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

  “这剧本和你无关,不要多想。”

  千原凛人说着话走了过去,从美千子手里把写了一半的《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拿了回来。

  美千子并不相信,微微低了头,瞬间纯净的大眼睛又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低声问道:“就是我吧?你是猜到了我身上的事,然后拿去当创作素材了吧?破坏了我的人生还不够,还要借此汲利?”

  这人是何等的无耻,竟然利用别人的痛苦赚钱?

  烂人!

  《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是千原凛人正在写的一个短剧本:

  在一次钢琴比赛上,男主角黑木很努力,但却没有赢得任何奖项,而夺得一等赏的是他的美女同学吉野点儿,但吉野点儿在一片夸奖声中表情淡淡,毫不在意,这让黑木心情更加低落,他的朋友角川也十分不爽,低声说了几句尖酸刻薄的怪话。

  比赛结束了,黑木往家走去,心里犹豫是不是该放弃成为一个钢琴演奏家的梦想了——哪怕再努力,也比不上那些天生有才能的人,也许该放弃梦想,踏踏实实去找一份工作吧?

  他正一时难下决断,突然听到路边传来了几声凄厉的鸦鸣,抬头望去却发现路边有一片幽暗的树林,而树林簇拥着一家老旧的书店。

  他感到很奇怪,印象中这里是没有建筑物的,迟疑了一下,选择进去看看,此时正是深夜十二点。

  书店里空无一人,他四处转了转,书架上一本血红鎏金的硬壳书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把书拿了下来,书里面掉出了一张满是干涸血污的乐谱。

  乐谱上的文字好像是德文,他不认识,但五线谱他试着哼了哼,发现旋律很奇妙——出于好奇,他最终买下了这张奇怪的乐谱。

  第二天,他找了词典翻译了一下,发现这张乐谱名叫《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属于一位叫做阿尔伯特的演奏家,而且乐谱上还有几行手写的字:

  “没人能听到这首曲子。”

  “不要弹,永远也不要弹,失误会让你失去双手。”

  他更好奇了,又去了图书馆,索检了这首曲子的资料,结果找到了一条1921年的新闻——著名钢琴表演家阿尔伯特在弹奏《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时,被掉落的吊灯砸断了双手。

  被诅咒的乐谱?只要弹奏失败就会失去双手?

  那没人能听到又是什么意思?

  黑木半信半疑,但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终于去了琴房,弹奏起了这首曲子——反正他对梦想也失望了,没什么可怕的。

  但当他敲响第一个音符时,时钟停转了,节拍器停摆了,房外的笑闹声消失了,就连窗外的雨滴也停在了半空中。

  整个世界静止了!

  这曲子可以让时间停止?黑木十分吃惊,不敢停下来了,也不敢失误了,而等他弹出了曲谱上的最后一个音符,石英钟上的秒针才走向了下一格,节拍器重新恢复了摆动。

  ……

  黑木十分惊奇,忍不住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好朋友角川,还把那张被诅咒的曲谱拿给他看,但角川并不相信这件事,反而开玩笑说可以把这张曲谱拿给吉野点儿弹,这样她只要失误了就会失去双手,那去德国进修选拔赛上,大家就有机会了。

  黑木认为这样不对,但角川不屑一顾,表示早看吉野点儿那女人不顺眼了,总是仗着自己天赋好便目中无人,性情太过冷淡孤傲,给她个教训也不错。

  偏偏这时吉野点儿来了,听到了角川对她的背后非议,冷冷看了角川一眼,似乎在说:你这样的人,也就只能在背后妒忌一下有才能的人了。

  黑木和角川非常尴尬,而且角川慌乱之中还打翻了杯子,黑木连忙去帮他捡,角川犹豫了一下,面色沉重的取走了《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

  ……

  不久后,琴房传出了一声凄厉惨叫,路过的人听到了,闯进去一看,发现角川两只手鲜血淋淋,已然受了重伤,连忙帮他叫了救护车。

  黑木不明所以,以为自己害了朋友,听说后连忙赶去了医院,却发现虽然角川躺着病床上吊着胳膊,但神色却好了不少,没有了以前那股满是尖酸刻薄的怨气。

  黑木困惑地询问角川为什么要去弹奏那首曲子,那仅就是因为好奇吗?

  角川很安祥地笑了,“因为我想给自己一个可以放弃的理由,没想到真的成功了,以后我可以安心当一个公司职员了。”

  接着他又认真说道:“你还有机会的,黑木,你的天赋也让我嫉妒过,现在到了你证明自己的时候了,你应该去参加选拔会,到德国去实现你的梦想!”

  黑木低下头想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朋友,默默同意了。

  ……

  时间又过了几天,学校选拔比赛开始了,黑木拼尽全力弹奏着,但注意到评委们都面无表情,似乎对他并不感兴趣。等演奏完,他很失望,特意来看他比赛的角川安慰道:“别灰心,有成功的希望!”

  这时吉野点儿到了,冷声道:“让开!”

  然后她就登台了,坐到了钢琴前开始了弹奏——她的技艺精湛,琴声动人心魄,仿佛绝望压抑中又像蕴含着不甘的呐喊,每一个音符都能敲在人的心坎上。

  黑木听了一会儿,终于确信他是永远比不了吉野点儿的,认为自己也到了该放弃的时候。他没再听下去,直接去了琴房,沉默了好大一会儿,开始弹奏那首《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

  他打算一直弹奏到失误为止,因为梦想终归只是梦想……

  一瞬间,整个世界又静止了,但黑木却愕然望向了窗外,那里吉野点儿正倒立在半空中——她参赛到一半,突然停止了弹奏,然后就坐在钢琴前沉默了好大一会儿,起身离场去了楼顶,直接就扑了下去。

  吉野点儿倒立在半空很吃惊,望着钢琴前的黑木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我没死成?

