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对好人能帮就帮一下

  “给你,千原,这可是好东西。”

  进了休息室,藤井有马坐下了,自然有工作人员送来了便当和饮料,而他自顾自从包里掏出了一根非常长的大红肠,取出小刀就切了一截递给了千原凛人,态度相当亲切。

  千原凛人道谢一声接过,然后看了看切面,发现不是普通的红肠,疑问道:“这是?”

  “图林根的红肝肠,把猪肝捣成泥,配上迷迭香、丁香和豌豆一起装进肠衣蒸煮,味道非常迷人,你试一下就知道了。”

  千原凛人尝了一口,发现味道确实是……比较奇特,赶紧扒了口白饭,顺口问道:“藤井君是在德国留过学吗?”

  红肝肠好像是德国特产,像是去过德国,难怪做事严谨,为人也比较西化。

  “是的,大学时做为交换生在那边呆了十八个月,从此就喜欢上了肝红肠。”藤井有马说着话,又从包里掏出了个小罐子,问道:“要不要再来点纳豆?纳豆拌饭配红肝肠是最棒的!”

  这都是他的私藏,不是为了和千原凛人联络感情,一般人他都不会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弥补一下当初想插手主创编剧职权的事。

  “谢谢,请自用就好。”千原凛人谢绝了,他对饮食虽然不怎么挑剔,但并不喜欢奇怪的食物。

  “你没口福。”藤井有马也不在意,反正他的善意传达出去了。他揭开了罐盖,拿勺子舀了一大勺出来,黏黏成丝,顿时一股淡淡的臭脚丫子味儿在整个休息室弥漫起来,他还笑道:“这可是私家特制的,市面上绝对买不到。”

  千原凛人强忍着用手掩鼻子这种不礼貌的行为,有点后悔跟过来了——这人口味真不是一般的特别,和国内那些爱吃臭豆腐、榴莲的有一拼。

  现在想想,难怪他那几个跟班助理都没凑过来,一般一起吃饭这可是搞好职场关系的好方法,估计以前吃过亏了……

  但来都来了,还是同事,这拔腿就走也不合适,他只能快点扒饭,同时换个话题:“对了,藤井君结婚了,那藤井夫人也是同行吗?”

  他开启了职场闲聊模式,以增进双方友情,毕竟弄不好要在一起相处一两年,关系好一点平时也自在些。

  “不是的,她不是圈内人,她以前是公司职员,结婚后就在家里当家庭主妇。”

  “听起来不错,那这些红肝肠和纳豆都是尊夫人给你准备的吧?藤井君可真是幸福啊……”

  藤井有马拌饭的动作微顿,叹道:“也称不上幸福,最近两年总是吵架。”

  “发生什么事了吗?”

  “前几年,我建议我岳父买了块荒地,就在高木市高速旁边,本来以为东京会继续扩张,那里地价会飙升的,结果……我两年没敢跟她回娘家去拜访了,她很不高兴。”

  千原凛人默默点头,你这行为和91年撺唆别人把BJ二环的四合院卖了有异曲同工之妙啊,难怪不敢见老丈人了。

  他又随口问道:“当时花了很多钱吗?”

  “一亿五千万円,我岳父的毕生积蓄。”藤井有马也进入了闲聊状态,摇头叹道:“现在那块地只能种野柿子,现在每到秋天,我都能收到一大缸柿子酱,一大堆柿子饼,非常难吃,但我老婆要求我全吃掉……”

  “这……那有考虑过把地卖掉吗?”

  “现在卖只值七千万円左右了。”藤井有马摸了摸后脑勺,有些犹豫:“也许过几年经济好转了,能涨回来?”

  千原凛人硬着头皮吃了一口红肝肠,随口道:“依我看,你还是回去和岳父好好商量一下,尽快把地脱手比较好,不然这柿子怕是还要吃好久。”

  藤井有马有些奇怪:“千原你对经济也有研究吗?你觉得曰本的大萧条时期会持续很久?”

  千原凛人只是看过历史资料,依他对原本世界的记忆,曰本的地价离触底还早,在96年、98年还有两次大跳水,而在98、99年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一度跌到了只值91年10%的窘境——91年以前,东京地价兑成现金,可是号称能买下半个美国的,虚得太过火了,降到10%给人感觉还算合理一点。

  而99年后,地价才开始慢慢回涨,到2019年涨到了91年价格的80~90%左右,不过隔了近三十年,货币购买力不同了,再想买下半个美国纯属呓语。

  虽然是两个世界,但感觉应该差不多,最多时间有小幅差异,那既然知道地价还会继续跌了,还不如先卖掉干点别的,了不起等2000年左右再买回来,这样至少还能少啃几年柿子饼。

  只是这些千原凛人没办法向藤井有马解释,只能笑道:“偶尔看看新闻,但称不上有研究,只是一种……一种直觉吧,我觉得地价离见底还早得很。”

  这么躲着,估计到2020年,你也没办法见你岳父,持续吃这么久柿子,怕是要拉稀拉死。

  “已经跌了一半了,应该到最低点了吧?”藤井有马沉思着,并不太相信千原凛人所谓的“直觉”,同事之间闲聊基本全是胡扯,谁信谁是傻子。

  他又掏了一勺特制纳豆,让休息室里的怪异气味越加浓郁,这才说道:“不过千原你说得对,谈谈还是应该的,这么下去确实不是个办法。”

  他还是很爱他老婆的,去银座玩都不敢让老婆知道,而且柿子饼偶尔吃一下挺不错,天天吃就有点受不了了。

  千原凛人只是随口闲聊拉近距离,听不听那就是藤井有马自己的事了,他笑了笑不再说什么,把便当里最后一口饭填进了肚子里,然后起身道:“藤井君,你慢慢吃,我出去散散步。”

  这屋里味道太大了,实在忍受不了了,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人专门喜欢吃奇怪的食物?好好吃饭不行吗?

