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狐獴和黄鼠狼

  “喂,爱子酱,有个人一直在看宁子姐姐。”

  离千原凛人不太远的地方,坐着三个女高中生,也是围在一起吃热腾腾的炖菜,说话的这个叫做西野雾纱,注意到了千原凛人的异常情况,赶紧捅了捅身边的好友山神爱子。

  山神爱子正努力扒饭中,小腮鼓得圆圆的,闻言一抬头,含糊道:“哪里?”

  西野雾纱暗指了指千原凛人,小声笑道:“那个!”

  山神爱子立刻望了过去,发现果然有个男人在那里探头探脑,看一眼她姐姐,吃一口料理,吃一口料理,又偷偷盯着她姐姐的背影发一阵呆,像是在拿她姐姐下饭一样。

  顿时她就怒了,一梗脖子把嘴里的食物硬咽了下去,低骂道:“一定是看我姐姐长得漂亮,这是个色狼!”

  她旁边的二之前圣子抬起了头,冷冷望了一眼,缓缓点头——说得没错,看着就像个贪图美色的人,就算不是色狼,至少也是个庸俗至极的男人。

  西野雾纱又盯着千原凛人偷看了一会儿,眉毛扭了扭,捅了捅同伴,偷笑起来:“你们看他的动作像不像狐獴?”

  “狐獴什么样?”山神爱子不解的望了过来。

  “你真是个学渣,就是这样。”西野雾纱说着话,两只小手五指尖捏在了一起,成了两个三角状的小爪子,然后用右小爪轻轻挠着左爪背,一脸鬼鬼祟祟很机警的样儿四处张望,同时小声乐道:“狐獴平时就这样,像不像,像不像?!”

  二之前圣子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唇角弯了弯,不过马上把笑容敛了去,又成了一脸平静含蓄的大小姐样子,山神爱子则还是没搞懂什么是狐獴,直接低声骂道:“我看你像黄鼠狼!”

  西野雾纱收了狐獴神通,低笑道:“差不多,狐獴和黄鼠狼确实很像,就是一个是犬科的,一个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接着她又看了千原凛人一眼,低声道:“你就说我学的像不像吧?那家伙脑袋转来转去的,是不是特别像狐獴?”

  山神爱子微微低了头,仔细又看了千原凛人一眼,感觉他更像想偷鸡又找不到鸡窝在哪儿的样子,直接道:“根本不知道你说的狐獴是什么,我觉得就是像黄鼠狼!”

  西野雾纱很大度,掩口轻笑道:“好吧,那他就像黄鼠狼好了,我不和连狐獴都不知道的傻瓜争什么。”

  “你才是傻瓜!你是大傻瓜!”

  “可怜,你连骂人都不会,难怪要补习……”

  她们在那里低声笑闹了起来,二之前圣子也从“黄鼠狼”身上收回了目光,准备继续吃饭,但愣了愣,微微歪了头盯着近卫瞳的背影看了看,轻声道:“你们别闹了,那边那位……好像是上周咱们遇到的那位阿瞳姐姐。”

  “救人的那位阿瞳姐姐?”西野和山神同时望了过去,发现好像还真是那位“海的女儿”,就是从侧后方看,不能十分确定。

  “要打个招呼吗?”西野雾纱询问道,上次落水的那个熊孩子是山神爱子的亲戚,那装看不到好像不太好。

  “应该打一个招呼吧,毕竟阿瞳姐姐可是救过圭太的。”山神爱子迟疑着说了一句,接着便提高了音量,向那边远远问道:“那个,打扰一下,请问是阿瞳姐姐吗?”

  近卫瞳正吃得香甜,闻声愕然回头,奇怪道:“谁?是在叫我吗?”

  千原凛人也望了过去,同样有些奇怪——怎么,你在这附近还能遇到熟人,我住在这里都没有啊!

  近卫瞳一转过头去,马尾一甩,圆脸一露,山神爱子她们三个就确定了,这确实是上一周勇救落水儿童的那位好心人,连忙一起走了过来。

  近卫瞳也认出她们三个了,站了起来,高兴道:“原来是你们啊!”

  “是哦,阿瞳姐姐。”西野雾纱笑吟吟地行礼:“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我挺好的。”近卫瞳比较乐天派,虽然一直在吃苦头,但似乎觉得日子还凑合。

  山神爱子也关心地问道:“上次阿瞳姐姐回去没有挨骂吧?”

  近卫瞳摸了摸脑袋,叹了口气:“还是挨了,自行车刮花的太厉害,鱼摊老板很生气。”

  山神爱子她们三个一起露出了同情的样子,陪着她叹气,接着西野雾纱奇怪问道:“阿瞳姐怎么会到这边来吃饭?”

  当初她们和近卫瞳有过短暂的交流,知道她住在码头附近,离这里还是有点距离的。

  “啊,千原老师住在这边,我来拜访他,他好心请我吃饭。”近卫瞳赶紧指了指千原凛人。

  千原凛人点头微笑:“你们好。”

  他对这三位有印象,这好像就是那天熊孩子落水时,跑在他前面的那三个女高校生,只是当时基本只看过背影侧脸,这说了一说就想起来了。

  “您好!”这三个女高中生一起微微鞠躬,这真当了面,哪怕背后取笑千原凛人是黄鼠狼,但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她们问了好,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而且山神爱子还很好奇的问道:“老师?千原老师是在这附近任教吗?”

