道:“是吗?我没看出来啊,那或许是一头觉醒了的妖物?要不我出手去抓它?”

  男子负手,看着远处扬起四蹄,逃得飞快的山羊,摇头低声道:“不是妖物。师妹你别出手,弟子们看着呢。”见牧羊犬紧紧地追了上去,双方在草地绕弧形圈子追逐,又道:“可能是我看差了,那山羊刚才回头,流露出来的惊恐情绪,或是它看到牧羊犬产生的反应。它逃不了的,等下抓回来,我再仔细瞧瞧。”

  女子身躯在空中微微晃动,嫣然一笑:“随你,等下我也好生瞧瞧。”

  下方的壮汉检查了巴图温的伤势,有些束手无策,他见巴图温痛得呼吸困难浑身冷汗直冒,只得回身,硬着头皮冲空中两人躬身行礼,赔着笑叫道:“苏仙师,小儿伤重,能否请您赐药帮他治治……”

  这话,是对空中的年轻男子说的,他还没有昏头向女子请治。

  女子也不便去看,对点头应下的男子道:“我带新收的弟子们回帐篷喝茶,等下羊抓回来,师兄你叫我一声。”她浮空的法术支持不了多长时间。

  “好,你坐等片刻。”

  两人说着话,轻落到地上,各自分开行事。

  莫珂在草地上忽左忽右奔跑,始终摆脱不了紧追不舍的牧羊犬,

  转向的时候,眼角余光瞟到营地上空那两人降落下去,他心中一喜,终于等到机会,可以狠狠反击几次差点咬到他后肢的恶犬!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