  黑木也十分困惑,手上弹奏并不敢停,反问道:“为什么?”

  你有别人求之不得的天赋,为什么要自我放弃?

  吉野点儿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美丽微笑:“我早就想结束这一切了,天赋带给我的只有痛苦——我整个人生,都在被逼迫着练琴,除了练琴就是练琴,我累了,我想结束这一切了。”

  …………

  剧本暂时只写到了这里,美千子也只看到这里,但她很怀疑里面女主角吉野点儿的原型就是她——她从三岁时,就被迫开始了参演,从幼儿园舞台一直到了现在的摄影棚。

  刚开始时,她还乐在其中,为得到妈妈的夸奖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但随着她妈妈眼晴越来越亮,对她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不间断的形体课、声乐课、语音训练、表演课、才艺课、舞蹈课,大量枯燥到人难以忍受的身材管理、容貌管理,她感觉有些承受不住了,感觉特别累。

  若只是身体累还好说,咬咬牙也未必坚持不下去,但还要对着每一个陌生人笑,扮乖巧,保持形象,跟在妈妈身后求人,忍受妈妈找不到机会时的抱怨不甘,慢慢的,心也累了。

  她开始希望结束这种生活了,但偏偏这时候意外得到了试镜的机会,她努力装傻装呆,期盼着这么失败上几次,可以让她妈妈灰心放弃,不要总想着送她去演电视剧拍电影,不要总想着让她出名,能让她开始过上正常的生活,但她第一次努力就失败,给千原凛人毁了——千原凛人纠缠不休,害她拖到了妈妈进来也没装傻成功,直接功亏一篑。

  她觉得千原凛人毁了她的人生,至少是毁掉她人生的帮凶!

  现在,她又在无意间闲逛时,发现千原凛人把她的痛苦写进了剧本……说真的,心里很不舒服,甚至有些痛恨眼前这个男人了!

  但……

  千原凛人其实是被冤枉的,他是个做事很有计划性的人,《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早在他计划之内,这也是《世界奇妙物语》中的一集,只是他改了一下,把里面涉及到的“未来科技”给抹掉了。

  这事只能说赶巧了,他之前做计划时也没想到现实中真有这种事——艺术来源于生活,而生活有时比艺术还离谱,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他沉默了一会儿,向美千子认真说道:“这剧本确实和你无关,我没有影射你的意思,不过我知道你在生什么气……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工作,如果你不想参演,你该和你母亲好好谈谈,而不是只是迁怒于我。”

  美千子仰着小脸看着他,平静问道:“你十岁时可以反对父母的决定吗?”

  千原凛人愣了愣,竟然无言以对,小孩子要能反对父母的决定,那小学和初中起码也要少掉一半学生——没多少喜欢学习的小孩子,都爱玩。

  他叹了口气,无奈道:“我不能,那我想我该说一句……抱歉,当时我没有看出来。如果我看出来了,我不会再把你叫回来。”

  美千子似乎没想到他会直接道歉,怨气稍减,缓缓摇头道:“你道歉也不能改变什么了,她的计划又推进了一大步。”

  “有试着谈过吗?有试着……反抗过吗?”

  “有过,但没用,她年轻时就想当个明星,只是没有成功,我现在是她实现梦想的工具,她不会轻易放弃的——她已经投入了太多太多,回不了头了。”美千子小脸上满是忧郁,显示出了远超年龄的成熟:“至于反抗,我该怎么反抗?大哭大闹吗?那只能换来更严格的管束,更多的学习班,而且我不想再挨打了。”

  “法律途径想过吗?我记得曰本是有家庭裁判所的吧?”

  “然后她被剥夺监护权,我被送进福利院?”美千子小脸上表情淡淡,声调很平静,根本不像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轻声道:“又或者我被禁止从事演艺事业?那她会怎么对待我?她认为是在为了我好,我应该感激无比的!”

  千原凛人又给堵的没话可说了,有些事只是想想很简单,但真操作起来,满是两难——现在她情况很糟,但真开始反抗了,也许只是从一种糟糕换成了另一种糟糕,还是糟糕。

  他沉吟了片刻,不再多说什么废话,似乎他对这件事帮不上忙,这本来就是家务事,清官都难断家务事,更别说他了。

  他不吭声了,美千子也失去了继续对话的兴趣,转身就要离开,小小年纪气息却十分消沉,整个人给人感觉灰蒙蒙的,但她走了两步,犹豫了一下,又转头问道:“那个女主角,就是那个吉野点儿,她最后……最后自杀成功了吗?”

  千原凛人愣了愣,心头一跳,你不是看了这剧本起了模仿之心吧?他不由问道:“你希望结局是怎么样的?”

  美千子呆了一会儿,缓缓摇头:“我不知道,你不是编剧吗?她的命运该由你来决定。”

  千原凛人低头看着她,她本来有一双纯净的大眼睛,而现在的眼里只有迷茫……

  她其实很痛苦吧,痛苦又无力去改变什么,于是更加痛苦了?

  早熟真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他想了想,把写了一半的剧本递给她,微笑道:“那这个送给你好了,写上你自己喜欢的结局——你至少能为吉野的人生做一次决定。”

  他当时大意了,不然绝对不会勉强一个孩子去做她不想做的事,这有违他做人的原则,那这算是补偿的礼物好了,虽然没什么用,但他只能做这么多了。

  让他去劝南部良子,又该以什么样的立场去劝呢?

  美千子看了看剧本,再看了看千原凛人,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慢慢伸手接过了剧本,然后转身直接走掉了。

第二十三章 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