  该不能是南山男子高校的老师吧,听说那里的男生二十四小时发情,和好色老师的样子挺搭的,八成是。

  近卫瞳马上答道:“不是的,千原老师是编剧。”

  “编剧?”

  千原凛人点了点头:“我在东京放送TEB工作。”

  “东京放送?”二之前圣子本来表情淡淡,只是在跟随同伴行动,但听到编剧一词,眼睛突然亮了,张口想问问,不过又闭嘴了。

  她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倒是西野雾纱是个自来熟的性子,满是好奇地问道:“千原老师有过什么作品?”

  “暂时没有,不过第一部作品正在拍摄。”

  “也是,您这么年轻,那有发表过文学剧本吗?”

  “这个……暂时也没有。”

  “哦,是这样啊,那您现在是助理编剧吧,在跟随哪位老师学习?”

  这话问着问着就有点内行了,千原凛人讶然看了看西野雾纱,笑道:“我没有老师,我也没干过助理编剧,我现在负责主创。”

  他是野生的,不是东京放送培养的体系编剧,没干过助理编剧、分集编剧,自然是没有老师的,但一般观众不会了解这些的,这些人能知道电视剧应该有编剧,但普遍认为只要有一个编剧就够了,不会了解到编剧还会细分。

  听他这么说,西野雾纱忍不住望向了同伴,眉毛微动,而两个同伴一个已经把脸转向了一边,一个轻微点头,以示赞同——这小子在吹牛皮,不用多理他!

  她们瞬间就对千原凛人失去了兴趣,觉得这个人八成想在外行面前自抬一下身价,便在那里胡吹大气,说什么二十岁出头就当上主创了——这骗不了她们,她们是北桥女子高校的戏剧社社团成员,对这一行还是很了解的。

  西野雾纱客气的冲千原凛人笑了笑,不再好奇的追问什么,免得过会儿气氛尴尬,转而好奇地询问近卫瞳:“阿瞳姐怎么会认识千原老师?”

  不会被骗了吧,这小子看起来就很好色,不太像好人……

  近卫瞳兴致勃勃地说道:“我有出演千原老师写的电视剧!”

  山神爱子很吃惊:“阿瞳姐是演员吗?”

  上次你还是送鱼小工,这么快就改行了?而且你这是不懂,被一个助理编剧忽悠了吗?

  “还不算吧,只是路人演员。”近卫瞳有点悲伤,她是村里最漂亮的少女,本以为混进了电视台,抢抢镜展现一下干劲,就能成为正式演员了,今天才知道,原来当演员也是要经过训练的,和海女一个样。

  演员是美女,美女却不一定是演员,太令人遗憾了。

  但她还是希望能有人在电视里看到她,转头向千原凛人问道:“千原老师,电视剧什么时候播出?”

  “明年一月五日夜。”千原凛人叹了口气,这戏精一定会失望的,导演不会给路人正面镜头,估计没人能认得出她。

  “一定要看哦!”近卫瞳对她的荧幕处子秀很重视,很认真的拜托三个“朋友”。

  “好,我们一定会看的。”西野三人表示坚决支持,还一起鼓励她:“期待阿瞳姐的精彩表演。”

  你们不用期待,就算你们真看,到时能找到她算你们厉害!千原凛人在旁默默吐槽,但嘴上什么也没说。

  这四个女生又顺着这话题扯了几句闲话,西野雾纱感觉好像聊太多了,直接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们打扰太久了,该回去了,让阿瞳姐好好用餐吧!”

  “等一下。”山神爱子说了一声就跑去了厨台后面,拉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厨师说了几句,接着就端着一个大盘子跑了回来,里面是酱过的肋排骨,认真道:“阿瞳姐,谢谢你上次帮忙,这是谢礼,请收下。”

  近卫瞳愣了愣,很淳朴的推辞道:“不不不,我不能收,尽量救助落水的人是我们的传统,拿谢礼太过分了。”

  “应该的,上次圭太不但害你全身湿透了,还害你被老板骂了,就当他赔罪好了。”山神爱子把盘子硬塞给她,笑道:“阿瞳姐,啊,还有千原老师请慢用。”

  千原凛人看看她,再看看厨台那边,不由向山神爱子疑问道:“这是你家的店吗?”

  到饭店吃饭,不是特别熟,不太可能进厨房吧?

  山神爱子点了点头,左右一指两个朋友:“是我家,今天我们一起合宿,顺便开学习会。”

  西野雾纱在旁边笑而不语,其实是她在给两个蠢货补习,山神爱子是个学渣,二之前圣子只是长得聪明,其实也是个笨蛋,但这些就不用对外人说了。

  千原凛人点了点头,这是你家啊,那刚才那位……是在你家打工还是你姐姐?

  他有点想问问,但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问出口。

  毕竟,只是长得像,并不是她,还是不要多想比较好!

第二十八章 狐獴和黄鼠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