  “诶,你吃饭这么快吗?”藤井有马有些惊讶,然后看了看表,回归了导演本色,“三十七分后休息结束,你要想继续观摩,记得按时回来。”

  千原凛人点了点头就推门出去了,先猛喘了两口气,然后看了看片场,发现人稀少了许多,大概关系好且身份相当的,都凑团一起吃便当去了。

  他信步出了摄影棚,而外面是一连排的白色大房子,猛一看像个大型仓储区一样。这个是抄的好莱坞的大片场,连颜色都刷得一模一样。

  或者都是为了减少吸热?

  这里没什么风景可言,也不能去别的摄影棚瞧瞧,人家不会让他进去的,只能围着摄影棚打起了转,而刚走到了摄影棚侧面,突然看到一个少女扯着一个男人的衣摆不放手,在那里苦苦哀求:“津村桑,求求你了,不要赶我走,我好不容易才能有一次上镜的机会……求求你了,我会努力工作的,我真的会努力的。”

  “你放手!”导演助理津村晴喜气得脖子都粗了,使劲一挣挣脱了,“你一肚子道理,我说不过你,不让你干了总行吧?”

  “我改,我改,我不顶嘴了!”

  “晚了!”

  津村晴喜抬腿就走,没走几步迎面就撞上了千原凛人,愣了愣,赶紧低头问候:“千原老师,您好。”

  千原凛人回礼道了声“辛苦了”,看了一眼沮丧站在那里的少女,愣了愣,轻声问道:“这是出什么事了吗?”

  津村晴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本来给她讲了讲路人演员的注意事项,但她态度很差,不太服从管理,所以不打算用她了……那个,您不要担心,不会影响拍摄的,我马上叫一位朋友过来临时顶替一下。”

  他在给这路人戏精说纪律,那路人戏精在跟他谈表演,他差点给气到抑郁了,真的受不了了——这货再出错,藤井有马不会多骂这戏精,那有失身份,只会骂他连个路人演员都管不好。

  “这个,也许有些冒昧了,如果可以,能不能别换掉她?”千原凛人看了那路人戏精一眼,忍不住给这她说情了。

  他本来不是这种多管闲事的人,主要是他和这少女有过一面之缘——之前这路人戏精当人肉背景板,头发是包着的,还上着妆,他只是看着眼熟,没认出来,现在绑起了马尾,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是他签约那天,路上勇救落水儿童的那个圆脸马尾送鱼小工。

  当时这少女一身鱼腥味,自称“大海的女儿”,在初冬寒冷季节毫不犹豫就跳入河中救人,还是给他留下了极深刻印象的,感觉这至少是个善良的好人。

  那么,一个善良的好人,一个有过见义勇为行为的人,要被辞退了,也许会让她收入减少,陷入生活困难,那说真的,他真不介意多点事帮她说说情——总听说好人没好报,那就从自身做起,对好人能帮就帮一帮。

  很蠢的做人原则,但他觉得这种蠢偶尔犯点没什么。

  津村晴喜则有些困惑的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了看那满是绝处逢生喜悦感的少女,拿不准这是什么情况了——按理说,要是这少女和主创编剧相熟,哪怕演技不怎么样,编剧帮着要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制作人和导演都不会多说什么的,何至于混到了路人演员的份上?

  但他不懂归不懂,面子还是要给的。

  在制作人总负责制的剧组里,副本大BOSS自然是制作人,但导演和主创编剧起码也能算是个小BOSS,而他顶多算个精英怪,还是沿路最多掉绿装的那种垃圾精英怪,根本没办法比。

  剧组换掉千原凛人,估计会元气大伤;换掉他,可能大家都没什么感觉,重要程度完全不同,而且就算他不同意,千原凛人万一是认真的,找导演说几句,导演也不会驳他的面子,等于他白得罪了主创编剧一场,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还是直接听话比较好。

  他直接一口应了,转身又回去了,没好气道:“看在千原老师的面子上,再给你一次机会。过来,我再给说一遍拍摄纪律,这次你闭上嘴好好听!”

  “是,是!”那少女现在无比乖巧,有些想过去找千原凛人道谢,但发现他已经溜达着走了,只能低头乖乖听津村晴喜训话。

  而千原凛人散了会儿步,消了消食就重新进了摄影棚,刚要回他的座位,却发现那里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拿着他写了一半的剧本在看。

  那小小的身影似乎很敏感,被看到了马上转了身,正是深沢美千子。

  她沉默了一会儿,微微鞠躬:“对不起,我不该随意看这个……不过,这里面说的是我吗?”

第二十二章 对好人能帮就帮一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